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71慕容玥相助  
   
471慕容玥相助

呼延翌晨就是耶律風這一點,相信只要朝中有眼睛的人都能夠看得出來

只是,既然北辰皇已然下旨賜耶律風毒酒自盡了,那即便耶律風是活著,健健康康地活著,那也已經注定是一個"死人",而如今出現在眾人眼皮子底下的,便注定是呼延翌晨無疑

即便是耶律韜見了耶律風,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地喚他一聲"呼延公子"

這便是皇權的霸道與絕對

但北辰蘭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耶律風的身份,卻有一天,會成為她致命的弱點

看著陳氏那得意洋洋,不懷好意的目光,北辰蘭虛弱地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如何回答若她這孩子是耶律風的,那她嫁入了護國公府,豈不是讓整個護國公府因她而蒙羞?

若她回答是呼延翌晨的,但呼延翌晨出現的時間,卻早已經被陳氏拿捏在手中

而呼延翌晨就是耶律風這一點,卻萬萬不是她能夠出口的,否則便是犯了欺君之罪,即便北辰皇不會因此而將她問罪,但她又怎麼能夠做下這等形同打北辰皇耳光的事?

"公主為何不話了?"陳氏緩緩逼近了北辰蘭,眸中帶著終于抓住北辰蘭痛腳的狠戾光彩,她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將北辰蘭拿捏在手中肆意蹂躪的美好前景,甚至,她兒子耶律云灰暗的前途,也終于閃現了光景風華絕代npc

"莫非這孩子真是公主不知廉恥地與人私通懷上的?若是如此,公主可真是愧對皇上對你的疼愛了,公主身為天之嬌女,自是熟讀女誡,知書達理之人,怎能行的卻是寡廉鮮恥,放浪形骸之事……"

陳氏一步一步地逼近了北辰蘭,看著瘦弱的北辰蘭在自己的刀鋒語之下開始步步後退,臉上滿是病態的狂喜之色,能夠將一國公主肆意踩在腳下侮辱,怎是快活二字能夠道明

遠處的蓮與碧云在聽到陳氏與北辰蘭的話後,心中一凝,暗道不妙,若是北辰蘭被陳氏逼出了什麼不該的話,那她們主子宸王與慕容玥所做的努力豈非是付諸東流了

當下,蓮與碧云對視一眼,就要上前去給北辰蘭解難

"陳姨娘好大的威風"

就在蓮和碧云兩人身形才動之際,卻聽得一聲冷泠的嗓音自回廊的拐角之處傳來

聽得這猶如山泉一般清靈的嗓音,蓮與碧云兩人皆是心中一喜,往日無波的眼眸皆是染上了一層敬仰與膜拜,身形一轉,便對上前方走來的慕容玥拜倒:"奴婢蓮碧云參加宸王妃"

身為天機閣暗棋的蓮與碧云見到慕容玥的機會極少,但這卻絲毫不會影響到她們對慕容玥的恭敬與崇拜之關于慕容玥的傳奇故事,天機閣內早已經人人耳熟能詳,如今見得慕容玥就這般近距離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讓蓮與碧云怎能不欣喜若狂,若非是因為兩人的身份不能暴露,只怕她們早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激動的心,喜形于色了

"起來"慕容玥瀲灩的眸光自蓮與碧云的身上淡淡掃過,心知這兩人便是宸王對自己過的宮中暗棋之一,但此時此刻,卻不是她們能夠交流的時機

冷然的眸光如同利劍一般掃在陳氏那因張狂而猙獰的容顏之上,讓得陳氏只感覺臉皮一陣生疼,仿若被有若實質的眼刀劃得支離破碎一般

陳氏被慕容玥這麼一個冷冽的眼神掃來,那張狂的氣勢就如同冰山遇上了天火一般,瞬間消融無形,就那麼氣竭地低下了頭,不敢與之對視

"陳姨娘?"慕容玥淡淡呼喚陳氏,看著面前這個瞬間滅了氣焰的陳氏,緩緩地搖了搖頭,心中對陳氏卻是看低了許多,此人雖是也姓陳的姨娘,但比之慕容府以前那個陳姨娘,著實是差的太遠了

"不知宸王妃有何指教"陳氏長下的手微微顫抖著,不為別的,只為慕容玥這半年多來如日中天的聲明,著實讓人心生敬畏,連納蘭皇後王屏兒那般的傳奇女子都隕滅在慕容玥的手中,何況她陳氏只不過是一個尚未正名的姨娘若之前的陳氏,對慕容玥的傳還心有懷疑,但方才在驀然對上了慕容玥那雙流光瀲灩的眸子之後,心中便再無僥幸

只是,慕容玥今日出現在此究竟所謂何意?

