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18父親來了!(祝大家元旦快樂!)  
   
418父親來了!(祝大家元旦快樂!)

和宸王相處的這幾日,紫千幻可是不止一次見到月璃色變了!

這一幕幕的針鋒相對看下來,他真不知道是該對月璃的醋意報以高山仰止,還是該對宸王的大膽掬一把汗!

雖然現在沒有看到馬車內發生了什麼,但他與月璃都是武功高深之人,只需凝神一聽,便可聽出馬車中人的呼吸節奏.

那急促而紊亂的呼吸,聽入耳中,又怎不知其人在做些什麼?

這北辰星果真是膽大妄為,為了美人連自身的安危都不顧了!莫非是嫌上次被月璃揍的還不夠嗎?

紫千幻幽幽歎息一聲,卻是不急了!

既然人家被揍的人都不急,他又何必多操心呢!

思及此,紫千幻眼眸一轉,身形一動,不見如何動作,便飄身到了一旁的大樹之上,纖指一動,便將腰間系著的紫玉葫蘆解下,就這般懶懶地依在冬日凋零的大樹之上,愜意地飲著美酒,看起好戲來.

那一身繡著白玉蘭花的紫衣隨風擺動,如絲的黑發披散開來,如玉的妖孽姿容襯著不羈放縱的不凡神采,看入一旁的天機閣人眼中,端得是絕世無雙,如夢如幻!

相比紫千幻的愜意不羈,長身而立的月璃卻是沒有這般好心了,在完了那句話後,只見他素手一動,幾朵如玉的梅暗器便落入掌中,蓄勢待發,想來若是過了他耐心的時間,這宸王還不出現的話,只怕那幾朵美麗的梅花,便會穿透車壁而入,只取宸王的血肉了!

而慕容玥在聽到月璃的聲音後,身子一僵,便自宸王制造的晴欲之中清醒過來,臉色一,便一把將宸王推開,羞赧不已地收拾著自己被宸王解開的衣襟.

宸王被慕容玥推開後,滿是浴火的眸中閃過一絲暴怒,當然,這暴怒的對象自然是馬車之外的月璃,他煩躁地用手指爬了爬自己柔順的發絲,低咒一聲,深深呼吸幾口,平息了一下叫囂著要宣泄的**之後,這才一把推開馬車的車門,冷聲叫到:"月璃,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好吧!就算你是玥兒的親人,就算你是迷族的王座,也不能這樣動不動就打斷人家的恩愛吧!要知道,欲求不滿可是會鬧出人命的!萬一自己因為那啥那啥而弄出那啥的問題了,到時候受害的可是玥兒呢!

月璃冷冷地看著宸王那一副欲求不滿的模樣,冷哼一聲道:"本座只是提醒你,你與玥兒尚未大婚,大庭廣眾之下,有些事,你還是克制一些的比較好!"

他家妹妹可還沒有進門呢,就成天被這只餓狼予取予求,若是身子弄壞了可怎麼辦!

以往在納蘭皇朝也就罷了,如今已經就快要到了北辰皇朝的國界,這北辰星還這般糾纏著玥兒,若是落入有心人的眼中,又該是如何授人以柄.有時候,傷人的,不僅僅是冰冷的劍刃,更有可能是無的流.

若是玥兒被人詬病在婚前**,日後又當如何面對世人?

宸王聞神色一變,星眸之中暗芒一閃,開口道:"本王的女人,本王自會保護好!"

他北辰星若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還談何頂天立地.

月璃眯了眯清澈的琉璃眸,俊美如天神一般的容顏愈加冷凝:"人可畏,你如何保護!"

"一人,殺之!百人,滅之!萬人,屠之!"宸王的身上散發出前所未有的殺意,人有逆鱗,而慕容玥,更是他北辰星視若珍寶之人,任誰都無法傷害,除非踏過他的尸體!

"很好!"月璃身上的冰冷之意頓時散開,看向宸王的目光首次帶上了溫之色.

一旁樹上的紫千幻見此,魅然一笑,悠悠然朝口中灌下一口酒,愜意吞下,那綿長甘醇的口感,讓人仿佛連心都熏染得愉悅起來,他對月璃知之甚深,自然心知,也正是從這一刻,北辰星才真正完全地被月璃認可了!

一人,殺之!百人,滅之!萬人,屠之!

夠狂妄!夠霸道!夠冷血!夠無!

但這狂妄霸道冷血無的背後,卻是對一個女子傾盡了一切的深摯愛!

"男人的責任而已!"宸王並未覺得月璃的誇獎對自己有什麼區別,只是淡然出之地應到.

