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26蝕骨之痛  
   
426蝕骨之痛

就在慕容玥在密室石門之外站定的那一刻,密室內溫玉床之上的宸王仿佛心有所感地抬起頭,看向慕容玥所在的那處.此刻的他,已然除盡了身上的衣物,光潔如嬰兒一般坐于溫玉床之上.

在幾顆拳頭大的夜明珠照耀之下,他那完美得沒有一絲瑕疵的身體如同上天最為完美得傑作,無論是那麥色的肌膚,還是每一條紋理的走向,以及每一塊肌肉的起伏,都在展示著那無雙的風華.

"屏息凝神,心無旁騖,氣隨意轉!"月璃淡漠嚴謹的話在宸王的耳邊響起,宸王聞忙收斂心神,盤膝坐定.

而下一刻,便感覺到一股無比精純的內力自月璃那貼著自己後背的雙手之上傳來.那股內力並非炙熱的屬性,但體內的寒毒卻在遇上了那股內力之後,就如同遇上了天敵一般節節後退,一刻也不敢停留.

隨著那已然浸浮進宸王體內的寒毒被月璃驅逐,宸王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仿佛被置于火山之上炙烤一般,痛得讓他仿佛感覺到自己的血肉都被人以刮刀一寸一寸刮離了一般,不僅僅如此,當月璃在驅逐他骨髓之內的寒毒之時,他再也忍受不住地渾身驚鸞起來,那種仿佛連骨髓都被人烤干一般的痛苦,簡直就是他平身遭遇之最.

這並非是這種痛苦就一定比寒毒侵蝕的時候要厲害,但寒毒的痛,是那種仿佛置身于冰山雪地之中冷到極致的痛.

反觀如今的痛苦,便仿佛是那種身體被置身于地心之中的極熱,那種溫度不會將你點燃,卻是讓你的每一寸血肉,都處于被炙烤的狀態.

這一冷一熱,幾乎讓人欲要為之瘋狂,恨不能將渾身的血肉就這般刮盡了,再也不要繼續這種慘絕人寰之痛的折磨.

就這般極冷之後繼續極熱地交替著,宸王心神清明地感受月璃指使著精純的靈力一寸一寸地將他四肢百骸之中的寒毒都逼到了肩周之處的中府穴之處.

而與此同時,紫千幻已然將火鳶蘭與一干輔助的藥材凝練成了一枚火色的丹藥,再將火靈石研制成粉末,撒入溫泉之水填滿的浴桶之中.

那本就被地心之火燒得冒氣的水在撒入了火靈石粉末之後,更是咕嚕咕嚕地直冒水泡.紫千幻卻是明白,這水的溫度堪堪只比人體溫度要高上些許而已,會如此,概因那火靈石之中蘊含的火性太過濃烈,才會如此.

也只有這天地靈物火靈石與火鳶蘭之中的火屬性,才能夠將浸浮進宸王體內十數年的寒毒完全除盡.

此時的紫千幻,往日那懶散不羈的模樣早已經不見,剩下的唯有高貴的仿若洛神一般的無雙風姿,莫怪人總,男人在專注一件事之時,便是最為誘人垂涎的時候.

就在紫千幻將最後一步工作做好之後,月璃琉璃眸中光芒一閃,便攜起宸王內力一推,便將其送入浴桶之中,紫千幻在宸王方落入浴桶之際,便低喝一聲:"張口!"

宸王應聲將雙唇張口,紫千幻手指一動,便將手中的火鳶蘭凝丹投入宸王的口中.

那丹藥才入口,宸王便感覺自己宛如吞入了一枚火炭一般,那灼熱的灼痛之感順著咽喉直直侵入五髒六腑,仿佛有天火自體內燃燒起來一般.

與此同時,身體在浸入撒入火靈石池水的時候,只感覺有無盡的炙熱自他身體皮膚的無數毛孔之中爭先恐後地鑽入,渾然不管那種炙熱會帶給他怎樣的痛苦.

此時的宸王,只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外至皮膚,內置五髒六腑,甚至連血液與骨髓,都燃燒了起來……

"唔……"饒是在經過了方才月璃靈力的灼燒之痛都沒有叫出聲來的宸王身子一震,魅惑無雙的容顏驀然泛起不正常的色,雙眼一睜,銀牙一咬,便將湧到唇邊的悶哼聲硬生生吞入腹中.

雖有著石門的阻隔,玥兒不一定能夠聽到自己的痛呼之聲,但宸王卻依舊不允許自己的痛呼之聲溢出雙唇,若是玥兒恰好便聽見了呢?豈不是讓她心疼了?不,讓她的心疼,不是自己所願,他不能……

"咯吱!咯吱!"有牙齒摩擦的聲音響起,儼然是宸王的在痛到極致之後,牙根咬緊的聲音,此時的他,一張魅惑無雙的容顏早已經泛著可怕的青紫之色,一雙星眸卻是猙獰得通……

痛!痛!!痛!!!

