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34厚顏無恥  
   
434厚顏無恥

這普天之下,能夠和皇上一道睡龍椅的臣子,也只有慕容宰相一人了吧!

甚至這厮睡覺還不老實,險些一腳就把北辰皇給踢下了龍椅.

每每想到這一點,星木便有些暈乎乎的.

而慕容玥在聽到星木的話後,輕咳一聲,險些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她的老爹,還真是……太強悍了!

而她未來的公公,更是,活寶得讓人無語.

不過在最初的震驚之後,慕容玥心中卻是對北辰皇與慕容宰相兩人之間那種突破了世俗之中權勢桎梏的友欽佩不已.

為君者全心信任,不帶半絲猜忌.

為臣者行為坦蕩,不帶半分奉承.

能夠有如此的摯友,是北辰皇的福氣,也是慕容宰相的幸運.

宸王在見到慕容玥眸中的那抹感歎後,眸光一閃,有濃濃笑意于內,轉而卻是對星木道:"既然如此,便讓耶律府的那群勢利的家伙們慢慢鬧騰吧!至于耶律風和北辰蘭,玥兒,你的想法是什麼?"

慕容玥對于北辰蘭超乎尋常的關心,宸王自是再清楚不過,是以即便他這個做兄長的人對北辰蘭這個妹妹毫無好感,卻也不得不在這件事上咨詢一番他家王妃的意見.

聽到宸王的問話,慕容玥卻是微微一怔,抬眸,卻是望進了宸王那雙滿是寵溺之色的星眸之內,心中一暖,慕容玥笑出了無盡風華的笑靨,卻是絲毫不曾掩飾地開口道:"雖然耶律風和北辰蘭兩人之前的作為極為讓人厭惡,但孩子畢竟是無辜的,星……我想幫他們!"

宸王聞微微一笑,執起慕容玥的柔荑至唇邊輕輕一吻,開口道:"即是如此,本王自有辦法讓護國公同意他們的婚事,至于耶律府中的那群家伙……"

慕容玥在感受到手背上的溫熱後,雙頰一,卻也沒有抽回自己的手,而是默契地接著宸王的話開口道:"那群唯利是圖的家伙,是該受到教訓的時候了!"

星木對于眼前這兩個隨時上演恩愛鏡頭的家伙已然見怪不怪了,早已經在看到宸王執起慕容玥柔荑之時,就已然洞徹先機地抬起了頭,細數房梁之上精美的圖案.

"已經聽到玥兒的話了,還不快去!"宸王的目光在看到慕容玥染上了嫣而變得分外嫵媚的容顏之時,瞬間變得幽深了許多,正欲將其摟入懷中肆意疼愛,卻在看見了傻傻立于一旁的星木之時,神色一凝,沒好氣地道.

莫怪星殤他們都叫面前這個家伙木頭,這點眼力見都沒有,該罰,嗯……罰什麼呢?貌似這家伙最近老是和那個蘭芊芊鴻雁傳書,是不是該送他到靈窟里面去呆個十天半個月的呢?

星木在接觸到宸王明亮得令人心悸的星眸之時,只感覺後脊背上一涼,心中頓時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當下神色一緊,身形一閃,竟是連答應一聲都不敢,就這般腳底抹油地偷溜了!

慕容玥在見到星木那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樣之後噗哧一笑,很是無語地白了宸王一眼,這個家伙,行事每每總是這般讓人無奈,他就不怕落得一個貪慕美色的名聲,讓得那些視他為北辰神明的北辰百姓跌落了一地眼珠子嗎?

"玥兒,天色黑了!"宸王看著慕容玥那笑顏如花的風,只覺得心頭一熱,身形一閃,便來到了慕容玥的面前,將之摟入懷中.

慕容玥伸手一推宸王輿圖作怪的手,懶懶地打了個呵欠,開口道:"是啊!天色已經黑了,是該上床休息了!北辰星,今夜不准你再使壞了,我要睡覺!"

著,慕容玥就這般當作宸王的面將大氅一脫,便自顧自地在大床之上躺下,錦被一蓋,竟是就打算這般入睡了!

宸王在看到了慕容玥這一番行云流水般的動作之後,愣了一愣,很是好笑地來到床邊坐下,看著一副懶洋洋模樣的慕容玥,開口輕輕叫道:"玥兒……玥兒……"

這丫頭不會真的就打算這樣就睡覺了吧!漫漫長夜,嗯,她就不打算做些事?

