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22十幾年前的秘密  
   
422十幾年前的秘密

聽到水菲菲的話,慕容玥一怔,而後便柔柔笑開,靈寶就快要進化了,這對她來,可是一件極好的事,若是能夠在給宸王解除寒毒之前進化,那麼至少對靈寶的傷害會降低到最.

得到了這個極好的消息,慕容玥心中先前那莫明的煩悶卻是降低了許多,不由地再次打開車窗,看向前方那個如玉的無雙人兒.

宸王似是感受到了慕容玥的注視,回過頭來,毫無偏差地對上了她的雙眼,就那般魅然一笑,潔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著如玉的光澤,襯著那非凡的容顏,不盡的風流.

"騷包!"慕容玥唇嘀咕一聲,心中卻是泛起了甜蜜的漣漪.

宸王雖然聽不見慕容玥那近乎自語的話,但卻在看到了她的口型後微微一愣,而後燦然一笑,卻是沒有回應慕容玥,而是直接回過頭,繼續與慕容宰相交流著.

慕容玥就這般看著自己的愛人與父親親切交流著,卻不知道宸王對慕容宰相了什麼,引得慕容宰相與一干將士們哈哈大笑,而她那極品的老爹,更是就這般騎著馬兒,將宸王一摟,在他那看似纖弱的肩膀上大力地拍了兩拍.

慕容玥見此,會心一笑,心中湧過一道暖流,莫明地安逸了許多,輕輕放下車窗,自馬車上的暗格之中抽出一本書,便輕靠在軟塌之上,凝心看了起來.

水菲菲見此,便細心地為慕容玥蓋上一層錦被,再為她倒上一杯熱茶,這才悄聲退出了馬車,留給慕容玥一片清甯的空間.

再次翻開一頁書,慕容玥才欲伸手去揉揉發酸的脖子,便感覺馬車一動,抬眸,卻見那如玉的男子含笑靠了過來,體貼地伸手為她細心按揉著脖子,一手拿開她放在腿上的書,帶著幾分心疼地道:"看書怎麼也不把窗子打開,心傷了眼睛."

"怕吵!"慕容玥含笑依偎在宸王的懷中,開口問道:"你又和我爹了些什麼,竟能在我爹的眼皮子底下鑽進馬車了?看這況,我爹是被你哄得把你看得比我這個女兒還要親了!"

"淘氣,竟是連這等醋也吃了!"宸王伸手寵溺地捏了捏慕容玥的瓊鼻,見她可愛地皺起眉頭,魅然輕笑一聲,低頭在慕容玥的耳邊輕語道:"不過是答應了岳父大人,在回京之後,把我院子里那棵桂花樹下埋著的美酒送上幾壇給他而已,哪里就能夠抵得上你這個寶貝女兒在他心中的地位呢!"

慕容玥聞不由一陣無語,看來,她父親那些個愛好,早已經被眼前這個狡猾如狐的男子琢磨得一清二楚了!

"就這樣,我爹就讓你進我的馬車了?"

宸王聞哈哈一笑,開口道:"你真當岳父大人不知道我打的主意嗎?不過是見我們婚事已近,為了避免我們在未來的一個多月內無法見面,不忍看他的愛婿在未來的一段日子里飽受相思之苦,這才網開一面,讓我進來與你做個道別而已."

按照北辰皇朝的習俗,男女雙方在婚前是不能見面的,因此,宸王在努力表現良好之後,慕容宰相這才松口讓他得以在入京之前,進入自己女兒的馬車之內一慰相思之罷了!

慕容玥聞微微一睇宸,那目光中的懷疑之色半分不曾掩飾:"你確定在未來的一個多月時間,能夠老老實實地遵守規則,不會再做那翻牆之舉?"

宸王很是誠實地點點頭,薄唇彎出了一抹妖冶的風姿,在慕容玥的唇上偷了個香:"知我者,非玥兒莫屬.本王怎麼能夠忍心讓玥兒在未來的一個多月里,因思念本王而茶飯不思呢!"

"你……"慕容玥俏臉一,才欲抬頭與宸王爭執什麼,卻在抬頭之後,便對上了宸王早已經准備好親吻的雙唇.在一干話語盡數被宸王吞沒在熱吻之中後,慕容玥卻是極為誠實地在心中承認了宸王的話:的確,若是一個多月不得相見,只怕,她真的會因為思念而茶飯不思吧!

************************************************************************************************************************

一路顛簸的行程,終于在結束在日落西山之前.

