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15未婚生子  
   
415未婚生子

腦中不斷地出現自己與云逸雙唇相交的那一幕,萱若不覺抬起素手摸上了自己的唇,那上面,仿佛還殘留著云逸那淡淡的雪蓮清香.

那讓人面心跳的一幕,此刻想來,竟是如此的甜蜜而溫馨.

若是能夠就此天長地久,該有多好!

只可惜……

這種美好,畢竟是偷來的……若非是意外,只怕云逸怎麼也不可能與自己如此親近吧!

萱若苦澀一笑,整個人就這般躺在被窩之中,帶著複雜的心,緩緩地進入了夢鄉,夢中的她,再一次與云逸相擁在一起,兩唇相交……

*******************************************************************************************************************

北辰皇朝的乾清宮禦書房內,慕容宰相才進門,便一屁股在北辰皇的對面坐下.

這大冬天的,慕容宰相的臉上竟是冒著點點汗水,坐下之後,便一把拎起面前的玲瓏玉蘭花紫砂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起來一口氣喝干,這才看著面前不動如鍾,一派悠然自得地批閱著奏章的北辰皇,很是幽怨地道:"皇上,你都不知道那東籬有多麼的難纏,臣幾乎是用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他們的包圍之中脫身出來啊!你看臣這麼辛苦,是不是該換個人去和他們周旋啊?"

北辰皇聞抬眸淡淡地掃了慕容宰相一眼,又哪里會不知道這個如兄弟,合作多年的滾刀肉想要做什麼,當下便優雅而尊貴地朝龍椅之上一靠,那君臨天下的風度就這麼在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來.

"也好,既然如此,正好納蘭皇朝那方需要有人去負責,不如……"北辰皇淡淡一笑,話語微頓,便等著慕容宰相自行跳坑.

"不如就讓臣去出使納蘭皇朝吧!臣一定能夠盡早完成任務!"慕容宰相雙眸一亮,當下便一臉誠懇地朝著納蘭皇道.

想他一日三次,風雨無阻,嘔心瀝血地每天來這禦書房中騷擾納蘭皇,為的不就是想要磨得他松口讓自己去納蘭皇朝嗎?

如今終于讓得這納蘭皇松口了,慕容宰相又怎會錯過這麼一個機會呢?

"這出使納蘭皇朝,可不是誰人都能去的!"納蘭皇高深莫測地掃了慕容宰相一眼,而後又拿去一本奏章打開,似乎准備將自己這才提起的話題就此掠過去.

而慕容宰相聞也不管是不是犯上了,忙伸手一把將北辰皇手中的奏章奪過,在北辰皇挑眉以視之下嬉皮笑臉地道:"皇上,臣可是這北辰皇朝的一國宰相呢!這出使納蘭皇朝這等大事,自然是要讓一個無論身份地位和口才智慧都是首屈一指的人去才行了!除了臣,還有誰人能夠當此大任?"

北辰皇聞不置可否地一笑,看著慕容宰相那迫切的模樣,撓了撓下巴道:"真是頭疼啊!"

這個家伙,真讓自己他什麼好,就算是想念自己的寶貝女兒,也用不著這般使勁了千方百計地來自己這邊搗亂,意圖讓自己放逐他出去吧!

該不該捉弄他一番呢?

北辰皇輕輕地歎息了一口氣,終究還是放棄了戲弄慕容宰相的計劃,畢竟這家伙一旦惱怒了,可不管自己是不是皇帝,就他那滾刀肉的脾性,屆時還真不准一個性子上來,不把他的寶貝女子嫁給自己兒子了!

若是到時候星兒來找自己要媳婦了可怎麼辦?

思及這個嚴重的後果,北辰皇很是明智地放棄了要把慕容宰相這個滾刀肉給發配到納蘭皇朝去的打算,卻是目光一掃,以眼神示意慕容宰相把從自己手上搶走的奏章放回遠處,這才開口道:"不是朕不想讓你去納蘭皇朝,只是這星兒和玥兒的婚事將近,你這個做父親的卻為了國事奔波勞頓,若是傳揚出去,朕不怕自己的兒子找朕麻煩,也擔心這天下百姓,朕不近人啊!"

"玥兒的婚事不是還要等一年多……"慕容宰相到這里,腦中靈光一閃,繼而微微眯起了一雙虎目,上上下下打量了北辰皇一番,而後身子朝前一俯,就這般大逆不道地俯視著堂堂一國之君,開口,聲音卻是降低了幾分溫度,開口道:"我皇上,你該不會是等不及我家玥兒及笄,就想把她給娶進門吧!"

