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58喜事連連  
   
458喜事連連

感受到筋脈之內那股精純的靈力,月璃眼眸一凝,不敢置信地看著手中的瓷瓶.

這……這丹藥,竟能夠補充自己體內損耗的靈力?

怎麼可能?

他的靈力,一旦損耗了,即便是皇座都無能為力,這鬼谷子怎麼就能夠擁有這足以震驚整個迷族的丹藥的?

月璃強忍著意圖去將鬼谷子追回來問個清楚的沖動,概因他明白,鬼谷子方才走的那般急切,並非沒有刻意要避開自己追問的原因,即便他現在傾盡了全力去追,也絕不可能將其追回來了!

"月璃,你怎麼了?莫非這丹藥有問題?"

紫千幻見到月璃那變幻多端的神,只當是鬼谷子給的丹藥有問題,頓時神色大變地開口問道.方才他之所以不曾阻止月璃服食鬼谷子給的丹藥,一方面是因為鬼谷子乃是宸王的師父,心中自然是少了幾分警惕,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月璃的速度太快,快得讓他來不及阻止.

如今看到月璃這般,紫千幻的心中頓時帶上了幾分懊惱,若是月璃因為這丹藥而出了什麼事,那他豈非是要悔恨終生?

聽到紫千幻的話,月璃回過神來,見他一臉焦急之色,忙開口安撫道:"沒事,千幻,我只是不敢相信,天底下竟是還有如此神丹妙藥,一時失神了!"

紫千幻聞神色一變,一臉不敢置信地指著月璃手中的瓷瓶,開口問道:"莫非那鬼谷子的話,是真的?這丹藥,竟是能夠恢複你的靈力?"

"不錯!"月璃點了點頭,目光複雜萬分,"天下之下,果真是奇能異士輩出,誰人能夠想到,困擾了迷族靈力恢複許久之事,這鬼谷子居然能夠有緩解之策!"

紫千幻聞亦是唏噓不已,開口道:"待得回去之後,我去問問老祖宗是否對著鬼谷子有所了解,既然他對我迷族如此熟悉,定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紫千幻和月璃兩人心中都有著幾分確定,這鬼谷子定然與迷族有著一定關系,尤其是他方才喚月璃的那句"月家子"更是讓人懷疑.

兩人心思流轉之中,只見赤焰雙腿一蹬,便自紫千幻的肩膀之上躍到月璃的懷中,"吱吱"直叫.

月璃看著赤焰那副討好的模樣,微微一笑,便自懷中掏出幾顆丹藥,丟給赤焰兩顆之後,又丟給了紫千幻肩膀上的靈寶一顆.

赤焰見狀,回頭看了靈寶一眼,卻是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地轉過身尋了個舒適的位置,兩口吞下丹藥,舒服地歎息一聲,便眯起了眼睛假寐,這一路過來,它都是陷入昏睡之中,雖那鬼谷子都有拿出好東西來給它吃,但對于生性高傲的天狐來,又怎肯服食敵人的食物.

是以這一路過來,赤焰都是空著肚子的,如今終于有靈丹進食,它自是趕緊恢複自己的體力.

靈寶眼眸滴溜溜地自赤焰的身上一轉,繼而看了看自己前爪之上的丹藥有些不滿地看向月璃,憑什麼這赤焰是兩顆,它靈寶大人才一顆呢?這是不是太偏心了些!莫非赤焰是母的,就能夠比它多吃一顆丹藥不成?這豈非是性別歧視了!

月璃對上靈寶控訴的眸子,淡淡一笑,開口道:"赤焰的級別比你高,身體能夠容納的藥性更多,即便本座給你兩顆,你也消化不了!若是不信,你且吃下試試?"

聽到月璃的話,靈寶挫敗地往紫千幻的肩膀上一趴,很是喪氣地一口吞下丹藥,閉上了眼睛,不再叫喚.心中卻是炸開了花:麻煩了!這妞居然比他的級別要高,那他想要泡她,豈不是遙遙無望了!他靈寶大人可真是可憐啊!好不容易才遇上一個同類,這承蒙上天眷顧,對方是個母的,卻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居然比自己還強,這讓他可如何是好啊!

