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50洞房花燭1(精)  
   
450洞房花燭1(精)

慕容玥將紫千幻那忿忿不平的表看入眼底,不由好笑地瞟了一副渾然不覺的宸王一眼,開口笑道:"果真是狡猾,竟是躲到這個時候才出現!你這做外甥的,方才也不過來救救場,就不怕紫禦座回頭找你算賬?"

宸王攬著慕容玥腰肢的手不規矩地輕掐了慕容玥一下,嘴角揚著調侃的笑意,開口道:"若是本王方才真幫了紫禦座,只怕晚上便上不了我家玥兒的床了!"

口中雖然如此著,但宸王的心中卻是極為清楚,只怕自己的舅與月璃兩人,定是對慕容玥隱藏了極為重要的秘密,這個秘密究竟是什麼,宸王卻無心去揭開.

紫千幻與月璃有多麼的疼愛慕容玥,宸王再是清楚不過,既然他們心中藏著的事是不願意讓慕容玥知道的,那定然是為了慕容玥好.

"撲哧!"慕容玥被宸王那沒有規矩的話逗得忍俊不禁笑出聲來,繼而著一張粉色雪蓮一般的嬌顏,嗔怒地瞪了宸王一眼.

而紫千幻則是很無奈地拍了一把額頭,難怪人這男人都是異形沒人性的,看來果真是誠不欺我,不僅是他自幼穿開襠褲長大的月璃是如此,便是自己的親外甥,亦是如此,嘖嘖,幸好他聰明,到如今還是孑然一身.否則只怕亦是如同這兩個家伙一般,成為標准的……妻奴!

嗯,按照青妍的話來,就是妻奴!

宸王卻是不知道,此刻的他,已然被紫千幻用一副看妻奴的目光著著實實地鄙視了一把!此刻的他,在看到慕容玥那嬌羞得嫣若霞的嫵媚嬌顏之後,早已經蠢蠢欲動的**,便更是如燎原之火一般,再也無法按捺.

是以,宸王在端起酒杯,巡回一圈挨個敬酒三杯,不等坐下,便有下方的賓客前來敬酒,而滿臉幸福笑意的宸王自是對這些賓客來者不拒地一杯接連一杯地喝著.不等多時,宸王便了一張魅惑眾生的妖孽容顏,撲通一聲倒在了桌子之上.

"北辰星!北辰星!"慕容玥與宸王相處如此久,亦是不曾見過宸王喝下過如此多酒,當下便有些擔心地推了推宸王,才欲站起身來喚人送來醒酒茶,便感覺到宸王的手在自己的腿上輕輕一捏,慕容玥心中一驚,自是明白了宸王乃是在裝醉.

月璃與紫千幻雖是沒有看到宸王在桌下的動作,但卻沒有人比他們更明白宸王此刻心中打的主意,莫以宸王如今的功力,想要化解體內的酒勁只不過是幾個呼吸之間的事,便是在月璃將靈力渡給宸王之前,宸王的酒量,他們也是有所了解的.

這般作態,其目的,果真是狡猾啊!

紫千幻含笑瞅了月璃一眼,之後便懶懶地靠回了椅背之上,對于這種事,他一向喜歡做壁上觀.究竟讓不讓宸王完美地借醉"逃脫",還需要看月璃這個大舅子的態度了!

只見月璃握著酒杯的手緩緩地摩擦著酒杯,琉璃眸中閃過一道精光,看得紫千幻心中一驚,卻見那櫻色的粉唇微微一揚,便開口道:"玥兒,既然北辰星醉了,便帶他下去休息吧!你們累了這麼久,就不要再留在這里陪我們了!"

嘎?

紫千幻驀然瞪大了那雙狹長的桃花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月璃:這麼簡單就讓北辰星給逃脫了,這……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腹黑如狐的月璃嗎?

目送著頌秋和慕容玥將宸王撫起離開,月璃只是意味深長地一斂眸中的精光,淡淡地一笑,不見如何動唇,便有聲音自紫千幻的耳中響起:"他是我妹夫!"

五個字吐出,卻盡數將紫千幻心中的疑惑解除.

護短啊!

什麼叫護短!

這才是完完全全地護短啊!

的確啊!沒有大婚之前,宸王若是和慕容玥那啥,便叫做欺負!

而大婚之後,宸王再和慕容玥行那房中之事,便叫做恩愛了!

想他紫千幻聰明一世,卻是在這一點之上犯了糊塗了!

"果真不愧是以腹黑狡詐著稱的月璃!來,為了慶賀他們兩個大婚,咱們兩人今日不醉不歸,先申明了,不許運功化去酒勁!"