宸王從來沒有一刻這般渴望自己就這般昏死過去,可以不要忍受這種極致的痛苦!

只是,深喻醫術的他,卻清楚的明白,這個時候,便是除盡寒毒最為關鍵的一步,若是他就此昏死過去,莫能否除盡寒毒,只怕連他的性命,都會丟在這里.

是以,他只能夠這樣忍受著,即便這種痛,如同潮水一般將他湮滅,仿佛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要焚化成灰一般……

"忍住!"紫千幻雙目緊緊地盯著宸王,蓄勢以待,若是宸王有了哪怕一絲堅持不住的跡象,他便會出手將宸王帶離浴桶.

"果真是一條頂天立地的鐵男兒!"月璃一雙素掌依舊緊緊地貼著宸王的後背,琉璃眸之中閃過一絲贊歎.

早在之前自己以靈力逼出他骨血之中的寒毒之時,他已然被宸王那過人的意志而感觸,如今見得這般生生吞下火鳶蘭所制的丹藥,早已經被折磨得精疲力盡的宸王,居然還能夠這般以無法置信的意志壓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呻*吟出聲,這該是有著怎樣驚天的意志力啊!

目露激賞之間,月璃對宸王的欣賞更是濃烈,果然不愧是自己妹妹能夠看上眼的男子,單是這份隱忍,就絕非池中之物!

話之間,月璃心神卻是沒有半絲松懈,在感覺到宸王體內每一處的血肉都已經被火屬性燃燒洗滌過之後,早已經准備好的靈力噴薄而出,直直渡入了宸王肩頭的中府穴之中,與此同時,紫千幻捏入手中的玉蘭花針疾射而出,電光火石般刺入了宸王的中府穴之中.

"噗!"

中府穴被刺破,那早已經被逼得無處可遁的寒毒便伴隨著泛青的鮮血井噴而出,而紫千幻見此,渾厚的內力一卷,便將一眾鮮血卷入了一旁早已經准備好的瓷盆之中.

"起!"在見到宸王體內噴出來的鮮血已然變作了正常人該有的鮮之色後,月璃揮手一抬,便將已然陷入了昏迷狀態的宸王卷出了浴桶,放回了溫玉床上.

"吱吱!"

不等月璃和紫千幻招呼,靈寶便輕輕一躍,跳上了宸王的肩頭,伸出右爪在自己的左爪之上輕輕一劃,那散發著誘人清香的血液便流出.

靈寶將受傷的左爪放入宸王的口中,一雙圓溜溜眼睛咕嚕嚕地轉動著上下打量著面如死灰的宸王,直直宸王的氣息逐漸由微弱轉至平穩.

而隨著宸王的氣息好轉,靈寶的精神卻是越來越萎靡.

月璃與紫千幻目光緊緊地盯著眼前的一幕,如今宸王體內的寒毒早已經除盡,但由于失血過多,以及被火性傷及心肺,也只有靈寶這只世間所存無幾的天狐之血,才能夠重新燃起宸王身體的生機.

在見到宸王的氣息逐漸恢複了正常人該有的平穩之時,月璃目光一閃,便將身體搖搖欲墜的靈寶抓起,輕聲叫到:"好了!可以了!"

著,月璃便將靈寶朝身後的紫千幻一遞,繼而雙掌再次印上了宸王的後背,渾厚的內力源源不斷地渡進了宸王的身體,激發著天狐之血修複宸王經脈血肉五髒的同時,更是以自己無雙的靈力滋養著宸王的身體.

隨著宸王的臉色愈加潤之際,卻見月璃那一頭晶瑩光潤的藍發,竟是開始由發根之處,逐漸地變作了普通人該有的黑色.

紫千幻在見到這一幕之時,臉色一變,眸中閃過一絲驚駭之色,就欲伸手阻止月璃的行為.

可就在紫千幻伸出手去之時,便聽到月璃淡然的聲音響起:"別動!"

"你……你瘋了!"紫千幻聲音急促地開口道,卻是不理會月璃的阻止,一掌將月璃貼在宸王背上的手拍開.

在傳輸靈力的手被紫千幻拍開之後,月璃輕輕地吐出一口濁氣,睜開琉璃眸,目光平靜地看著紫千幻,淡然一笑,開口道:"你急什麼,他可是你外甥呢?其他人若是有這機遇,只怕心里早就樂開花了!咳咳……"

月璃在完這一串話之後,有些氣喘地輕咳了一聲.

紫千幻看著月璃那已然全部化為黑色的發絲之後,眸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有懊惱,有感激,有心疼,更有無奈!

**********************************************************************************************************

我知道你們都在等著大婚,咳咳,等著吃肉,對吧!那就多多留,讓我看看有多少人想要吃燒肉的,否則怕肉多了,有人會膩啊!誰想吃肉的?

上篇:425解除寒毒     下篇:427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