紫千幻看到靈寶這般模樣,很是好笑地罵道:"這家伙,就不能長點志氣嗎?人家赤焰級別給你高,你就不能努力修煉追上它嗎!看你那沒出息的樣!"

靈寶聞懨懨無力地掃了紫千幻一眼,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繼而繼續閉目養神:的可輕巧,追上她?要知道,天狐進階是多麼的困難,每進一階,都需要天時地利加上無盡天才地寶才得以成功,哪里是想要進階就能夠進階的!

紫千幻和月璃卻是懶得理會這個滿心哀怨的靈寶,對于他們來,靈寶即便是比赤焰更強,也不一定就能夠將這樁"姻緣"修成正果,再有兩日,他們就要動身回迷族了!一旦回到迷族,再出來,就不知是什麼時候了!這靈寶想要見赤焰,更是難上加難,又怎麼可能有希望"染指"赤焰呢?

……………………………………………………………………………………………………………………………………………………

次日清晨,陽光透過雕花精美的窗欞撒在黃梨花木雕花大床之上,華美卻不失秀雅的帷帳因昨夜一對新人太過激烈的歡愛而來不及放下,是以陽光就這般照射在繡著鴛鴦戲水的錦被之上.

隆起的錦被之下,宸王與慕容玥兩人赤呈的軀體緊緊地教纏著,健康迷人的蜜色肌膚,與白玉無瑕的雪色肌膚,纏繞出讓人血脈噴張的春睡圖.

在陽光方照射到兩人頭頂之際,宸王的眼眸驀然一張,僅是瞬間,睡衣頓消,不著痕跡地抽出手,手指輕彈,一股勁氣臨空發出,擊在帷帳掛鉤之上,放下了帷帳,擋住了刺目的陽光.

回頭見到沉睡的慕容玥再次舒展了眉眼,並未因為陽光的刺目而驚醒,這才在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氣.

滿是愛意的目光自嬌妻那雪蓮般無雙的容顏之上緩緩往下,在觸及了慕容玥頸脖與肩膀之上斑斑點點的青紫吻痕之際,宸王的眸中閃過一絲疼惜之色,緋色的嘴角卻不自覺地揚起一抹滿足的笑容.

昨夜那激烈的盤腸大戰再次自腦子閃現,回憶起那一幕幕各種姿態的歡愛,宸王只感覺下腹一熱,腿間那處才停歇不久的位置,便再次昂首挺胸地挺翹起來.尤其是兩人此刻的姿態,慕容玥的一條長腿正好跨在他的腰間,是以宸王才硬起來的那一處,便恰好地抵在了慕容玥那柔軟幼滑的幽徑之口.

"唔……不要了……好累……"慕容玥沉睡之中感受到了宸王的變化,不滿地輕輕呢喃一聲,便懶懶地轉過身去,繼續沉入好眠之中.

宸王聽得慕容玥帶著幾分撒嬌的軟糯嗓音,心中欲*望更盛,卻心知昨夜里自己的確是將她折騰得累慘了.是以他見此只是寵溺地一笑,在其臉頰之上印下一個溫柔的輕吻,便強自按捺下蠢蠢欲動的浴火,悄聲無息地下了床,自行穿上了衣服,出了房間.

"主子!"星風與星火侯在宸王的院落之中,見得宸王走出來,恭敬地低聲行禮道.

對于宸王獨自一人先行起床出房間,天機閣中人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亦是從一開始莽撞地大聲行禮,變為了如今經驗豐富地輕聲細語.

不為別的,只為他們的主母還在房中熟睡,若是不心吵醒了主母,只怕那愛妻如命的主子,會在心疼之下,將他們都送進靈窟去領罰了!

一夜饜足加上又領略到新姿勢花樣而心滿意足的宸王,很是好心地點了點頭,目光一掃,便心生奇怪地開口問道:"怎麼不見菲菲?"

