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14馬車上的吻  
   
414馬車上的吻

"師父!若是可以,我甯願不曾遇見,這樣便不不會心傷!"云逸隱于下的素手緊緊地握起,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容顏之上滿是痛苦之色.

明明是他更早發現她的,為何她如今卻偎依在別人的懷中?

若那人是他人,他可以去爭,可以去搶,可以用盡一切辦法將她的心贏來!

但為何……

"師父!為何您偏生將玥兒給了流星?你可知,我是如此愛她……"云逸喃喃自語道,接著輕咳幾聲,如玉的容顏之上,閃過幾許悲戚.

"云少主!你沒事吧!"趕著馬車的星風在聽到云逸的咳嗽之後,輕聲朝屋子里問道.

"無事!"云逸淡淡回道.

聽到云逸的話後,星風這才放下心來,卻是體貼地再次將馬車的速度放緩了些許.

後方的萱若感覺到馬車再次降低了速度,輕輕掀起車簾朝著前方的馬車看去,早在之前,她便得知了云逸受傷之事,而之前云逸那蒼白的臉色,更是讓她擔心不已.

如今馬車的速度再次降低,萱若便再也無法安靜坐于馬車之中,當下身形一動,便掠出了馬車,腳尖輕點,便來到了云逸的馬車之上.

那駕車的星風見此,才欲開口詢問萱若來意,便見她一溜煙地鑽入了云逸的馬車之中.

星風眉頭一揚,見一旁的星電欲開口些什麼,便伸手一拉星電,朝其打了個眼色,便各自當作什麼都不曾發生一般,繼續駕駛著馬車.只是,幾人的耳朵都是默契地豎了起來,關注著馬車內的動靜.

對于萱若的心思,他們這群人可是清楚明白的很,而云逸的心之所系,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若是萱若能夠與云逸修成正果,那可是皆大歡喜的事,是以星風,星電,星木等人自是不會錯過眼前這一幕眾人都極為關心的一幕.

始終無法自那無法自拔的哀傷中掙紮出來的云逸在見到一身衣飄然躥入的萱若之時,神色一動,便收起了臉上的哀戚,恢複了那副淡然的模樣,皺眉問道:"不是關照過你好生呆在馬車中嗎?過來做什麼?"

"我放心不下你,便過來看看!"萱若強行壓下心中那股淡淡的苦澀,故作輕松在云逸的面前坐下,凝眸看向云逸那蒼白的容顏,皺了皺眉問道:"你是如何受傷的?傷在了何處?"

星木他們只是告訴她云逸受了內傷,卻並沒有詳受傷的原因.是以,萱若一直對云逸受傷一事不能理解,那一夜星殤等人都陪同在云逸的身邊,究竟還有何人能夠這般輕易地突破了星殤等人的守護,將云逸擊傷了!

云逸不著痕跡地將手中的太極陰陽魚收起,卻是沒有隱瞞萱若自己受傷的原因,便將自己受傷的經過了一遍.當然,他只是自己需要推算一些天道,而不曾將慕容玥的之事明.

慕容玥之事,只需他與宸王知道便可了,若是傳揚出去,只怕會有人利用這一點來傷害慕容玥.這並非是因為不相信萱若與星殤,星火等人,而是此事著實事關重大,必須謹慎行.

"你是,你的傷,竟是有人以術法通過時空來擊傷你的?"萱若有些不敢置信地張大了嫣的櫻唇,在她看來,賽閻王已然是這個世界上僅有的幾名擁有靈力術法,更是站在巔峰之處的人了,卻不想,竟會有人能夠強行以外力打斷了他的推算,更能夠在千里之外將他擊傷,這該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啊!

"不錯,對方的靈力,只怕還在我之上!"云逸點了點頭,並未覺得承認自己不如人是什麼羞于開口之事.雖然此次推算失敗,甚至為此受了重傷,但他卻再次隱隱領悟到一些以前沒有領悟的地方,他相信,只要自己回山閉關一段日子,定然能夠再次突破.

"那你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受的傷嚴不嚴重?那人會不會繼續追擊而來?"萱若心中一緊,便上前一步,抓住了云逸的長問道.

對于云逸是為了推算什麼而受傷,她並不關心,她所關心的是,云逸會不會因此而落下什麼病根,那人會不會在擊傷了云逸之後便罷手!

云逸措不及防之下,便萱若拉住了長,才欲些什麼將子抽出,卻不想,就在此時,原本行駛得四平八穩的馬車驀然一個顛簸,萱若傾著的身子一個不穩,便朝著他這方倒了下來.

"啊!"

