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72你將方才的話再說一次  
   
472你將方才的話再說一次

想到方才的一幕,慕容玥是氣憤難忍,為面前的陳氏心腸之惡毒痛恨不已

北辰蘭一個長居深宮的公主,與陳氏沒有半分仇怨,甚至耶律府是因為以往耶律風與北辰蘭的誼而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卻不想,如今北辰蘭失勢,這陳氏竟是喪心病狂到連她腹中的胎兒,都拿來作為利用的工具

陳氏看著慕容玥愈加冰冷的目光,心中不好的預感愈加濃烈,只是此時此刻,即便是她有心想要退離求去,已然是不可能的

氣壓愈加濃重之際,慕容玥的聲音緩緩地響起:"你口口聲聲對未婚先孕之人辱罵不休,莫非忘記了當年你也是身懷著六個月身孕進入耶律府的了?陳氏,你果真是當七公主和本王妃好欺嗎?"

"本王的王妃,誰人敢欺?"就在慕容玥的話音方落之際,宸王那低沉魅惑的聲音立即響起,不等慕容玥回頭,便感覺身後一暖,肩上便多了一張厚實的雪狐氅,而宸王的聲音已然近在耳邊:"雖是入春了,但咋暖還寒,出來走動,怎能不多穿點,心著涼了"

著,宸王便攙著慕容玥的手走至走廊旁坐下,目光在看到一旁目光瑟縮地看著他的北辰蘭時,閃過一絲了然之色,繼而柔柔一笑,道:"原來七妹也在這里色仕途"

"二皇兄"北辰蘭見到宸王滿臉笑容地與自己打招呼,頓時有些受寵若驚站起身來,就要行禮

"既然是有身子的人了,就莫要動不動就行禮了"慕容玥看著北辰蘭那份心翼翼中帶著幾分討好的模樣,微微一皺眉,開口道

宸王聽得慕容玥這般,想到她亦是身懷有孕之人,頓時嘴角一勾,眉目間滿是幸福的模樣,看著面前已然變得溫婉了許多,亦是即將為人母的北辰蘭,頓時感覺順眼了繼續,揮了揮手道:"你皇嫂的沒有錯,都是有身孕的人了,一切以孩子為重,莫要因一些不相干的人動怒"

到這里,宸王的聲音頓時沉了幾分,看向懷中的嬌妻問道:"玥兒,你方才為何動怒,誰人惹你生氣了?"著,宸王一雙燦若星辰的眸中淡淡地掃過一旁跪著的陳氏,眸中帶上了幾分殺氣,看入一旁跟著的星殤看中,讓他頓時精神一震,心中頓時做好了收拾陳氏的打算

當初陳氏在乾清宮外對耶律風所做的一切,早已經由天機閣暗衛傳入了星殤的耳中,對于這種無恥之徒,星殤可謂是厭惡到了極點,如今這陳氏竟是還敢惹得他最尊敬的主母動怒,這讓星殤怎能不欲除之而後快

慕容玥怎會不知道宸王的打算,頓時一臉悲憤委屈地道:"陳氏,你若今日不給本王妃一個滿意的答複,本王妃便要請父皇來為本王妃主持公道"

宸王聽著慕容玥一口一個本王妃,只感覺世間沒有什麼自稱比這三個字加動聽的了他家的玥兒以往自稱可都是"本宮",而如今這般自稱,卻是以自己的妻子身份自居

心中想著,宸王悄悄地回握住慕容玥的手,帶著暖暖的感動,只覺仿佛握住了整個世界

陳氏在聽得慕容玥如此,心中是焦急,連連搖頭道:"宸王妃請息怒,臣婦……臣婦……"

宸王不等陳氏將話出口,便道:"本王怎不記得耶律韜有想戶部遞過折子立正妻了,你不過一個的姨娘,竟敢自臣臣婦?星殤,去把耶律韜給本王叫來,本王倒要問問他究竟是如何治理門戶的"

"王爺請息怒,王妃請息怒,奴婢,奴婢只是一時口誤,求王爺王妃恕罪"陳氏見宸王似是刻意要將此事鬧大,頓時嚇出一身冷汗,急的連連磕頭

宸王見此,只是淡淡地轉過頭,看向懷中的慕容玥,與慕容玥低聲笑談,卻是不知道他了什麼,逗得慕容玥笑顏嫣然,燦若春花

北辰蘭看著面前輕擁笑談著的慕容玥與宸王,心中滿是羨慕之,能夠做到這般無視他人的目光,眼中只有彼此,深繾倦,該是有著怎樣廣闊的心胸與淡然的格局

以往,她只覺得慕容玥配不上自己心中完美的耶律風,對霸占了耶律風未婚妻之位的慕容玥百般厭惡仇視,只覺得對方是如此的粗鄙不堪

如今看來,真正無知的人,是自己才對想往日,慕容玥怒毀耶律風的休書,反休耶律風,再有後來的指婚宸王,驚豔天下而自己,也從對慕容玥滿懷妒忌,漸漸地轉變為欽佩,欽佩慕容玥一介女子,竟是能夠做下那些多少男子都無法做到的事

