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66驚天大計(必看)  
   
466驚天大計(必看)

"是的!母妃,你,你生女兒的氣了嗎?"見得德妃臉色陰晴不定,北辰蘭只感覺心中一緊,撫著自己肚皮的手也不由地一僵,原本與德妃重逢而激動的心驀然平靜下來,饒是她再遲鈍,也已然發覺到了德妃的惱怒,似乎並非只是因為自己未婚先孕.

那,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北辰蘭才欲出口詢問,卻見德妃那猙獰的神色陡然一變,眸中似是閃過一道光芒,卻是快得讓北辰蘭來不及捕捉,便消失在眼底,而原本的猙獰面孔,已然帶上了幾分哀愁與落寞.

只見德妃緩緩松開下緊握的素手,伸手輕輕地撫在北辰蘭的嬌顏之上,再次開口,已然沒有了之前的暴怒,而是帶上了幾分屬于母親當有的溫柔與心疼:"傻孩子,母妃又怎麼可能真生你的氣,母妃……只是心疼自己的孩子啊!哪個做娘親的,願意看著自己的女兒還未嫁人,便挺著一個大肚子,讓人指指點點?你為了耶律風這般,若是將來,他對你的感淡薄了,有心尋你的錯處,拿這件事道,到頭來,吃虧的還不是你嗎?"

聽得德妃這般,北辰蘭心中這才松了一口氣,原來,母妃並無他意,更沒有加害自己腹中孩子的心,而是在心疼自己.也是,母妃又怎會對自己腹中的胎兒不利呢?她可是自幼寵愛著自己長大的母妃啊!哪次自己在外面受了委屈回來,不都是母妃為自己撐起了一片天空嗎?

憂愁疑慮散去,北辰蘭再次嬌憨地依偎進德妃的懷中,開口道:"母妃,您放心,耶律哥哥他不會這般對待女兒的,你還不知道,上次耶律哥哥為了女兒,竟是冒著被禦前侍衛殺死的危險,就那般在雪地之中跪了數個時辰,這才讓父皇開恩,為他換了身份來迎娶女兒的!女兒相信,即便是滄海桑田,時過境遷,即便是女兒白發蒼蒼,雞皮鶴發,耶律哥哥也不會改變對女兒的心意的!"

每當想起那一日耶律風所遭受的苦難,北辰蘭就感覺心疼不已,若是那日自己未曾被耶律風點了睡穴,她定然也會不顧一切地沖出去和耶律風一道死跪于雪地之中.不過,耶律風自幼練武,身子骨可以承受住,但她身懷六甲的身子,定然會承受不了,幸而,蒼天保佑,讓他們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了!

聽得北辰蘭的話,德妃只是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嘴角,眸中暗芒疑一閃,那撫著北辰蘭嬌顏的手緩緩往下,不著痕跡地在北辰蘭的某個穴位上一點,北辰蘭便只感覺眼前一暗,削瘦的身子一軟,便倒在了德妃的懷中.

德妃接住了北辰蘭倒下的身子,還未開口話,便見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

"主上!"德妃原本清冷的神色在看見來人之後,忙換上了恭敬的神色.

"月穎,你可知罪!"來人一臉冷容看著德妃,眸光之中滿是睥睨之色,仿若面前的德妃就如同是腳下的螻蟻一般.

"月穎知罪,請主上看在月穎這十幾年來盡心盡力養育聖女之後的分上,網開一面!"德妃面色蒼白地跪倒在來人的面前,摟著北辰蘭的雙手不住地發顫著.

別人不知,但作為為眼前之人賣命近二十年的她,卻是清楚的很,來人是如何的視人命為草芥,若是自己不能在來人發怒之前自行請罪,只怕下一刻,自己的人頭就會落地了!

"這就是你所謂的精心養育的聖女之後?竟是作出這等不知廉恥之事?"來人目光邪妄地看著北辰蘭,眸中的不屑與鄙夷,仿佛多看北辰蘭一眼,都會髒了自己的眼睛一般.

"主上請息怒,蘭兒她並非是那等不知廉恥之人,定然是那耶律風you惑了蘭兒,才會讓她做下這等出格之事.主上深居迷族,對那耶律風並不了解,那耶律風便是那自幼和慕容玥訂婚之人,卻在慕容玥無顏癡傻之後,勾引蘭兒,蘭兒心性單純,又哪里逃得出那城府深沉的耶律風之手.還請主上恕罪!"德妃見得來人大怒,忙連連磕頭道,絕美的容顏之上落滿了晶瑩剔透的淚水,猶如水蓮沾雨,美不勝收.