"對弈一局如何?"月璃見到神色淡然的宸王,心中愈加欣賞,站在那微微一笑,櫻色的粉唇便勾勒出無限的風.眸光在掃過馬車內的那一抹藍衣之時,心中更是溫柔無限.不愧是他的妹妹,亦是酷愛藍衣之人.月家之人,對藍色,總有一種莫明的喜愛!

"好!到你的馬車上去!"宸王跳下車道,他的玥兒此刻正是害羞之時,那種因羞澀而散發出來的絲絲嫵媚之,又怎能讓別的男子看入眼中.

月璃聞點了點頭,不與這心眼的男子計較這般多,左右都是寵愛著玥兒的人,又何需計較方式.

紫千幻狹長的眼眸微微一動,掃了眼跳下馬車的宸王,開口道:"讓人送些美酒過來,本座帶來的酒都已經喝完了!無酒對弈,怎能盡歡?"

著,紫千幻晃了晃手中已然空了的酒壺,神懶憊地朝著他與月璃共用的馬車一躍,身形便躺在了軟塌之上,神似醉非醉,那一派尊榮的風華,襯著一身貴氣無雙的紫衣,怎能用風流二字概論!

宸王聞揚唇一笑,朝著駕車的流云吩咐了一聲,便與月璃一道上了寬敞的馬車,神態雍容地各執一方棋子,目光之中卻是難得一見的慎重.

慕容玥自馬車車窗之後看到這一幕,抿唇微微一笑,喚過後方的水菲菲,接過她手中的靈寶,輕聲詢問著後方姚采兒的恢複況.

水菲菲輕笑著將自己這幾日所見告訴慕容玥,末了不忘笑道:"姐,與星殤自幼一塊長大,我還從來不曾見過他有這般溫柔的一面,這姚采兒,不愧是能夠在納蘭皇後眼皮子底下生活了這麼多年的人.就連星殤這樣一個冷酷淡漠的人,也能因她而變成一個溫柔體貼的好男人!"

慕容玥聞目光戲謔地睇了水菲菲一眼,促狹地調侃道:"話我怎麼仿佛嗅到了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莫非是某個妮子竟是在吃味不曾?哎呀!算算日子,這星風離開也有七日之久了,難怪菲菲竟是開始羨慕其他人的雙宿雙棲了!"

"姐!"水菲菲聞臉上一,滿是羞赧地跺了一下腳,不依地叫到:"我才沒有想他呢!"

自家的姐現在果真是越發的淘氣了,竟是開始調侃起她這個侍女來,莫非是因為這些日子被月王座帶壞了嗎?不過月王座可真是美若天神呢!真不知要怎樣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這樣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男子!

想到這里,水菲菲不由地掃了慕容玥一眼,那月王座對自家姐這般的愛護有加,莫非是對姐有什麼不軌之心嗎?但看那神,卻也不像啊!

水菲菲腦子思量著月璃,再這般大量了慕容玥一番,竟是意外地發現,除卻了那頭發的顏色,月璃與慕容玥的長相,竟是有著幾分驚人的相似.

平日里之所以沒有發覺,概因月璃那一身神明般高貴淡漠的氣質,以及那一頭傳中的神明才擁有的藍發.

"姐……"水菲菲越想越覺得似乎有什麼事呼之欲出,卻在此時,聽見前方探路的流沙來報:"主子,前方的斷崖山處,有軍隊停留!"

"軍隊?"慕容玥抬手推開車窗,便聽見宸王的聲音自另一輛馬車內傳來:"可查明是何人的軍隊?"

"回主子,是北辰的軍隊,屬下已經查明,那帶兵之人,便是慕容宰相!"天機閣中人自然心知,這慕容宰相可是自家主子的准岳父,是以流沙才會在離斷崖山還有五百米之時,便急急來報.

若是讓主子得知他們知不報,怠慢了慕容宰相,那即便主子不出手懲罰他們,回到天機閣中,只怕也要被其他兄弟責罰一番.

慕容玥聞雙眸一亮,一顆心便無法自已地狂跳起來,是父親來接她了!

上一世是孤兒的她,從來不曾體會過有親人關心的滋味.而這一世,慕容宰相卻給了她從所未有的親關懷.

離開北辰皇朝幾個月之久,她的心中亦是不止一次地思念著她這個讓人無盡愛戴的父親,兩世為人,第一回,她竟有了迫切的思鄉之,只為想要盡早見到父親.

而如今她才到北辰皇朝的國界,卻得知,她的父親,不等她到家,便早早地趕了幾百里路,來到兩國國界等候,只為能夠早一日見到自己!

*******************************************************************************************************************

第一更送到!祝大家元旦快樂!

上篇:417愛女如命     下篇:419該欺負的都欺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