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36禦賜毒酒  
   
436禦賜毒酒

聽得李德全稱贊慕容玥,宸王的星眸之中閃過濃濃的寵溺光芒,自然,這份寵溺,是針對此刻正嘴角含笑,依在床頭等待著他歸來的慕容玥.

身為二十一世紀最為出色的特工,宸王的離開,慕容玥又怎會不知道,而宸王離開的原因,慕容玥自亦是明了于心.

彼此早已經對對方再了解不過,宸王會前去幫助耶律風,慕容玥自是明白,他並非是因為北辰蘭是他的妹妹,而是因為她對北辰蘭那超乎尋常的關心.

"北辰星……"慕容玥輕輕地將手放在心髒的位置,眸中有著無盡的幸福,雖是處于冬日的雪夜,但周身卻仿佛沐浴在溫暖的海洋之中.

"怎麼不睡了?"宸王走入房間之中的時候,便一眼看見了懶懶依在靠枕之上的慕容玥.

有月光自鏤空雕花的窗欞之中照入,如水銀一般傾斜于地上,柔和的光線令得潔白的帷帳蕩出了淺淺的弧,慕容玥那絕美的容顏就這般噙著如花的笑靨,顧盼生姿的秋眸瀲灩著流溢的光彩,滿是深地注視著方進門的宸王.

"或許是白日里睡得多了,入夜了,反而卻不困了!"

宸王聞魅然一笑,上前褪去外衣,運功暖了自己的身子之後,這才鑽入被窩將慕容玥摟入懷中,凝眸看了眼她的神色,在見到她的氣色比之白日里更為精神了之後,這才放下心來,而後曖昧一笑,低頭噙著她圓潤的耳珠,輕輕調笑道:"看來玥兒的作息愈發和本王配合默契了!"

"嗯?"慕容玥有些不解地看向宸王在月色下愈發顯得魅惑眾生,邪肆不羈的無雙容顏,目光在對上那雙比之星空還要璀璨的眸子之時微微一怔,有些迷失在那分璀璨之中.

宸王在看到慕容玥那癡迷的目光之時,笑得愈加神采不凡,邪肆地開口道:"本王喜歡在晚上運動,竟是讓得玥兒也愛上這種嗯,床上運動了……"

慕容玥聞臉色一,輕輕啐了一口,才欲反駁些什麼,卻見宸王已然低下頭,噙住了她微微散開衣服而露出的鎖骨之上,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立即密布而開,慕容玥再次無法自拔地沉浸在宸王制造的潮之中……

*********************************************************************************************************

耶律風強行拉扯凍僵了的身子爬到了禦書房內,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搬動著自己已然凍僵了的雙腿,呈跪倒姿勢朝北辰皇跪倒道:"耶律風參加皇上,我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耶律風,你在朕的乾清宮前跪了足足十個時辰,所為何事?"北辰皇一張高深莫測的神,看不出喜怒,但那獨屬一國之君才有的絕對威壓,卻是讓得耶律風感覺這溫暖的禦書房猶如一個正在燃燒的火爐一般,讓人連同大氣都無法喘息一下.

"耶律風懇求皇上將七公主嫁給微臣."耶律風只感覺原本在雪地之中凍僵了的身子,在進入了溫暖的禦書房之後,竟是開始恢複了些許的知覺.

但這種恢複,帶給他的,非但不是舒適,反而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原本被雪地凍得麻木的神經,此刻一經蘇醒,怎生一個痛字了得.

北辰皇目光如炬地看著汗如雨下的耶律風,眸光中有些無盡的寒意:"你不過是一個空掛著六品官階之人,更是護國公府中的上門女婿,有何資格求娶朕的女兒?"

若非是宸王的請求,北辰皇甚至連耶律風的面都不想見,又哪里會願意聽耶律風的話,只要一想到那北辰蘭竟是已然懷了五個月的身孕,罪魁禍首便是這耶律風,北辰皇就恨不得殺死這個膽大妄為的家伙.

"只要皇上肯將蘭兒嫁給微臣,便是讓微臣赴刀山火海,微臣也甘心願!"如今的他和北辰蘭,已然沒有了退路,今日這麼一鬧,想必有心人定然會關注他們二人,如此一來,北辰蘭有孕之事,絕對會被有心人揭發開來.屆時……後果不堪設想!

"若是朕要的是你的命呢?"北辰皇的話語低沉中帶著絕對的威壓,就這般在耶律風的耳邊響起.

