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69北辰蘭的掙紮  
   
469北辰蘭的掙紮

聽到太後的話,北辰皇的臉色頓時有些尷尬起來,畢竟這種事,讓他一個身為兒子的人去和太後討論,著實有些不恰當

幸而此時,太後身後的頌秋及時開口道:"太後您就別太操心了,宸王殿下如今身邊好歹還有個玥兒呆著呢一代天驕想他認識玥兒之前,身旁可是從來不曾出現過女子,比之以往,已然好了太多了所以啊您就由著他常道,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要宸王殿下心中是甜的,我們又何須徒添煩惱呢?"

太後聽到頌秋的話,思索一番後,微笑著點了點頭,道:"哀家這也是急糊塗了,也是,星兒這孩子,自幼便受了太多的苦,若非是遇上了玥兒,還不知道要苦成什麼樣呢那單薄的性子,便是哀家再心疼他,也不知該怎樣才能親近他"

著,太後舉目看了看皇子那方零星的幾人,皺眉道:"哀家只是有些苦惱,既然星兒誓不納妾,那子孫的繁衍,定然會單薄下來,這該如何是好啊"

太後著,心中悠悠地歎了一口氣,感歎不已,為何他們北辰家的子孫,總是出了這樣癡之人,不他人,就以北辰皇為例,若非當年自己求得云惜親自開口,只怕皇家除了北辰昊與北辰星兩人,莫公主,便是北辰睿以及其他的皇子,都不會存在而如今這北辰星,是青出于藍,為了不給自己日後插手的機會,竟是就在大婚之日,當著天下百姓發下重誓,永不納妾,這該如何是好啊

北辰皇看到太後那憂心忡忡的模樣,心中亦是歎息了一聲,為人父母之後,他才真正地體會到了當年太後因為自己不肯留宿其他妃子房中而產生的煩惱,只是對于宸王與慕容玥兩人,北辰皇著實不願意為難他們

"母後,星兒早在大婚之前,便已經和朕過此事,而朕,也已經答應了他,至于母後所煩憂的開枝散葉,子孫繁衍的問題,朕倒是不煩惱,玥兒如今年齡還,以她和星兒的恩愛深來看,這子孫一事,定不成問題,母後,您如今年事已高,兒孫自有兒孫福,您老人家也就莫要太過擔憂了"

太後聞,一雙睿智的眼眸意味深長地掃了北辰皇一眼,開口道:"你這孩子,莫要以為哀家不知道你心中打的主意,你放心,哀家也只是不想在百年之後愧對北辰家的列祖列宗,是以才會有此一,至于玥兒這個孫媳婦,哀家可是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認定的,再是喜歡不過,你啊,就收起那份擔心若是讓玥兒誤會了什麼,看哀家能繞得了你?"

北辰皇聞啞然失笑地摸了摸鼻子,心中總算是放下心來,當初宸王在天下百姓面前許下重誓之後,北辰皇便擔心會惹得太後不快,如今聽得太後如此,他那高懸許久的心,終于得以放下

