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48調qing  
   
448調qing

這方的北辰皇,鬼谷子,月璃等人舉杯交談.慕容玥卻是在看到了兩個再熟悉不過的人相攜著走來之時一愣,繼而開懷的笑意便自她絕美無雙的容顏之上揚起.

滿是驚喜地迎上了來人,慕容玥親切地執起非煙的手.欣然開口問道:"非煙,你們怎麼來了?"

著,慕容玥帶著一絲絲動容看著立于非煙身旁玉樹臨風的納蘭昀,如今北辰皇朝正與納蘭皇朝交戰之際,雖導演了這一場戰斗的人正是宸王與面前的納蘭昀.

但納蘭昀卻能夠在如今敏感的期間,千里迢迢趕來參加她的婚禮,這怎能不讓慕容玥為此而感動.

納蘭昀目光複雜地看著面前絕世獨立如雪山之巔那株傲然于世的雪蓮的女子,往日慕容玥那震驚世人的詩畫舞依舊深深地刻畫在他的腦海之中,而如今,佳人已然大婚,而新郎卻並非自己.

納蘭昀的心中無不遺憾與歎息,但更多的,卻是給予滿滿的祝福,慕容玥如此一個集天地靈秀于一身的女子,也只有精彩豔絕如宸王北辰星,才能與之並肩而立.

"非煙你與你宸王的大婚,無論如何都要前來祝福,是以我便帶著她一道來了!"納蘭昀擁著非煙,目光清朗地看著慕容玥.

非煙柔柔一笑,遞上了自己的賀禮,笑道:"我們一路過來,都將身份掩藏得很好,王妃毋須擔心!"納蘭昀對慕容玥的心思,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但她卻絲毫沒有吃醋的或是心傷,畢竟,慕容玥如此豔絕的女子,只要是與之相處相識之人,又有幾人能夠不為之動心.

慕容玥收下了賀禮,道了一聲謝後,便將納蘭昀與非煙兩人帶到了云逸的這一桌上,才回頭,便看到了一旁桌子上目光複雜,微微含笑地看著自己的耶律風.

與之前幾日面色灰敗相比,今日的耶律風已然恢複了些許氣色,他見慕容玥望來,只是淡淡一笑,朝之微不可見地舉了舉杯,便不再語.

對于慕容玥,如今的耶律風早已經沒有了與之並肩而立的資格,她如一輪皎月一般完美無瑕地高掛于星空之上,而他,不過是一襲徘徊與空谷絕壁之上無聲嗚咽的寒風,即便有心追逐明月,也早已經失去了資格.

更何況,如今的慕容玥,已然是光芒環繞著的宸王妃,他一個"已死"之人,又怎有資格與之攀談.

似是看進了耶律風黑眸之中的苦澀,在看到了遙遙坐于耶律風對面的耶律云那幾乎可以算是黑如鍋底的臉,慕容玥微微一怔,便感覺到一只有力的臂膀環上了自己的纖腰,一並縈繞而來的,是那淡淡的青竹清香.

慕容玥回首,便望進了那雙璀璨的星眸之中,只見宸王魅然一笑,那低沉而惑人的嗓音便傳入了她的耳中:"他如今的身份,是護國公的私生子,名為呼延翌晨."

聽到宸王的話,慕容玥眸中閃過一絲了然,原來如此,難怪這耶律風眸底的陰霾盡去,而反觀耶律云,卻是一副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的模樣.

心中想著,慕容玥才欲抬眸看向朝中大臣的那一桌,便聽到宸王那帶著幾分戲謔之意的話傳來:"你無需看了,耶律韜那老匹夫沒有來,只怕他此刻還躺在床上吹胡子瞪眼,對著那一屋子的姨娘庶子摔杯子咆哮呢!"

"噗哧!"慕容玥被宸王那生動形象的比喻逗得忍俊不禁,失笑出聲,愛嬌地白了身旁那無雙的男子一眼,開口道:"也便只有你這般滿肚子壞事的人,才會想到用這金蟬脫殼之計,讓耶律韜那個滿腹算計的人,吃了這樣一個啞巴虧!偏生大家都對這呼延翌晨的身份心知肚明,耶律韜卻要生生地憋在肚子里,連一個字都不敢出來!"

既然北辰皇與護國公都統一了口徑"耶律風已死"那即便是沒死,也是真死了!而這呼延翌晨,即便是天下人都知道他就是耶律風,但也只能乖乖地稱呼他為呼延翌晨.

不得不,宸王這一招,真是損到了極致,痛快到了極致.

他耶律韜不是喜歡算計喜歡用上不得台面的伎倆嗎?

那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他嘗嘗這被算計的苦頭.