忙碌了近一個時辰的慕容宰相在安置好一切後,才欲出門前去皇宮之中複命之時,卻被宸王給叫住了.

"你有迷族的人想要見老夫!"慕容宰相的身子一震,而後神色複雜地看著宸王.

"不錯,來人已然在花廳之中等候,不知岳父大人准備何時見?"宸王看著慕容宰相那幾乎無法掩飾的激動,不由地在心中輕輕歎息一聲,看來慕容宰相對那不曾見過的月靈,果真是用頗深.

"行,我這就去.我這就去!"慕容宰相下的拳頭緊緊地握起,竟是不等招呼宸王,便自行急沖沖地跑向了花廳.

宸王卻是沒有跟上,概因早在月璃讓他前來只會慕容宰相之時,便已經表達了自己要單獨與慕容宰相見面的意思.宸王並非是那種好奇心過甚之人,卻也不會有著暗中去偷聽的**,且不以月璃那BT的功力自己能否偷窺成功,便是偷聽成功了,所差的,也不過是月璃的精確身份而已.有這個時間,還不如與和他家玥兒多多溫存一番來的美妙.

慕容宰相才如花廳,便看到了背對自己這方的月璃.

在看到月璃那一頭藍發之時,慕容宰相的腳步一個釀蹌,險些就這般摔倒在地.

藍發……

藍發……

月璃在聽到慕容宰相這方的動靜之後,緩緩轉過身來,優雅而高貴地朝著慕容宰相跪倒在地行了一禮:"月璃拜見宰相大人!"

月璃一生性格高傲清高,能夠得他以跪拜之禮相見的,寥寥無幾,但眼前這個外界之中的男子,卻是完全有資格得到他這一拜.

"你……你就是月璃……她……"慕容宰相有些艱難地開口朝月璃問道,一時之間,竟是忘記了讓月璃站起身來回話.

"不錯,宰相大人,我就是月璃!"月璃依舊恭恭敬敬地跪在原地開口道.

"哦!月璃,你,你起來話!"慕容宰相顫抖著雙手將月璃扶起來,再次艱難地開口問道:"你,你娘她……"

聽到慕容宰相的問話,月璃那一張仿若天神的容顏之上閃過幾絲黯淡之色:"我娘還未清醒,依舊昏迷不醒,只是氣息已經平穩了許多……"

聽到月璃的話,慕容宰相神色一白,眸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有心想要些什麼,卻終究是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道:"果真是天妒顏嗎?靈兒那般善良的一個女子,卻要受到這樣的折磨……"

"宰相大人放心,我爹一定會傾盡全力來醫治娘親的!"月璃將慕容宰相撫至椅子上坐下,清然開口道.

"老夫自是相信你爹的……"若非是傾盡了深,又怎會對一個一動不動的人用心精心照顧了十幾年還不放棄,這樣的一個男人,自己輸給他,並不冤枉!

淡淡一笑,慕容宰相對月璃道:"我與你娘,也算是……如……兄妹,你,便喚我一聲舅舅吧!"如兄妹!的確是如兄妹……靈兒她雖是以自己妻子的身份與自己生活了大半年,但……誰人知道,自己至始至終,都不曾逾越過半分呢?

那樣一個絕世無雙的女子,自己能夠與之一個屋簷之下生活了半年多,也算是上天的眷顧了吧!

慕容宰相也曾經想過,若是自己比那個男人早一步遇見她,結果是不是就會不一樣.

只是,今日在聽到月璃的話後,慕容宰相卻終是可以放下了一個心結.靈兒的選擇,果然是對的,那個男人,的確配得上她!

反觀自己,即便有著一顆全然愛她的心,卻終究是讓得她在自己的呵護之下受到了傷害,是他對不起她,他非但沒有保護好她,更能夠給她的女兒一個幸福安樂的童年!

那一次,若非是況特殊,只怕連她的女兒,也會被那個男人帶走吧!

……

驀然,慕容宰相似是想到了什麼,猛地轉過頭看向月璃,眸中滿是驚懼與緊張之色,一把拉住月璃的素手開口問道:"你……你這次來,是不是……"

*********************************************************************************************************************

親愛的們,因為安然家里是做裝修的,年底是最忙碌的時候,寶寶爸這段時間天天早出晚歸,安然要帶兩個孩子和管理生意,所以最近幾天的更新無法保證,但斷更的章節會在忙碌完畢後補上,請大家多多見諒!

上篇:421我們生個孩子吧!     下篇:423你是來帶走玥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