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67狠辣陰謀  
   
467狠辣陰謀

男人在聽得德妃如此之後,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冷冷地揮了揮衣,開口道:"即是如此,那此事便交由你去辦,若是再敢出半分差錯,莫怪本座不念面"

"是,奴婢不敢"德妃畢恭畢敬地開口道,心中卻是恨毒了面前的主子,聰明如她,早已經看透了面前之人

面?對于眼前之人來,不亦是一個笑話若非是自己還對他有用處,只怕此刻自己早已經身首異處

狠狠地捏緊了長下的拳頭,德妃斂去眼底的恨色,換上了溫順而惶恐之,帶著幾分眼前之人最愛見到的忐忑之色,開口道:"不過,主上,奴婢還有一事相求……"

"嗯?"男人有些不悅地看向德妃,在見著了德妃臉上的惶恐忐忑之色後,眸中帶上了幾分悅然,冷薄的嘴角微微勾起:即便是聖女之影又如何?還不是要匍匐在自己的膝下畢恭畢敬?

心中那股病態的執念得到了滿足,男人的口氣果真如同德妃所想的那般和緩下來:"什麼事?"

德妃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氣,心中斟酌了一番後,開口道:"主上有所不知,因那耶律風之事,慕容玥的心中對奴婢多有怨忿,若是奴婢就這般直接去找慕容玥,只怕會惹得她生疑,且對奴婢有所防范,屆時奴婢受點苦頭不要緊,若是壞了主上的事,就大大不妙了"

男人聞目光一冷,不善地看著德妃道:"即是如此,你方才的話便是在欺瞞本座了?"

"奴婢不敢我當算命先生那幾年最章節"德妃忙開口道:"奴婢方才所句句屬實,主上請放心,只需主上賜奴婢一物,奴婢便可盡善盡美地完成主上交給奴婢的任務"

"哦?來聽聽"男人聞冷然往椅子上一座,滿目戲謔地看著德妃,准備看看德妃究竟還要自己幫助她什麼

只是,當男人在聽完德妃所的話後,看著德妃的眼眸冷然一縮,繼而眸中散過一道殘忍的光彩:果然不愧是月穎,這般毒辣的計策,也只有她才能夠想得出來,不過……既然這般對自己有益,那便是幫她又如何?

………………………………………………………………………………………………………………………………………

宸王府星月閣內,初晨的陽光燦然灑入鏤空雕花窗欞之內,映在那繡工精美,潔白高雅的帷帳之上帷帳微微晃動,不時有男子粗嘎的喘息,與女子嬌柔的嘟囔聲傳來,讓人遐想翩翩,不禁懷疑,是否那調皮的陽光,也是被這曖昧的一幕引誘,想要探入帷帳之中一觀究竟

不一會,帷帳被人粗暴地掀開,一張魅惑無雙的容顏自帷帳之中探出,容顏之上滿是欲求不滿的忿忿之色,顯然,方才那粗嘎的喘息,便是由他動而發出

"該死的"宸王煩躁地以指爬了爬頭發,無奈地大口喘息了一聲,有些郁悶地看著自己腿間支起的帳篷,這家伙已經就這般直直地挺立了一夜了,讓他懷疑自己是否就會這般爆體而亡

"怎麼了?"一聲嬌柔的嗓音輕輕響起,一身寬松睡衣的慕容玥支起身來,一臉趣味淘氣地看著面前的宸王,目光在看到宸王那處挺立之時,悄然吐了吐粉色的丁香粉舌

"玥兒……怎麼辦?"宸王帶著幾分委屈之色,目光中滿是可憐兮兮的模樣

溫香軟玉在懷,他卻要做一個柳下惠,不或許柳下惠比他都要好上許多,至少人家不曾動,就不會欲求,才不會不滿

而他,明明恨不得將可口的玥兒拆除入腹,偏偏卻能看,能摸,能親,就是不能……

心中恨得咬牙切齒,宸王目光不善地盯著慕容玥的肚子,老天爺這是在懲罰他嗎?

竟是讓他婚之際就碰上了玥兒身懷有孕?

這種日子,還要持續一年多啊這該如何是好

慕容玥在看到宸王那黑如鍋底的面色之時,不由地"噗哧"一聲,笑出聲來:"星,有沒有人告訴你,你這副模樣,果真是極為可愛的"

可愛?