由于肖嬤嬤年事已高,是以慕容玥已然在慕容府之中將她安置下來,只待大婚過後,便將她送回老家頤養天年,是以現在都是由水菲菲在服侍著慕容玥.

如今天色早已經大亮,卻是未見水菲菲的身影,宸王便不能不奇怪了!

聽到宸王的問話,星木和星火皆是俊臉一,相視一眼,便由星火著臉開口道:"水她……她昨夜歇在風的院落之中,想必……咳咳……還未起床!"

聽到星火的話,宸王的臉色一怔,繼而帶著幾分笑意開口道:"這星風終于得償所願了!本王本來還想著是不是該想想法子撮合他們兩人一下呢!如今看來,倒是本王多慮了!既然如此,本王便讓人選個好日子,為他們兩個把婚事給辦了吧!"

"哈哈!"聽到宸王這帶著幾分調侃意味的話,星木和星火皆是會心地笑出聲來.

星風對水菲菲的深厚愛,一干人等早已經看入眼中,只是以往水菲菲在天機閣中是負責暗殺的,整日油走在外,性格更是鐵血而冷漠,從不肯正視星風對她的愛戀.

幸好這一切,在水菲菲跟隨了慕容玥之後,在慕容玥的潛移默化之下,變得柔軟了許多.這才讓得星風能夠打開了水菲菲的心門.

如今兩人終于修成正果,眾人自是為他開心的,恨不得立即將兩人將婚事給辦了,徹底安頓了才是!

笑聲告落,星木卻是開口道:"主子,只怕這要辦婚事的,可是不止風和水兩人了!"到這里,星火和星木又是一陣笑聲.

"哦?"宸王聞一挑眉,卻絲毫無需思考便開口問道:"莫非昨夜,星殤那塊石頭也終于抱得美人歸了?"若星風和水菲菲兩人的愛長跑是惟美而讓人靜心觀賞的話.那麼星殤和姚采兒這一對冤家,可就不讓人不著急了!

畢竟姚采兒的性格太過跳脫,而星殤卻又生性冷漠,是以天機閣上下眾人都在暗自著急,生怕哪天姚采兒就會受不了星殤的不懂趣,兩人鬧出什麼不開心來!

這一切,宸王卻是暗笑在心,別人不知道,他卻是明白得很,星殤這家伙哪里是不懂趣,只怕是一肚子算計地在扮豬吃老虎吧!

聽到宸王的話,星火不由豎起了大拇指開口道:"主子果然是神機妙算!不錯,老大昨夜可威猛了!竟是就那般制住了采兒的穴位,不管不顧地將采兒給擄進了房中,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只怕如今昨日的一幕,已經傳遍了整個天機閣了!流云那子,可是直囔囔著要喝老大的喜酒呢!"

"喜酒肯定是要辦的!只是不知道,這是先辦誰的才好了!"宸王撫了撫光潔的下巴,開口道.

"既然不知道先操辦誰的,那還不如兩人的一起操辦得了,這樣也熱鬧些!"慕容玥的聲音自宸王的身後傳來,聲音中滿是掩不住的喜意.

聽到慕容玥的話,宸王轉過身來,便見一身楊妃色暗花流云紋綾衫的慕容玥悄然立于身後,長長的發絲隨意披散在挺直的背上,為她平添了幾分慵懶的韻味,襯得整個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讓人別不開目.尤其是那經過一夜芸雨滋味之後的嫵媚神采,誘人得讓人恨不得一口將之吞下,更是引得宸王心中騷動不已,生出一股想要將她珍藏一世,獨享一生,再也不讓任何人見到她如此絕世獨立的美貌.

…………………………………………………………………………………………………………………………………………………………

第三更送到,今日一萬字更新完畢,打滾撒嬌賣萌求推薦,求留,各種求,看我渴望的瀲灩秋眸,萌……

另,推薦懶龜的《一日為師,終生為夫》,書荒的美妹子們可以去看看!

上篇:457得償所願     下篇:459玥兒有身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