幫助北辰蘭?應該不可能誰人不知,當初就是這七公主北辰蘭奪了慕容玥的未婚夫耶律風,而北辰蘭的生母德妃,是迫*害慕容玥的元凶

按理來,她今日對北辰蘭所做的一切,慕容玥看在眼里,應該對自己感蓕鉬激在心才是啊

想到這里,陳氏心中的底氣又稍稍足了一些,忙抬起頭來,對慕容玥附以諂媚的笑容

慕容玥看著陳氏那副丑陋的嘴臉,眸底深沉閃過一絲厭惡,轉頭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北辰蘭,眉頭微微頓時一皺傾世俏廚娘

身旁的水菲菲見狀,忙一揮手示意一旁的蓮和碧云道:"還不快過來扶著公主,若是公主和腹中的主子有個什麼閃失,看皇上和護國公能饒得了你們"

"是"蓮和碧云聞,忙上前將眉頭輕蹙的北辰蘭扶至走廊旁的座位上坐下,北辰蘭感覺到自己腹中的胎動已然緩和了許多,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自從有了身孕之後,她的身子就沒有少折騰過,若是腹中的孩子真因為自己方才的怒氣而出現了什麼好歹,她還有何臉面去面對耶律風呢

陳氏見到慕容玥對待北辰蘭的態度,心中頓時一驚,竟是有些不能明白過來慕容玥這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麼藥,不由心中忐忑地低聲喚道:"宸王妃……"

"若是本王妃沒有記錯的話,工部侍郎耶律云,是耶律府中的長子,乃是陳姨娘所出"

慕容玥緩緩地撫著右手手腕上的非煙碧心玉鐲,眸光卻是不知看向了何處,嘴角微微勾起一絲譏誚之色,為陳氏的前倨後恭而不屑,話語中的清然卻是讓陳氏完全無法琢磨其問話的用意,但提及自己那個最讓自己驕傲的兒子,陳氏卻是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脊背,開口道:"是云兒卻是臣婦的兒子"

"大膽"慕容玥驀然冷喝一聲,目光冰冷地看著面前的陳氏,扶著非煙碧心玉鐲的手冷然一甩,那排山倒海的威壓便有如實質地朝著陳氏逼去

陳氏被慕容玥這一聲冷喝震的臉色一變,卻是不明白自己究竟何處惹得面前這尊大佛不虞,但不等她出聲詢問,邊聽得慕容玥滿眼怒視著自己道:"好一個陳氏,竟敢侮辱本王妃"

"臣婦不敢不知臣婦做錯了什麼,才讓宸王妃這般動怒?"陳氏聽得慕容玥這般,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要知道,她方才敢那般對待北辰蘭,不過是丈了北辰蘭不得寵,無母妃依靠這一點,才敢在她面前逞威風的,這些日子以來,北辰蘭在宮中常常被一些管事太監姑姑欺負的事,陳氏早有耳聞,才敢這般肆無忌憚地揪住北辰蘭的弱點不放,輿圖借以要挾

但在慕容玥的面前,陳氏卻是絲毫不敢有半分懈怠,如今宸王身子已好,是明擺著便是下一代儲君的不二之選,莫她只是一個的不曾被扶正的姨娘,便是整個耶律府,也要擔不起侮辱宸王妃的罪名的一旦罪名落實了,只怕整個耶律府都要為她陪葬

北辰蘭聽得慕容玥的話,亦是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著慕容玥,她並不是愚蠢之人,慕容玥出現再次,是為了替她出頭,她自是明白,心中亦是感歎萬分

只是,陳氏自慕容玥出現之後,便對慕容玥唯唯諾諾的,哪里有半分侮辱她的行了,即便慕容玥貴為宸王妃,也不能顛倒黑白那陳氏又豈是能夠任憑人誣陷而不辯白之人?

慕容玥看著北辰蘭那一副迷惑的模樣,心中悠悠歎息一聲,這北辰蘭雖是自幼在宮中長大,但卻被德妃保護得太好,雖然刁鑽跋扈有余,但在心機城府來,卻始終不夠火候以往之所以能夠縱橫皇宮,不過是仗著德妃和北辰皇的寵愛,一旦失去了這些,她便成了眾矢之的

真不知德妃究竟是存了什麼用心,竟是將自己的女兒寵成這樣一副模樣,幾乎可以用溫室花朵來形容,難怪在德妃離開之後,身為天之嬌女,竟是會被宮中的太監宮女們欺負若非是蓮和碧云在她的身邊照顧著她,只怕早就在吃人的皇宮中落得一尸兩命的下場了

眸光帶著幾分憐惜地看向北辰蘭微微凸起的腹,慕容玥莫明地感覺心中隱隱作痛,暗下決定,稍後定要和北辰皇一聲,不論德妃做下了何等傷天害理之事,至少北辰蘭還是無辜的,即便德妃造下了罪孽,也不該讓北辰蘭一個十幾歲的少女來承擔

上篇:470北辰蘭受辱     下篇:472你將方才的話再說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