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31我要逃婚  
   
431我要逃婚

當慕容玥自香甜的夢中蘇醒過來之時,已然是日上三竿之時.

只是身子輕輕一動,慕容玥便感覺整個人仿佛被人拆開了又重新組裝起來一般.

很是無奈地輕輕呻*吟一下,慕容玥便感覺一只溫暖的手覆上了她柔軟的腰肢,輕輕地為她揉捏著酸疼的部分,那精准的位置,熟稔的揉捏方式,可謂是早已經成了本能.

沒好氣地一把將那只手拍開,慕容玥嗔怒地抬頭看向那雙帶笑的星眸,開口道:"才不要你這個罪魁禍首好心!"

宸王見手被拍開,卻也不惱,而是魅然一笑,將慕容玥那柔軟的身子摟入懷中,鍥而不舍地為她揉捏著腰肢道:"玥兒怎麼能夠怪本王呢?誰讓你是如此誘人,讓本王怎麼也要不夠呢?

再了,莫非本王昨夜的服侍不夠盡力嗎?才讓得玥兒一早醒來便對本王露出這幅不滿的模樣?"

"無賴!"慕容玥一白媚眼,卻是不再拒絕宸王的服侍,渾身無力地依偎在他的懷中,扁了扁嘴道:"我好餓哦!"

昨夜劇烈運動了那麼久,此刻才醒過來,便感覺饑腸轆轆,只感覺自己足可吃下一頭牛了!

"我抱你過去用膳!"著,宸王便將慕容玥身上的錦被一卷,便將她連人帶被子一道抱起,來到房內的圓桌之上,而此刻圓桌之上,已然准備了好幾個食盒,宸王一手抱著慕容玥,一

手將食盒打開,拿出里面溫著的粥與幾碟精致的菜,還有幾塊讓人見之垂涎欲滴的糕點.

"你是什麼時候起床的?"慕容玥這才發現宸王已然穿戴整齊了,不由好奇地問道.明明用力比較多的人是他,為何每每一覺醒來,卻發現他總是精神抖擻的,仿佛那一夜的強度運動根

本不曾有過一般.

莫非男女的體力差距,果真就這般大?

"比你早一些!"宸王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一手舀起一勺粥,溫柔地喂到慕容玥的嘴邊,看著她張口咽下去之後,又舉箸為她夾了一筷菜,舉到她的嘴邊.

"我自己有手!"慕容玥俏臉一,有些別扭這種被人喂飯的感覺,動了動被包裹在錦被中的手,想要將手從被子里掙脫出來,卻被宸王以手困住.

"別動,天氣冷,莫要凍著了!"宸王卻是以目光示意慕容玥將筷子上的菜下後,繼續溫柔地將一碗粥都喂她吃完之後,看著她微微帶的俏臉,星眸之中閃過一絲笑意,這才促狹地

道:"被夫君服侍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若是覺得想要回報本王的恩寵,本王今夜不介意再次被你,嗯,讓你在上面!"

"咳咳!"慕容玥只感覺一股熱流直接沖上了腦袋,不僅是俏臉滾燙,甚至連脖子都透了,恨不得學鴕鳥一般將腦袋都埋入錦被之中.

"當然,今夜玥兒不用再制住本王的穴位了,嗯,夫人有令,本王定然遵從,即便夫人想要整夜都在上面,本王也心甘願地被夫人壓著……嗯?"最後一個字,宸王緩緩地拉長了語調

聽來竟是如此的撩人心弦,魅惑人心,仿佛是那修煉了萬年的狐狸精,在向愛人**一般……

"北!辰!星!"慕容玥咬牙切齒地瞪著宸王,有心想要像以往那般捏住宸王腰間的嫩肉來個一百八十度大旋轉,偏生這腹黑的家伙卻是早有先見之明地用那厚厚的錦被將自己渾身上下

除了腦袋之外都包裹成了粽子.

"在!夫人有何吩咐,是現在就要壓嗎?不行,你還沒有休息好,想壓也沒有力氣,這種事做到一半就停下,可是很傷身的!"宸王在慕容玥的唇之上偷了一個香,邪魅地開口笑道

"你若是再繼續下去,我……我就逃婚!"慕容玥思來想去,便這般開口威脅到.這家伙愈加變得無賴了,連這般羞人的話也能出口.

逃婚?

宸王的眸光驟然一暗,摟著慕容玥的手臂一緊,緊緊地盯著她那絕美的容顏道:"看來玥兒是已經休息好了!既然這樣,那本來也就不用顧忌著你的身子,可以繼續昨夜未曾盡興的事了!"

著,宸王便將慕容玥一把抱起,就朝著才離開不久的大床走去.