紫千幻對著月璃一抬酒杯,魅然一笑,狹長的眼眸中瀲灩著璀璨流光,讓得下方的女賓客皆是心中一跳,放心迷醉,顧盼之中,紫千幻一身瀲灩紫衣,與月璃的一身湖藍,輝映之間,仿佛已然道盡了世間無盡的風華.

月璃卻是仿佛未曾看到下方那些癡迷的目光,尊貴盡顯地一笑,與紫千幻一碰杯,無需多,多年共處的摯友已然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

頌秋帶領著一眾侍女幫忙著慕容玥將宸王送回新房之後,並未多做逗留,便揮手帶著眾人退出了新房,體貼地為兩人帶上了房門.

"北辰星,你這家伙……"慕容玥才欲開口詢問宸王為何要裝醉退離,便感覺一張溫熱而交雜著淡淡酒香的唇吻上了自己的唇.

"乖玥兒……讓本王好生親親……"足有二十四時沒有好好地與慕容玥溫存了,這讓已然習慣了擁著慕容玥那馥雅嬌軀入眠的宸王怎得一番思念.

"我……我們還沒有喝合巹酒呢!"感受到宸王那話語之中的曖昧潮,慕容玥不由地羞了一張嬌美的容顏,她怎不知宸王對自己的索求有多麼的強烈,只是今日可是兩人的洞房花燭夜呢!按照新月大陸的風俗習慣,今夜可是要喝過合巹酒,兩人才算是真正的夫妻啊!

"合巹酒,本王來喂你喝……"宸王擁著被自己吻得醺醺然的慕容玥來到圓桌之前,端起桌上那兩杯早已經准備好的合巹酒,一杯放入慕容玥的手中,繞過慕容玥的手臂,一口抿入自己手中那杯,卻是未曾吞下,而是低頭一口吻上了慕容玥的唇,靈巧地以舌撬開了慕容玥的雙唇,將口中的酒水渡入了慕容玥的口中,帶起她的丁香舌嬉戲著,再汲取了她口中芬芳的美酒飲下.

如此一番,一口美酒終于飲下,宸王感受著酒中屬于慕容玥獨有的芬芳,戀戀不舍地再次將慕容玥手上的那杯含入,再次一番嬉戲之後,飲下美酒之後,這才低頭看著霞滿面,人比花嬌的慕容玥,目光之中的火熱,幾乎要將懷中的她燃燒.

"哪里有你這樣喝合巹酒的……"終于得到自己唇該有的自*,慕容玥不依地將意圖繼續低頭親吻的宸王伸手抵住,羞赧地道:"現在天色還早,若是……"

此刻天色還早,若是有賓客想要過來鬧洞房,那可怎麼辦?

宸王不等慕容玥的話完,便伸手將她抵擋著自己親近她的柔荑抓下,低頭吻住了慕容玥的耳垂開口道:"你放心,我已經對星殤他們下了死命令,這星月閣方圓十米之內,不許進入任何一人,否則,罰他們孤獨終身!"

原本那些兔崽子居然還想親自前來鬧洞房的,不過經由自己這麼一個威脅,一個個都老實地打消了這個不可能實現的主意.

此時此刻,宸王可謂是對上一次納蘭皇朝之行的收貨滿意到了極點,這一趟行動,不僅讓自己解除了困惱他近二十年的寒毒,還為北辰皇朝逐鹿新月大陸跨出的第一步,更讓得那眼高于頂的星殤,星木他們,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另一半.

"他們,就這麼受威脅了?"慕容玥有些傻傻地開口問道,竟是不敢相信,星殤他們,就屈服在了宸王這樣的一個威脅之下.

記得有一次,慕容玥可是無意中聽到那群家伙密謀著要在宸王大婚這一日,好好地鬧一鬧洞房的,卻不想,這一日,他們卻是成了守護洞房之人,這個轉變,可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玥兒,今夜可是本王和你的洞房花燭夜,本王不准你的心中想著別的男人……"宸王不滿地看著慕容玥走神的模樣,輕輕在慕容玥的耳垂上一咬,喚回了她的思緒.

"什麼叫我想著別的男人,你也未免……"慕容玥才欲反駁,卻是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衣襟竟是不知何時,已然被面前的家伙給解開了,象征著大婚之日的正色鴛鴦刺繡的肚兜,包裹著渾圓的高峰,就這般暴露于宸王的目光之下,隨著她呼吸的起伏,那深深的溝壑,更是顯得you惑萬分,讓人面心跳.

"玥兒,本王要懲罰你……"宸王星眸一暗,嘴角揚起一抹邪肆的笑容,長腿一勾,便將慕容玥的身子放倒在圓桌之上,不等慕容玥反抗,便一把提起桌上的酒壺,酒壺一傾,那散發著勾人清香的美酒,就這般澆在了慕容玥那誘人的嬌軀之上……

上篇:449身份     下篇:451洞房花燭2(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