萱若驚叫一聲,便感覺自己的嘴唇竟是貼上了兩片溫潤中帶著些許冰涼的東西,定眸一看,卻是望進了云逸那雙微紫的眸子,那眸子之中,清晰地倒映出自己放大了的明眸,兩雙眸子皆是盛滿了震驚之色……

"你……"云逸才與開口些什麼,卻不想,雙唇一動,便明悟過來貼著自己雙唇的是什麼,那屬于萱若身上獨有的雨後青草芬芳,就這般清爽而淡雅地縈繞在云逸的鼻翼之間.

"轟!"云逸只感覺腦中似有什麼東西炸開,身子一僵,就這般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處,竟是自己之前想要的話,想要推開萱若,都忘切了.

而萱若在云逸蠕動了雙唇的那一刹那,亦是身子一震,就這般傻傻地看著云逸,連想要起身的動作,也就那般怪異地停在了那里.

一時間,兩人就這般傻傻地雙唇交接,身子疊加地躺在馬車之上,皆是大腦一片空白地看著彼此……

不知過了多久,驀然從馬車之內傳來萱若那震天一般的尖叫聲,而後便見一道色的影子如閃電一般自馬車內飛竄而出,在大家目瞪口呆之下,躥回了後方的馬車之內.

眾人臉色詭異地看著萱若那一串行云流水般的動作,半晌才回過神來,繼而皆是意味深長地看向了云逸所在的馬車.

淡然如仙的云少主究竟對萱若姐做了何事了,才會讓得萱若姐尖叫地逃出了馬車?

而一直坐在駕駛位之上的星電則是滿臉敬佩之色地朝星風豎了豎大拇指,果然不愧是在熱戀之中的人,這商,就是高!

星風在眾人那敬佩的目光盡收眼底,而後無聲地嘿嘿一笑:這一招可是得自星殤老大親傳的,當初主子能夠這麼快把主母追到手,用的可就是這一招!雖然老大那次險些被罰,但後來,不還是一直跟在主子身邊嗎?所以,這一招,可是馬車駕駛員必學的招數!一旦時機來臨,該顛簸時就顛簸,沒有坑也要丟塊石頭下去,讓馬車顛一顛,什麼,你如果石頭也沒有呢?那就丟塊銀錠下去啊!只要能夠促成一段良緣,就是銀票也該整疊丟下去!

就在天機閣這幾個星座們暗自揣摸著云逸與萱若此刻的心之時,卻聽云逸那淡淡的聲音自馬車內傳來:"若是再有下次,你們盡數給本座離開!"

星風等人聞齊齊話音響亮地應道:"是,屬下知錯!"

聲音聽來是如此的誠懇而真摯,但云逸卻不知道這些少年在著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依舊璀璨得尤勝陽光!

在他們看來,只要能夠促成萱若與云逸的一段良緣,即便是讓他們下靈窟七層,也依舊無怨無悔!

馬車內,云逸眉頭緊皺地靠在馬車車壁之上,腦中不斷地回放著方才萱若倒在自己身上的景,那柔軟馥雅的嬌軀,就那般緊緊地貼著他的身體,每一道曲線,都是如此契合地緊貼著他,甚至隨著馬車的行走而微微摩擦著他的……

尤其是那一吻,那雨後青草般芬芳的自然清香,就這麼通過兩人相貼著的唇瓣,傳入他的鼻翼之間……

什麼時候,那個只會搗亂搞怪的丫頭,竟是長成了這樣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該死的!他竟是在無意之中奪去了萱若的初吻……他怎麼能……

每每想到這里,云逸便自內心深處產生出一股背叛與罪惡之感.

他愛的人是玥兒,卻不心冒犯了視若妹妹的萱若!

只希望萱若不要將這一個意外放在心中……

云逸這方是千頭萬緒糾結于心,而萱若這一方,亦是久久無法平息內心的狂跳.

萱若在回到馬車上之後,便一頭鑽入了錦被之中,傻傻地捂著自己發燙的雙頰,怎麼也不敢相信,方才,她居然就那般與云逸嘴對嘴地僵持了那般長久的時間.

直到此時,那種讓人面耳赤的一幕,還依舊不停地在腦中回放,尤其是云逸那雙溫潤中帶著幾許冰涼,更帶著淡淡的雪蓮清香的雙唇,與自己緊貼之時,帶給她無法喻的甜蜜觸感.

*********************************************************************************************************************

為好友懶龜求個月票,懶龜的書《一日為師,終身為夫》在沖新書榜,有月票又沒有確定目標的讀寶們就投給她吧!謝謝!

上篇:413前世今生     下篇:415未婚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