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35宸王出手  
   
435宸王出手

一陣冷風自西北方向吹來,暗處天機閣的成員們微微眯了眯眼,似乎看到耶律風的身子動了動.

冰雪融化後的水,夾雜著未完全融化了的雪色自耶律風那削瘦的臉上滑落下來.就那般順著他高高凸出的顴骨,深深凹入的兩頰,滑入了那早已經濕透了的中衣之內.

天機閣的成員看著,不由激靈靈地打了個冷顫,凍成這樣,沒有昏過去,耶律風這子也算是硬氣了!

這耶律韜也真是夠混蛋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雙腿已然陷入了雪堆之中,卻不急著為他把雪地里挖出來,反而一個勁地在那勸著他回護國公府.權勢榮華,果真就這般誘人嗎?

耶律韜和陳氏在看到耶律風活動了之後,臉上皆是一喜,只當是耶律風已然被自己等人動了,准備就此放棄了離開護國公府.

對于耶律風想要離開護國公府的原因,耶律韜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一些的.若是以往耶律風想要娶北辰蘭,耶律韜只怕是開心得整夜睡不著覺.

但那也只是以前而已,如今的北辰蘭,可不再是以前那個倍受寵愛,榮光無限的七公主了!在經曆了慕容玥和德妃的一干事後,北辰蘭的風光已然不再.

甚至北辰皇都幾乎要遺忘了這麼一個女兒.

如今慕容玥已然回來,比之從前,更是倍受北辰皇的寵愛.若是耶律風此時拗著一根筋要娶北辰蘭,觸怒了北辰皇和護國公二人,只怕會累及耶律府.

耶律府好不容易才在朝中站穩了腳跟,若是為了耶律風而搭進去,那後果……

是以,無論如何,耶律韜都不敢去賭這一點.

對于自己父親心中的那個算盤,耶律風又怎會不知.早在以往的十幾年時間里,他就極為清楚地知道,若父親只是因為重諾而堅持要自己娶慕容玥,那他早該在自己極度堅持退婚,而慕容宰相也曾經開口過不想為難自己之時,父親就該順水推舟地應允了慕容宰相解除婚約的想法了!

但父親卻沒有,而是極為堅持地要求自己一定要娶那時候一臉惡瘡,癡癡傻傻的慕容玥.

只是那時的自己,一心只當父親是重諾的君子,而慕容宰相,則是那卑鄙無恥的人,是以心中對慕容父女極度的厭惡地仇視.

如今想來,自己果真是一個愚不可及的人……

冬日的雪夜,真的很冷……

風冷,雪冷,身冷,心,更冷……

極度的寒冷之中,耶律風極為緩慢地抬起頭來,看向那原本在自己的心中高大無比,如今卻是猥瑣不堪的父親,近乎呢喃般開口問道:"你,真的是我的親生父親嗎?"

有這般對待自己親生兒子的父親嗎?有嗎?

同樣是父親,為何人家慕容宰相就能夠對自己癡傻無顏的女兒視若珍寶?

同樣是父親,為何北辰皇就能夠對體弱多病的宸王不離不棄?

他人總在羨慕自己有一個將軍父親,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心中的苦,又有誰知?

"你什麼?"耶律韜雙眼一眯,臉上的怒氣更甚.

"呵呵……"耶律風低低一笑,卻有更多的液體自他的臉上滑落,是雪水?是淚水?或許,只有他自己能夠知道了!

蘭兒,這個世界,也許只有你才是唯一真心待我之人吧!

只可惜我無能,不能夠護你周全了!

即便是我舍棄了一切,跪倒在這乾清宮的宮門之前,皇上卻依舊不肯見我!

耶律風輕輕地抬起頭,看向落雪之後分外清明乾淨的天空,雙眼卻是空洞得沒有一絲活力.

就在這時,耶律風卻是聽到了他期盼許久的聲音自乾清宮內傳來:"宣,耶律風覲見!"

李德全那尖細的嗓音,此刻聽入耶律風的耳中,無疑是猶如天籟,狂喜與不敢置信頓時湧現在他那被凍僵了的臉上,讓他本就削瘦的容顏,更是詭異萬分.

"李公公,皇上宣犬子覲見,所為何事?"耶律韜眸中閃爍著算計之色,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莫非是皇上又開始重視北辰蘭了?若是這樣,那風兒與北辰蘭聯姻,他豈不是就成了皇親國戚了?該死的,若是這樣,他方才一心勸告著風兒回護國公府,豈不是失策了?