本來他就極為舍不得這個寶貝女兒嫁人了,如今聽著北辰皇的意思,竟是還想把婚期提前,他家的兒子又不是找不到老婆,用得著這麼迫不及待眼巴巴地盯著自己的寶貝女兒嗎?

不對不對,就算他家兒子多的是人想要嫁給他,也只能娶他家閨女一人,這可是北辰星那子親口對自己保證的!

"真是頭疼啊!"

這下論到慕容宰相一屁股坐回凳子上,看著面前一副"不錯,你猜對了!"的模樣的北辰皇,糾結著是否該同意把這婚期提前的問題.

"提早……提早……"慕容宰相驀然身子一震,跳起身來,指著北辰皇朝的鼻子道:"你的意思是玥兒就要回來了?你這個殲詐的北辰絕,居然想在我女兒回來之前把我調走!該死的,我不同意把婚事提前,玥兒可至少還要陪在我身邊三年呢!你這麼快就想把我養得如花似玉的女兒搶走,我不准!"

他就今天這北辰皇怎麼會突然同意自己去納蘭皇朝的事,原來是挖了一個坑在這里啊!辛虧他沒有上當,否則若是和玥兒錯過了,豈不是虧大了!

這家伙分明是打算背著他把他的女兒給搶走,沒門!

門外的李德全在聽到慕容宰相朝北辰皇吼的話時,忍不住抬起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這滿朝之上,敢和北辰皇這般話的,也就只有慕容宰相這麼一個滾刀肉了!

雖其他幾個和北辰皇一道打江山過來的重臣也是北辰皇極為尊重的臣子,但哪一個不是謹守規矩,開口閉口都是君臣之分的,也只有慕容宰相這麼一個滾刀肉脾性的人,膽敢直呼皇上的名諱了,不用多想,此刻這慕容宰相定然是一腳站在座椅之上,一手指著皇上的鼻子!

罪過罪過,幸好這個時候他沒有呆在禦書房內,沒有看到這一幕,否則……

"真是讓人頭疼啊!"李德全看著頭頂之上雕龍畫鳳的房梁,成為了第三個頭疼之人!

"要去納蘭皇朝可是你這幾個月天天纏著朕要求的!朕不過是為了滿足你的心願罷了!莫非你覺得不該?"北辰皇卻是絲毫不為慕容宰相的怒火所影響,將桌上的茶壺提起,也不用杯子,就這般提著茶壺朝口中灌入芳香四溢的天機茶.

這茶可是星兒臨走之時特意為自己留下的,本來還想省著點喝,以便想兒子的時候拿出來品嘗一番,如今,算算日子,星兒就要回來了!

火鳶蘭,天狐血,火靈石,皆已經湊齊,星兒體內的寒毒,終于可以盡除了!

"臣現在不想去了!"開什麼玩笑,女兒都要回來了,他還去納蘭皇朝做什麼?

慕容宰相也不避諱自己的心思,就這麼在北辰皇的面前一坐,開口道:"婚事提前之事,臣不同意!什麼也要等到玥兒及笄之後!"

北辰皇聞卻也不怒,晃了晃茶壺,見茶水還剩不少,好心地為慕容宰相續上一杯,看他很是享受地喝著自己親手斟上的茶,眯了眯眼睛,高深莫測地道:"對于這婚事時間的問題,朕是不急,只是,急的是另有其人啊!"

"你北辰星那子?管他急不急,玥兒還,臣可是要多留她兩年呢!"慕容宰相真是無所謂地擺了擺手道.北辰星那子窺覷他家女兒又不是一天兩天了,讓他慢慢等著便是!

"也不是星兒!"北辰皇將桌上的奏章理了理,朝邊上放了放,在慕容宰相疑惑的目光下,淡淡地開口道:"當然,玥兒是姑娘家,也不急的,只是,朕擔心的是朕的孫兒等不及要和朕見面了!這未婚生子,總是不大好吧!"

著,北辰皇就這般拎著茶壺,身子一閃,便消失在龍椅之上,等待著某人的失態……

"噗!"慕容宰相一口將才喝入口中的天機茶噴出,嗆得連連咳嗽,一張俊臉漲得通,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早已經閃開身的北辰,半晌才結結巴巴地道:"你……你什麼……"

*************************************************************************************************************************

更新送到!偶去做飯了!話,我討厭周六和周末!

上篇:414馬車上的吻     下篇:416我要宰了北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