要知道,太後雖然久不問事,但若是她一旦想要插手某件事,那沉澱了幾十年的智慧與手段,只怕還真要鬧出些事來

所幸,玥兒乃是太後真心喜愛之人,才能讓得太後對這件幾乎可以算得上是大逆不道的事默許下來

要知道,即便當初他和云惜兩人亦是恩愛非凡,太後都不能容許云惜獨寵後宮,甚至那個時候,云惜還是北辰皇朝的開國皇後,亦是避免不了要與他人分享他

是以對于太後能夠同意讓宸王不再納妾,這不謂是一個讓人意外的事

其實,北辰皇卻是不知,太後會答應了這一點,對慕容玥的真心喜愛是一點,但真正讓她做出如此決定的原因,很大一部分還是出于對月靈的愧疚,是以才會不忍心再來為難慕容玥

否則,就以太後那強勢的手段行事,即便是慕容玥是如何的驚采絕豔,太後也不能容忍她獨霸宸王

就在太後與北辰皇關于慕容玥與宸王兩人的話題告一段落之際,便見禦花園的那方,慕容玥在宸王的攙扶之下,步步生輝地朝著這方走來

"玥兒見過太後,父皇"慕容玥在太後與北辰皇的面前站定,便欲彎腰行禮

"你這孩子,都是懷有身孕之人了,還顧著這些虛禮做什麼,快,星兒,快帶玥兒上來給哀家看看"太後不等慕容玥彎下腰,便急急開口阻止了慕容玥行禮煙花痣

"是"宸王正好也舍不得讓慕容玥行禮,便依摟著慕容玥來到太後的面前

太後拉著慕容玥在自己身邊坐下,朝著她細細端詳了一番,這才心疼地輕拍著慕容玥的素掌,開口道:"怎麼看著仿似瘦了許多,這星兒都是怎麼照顧你的,要不這樣,回頭你也別回回去了,就在哀家的宮里住下,讓頌秋給你好好養養身子,如今可是有身孕的人了,可不比從前了,若是身子沒有養好,生產的時候可是要吃些苦頭的"

宸王聞眸光一動,這可怎麼行,若是玥兒住進了慈甯宮,那他怎麼辦?想來以太後的性子,可是不讓自己入住的,那他豈不是要和玥兒分開了?太後這不是在報複著自己這些日子沒有帶玥兒入宮陪她

慕容玥聞嫣然一笑,道:"莫怪人人總,在長輩的眼里,只要是自己心疼的人,看著都顯瘦,玥兒明明已經長了好幾斤的,太後娘娘還玥兒瘦了,這該是有多麼心疼玥兒啊北辰星可是天天盯著玥兒用膳呢,都快要把玥兒當著是豬來養了,若是玥兒以後太胖了,不好看了,太後可是要為玥兒做主才是"

太後看著慕容玥那淘氣可愛的模樣,心疼地在其腦門上輕點了一下,開口道:"你這丫頭,莫要去學那些個女子,以瘦為美,只有身體好了,才是咱們女子的福氣"著,太後轉過身,看著宸王道:"星兒,哀家問你借幾個月王妃,你可願意?"

幾個月?

宸王璀璨的星眸瞳孔一縮,只感覺腦中似有一片烏云飛來

莫幾個月,如今便是讓慕容玥離開他身邊幾個時辰,他都會神不守舍,若是分開幾個月,還不如把他的心給挖走了

"太後,上次孫兒才從北疆得到了一塊質地極好的黑曜石和一塊帝王綠,才琢磨著要給太後制成一串佛珠和一尊玉佛,只是這玉佛的圖像,還需要玥兒幫孫兒繪就,是以玥兒還需留在王府之中才是"宸王便著,便將面前的一盤蝦挪到面前開始剝殼

"哦?"太後聞心中一動,她又怎會不蓕鉬知一串由黑曜石制成的佛珠是有多麼珍貴,不用,帝王綠這般難得一見的極品美玉雕就而成的佛像是多麼的無價了

只是……

"星兒,你可是在賄賂哀家嗎?"太後戲謔地看著面前這個皇家之中最為出色的皇子,有意揶揄著他

"孫兒不敢"宸王將一臉笑意的慕容玥自太後的身邊"搶"過,再將那盤剝好的蝦放在慕容玥的面前,用玉箸夾起一只,細心地沾好醋之後,遞到了慕容玥的面前,開口溫柔地道:"這蝦乃是宮里的禦廚精心以山泉之水養大之後烹制而成的,並無一般蝦的腥味,你嘗嘗"

慕容玥在眾目睽睽之下坦然就著宸王舉起的筷子,任由他喂入口中,細細咀嚼之後,便感覺一股清香滑嫩帶著絲絲酸味在口中散開,頓覺食欲大開,點了點頭道:"這蝦是什麼品種,味道真好"想來應該不是她以往吃過的蝦之中的品種,以往在二十一世紀以鮮嫩著稱的醉蝦,都無這等嫩滑

