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63北辰皇的倉庫  
   
463北辰皇的倉庫

感受到宸王撫摸著自己肚皮的那份心翼翼,慕容玥滿心感動地將手覆在宸王的素手之上,道:"我也有這種感受,星,你知道嗎?這種幸福,是我以前從來不敢奢望的,有關愛著自己的親人,有疼愛著自己的丈夫,有屬于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孩子,平平淡淡地守著屬于自己的幸福,無論日升日落,無論風吹雨打,都有一個為我遮風避雨之處,在我累了倦了的時候,有一個休憩的港灣,讓我不用再感覺心無所依."

慕容玥輕輕地將頭靠在宸王的肩膀之上,靜靜地眯上了雙眼,享受著這極大的欣喜之後,屬于彼此的靜怡溫存時刻,來到新月大陸這麼久以來,雖有著慕容宰相的疼愛,有著宸王的一路相守相護,但她畢竟是一個占用了她人身體的異界幽魂,心中總有一種彷徨的惶恐.

直到現在,她才真正地感受到,她是真的在這北辰皇朝安定下來,身旁的北辰星,腹中的生命,都讓她真實地感受到,這一切,不再是鏡花水月!

記憶中那段熱血紛飛的歲月,已然徹底地深埋在腦海的深處,她不想,也不願意再開啟.

如今,歲月靜好,人生圓滿.

只有閑看庭園,淡看風云,才是她心之所至.

宸王滿心疼愛地擁著慕容玥,聰明睿智如他,自是明白,慕容玥還有許多話不曾出口,不為隱瞞,只為不想讓自己為她的過往而心痛.

即便慕容玥不曾過,他也能猜出來,她在二十一世紀之時,過著的,是怎樣的生活.一個女子,要有著怎樣的可怕經曆,才能練就了一身的血腥氣息,擁有一雙冷絕的眼眸.

那一日,慕容府內,樹端之處,若非是望進了那一雙冷凝睿智得幾近殘忍的瀲灩秋眸,從不讓女子近身的他,又怎會被她吸引,自此刻意接近,只為想要給這樣一個女子溫暖,溫暖她那冰冷的氣息.

尤其是在天連山內,心急如焚的他,在望見了與紫昕浩對峙著的慕容玥時,一顆心,就仿佛在瞬間被萬箭穿透一般……

那一瞬間的慕容玥,身上的肅殺冷冽之氣,是他生平僅見,便是初見鬼谷子自煉獄之中帶出的星殤等人,都不曾有著那樣的肅殺冷冽之氣,仿佛是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地獄羅刹,又仿佛,是手掌人生死大權的神祗,一劍劈下,生死已定論!

"玥兒,你的幸福,我來給予!我的臂膀,便是你的港灣,無論你身處何處,無論天涯海角,無論霎那永,只要你回眸,我便在!"

不知所起,卻已刻入骨髓.從不知,慕容府中的一眼,便已經寫就了他與她的永,今日,她已然是他的妻,是他孩子的娘,人生,從此圓滿.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慕容玥將自己的手指纏繞上宸王的長指,看著他自寒毒解除之後,染上了淡淡蜜色的肌膚,比之初見的白如玉,冷如霜,如今的他,魅力更盛從前.

宸王好笑地看著慕容玥不自覺輕撓著自己掌心的纖指,原本璀璨如星輝的星眸染上了點點暗色,反手束縛住慕容玥不安分的纖指,開口道:"玥兒,別淘氣,你可知道,男人在很多的時候,是經不起挑*逗的!"

慕容玥聞一愣,繼而在感受到宸王驟然升高的體溫後,俏臉一,無奈地白了他一眼,這家伙,只不過是牽牽手而已,他居然也能……真不知道他以前那不近女色的傳聞是如何來的?莫非在認識自己以前,他都是石頭做的不成?

宸王在見到慕容玥那嬌俏的眉眼之後,呼吸陡然一滯,忙撇過頭去,有心想要放開慕容玥的手,不讓自己再被引誘,卻又真心不舍得放開那柔若無骨的柔荑.

好吧!

即便不能歡愛,至少讓他摸摸,也是好的,雖然摸過之後更難受,但相比不能碰慕容玥的痛苦,他甯可在之後想辦法給自己滅火!

就在宸王考慮著他放在慕容玥那平坦的腹之上的那只手是該向上攀登高峰還是向下探入幽谷之時,卻聽得門外傳來星殤的咳嗽聲.

"什麼事?"欲求不滿的宸王沒好氣地轉頭看向低著頭立于門外的星殤,目光看著那昨夜和自己一般做了新郎的星殤那春風滿面的模樣,怎麼看就覺得怎麼礙眼.

平時怎麼就沒有發現這家伙的手腳是這般的快呢!