宸王臉色再次黑了三分,他要可愛作甚?他要的是玥兒啊要的是和玥兒合為一體共赴芸雨啊

"玥兒"宸王帶著幾分危險之色,狠狠地將慕容玥摟入懷中,卻心地不碰上她的肚子,一口銀牙咬得咯吱作響:"若是有人告訴過本王,那事才是糟糕了"

"為什麼?"慕容玥帶著幾分迷惑地看向宸王,一時竟是無法明白宸王話中的意思蓕鉬

看著慕容玥那迷惑得猶如白兔一般純潔卻又該死的you惑的表,宸王隱忍不住,驀然低下頭在其微張的唇上狠狠地吻了又吻之後,這才放開她的唇,恨恨道:"本王這是在為你而沉醉動,若是有她人見到了,家中的葡萄架豈不是就要傾倒了"

"德性重生女護士不斷向前沖"慕容玥被宸王那副酸溜溜的模樣逗得心中一軟,伸手在其依舊挺立不已得地方揉了揉,開口問道:"是不是還很痛?"

看著宸王那副痛苦的模樣,慕容玥心中不由地反思著,自己是不是該和他分房而居了?只是,若真的要分房而居,她豈不是在未來的一段日子里,無法枕著他的臂膀而眠,無法嗅著他身上獨有的青竹清香入夢了?

宸王感受著慕容玥柔若無骨的柔荑在自己的那處揉捏之時,舒暢的享受,很是享受地眯了眯眼,哼唧幾聲道:"嗯,經過玥兒這般愛撫一番,的確是好受多了"

直到如今,宸王已然開始深深的懷疑,自己以往那清心寡欲的日子,究竟是怎麼過來的,那面對無數美瑟佑惑而心靜如水的定性,為何在碰上了慕容玥之後,便一去不複返了呢

"你這個色胚"慕容玥著俏臉啐了一聲,卻在看到宸王臉上那稍稍得到舒解的表之後,終究舍不得縮回手,繼續在他那處揉捏著,只求能夠稍稍緩解一下愛人的痛苦

"本王即便是色胚,也只對玥兒一人色"宸王口中答著,手卻再次不老實地攀附上了慕容玥那因受孕之後,再次豐滿了許多的雪峰,那份柔軟與不可思議的彈性,早已經成了他每日必要感受一番的習慣

"聽王爺此話,似是在不滿妾身不曾給王爺納妾了?"慕容玥秋眸瀲灩一轉,手指便有些淘氣地開始時重時輕,時急時緩,時而上下,時而打著圈,極盡所能地"折磨"著身旁的宸王

"玥兒"宸王被慕容玥挑弄得身子一僵,有心想要按住她的手不讓她調皮淘氣,卻又舍不得她帶給自己的歡快,只能無奈地開口喚道

慕容玥被宸王這一聲將尾音拉得綿綿長長,帶著幾分撒嬌意味的聲音喚得心頭一熱,只感覺那一聲"玥兒"就仿佛是長了觸手一般的水母,就這般纏纏綿綿地將那觸手伸入了自己的耳際心頭,撓得她的心頭酥癢難耐,恨不能就此將宸王壓在身下,好生蹂躪一番才是

才想到這里,慕容玥便騰地了一張俏臉,她……她什麼時候,竟是變得這般……色*了?居然產生了想要將身旁的這個妖孽拆吃入腹的想法都怪北辰星這只妖孽,讓原本冷清冷性的她都變成了一只女色狼,這樣可如何是好?若是讓狐狸和孤狼,鐵熊那些家伙知道了,自己還要不要見人了

宸王目光妖冶,面容魅惑地看著俏臉通的慕容玥,璀璨的星眸之中閃過一道流溢的霞光,摟著慕容玥的手驟然一緊,繼而將她整個人都拉到了自己的身上,由下往上,滿目妖嬈地睇著嬌顏絕美的慕容玥,繼而伸出一根手指在慕容玥的下巴脖子上劃啊劃的,故作羞澀難耐地輕咬著自己緋的下唇,開口,聲音是魅人心弦:"玥兒,你的臉好,是不是,在想什麼色色的事啊那個……你不會……是想要蹂躪本王"

………………………………………………………………………………………………………………………………………………

第一送上,原本兒子咳嗽已經好了的,結果從pm2.5只有25到90的鄉下來到pm2.5高達200以上的杭州,兒子的咳嗽立即就複發了,不僅是兒子,女兒和我,也已經開始了輕微咳嗽,兒子從昨天晚上就開始發燒,雖然溫度不高但很是鬧人

雖然如此,安然還是盡力,原本的目標是補前兩天的,盡量到一萬五,如今只能保證在照顧兒子的同時,盡量碼字,能多少,盡量多少安然也知道自己斷次數實在太多,很是對不起大家一直以來的包含,同時,我也很慶幸,自己的讀者是如此的包容我只是身為母親,我實在是有著太多太多的無奈,只能厚顏求諒解

上篇:466驚天大計(必看)     下篇:478才識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