"這是京城之外的磐石山的清泉之中獨有的溪蝦,品種稀有,既然你喜歡,回頭本王便讓人去撈些回府養著,每日做給你吃"著,宸王目光如炬地朝下方的眾人掃了一圈

對上他目光的朝臣們皆是了然于心地點了點頭,心中牢記一旦回府之中,定要告誡家中眾人不得上磐石山去撈溪蝦,這可是如今風頭正盛的宸王妃喜歡的食品,要知道如今宸王府不但是宸王的掌中寶,是皇上和太後的心頭肉,誰人敢與其奪食,除非是不想繼續留在北辰皇朝混了

北辰皇見得自己兒子那番模樣,不由會心一笑,轉頭吩咐身後的李德全道:"既然玥兒喜愛這溪蝦,去吩咐禦膳房多做一份過來,至于剩下的,便讓人送到宸王府去正好留給玥兒明日吃上,如今去磐石山抓的,想來也不夠肥美巔峰權貴"

"是"李德全點頭應下,也不吩咐其他太監去傳旨,而是親自到禦膳房傳達了北辰皇的旨意

聽得北辰皇如此,不僅是下方的朝臣們心有感歎慕容玥的盛寵,便是一旁的皇子與公主們,都對慕容玥豔羨有加

雖這些皇子公主身份尊貴,但卻是甚少得到北辰皇的寵愛,一直以來,除了北辰昊與北辰星之外,唯有七公主北辰蘭,是北辰皇的掌上明珠

只是,在經由德妃及耶律風一事之後,北辰蘭已然不再是往日那璀璨的明珠,此時的北辰蘭,坐于公主席位的角落之上,看著上方慕容玥與宸王在太後和北辰皇面前其樂融融的一幕,心中只感覺一陣酸澀與羨慕

再有幾日,便是她嫁入護國公府的日子了,雖婚禮一如自己以往所憧憬的那般盛大而隆重,但與之心中期盼的那種在父皇母妃的祝福中出嫁,卻是相差太遠

怨誰呢?

北辰蘭垂下雙眸,輕輕地伸手撫了撫自己微凸的腹,路是自己選的,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她已經不在怨誰

甚至連以往對慕容玥的妒忌與怨恨,也已然消失無蹤她雖是一個被德妃給寵壞了的孩子,但卻終究不是一個傻子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德妃殘害慕容玥的事,早已經在宮中傳的紛紛揚揚

思及以往德妃對慕容玥的慈愛與溫柔,關懷與體貼,北辰蘭只感覺心頭一陣惡寒

昨夜北辰蘭在德妃的呼喚中醒來之後,便聽得那個在她的面前永遠溫婉賢德的母妃,一臉凝重地交代她,不能將自己出現過的事傳揚出去,否則她與德妃,都會大難臨頭

母妃不是父皇最疼愛的妃子嗎?為何竟是也會有不能見人的一日?

北辰蘭有心想要追問,卻是被德妃以嚴厲的目光制止了

北辰蘭心中只覺委屈,卻不知,在她被德妃點了睡穴的那一段時間里,已然在鬼門關走了個來回,若非是因為擔心北辰蘭的死,會暴露了德妃的行跡,影響了迷族之中的大計,只怕北辰蘭早已經不存在人世

是以,德妃才會以嚴厲的姿態,告誡北辰蘭,不能將自己的出現道出

至于德妃在離開沁蘭宮之後的去向,北辰蘭卻是不得而知,只是心頭有個隱隱的念頭,總感覺,德妃此番出現,目標便是眼前的慕容玥

莫明地,北辰蘭就是不願意看到面前一臉幸福的慕容玥受到傷害,或許是因為慕容玥已然成了自己的嫂子,又或許,是因為自己與耶律風的婚事在即,自己和慕容玥兩人之間已然沒有了任何的利益沖突

此刻北辰蘭的心中卻是天人交戰著,不知道是否該把德妃曾經出現過的事告訴慕容玥,讓她早做防范

畢竟,一方是自己的母妃,而另一方,卻是一個自己從到大都討厭,如今卻成了自己嫂子的慕容玥她究竟該不該背叛自己的母妃呢?

……………………………………………………………………………………………………………………………………

德妃的陰謀馬上就要施展了,屆時就看美人們能否看出來哦

上篇:478才識滋味     下篇:470北辰蘭受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