這下可好了!

自己這個做主子的人要當一年多清心寡欲的和尚了,這星殤和星風那兩個兔崽子卻可以盡的吃肉了!

這叫個什麼事?

"主子,皇上差人送來一堆東西,屬下等人不知該怎麼處理,還請主子示下!"早在之前月璃和慕容玥交談之際,宸王便已然差了星殤進宮報喜.

星殤興致沖沖地進宮找到北辰皇報喜,卻不想,被和慕容宰相一道喝酒的北辰皇給批了個劈頭蓋臉.

用北辰皇的話來,就是:"個兔崽子的,玥兒有孕之事朕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沒出息的,竟是激動至此,才新婚就來報,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在婚前就欺負了玥兒一般,李德全,你帶星殤去倉庫中將朕給朕的寶貝金孫准備的禮物都送到宸王府去,免得那子以為朕怠慢了朕的寶貝金孫!"

而一旁喝的醉眼醺醺的慕容宰相亦是朝著星殤揮了揮手,打著酒嗝道:"嗯,你,星殤,是吧,記得順路將慕容府倉庫中,老夫准備的禮物也送到宸王府去,至于他們兩個早上的請安,就免了,安胎最重要,嗯,就這樣!"

星殤看著兩個喝的不亦樂乎的家伙,饒是以他過人的心智,亦是不禁傻了眼.

這……這叫個什麼事,他興沖沖的跑過來報喜,卻是惹得這樣一個討人嫌的下場?

非但沒有得到應有的打賞,居然還落得個搬運工的苦差事?

這,人家的長輩聽到能夠抱孫子了,不是應該開開心心,不亦樂乎的嗎?

還有,若這北辰皇和慕容宰相,可真是盼孫心切得讓人無語啊!昨日才大婚呢,這未來主子的禮物都准備好了!

皇上讓自己帶回去也就算了,這宰相大人居然也讓自己送過去,難道他忘記了,如今的宸王府和慕容府早就是打通連成一家了的嗎?這禮物放在慕容府和放在宸王府又有什麼區別?真是讓人頭痛啊!

星殤苦著一張臉跟在李德全的身後,竟是怎麼也想不到,那個腹黑的宸王,早就為了能夠早日將慕容玥娶回府,而"未卜先知"地將自己要做爹的喜訊告訴了兩個想要抱孫子想昏了頭的長輩.

是以星殤這一委屈,也就只能白白忍受了!

滿心郁悶的星殤,在跟著一臉哭笑不得的李德全來到北辰皇的私人倉庫之中,看到北辰皇所謂的給寶貝金孫的禮物之時,險些一個趔趄摔倒在地,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一堆禮物,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這……這面前堆成了一座山的東西,就是皇上所謂的,都要送到宸王府中的禮物?

這麼多,只怕一百輛馬車都裝不下吧!

這左邊是嬰孩裝的衣服,從帽子,到鞋子襪子,從出生到十歲,從春夏到秋冬,應有盡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北辰皇不曾准備的.

甚至那初生嬰兒要用的尿布,北辰皇就讓人用上等的精棉,從一個月到一歲,從夏天用的薄款,到冬天用的厚款,做了足足不下十萬條.怕是未來的祖宗一泡尿用一條,三百六十五天不重複,只怕也用不完了!

還有這孩子用的包被,竟也是准備了幾百條,我的皇上啊!您可知道,以咱們北辰皇朝的天氣,就算是一天用一條丟一條,也用不了這麼多吧!

更不用這些衣服,每種顏色,每種款式,從衣領上的繡花,到口處的收邊,都精致得足以拿出去當藝術品,最讓人無語的是,這些衣服竟是每一個款式,都做足了季節變更,也就是,不管他們的主子是那一個季節出世,不管看中了哪一件衣服,都不用擔心穿不下.

北辰皇的用心不謂不細致到了極處,只是,只是,才出生的嬰兒,也懂的挑衣服嗎?北辰皇你這只怕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心,想要把我們可愛的主子,拿來當藝術品欣賞了吧!

單就是衣服,便最起碼裝下五十輛馬車,更不用另一邊的玩具和生活用品了!

星殤極度的懷疑,這北辰皇是不是把整個北辰皇朝的嬰兒用品都收集到皇宮中來了,若不是星殤還存在最後一絲理智,他幾乎要懷疑,這北辰皇是不是打算讓他最敬愛的主母,給他生一窩的孫子了!

……………………………………………………………………………………………………………………………………………

那啥,生一窩娃是什麼概念?咳咳,不過,至少慕容玥不用像安然這麼苦逼,每天圍著兩個娃轉,碼字都木有時間!

上篇:462後會有期,大哥     下篇:464請旨指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