"皇上……"耶律風震驚地抬眸看向北辰皇高深莫測的容顏.

"你死之後,朕會恢複蘭兒的無上榮耀,更會讓她平安誕下腹中胎兒,讓其到一富裕人家平安成長!耶律風,你,可敢以命相換?"北辰皇神色冰冷,瞳色幽黑,身處龍椅之上,主宰著生殺大權.

耶律風聞神色一僵,繼而緩緩揚起了嘴角.

的確,這樣的結局,已經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要完美許多了不是嗎?

自己一死,便能夠讓蘭兒和那未出世的孩子得到最好的生活環境,只希望蘭兒能夠在時間的流逝下,漸漸將自己淡忘,過上以往錦衣玉食的生活,嫁給一個相敬如賓的駙馬……

"微臣,謝皇上容恩!"耶律風深深地拜倒在地,臉上已然是看透了生死的淡然.

"李德全!"北辰皇將此,緩緩靠回了龍椅的椅背,閉上眼睛淡淡地開口叫到.

"在!"李德全的身影出現在禦書房門前,手中拖著一個托盤,而托盤之上,穩穩擺著一杯香氣四溢的酒!

"耶律公子,請!"李德全將托盤朝著耶律風的面前一送.

"有勞李公公了!"耶律風道謝一聲,目光平和,雙手輕輕舉起酒杯,竟是連猶豫半分都不曾,就這麼一口飲下了杯中之酒.

北辰皇目光平靜地看著耶律風本的身子緩緩倒下,微微沉吟一番,朝李德全揮了揮手道:"將人送去護國公府吧!記得將朕的意思轉達給護國公,相信他會明白的!"

"是!"李德全朝著北辰皇躬了躬身子,而後長臂一伸,便將耶律風那七尺之高的身子輕若無物地提在手上,退出了禦書房.

"這子,今日倒表現得像個男人了!"慕容宰相自一旁的暗門之中走出來,很是不屑地冷哼一聲,開口道.

"怎麼,被退婚的氣還未消嗎?"北辰皇戲謔地看著慕容宰相道.來他還是應該感謝耶律風的,沒有他的堅持退婚,他又去哪里找來慕容玥這麼優秀的兒媳婦呢?

"我慕容震天可不是這種肚雞腸之人,再者這件事,歸根究底,還是耶律韜那個老鬼惹出來的……罷了,現在還提這些做什麼,玥兒大婚將至,我還是好好想想怎麼將她的婚事弄的盡善盡美才是!"慕容宰相很是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

"你這家伙……"北辰皇對慕容宰相的話很是哭笑不得,莫非他就這般不放心自己與禮部,非要每一件事都親力親為監督不曾,罷了,左右都是自己最寵愛的星兒大婚,他要操心,就讓他操心吧!

**********************************************************************************************************

十幾日的時間,一眨眼便過去了!

離慕容玥與宸王的大婚之日已然只有三日.

北辰皇朝與納蘭皇朝的戰事早已經在慕容玥與宸王回到北辰皇朝國界之時已然打響,這一個月來,北辰皇朝已是捷報連連.

想來也是,如今納蘭皇朝的帝後皆亡,軍權早已經掌握在天機閣的手中,而早已經**不堪的納蘭皇朝,在戰事初起之時,那些享受習慣了安逸榮華的朝臣便已經自顧自地亂成了一團.

納蘭昀冷眼看著眾臣亂成一團,不動聲色地收斂著手中的權勢,將一干輿圖趁亂篡位的皇子滅除,更是與天機閣成員合作無間地將一個個斂財逃走的官員鏟除,至于那些貪官的財物,早已經充入了北辰皇朝與納蘭皇朝的軍需之中.

為此,深喻"搶劫"之道的天機閣流字輩一干少年,曾不止一次地與納蘭昀手下的云國勢力比拼攔截貪官的速度,概因兩國早已有了約定,不管哪方先抓到貪官,那些貪官的財力,便屬于哪方.是以,那些被天機閣以放羊方式丟在納蘭皇朝的流沙等人,自然是如同餓狼一般了眼,嗷嗷叫著到處尋找逃竄的貪官汙吏.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幾個晚上沒有睡好,加上前天用濃茶頂著加更的原因,今天頭痛得要命,這一章是從中午十一點就開始寫的,寫到現在才好……只感覺腦袋要炸了!

上篇:435宸王出手     下篇:437生命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