"別吵我,我好困!"這家伙,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做那事,尤其是在寒毒盡除之後,壓根就沒有讓自己下過床.他就不怕遲早有一天精盡人亡嗎?

慕容玥迷迷糊糊地腹誹著.

也幸好是宸王此刻並沒有猜到她心中的想法,若是讓宸王給知道了,只怕慕容玥又要面臨著新的一番懲罰了!

此刻的宸王在看到迷迷糊糊地回答著他話的慕容玥後,眸光微微一怔,繼而便盈滿了寵溺的光彩,看來這兩日的確是把玥兒給累壞了!

也罷!即是這般,那他便擁著佳人好好地睡一個晚上吧!至于睡醒之後,嗯,明天再做打算便是!

心中想著,宸王便跟著脫了衣服鞋襪,如靈蛇一般鑽入了慕容玥的被窩之中,輕巧地將慕容玥還來不及褪去的衣服脫去後,便溫柔地將慕容玥攬入懷中,抱著她馥雅芬芳的身子,進入了香甜的夢鄉.

******************************************************************************************************************

下了整整一日的大雪終于在入夜之時停住了勢頭.

但北辰皇朝京城的氣溫卻絲毫沒有因為雪止而有所回升,反而因為雪花的融化,愈加凍人.

乾清宮外,耶律風如一座冰雪雕就的塑像一般直挺挺地跪在冰雪之中,僅作著單衣的他,早已經失去了一切的觸覺,這入骨的寒冷,幾乎連同他的思想都一道冰封住.

之所以還能夠跪在這里,完全是一副深深刻畫進了腦海的執念在堅持著,否則,即便是他十數年堅持著練武的身子,也早已經倒下了!

他的身旁,耶律韜尤在暴跳如雷地低吼著:"耶律風,你究竟聽到老子的話沒有,趕緊給老子起來,老老實實地回護國公府去,你莫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現在在護國公府中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樣不是撿著最好的來,護國公也了,只要你好生表現,待得幾年曆練之後,他便會送你進入軍營,為你博得戰功,讓你平步青云.你看看,人家護國公對你如此愛惜,若是你再不知好歹,又怎會對得起他的一片苦心?"

耶律韜的話音方落,他的妻子陳氏便是緊接著開口道:"是啊!風兒,護國公他老人家可是極為重視你的,你看看你大哥二哥,他們兩人能夠在官場之上再進一步,不都是因為護國公他老人家的照應,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你兩位兄長著想啊!雖然安平郡主她死了,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護國公他只有這一個女兒,你是她的丈夫,護國公的女婿,話女婿就是半個兒子,你自當是好生留在護國公府中替安平郡主盡孝不是!"

陳氏著,便朝身旁的耶律云打了個眼色,示意他們也上前勸一勸耶律風.若是耶律風再這般僵持下去,惹惱了護國公,豈非大大的不妙了!陳氏並非是耶律風的生母,而是耶律府的姨娘.

在耶律風被逼嫁入護國公府之後,長子耶律云,便成了耶律府之中至關重要的兒子.是以耶律韜便不顧眾人的反對,將陳氏抬為了平妻,給了耶律云一個嫡子的身份.

如今耶律風鬧了這麼一幕,最最擔心的人,除了陳氏,不做其他人想.畢竟,若是這耶律風真回了耶律府,誰知道耶律韜會不會改變之前的想法,再次將耶律風視若珍寶.

雖然她已經是平妻,但追究是起身份來,耶律云終歸還是庶子出身.

不遠處的天機閣成員在聽到耶律韜夫婦的這一番話後,不由齊齊對兩人的厚顏無恥,賣子求榮報以無盡的鄙夷.

見過不要臉的,卻著實從未見過這般不要臉的,竟能夠為了榮華富貴,這般委屈自己的親生兒子.

耶律云在接收到陳氏的目光示意之後,眸中閃過一絲深沉之色,卻是被他極快地斂入眼底深處,繼而便換上了一張和藹可親的標准兄長神色,真摯中帶著幾分痛心疾首地蹲下身對耶律風道:"三弟,大哥知道你的心中難受,父親更是明白你心中的委屈,只是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如今你的身份已經是護國公府中的人了,便要擔當起護國公府的責任.護國公年事已高,你的妻子安平郡主是他唯一的女兒,安平郡主死了,你身為他的夫君,自是要承擔起她的職責."

********************************************************************************************************

第三更送到,應該還有一更,十點之前會出來吧!

上篇:433共坐龍椅     下篇:435宸王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