"北辰星,你這個色狼,你放開我!"慕容玥哪里想到這家伙竟是這般經不起激,自己只是一時急的話,他便要用這個方式來懲罰自己.

"本王即便是色狼,也只是色玥兒一人,所以,玥兒要負責滿足本王的色!"著,宸王將包裹著慕容玥的錦被一掀,便鑽入了錦被之中,牢牢地封住了慕容玥的唇,一雙手已然開始上下游動起來,點燃了慕容玥身上一處又一處的火焰.

不久,那曖昧的呻*吟聲與喘息聲再次響起……

********************************************************************************************************************

沁蘭宮外的綠茵之處,一個身穿侍衛服的男子趁著巡邏侍衛的交*班,身影一閃,便消失在沁蘭宮的宮牆那頭.

只見那人臉頰深陷,面容枯槁,若非是極為熟悉的人,只怕絕對無法認出此人便是前幾個月還被稱為玉樹臨風謙謙君子的耶律風.

只見耶律風心地避過了沁蘭宮之中忙碌的宮人,快速打開了北辰蘭所在的房間門,如同幽靈一般閃了進去.

"啊……"躺在床上的北辰蘭見有侍衛闖入,才欲驚聲尖叫,卻在看到了來人的面目之中飛快地伸手捂住了唇,兩行清淚就這般順著日益消瘦的蒼白容顏滑落而下.

"耶律哥哥!"北辰蘭艱難地掙紮著就要坐起身來朝耶律風撲去.

"蘭兒心!"耶律風在見到身懷六甲的北辰蘭這般危險的動作後,嚇得臉色一變,忙緊走幾步飛快地奔到她的床前,扶住了她搖搖欲墜的身子,話語責備語氣卻不失溫柔地開口道:"你都是快要當娘的人了,怎麼還不心一些,若是摔傷了可怎麼辦?"

"摔傷了……便摔傷了吧……"北辰蘭虛弱地開口笑道,原本瀲灩若秋水的眸子,此刻已然滿是蕭瑟之意,仿佛是已然看透了塵世的老者,已然心死如灰.

"蘭兒……"見得北辰蘭如此模樣,耶律風只感覺心中一揪,幾乎痛得要喘不過氣來一般,都是他無能,才會害得北辰蘭如此模樣,若非是他當初起了不該有的心思,又怎會招來安平郡主這樣一個可怕的女人,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若只是他在地獄之中受苦也就罷了,偏生……他還連累了蘭兒這樣一顆真心盡付于他的女子!

他耶律風就是一個混蛋,一個無能之輩,一個連自己的愛人都保護不好的懦夫!

看著北辰蘭如今已然有五個月身孕,卻瘦骨嶙峋,絲毫看不出有孕的模樣,耶律風就恨不得殺了自己,當是如今的他,卻不能再懦弱地選擇了逃避,概因他還有北辰蘭,還有他未出世的孩子要守護,他已經做錯了太多,不能再那麼不負責任地以死亡來逃避一切.

"蘭兒,你且好好休養,相信我,相信我一定會把你娶回去的,好不好?"耶律風緊緊地摟著北辰蘭那瘦弱得幾乎沒有肉感的身體,兩行清淚就這麼滴落在包裹著北辰蘭的錦被之中.

這些日子以來,他已經盡量地麻痹了安平郡主,只要再給他一個恰好的機會,他就能夠……

只要一想到安平郡主在成婚之後還絲毫不曾收斂自己,更無惡不作地到處擄掠美男以供自己宣浮作樂,他就惡心得想吐,這幾個月的時間,不知道又有多少美男子遭到了她的毒手,而護國公那個老糊塗,卻只是盲目地相信自己的女兒,每每有人在告知他女兒的荒唐行為之時,也只當作是有人在向安平郡主潑髒水.

護國公當真是老了!

老得連是非對錯都已經不曾分辨了!

既然這樣,那就由他來了結安平郡主這個作惡多端的女人吧!

思及此,耶律風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繼而溫柔疼愛地安撫了北辰蘭許久,哄得她安心用過桌子上紋絲未動的食物之後,這才如來時一般悄身離開了沁蘭宮.

直到目送著耶律風離開了沁蘭宮之後,負責照顧北辰蘭飲食起居的蓮緩緩收回目光後,輕聲朝碧云道:"你且在此照顧好七公主,我先行去向主子彙報下耶律風之事,看他今日的神色,想必回府之後,會有大事發生!"

*******************************************************************************************************************

昨日因為有事無法更新,請大家諒解,周五會為大家加更,多多包涵!

上篇:430天雷地火(女漢子強上冷面王爺的故事《冷王接招,悍妃是個檢察官》)     下篇:432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