想當然,若是北辰皇一道聖旨下來,將北辰蘭嫁給耶律風,自是最簡單直接的解決方法,但若是這樣,無非便是抬舉了他耶律家,讓他再次成功地成為了皇親國戚,以後還不知道會拿這一點鬧出多少花樣.

屆時,只怕即便是北辰皇打壓了耶律韜一家,也不過是惹得大家都不痛快,更招人詬病罷了!畢竟,那個時候的耶律韜,可是皇親國戚.

反之,這一舉痛快地斷了耶律韜的後路,更能夠讓這呼延翌晨隨時隨地出來惡心惡心耶律韜,讓他面上無光之時,更痛心疾首.

高招!

果真是高招!

慕容玥這一刻,真真是對某人的卑鄙無恥外加滿肚子壞心崇拜到了極點.

而宸王卻是徑自將慕容玥那鄙視多于贊賞的目光當作了崇拜與愛慕,極為曖昧地低頭在慕容玥的耳邊道:"王妃用如此愛慕的目光看著本王,真真是讓本王心神蕩漾不已.只是遺憾本王此時還不能將付諸行動來表示自己的興奮,但王妃請放心,本王夜里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聽著宸王刻意將"表現"二字咬得極重,顯然是意有所指,慕容玥登時了一張俏臉,心中卻是隱隱帶上了幾分甜蜜,想著他完全是為了自己而這般煞費心思,心中便暗暗斟酌著,今日的洞房花燭,是不是該答應他上次竭力要求卻始終不肯首肯的那幾個姿勢,來獎賞他一番.

"玥兒,本王表現得這般好,你是不是該……有所表示才是……那幾個姿勢,你便答應了我吧!……讓我們一起到達極樂……嗯……"

什麼叫順竿子往上爬,宸王可謂是演繹到了極致,慕容玥這方心神才做了些許松動,宸王便趕忙加了一把火.那曖昧的語,加上魅惑心神的嗓音,以及那無雙誘人的容顏,果真是讓人心神蕩漾.

也幸而因為宸王的功力已然突飛猛進,才能在完美的控制下,不讓人聽得他與慕容玥的對話去,否則若是讓人得知這厮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道以床第之樂,只怕還不跌破了一地的眼珠才是.

"懶得理你!"慕容玥只感覺臉頰一燙,忙別過頭,轉身朝著月璃那方走去.這家伙,也只有在月璃的面前,才會稍稍收斂些許.

宸王看著慕容玥著俏臉落荒而逃的模樣,不由地心神向往地期待著今夜的洞房花燭:"玥兒啊玥兒,便是你再如何逃避,還能躲得了今夜的洞房花燭不曾?咱們的靈肉早已經合二為一默契無雙,今夜若是不好好犒勞本王一番,又怎能對得起本王這麼久以來的期待?"

慕容玥雙頰火熱地來到月璃的身旁,卻依舊感覺得到身後宸王那火辣辣的目光,心中更是跳動得厲害.

"玥兒,你的臉怎得這般?是喝醉了嗎?"紫千幻見得慕容玥那嬌羞無限的慕容玥,狹長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戲謔之意,淡薄的唇一揚,不由出聲打趣到.

方才宸王一副色授魂與的模樣在慕容玥嘀咕的一幕,早已經落入了他的眼中,是以紫千幻不由好心地打趣道.

月璃聞眸光一閃,素白的玉指輕輕捏起酒杯,淡淡地開口道:"依本座看,倒是紫禦座你喝醉的可能性更大,即是如此,不如本座給你指些醒酒的法子?"敢打趣他的妹妹,果真是當他月璃不存在嗎?

"月王座的是,今日府中不少女客對風萬種的紫禦座可是充滿了好奇與崇拜,方才還一直糾纏著玥兒,想讓玥兒介紹紫禦座給她們認識一番呢!既然紫禦座如此閑雅致,不如就讓紫禦座替玥兒去招待她們一番?"聽得月璃為自己話,慕容玥當即便收斂了心神,絲毫沒有停頓地就開口反擊道.

紫千幻在聽到月璃與慕容玥這對兄妹的話後,不由地臉色一暗,帶著幾分膽顫之色看了一眼女賓客的那一方,果不其然地看到了那些女賓客火辣辣的目光之時,不由地打了一個寒顫.

不愧是兄妹,這麼快就站到了一個陣線之上,就連想的招數,都是一般的陰險,果真是太可怕了!

………………………………………………………………………………………………………………………………

劇場:

宸王(色授魂與狀):各位美女,可期待今夜的洞房花燭,那便快快留下你們的票票和支持的腳印吧!本王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慕容玥(無限嬌羞狀):那個……票票留多的話,不介意多嘗試幾個姿勢……

上篇:447寶貝     下篇:449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