耶律韜在這方滿腹算計著,可以是驚喜懊惱交加.但陳氏與耶律云那方,卻是滿心的嫉恨,分明這皇上已經擺明了是不想見耶律風這個廢物了,為何卻又突然改變了態度,真真是讓人費思量,耶律風這廢物,果真是好運氣.

耶律風卻是不管耶律韜三人心中的算盤與計較,跪在雪地之中太久的他,就連想要站起身來都做不到,但他卻絲毫沒有想要求助于耶律韜他們的想法,而是就那麼僅著單衣,重重地趴倒在雪地之中,就這麼拖拉著被凍僵了的身子,一寸一寸地朝著乾清宮內爬去.

李德全在看到耶律風的作為之後,平靜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贊許,卻被他極好地斂入眼底,轉而淡淡地掃了一眼心思各異的耶律韜等人,冷冷地道:"皇上的事,也是你等能夠多問的?夜色已深,你等外臣,還不快快離宮,莫非是想要吃上罪名不成?"

見得北辰皇最為信任的李德全如此冷色對自己話,耶律韜的臉色一變,忙作揖道:"臣不敢,既然皇上已經同意見犬子,那臣自當就此退下."

著,耶律韜忙拉著一旁心有不甘的陳氏與耶律云離開了乾清宮.

李德全冷眼看著耶律韜三人的背影,眼眸之中,滿是不屑之色.繼續將目光轉移到尤艱難地在雪地之中爬行的耶律風,卻也不出催促,更不喚人幫忙,就這麼任由耶律風拖行著僵硬的身體,艱難地爬入了乾清宮內.

"皇上還在禦書房之中等你,你且自行過去吧!"李德全開口,話語平靜,聽不出喜怒.

"謝李公公!"耶律風喘息幾聲,卻也不開口求助,繼續朝禦書房中爬去.

"算是一顆苗子,只可惜……"李德全待得耶律風爬行走遠了之後,這才緩緩地搖了搖頭道.

"李公公果真是惜才之人,即是如此,不如到去指點我府里那群兔崽子一番?"宸王的聲音自李德全的身後傳來,話語之中卻是少見的尊重.李德全可是以前與北辰皇一道打江山時赫赫威名的人物,若非是別有隱,也不會成為北辰皇身旁的總管太監.是以宸王對李德全可是極為的尊重.

不僅是宸王,便是慕容宰相,護國公以及北辰皇,對李德全,也是視若兄弟一般.

李德全轉頭看著一身青衣的宸王,哈哈一笑,眸中滿是關切之:"宸王殿下府里的下屬個個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又哪里需要老奴的指點,殿下就莫要折煞老奴了!"

對于星殤,星火,星木等人的伸手,李德全亦是有幾分了解,是以才會口出此.

在李德全看來,這宸王已然是內定的下一代北辰皇,能夠有星殤那一群人的下屬,絕對是北辰皇朝的福祉.

"即是如此,那便這般定了,本王大婚之後,便讓星殤他們入宮來跟隨李公公一些日子."宸王著,便自懷中掏出一個瓷瓶遞給李德全,繼續開口道:"這是才出來的養神丹,李公公還請笑納!"

李德全伸手接過宸王手中的瓷瓶,卻是欣慰地笑道:"多謝殿下的掛心,記得讓他們依次過來,莫要讓身邊缺了人才是!"

早些年跟隨著北辰皇打天下的時候,他的頭部曾受過重傷,是以落下了頭疼的病根,而宸王在得知了之後,便讓得天機閣每年彙集藥材,為他煉制丹藥,這份心意,著實讓他感動.

"李公公請放心."宸王點了點頭,便欲轉身離開,這天氣如此寒冷,若是他離開太久,慕容玥一人睡,冷著了可不好.

"殿下為何要幫助耶律風話?"李德全終是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疑問,開口問道.若是他人,李德全自然不會起了這份好奇心,但這人卻是他極為看好的宸王,饒是李德全,也終究忍不住好奇開口問道.

宸王聞停住腳步,苦笑了一聲,開口道:"是玥兒,她不忍心看到北辰蘭肚子中的孩子出生就沒有了父親."

李德全聞恍然大悟,繼而搖頭笑道:"星月公主果真是心善,當初七公主那般對待她,她還能夠以德報怨,這份心性,真是極為難得!"的確,也只有慕容玥,才會讓得面前的宸王改變主意.

*******************************************************************************************************************

第四更送到,今日更新完畢!

上篇:434厚顏無恥     下篇:436禦賜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