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53抱得美人歸  
   
453抱得美人歸

萱若見水菲菲求救,身子一閃,就要前去解救水菲菲.

星風見此,眉頭一挑,就欲施展輕功,帶著水菲菲離開.

雖有心氣惱萱若開口出要為水菲菲介紹男人的話,但星風卻是不敢對萱若有所不敬的,畢竟萱若可是老主子的女兒,他們星座的少主子,絲毫不含糊地,哪怕是萱若要求星風去死,星風也不敢皺一下眉頭的.

是以,如今這個況,星風除了對萱若逃跑之外,別無第二選擇.

"別跑!"萱若自是看到了星風的意向,眸光一閃,如花的唇揚起一抹淘氣的弧,兩個迷人的梨渦隨著她的笑靨出現在那精靈般無暇精致的容顏之上.

只見她身形一動,中飛出一道綾,在空中劃出飛虹,就要卷住水菲菲的腰肢.只要水菲菲的腰肢被這道綾卷住,任星風有著百般計謀,也無法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帶走水菲菲.

只是,就在北辰睿再次被萱若那完美的笑顏炫了目的同時,卻見萱若那陽光板燦爛的笑容僵在臉上,精靈般靈動的眸光亦是凝固在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之中.

只見一只素白的手掌如天外飛來一般輕輕地捏住了那就要卷起水菲菲腰肢的綾,順著那玉掌往上看去,云逸淡然無波的容顏便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輕柔地將綾送回萱若的長之中,云逸微紫的眸子自在場的眾人臉上掃過,繼而落回了萱若略帶心虛的容顏之上,繼而微微一皺眉,開口道:"萱若!鬧夠了沒有?"

聽得云逸的話,萱若悄然吐了吐粉色的丁香舌,嬌俏地開口道:"我……我沒有鬧啊!"真丟人,云逸不是還在前廳陪著爹爹議事嗎?怎麼會突然跑到這里來了!

北辰睿看著驟然變得扭捏了的萱若,心中一悶,目光在云逸和萱若身上流轉一圈,眸中閃過一絲了悟,頓時黯淡了許多.

云逸感覺到了北辰睿的注視,微紫的眸子淡淡一掃,卻是沒有半絲停留地挪回萱若的身上,道:"天色已晚,早些回去休息!"這妮子,也不想想自己一個女子之身,竟是學人家做這等鬧洞房的事,也幸而這星月閣都是天機閣中人,否則若是傳揚了出去,豈不是對她的名節有損?

師伯他老人家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只是匆匆用過膳之後,便離開了宸王府.讓得他想要將萱若交給師叔的念頭落了空.而如今流星正值新婚,自是無法照顧萱若,只能由自己繼續負責照看萱若了!

"哦!我這就回房間休息!"萱若沒有想到這云逸過來星月閣,竟是來找自己的,心中有著淡淡的歡喜,更多的卻是滿滿的羞意.

此刻聽到云逸的話,竟是連招呼都不曾與姚采兒北辰睿他們打一個,就俏臉緋地轉身逃一般地離去了!

星風這方見萱若離開了,朝云逸道了聲謝之後,便抱著被自己點了穴位的水菲菲飛身離開了星月閣.

云逸也只當沒有看到水菲菲那求救的眼神,目光帶著幾許複雜之掃了星月閣宸王與慕容玥所在的房間一眼,繼而身形蕭瑟地轉過身,就這般飄然離開了星月閣.

星殤見得最難纏的萱若已然離開,心中輕輕地松了一口氣,繼而朝北辰睿恭敬卻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禮道:"還請三皇子不要讓屬下為難,如有要事,便改日再來找王爺吧!"

北辰睿心知自己如今勢單力薄,是絕然無法闖過星殤這關,去"鬧洞房"了!再者他過來鬧洞房,不過是陪同萱若玩鬧而已,如今萱若已然離開,他再留下,也沒有了意義.

是以在聽到星殤的話後,很是干脆擺了擺手,利落地轉身離開.他此刻的心思,早已經因剛才的那一幕而擾亂,原來那個精靈般的少女,心湖,早已經有了他人的存在,那他,是否還能夠闖入呢?

水菲菲,萱若與北辰睿皆是相繼離開,姚采兒自是明白此刻的自己,勢單力薄,唯有走為上計才是.

是以,聰明狡詐如她,自是極為光棍地轉身就要逃離這個明顯對自己不利的地方.

只是,即便她的決定再是痛快,卻也抵不過功力又精進了許多的星殤,

只聽身後一道破空聲響起,下一瞬間,姚采兒只感覺身子一麻,便再也動彈不得了!