耶律韜很快就被星殤提著到來,腳尖放落地,星殤便滿臉嫌棄地將耶律韜一丟,繼而雙手懷抱地看著面前的一切

耶律韜灰頭土臉地在蓕鉬地上站定,目光在看到狼狽跪地的陳氏之時,臉色微微一變,繼而很快地就恢複了鎮定,朝宸王這方行了一禮,道:"臣耶律韜給宸王殿下,宸王妃,公主殿下請安,不知陳氏犯了什麼錯,竟是這般跪在此處?"

慕容玥看著一臉正氣凜然的耶律韜,眸中閃過一絲鄙夷之色,卻是沒有站起身來,反而對欲要開口的宸王幾不可見地搖了搖頭,繼而看向北辰蘭,道:"此事由七公主而起,便讓七公主來明總裁的人"

一旁心思百轉的北辰蘭在看到一臉正氣凜然的耶律韜之後,心中不由升起了濃濃的鄙夷,這個道貌岸然的耶律韜,背地里行的卻是卑鄙無恥無所不用其極的肮髒之事

聽到慕容玥的話,北辰蘭一斂眉眼,凝眸看向她,卻望進了一雙仿若能夠看透人心靈魂的瀲灩秋眸之中,在看見了那眸中的信任和支持之際,北辰蘭心中一暖,原本被陳氏那尖銳刻薄的話打擊的心頓時恢複過來

是的

她為何要自卑?為何要感到羞恥?

她腹中的孩子是耶律風的,她與自己最愛的男子愛的結晶,她從來不曾後悔過有了這個孩子,馬上就要與耶律風共結連理,是下定了決心要給腹中孩子世間最純美的愛

她北辰蘭有何之錯?她應該感到驕傲,感到自豪才是

在慕容玥的注視之下,北辰蘭傲然站起了身子,以一國公主天之嬌女最為完美高貴的姿態睥睨看向面前面目可憎的耶律韜,在蓮與碧云的攙扶之下,步步生姿,來到陳氏的面前,傲然開口道:"你,將你方才對本宮過的話,再大聲地一次"

陳氏面如土色地看著面前尊貴無雙,傲然尊貴的北辰蘭,在她的睥睨之下,生生被壓下了頭顱,身子顫栗如篩糠,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結結巴巴開口:"奴婢,奴婢不敢,奴婢知罪,求公主饒了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

耶律韜看著丑態百出的陳氏,眸底深處閃過一絲厭惡與失望,果真是一個戶出身的姨娘,終究難當大任,早知如此,今日根本就不該帶她入宮,不能將服北辰蘭的重任交給她

北辰蘭卻是不容許陳氏就這般糊弄過去,而是目光如炬地看著陳氏,再開口,聲音之中已然滿是皇家的威嚴:"本宮命你將方才的話再一次,莫非你要抗命不成?"

"奴婢不敢……"陳氏哆哆嗦嗦地將視線轉向耶律韜,卻見耶律韜早已經別開了目,不看向自己,當下心頭一冷,知曉她再無後路,只得認命地將方才辱罵北辰蘭的話重複了一遍

宸王之前並不知道方才慕容玥為何會如此生氣,北辰蘭的臉色為何會那般蒼白,如今聽得陳氏的話,星眸頓時一暗,無盡的殺機在其中隱現

慕容玥感受到宸王身上的殺氣,心中一暖,悄然將柔荑覆上宸王驟然握緊地素手,見得宸王看來,溫柔地朝其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未將陳氏的話放入心中

宸王反手握住慕容玥的手,心中升起了一股愧疚之,都怨自己,若非是自己不自禁,又怎會讓得陳氏的話刺傷了玥兒

慕容玥見得宸王眸中的愧疚之,無奈一笑,這家伙果真是想太多了,莫她本就是二十一世紀來的靈魂,對婚前同居的概念早已經習慣了

即便是以這個世界的目光來看又如何,只要兩人相愛,又何須在意他人的目光何況,當初可是自己主動把自己給了他,要負責,也應該是她當負責人

……………………………………………………………………………………………………………………………………………

北辰蘭只是一個被德妃刻意寵壞的孩子,其實身為慕容玥的孿生妹妹,她的本質還是不壞的有沒有人還是比較喜歡北辰蘭的?

上篇:471慕容玥相助     下篇:473德妃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