只可惜,這一幕引人垂憐的畫面,落入來人的眼中,只當作了粉骷髏,絲毫不曾有半分的心軟,若非是德妃的身份已然是不可替換的唯一,只怕他早已經一掌將德妃斃命.

是以,來人只是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德妃,轉而蹲下身來,伸手搭上了北辰蘭的手腕.

卻不想,來人冷酷的神色在探得北辰蘭體內的況之後,神色陡然一變,驀然轉過身來,便是一掌劈上了德妃的胸膛.

"主上……啊……"德妃哪里想到,眼前原本已然退去了怒火的男人,卻會突然對自己出手,是以,她神色一變,有心想要躲開,身子卻也不敢挪動一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來人氣勢洶洶的一掌,劈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噗!"那重若千鈞的一掌劈在胸口,德妃當下只感覺胸口劇痛,一口鮮血就這般噴了出來.

"主上……"德妃軟綿綿地倒在地上,滿臉驚疑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卻是怎麼也不明白為何對方突然會出此重手.

"該死的賤婢,這北辰蘭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何她的腹中只是孕有獨胎?"來人臉色陰沉地看著德妃,幽黑的眼眸之中醞釀著龍卷風一般的怒氣,若非是還要留著德妃問話,只怕他早已經一掌劈死了德妃.

"什麼?不……不可能?"德妃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的北辰蘭,竟是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話.孕著肚胎,那,那豈不是明,自己當年……竟是弄錯了!

"你這是在質疑本座的話嗎?"來人眼眸一暗,滿是殺氣地看著德妃.

"不,奴婢不敢,主上,主上,定是當年接生的人弄錯了!錯將蘭兒當作了長女,主上,求主上饒命!"德妃滿心恐慌地看著來人,若北辰蘭是她一直以來保身的依賴的話,如今這最後的依賴,她也已經失去了,死亡的威脅,第一次這般真實地逼近,讓得德妃滿心的絕望.

"本座費盡心機營造的這一切,竟是險些葬送在你這個無知賤婢的手中,如今你竟還敢求本座饒恕于你,月穎,你是當本座好欺瞞嗎?竟敢弄出一個和你一般身份的賤婢來糊弄本座?"來人一腳踩上德妃的肚子,眸中泛著殘忍的暗芒,顯然若是德妃的回答再不能夠讓得他滿意,他便要一腳踏碎德妃的身子.

"主上饒命,主上,一切還為時未晚,只要我們將那慕容玥控制在手中,屆時一切的計劃依舊能夠順利進行,主上,那慕容玥是奴婢看著長大的,奴婢對她再是熟悉不過,求主上再給奴婢一個機會,奴婢一定不會再出任何差錯!"德妃感受著男人踩著自己肚子的腳越加重如泰山,忙一口氣將這段話出,生怕自己遲了一步,就會落得一個身殘命隕的下場.

幸而,德妃的機智再次救了她一命,來人在聽完了德妃的話後,暴怒的神色微微一緩,輕輕地將腳抬了起來,目光冷漠地開口問道:"你的,可是真話?"

"奴婢不敢對主上有任何的欺瞞,還請主上明鑒,當初奴婢也是被那為聖女接生之人給蒙蔽了,才會犯下這等錯誤.既然這蘭兒不是聖女傳承之女,那慕容玥,就確定是接收了聖女傳承之人無疑.只要我們將慕容玥掌控在手中,屆時主上的大計定然萬無一失!"

"即是如此,本座便再給你一次機會,將那慕容玥好生控制在手中,不得有任何失誤,聖女的傳承,不得有半分閃失.早則三個月,遲則一年,我們便要將聖女之後帶入迷族之中,這段時間之內,你且好生守在慕容玥的身旁,不能讓其有任何的閃失!"來人冷眼看著面色蒼白的德妃,心中冷哼一聲,果然是一個不曾接收到聖女血脈傳承的廢物,即便再是費心調*教,也成不了大器.

"是,主上請放心,奴婢一定會好生盯緊了慕容玥,不會讓其出現任何閃失!"德妃掙紮著坐起身來,就連嘴角的鮮血也不敢伸手去擦拭,誠惶誠恐地看著面前的男人,即便心中已然恨入骨髓,面上卻也不敢有半分的不敬之色顯露.

…………………………………………………………………………………………………………………………………………

第二更送上,明日安然回杭州,一路奔波,到杭州應該比較遲了,所以請假一天,請大家包涵!

上篇:465德妃歸來     下篇:467狠辣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