星殤冷笑一聲,不緊不慢地來到姚采兒的面前,以指勾起了姚采兒那精致的下巴,冷冷一挑眉,沉沉一笑,開口道:"讓萱若姐給你做主挑一個出色的男子?嗯?"很好!這女人果然是經不起寵,一寵心便野了!

姚采兒心中一緊,面上卻是絲毫不曾顯露半分怯懦地開口道:"怎麼了?你管得著嗎?男未婚女未嫁的,憑什麼我就不能挑選更加出色的男人了?"這該死的星殤,她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他的氣場竟是這樣的大,憑的讓人心虛!她姚采兒還沒有嫁給他呢!怎的就心虛了呢!呸!

"更加出色?"星殤愈加逼近了姚采兒,看著姚采兒那即便是如今近距離看,也依舊沒有一絲毛孔可尋的剔透完美肌膚,星殤的眸光愈加幽深得看不見底.

"你……你要干什麼?"在星殤這樣逼人的目光之下,穴道被制的姚采兒終究是處于弱勢,有些怯場地開口問道.

"本座在想,如何才能做到你口中那更加出色的男人?"星殤勾著姚采兒的手指緩緩往下,順著姚采兒那纖細的脖頸,滑入姚采兒的衣襟之處,那帶著幾分邪惡的笑容揚起的同時,邪肆的話語亦是在姚采兒的耳中響起:"是……因為,本座還不夠色嗎?"

"咳咳……"姚采兒被星殤這邪惡的話驚得一個嗆氣,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驟然帶上了幾分邪氣的男子,"你……你……"

"本座明白了!"星殤抽回自己的手,站直了身子,冷聲喚道:"流云!"

"在!"英俊的少年自不遠處奔來,在星殤與姚采兒的面前站定,靈動的眼眸滴溜溜地在穴道被制的姚采兒身上轉了一圈,卻很快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眼觀鼻鼻觀心地站定.

"此處交由你負責,記得,任何人想要闖入,必須要先踏過你的尸體!"星殤冷聲開口道.

之前主子的威脅,他還曆曆在耳,這關乎于主子洞房花燭,人身安危,以及自己終生大事的任何,可絲毫馬虎不得.

"是!"流云滿臉嚴肅地應道.

在得到了流云的應諾之後,星殤猿臂一伸,便將姚采兒攔腰抱起,闊步朝外走去.

"星殤,你想要做什麼,快把我放開!"姚采兒驚聲尖叫到,終于意識到,眼前的男子已經被自己給惹火了!如今自己處于弱勢,穴位被制,不知道這星殤准備如何懲罰自己!

"呱噪!"星殤眉峰一挑,再次伸手將姚采兒的啞穴制住,繼而身形一閃,便朝著自己所在的院落而去.

姚采兒穴道被制,只能憤怒地以目光瞪著這自下向上看去,依舊英俊得讓人別不開目的星殤.雖她方才口不擇了一些,卻也不該生氣至如此地步吧!這個男人越來越強勢霸道了!偏生她卻該死地感覺到這樣的他,愈加讓自己著迷,果真是魔症了!

流云目光趣味地看著星殤抱著姚采兒離開,眸中滿是好奇而興奮的身材.半晌,才抬頭望了望天,開口道:"主子挑選的大婚之日果然是黃道吉日啊!不僅僅是主子大婚了!便是這風座成功地抱著水座離開了,便是這星殤老大,也選擇了今日和姚姑娘恩愛去了!嘖嘖!人都這好事成雙,那今天這好事,可是多多了!看來這喜酒,是要一場接一場咯!"

方才星風抱著水菲菲離開的一幕,可是沒有逃過流云等人的眼睛,而接手星風職守方位的人,也正是流沙,是以眾人對星風帶著水菲菲離開後的行為,亦是能夠猜到幾分,更都是報以祝福的態度.

而星殤,可是宸王座下第一猛將,他的終身大事,眾人更是期待了許久,當初納蘭皇都之外,星殤與姚采兒當眾的一吻,可是傳遍了天機閣,而姚采兒在納蘭皇宮之中救了星殤的一幕,更是讓天機閣眾人津津樂道.若是今日星殤能夠成功地將這個曾經以命相救于星殤的姚采兒拿下,眾人自然是欣喜不已.

……………………………………………………………………………………………………………………………………………………………………

第三更送上,這一章是補更三十號的更新,今日更新完畢,謝謝大家支持!

上篇:452洞房花燭3     下篇:545可還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