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73德妃在哪里?  
   
473德妃在哪里?

不過,這個話,卻是不能在此時對宸王了,該演的戲,卻還是要演的,是以,慕容玥在陳氏將之前的話重複完後,柔柔地靠在宸王的懷中,看向耶律韜道:"若是本王妃沒有記錯的話,陳氏早在進入耶律府之時,便已然有了四個月的身孕,而那腹中之子,便是耶律家的長子耶律云是以,本王妃倒是要問一問,這陳氏嚴人寬己的行事作風,究竟是出于何意?莫非,在陳氏的眼中,本王妃與七公主的身份,都不若你耶律府來的尊貴嗎?你耶律府之人能做的事,放在本王妃與公主的身上,就是不知廉恥了?"

想到這里,不等陳氏再多什麼,以免壞了自己好事,耶律韜便是一步上前,狠狠一個巴掌甩在陳氏的臉上,冷聲暴喝道:"你這個該死的賤婢,竟敢對公主不敬,老夫真是瞎了眼,竟是會帶你這等愚婦入宮,才讓你有機會冒犯了七公主與宸王妃"

耶律韜乃是武夫出身,這一巴掌下去,又怎是陳氏這等嬌生慣養之人能夠承受的,當下便被耶律韜一個巴掌打得半邊臉腫的老高,就這般生生昏厥過去

耶律韜卻是正眼也不看倒在地上的陳氏,轉過身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對著北辰蘭,宸王,慕容玥三人痛心疾首地道:"臣家教不嚴,才會讓陳姨娘冒犯了七公主和王妃,求公主和王妃降罪臣願意自領刑罰來代替陳姨娘受罰,陳姨娘雖只是臣的一個姨娘,但她終究為臣生下了一對兒女,為耶律家開枝散葉還請公主和王妃容臣代領罰過"

北辰蘭冷眼看著耶律韜一臉大義凜然深意重的模樣,只覺得是如此的滑稽而可笑

若此人真是深意重之輩,當初又怎會放任耶律風那般對待慕容玥?

若此人真是深意重之輩,當初又怎會在耶律風對慕容玥悔婚之後,只是懲罰了耶律風一番之後,卻不親自上門請罪,誠心求和?

若此人真是深意重之輩,為何在安平郡主死後,百般阻撓耶律風退出護國公府?

若此人真是深意重之輩,那日乾清宮前,行無恥至極之人,又是誰?

從來沒有一刻,北辰蘭如此慶幸耶律風已然換了身份,能夠不用再與這樣無恥的父親繼續生活在一個屋簷之下,而自己,也不用再卑躬屈膝地來討好這樣的一個公公否則耶律韜只需一個"孝"字,就足以將自己和耶律風壓得喘不過氣來

慕容玥看著胸口劇烈起伏的北辰蘭,緩緩上前幾步,來到北辰蘭的身旁,在其肩膀上輕輕拍了幾拍,示意她不用為這等不堪之人動怒

北辰蘭看著一臉笑意的慕容玥,繼而伸手撫了撫自己的肚子,心頭的氣怒莫明地淡了許多

慕容玥轉眸看向耶律韜,那流光四射的眸子看得耶律韜臉上一痛,仿佛有一種自己的臉皮被人生生割開千萬道傷口的感覺,險些讓他無法再繼續保持大義凜然的模樣

幸而,慕容玥很快地就轉開了自己的目光,繼而將視線轉向那被他一掌打昏過去的陳氏身上,悠悠地歎了一口氣,聲音中帶著無限的憐憫之意:"既然這陳氏已然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處,有心悔改,而耶律將軍是對陳氏這般深意重,那本王妃和公主自是不會再多加追究她的罪行了古武少年至于耶律將軍所的代領罰過,呵呵……"

慕容玥低低笑出聲,笑聲低沉中帶著幾分似有若無的冷然,與往日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完全不同,她緩緩將眸光轉回耶律韜的身上,似要通過這具皮囊,看入那個丑陋的靈魂,這個男人,憑著一副耿直的模樣,欺騙了自己的父親,讓"慕容玥"十幾年內掙紮在那個婚約之下,甚至是死在那個別有用心的婚約之下,她怎能就讓他四兩撥千斤地用"代過"這般簡單的方式輕易逃過……

耶律韜聽著慕容玥那泠然的笑聲,心中掠過一陣不好的預感,驀然抬起頭,卻看入了慕容玥笑意盈盈的瀲灩秋眸之中,那眸子是如此的清澈,水泠泠的,清透乾淨得讓他莫明地升起了一股寒意,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也正是這時,耶律韜聽到了慕容玥的聲音柔柔地響起,不帶一絲敵意,嫣然嬌俏:

"耶律將軍對一個姨娘尚且如此重重義,玥兒又怎麼能夠計較這些事呢耶律將軍還是快些帶陳姨娘回去療傷女子的容貌可是重乎于性命呢莫要寒了人心啊"

慕容玥最後的一句話落,便不再理會耶律韜,轉而拉過北辰蘭的手,來到後方低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宸王身旁,朝身旁的水菲菲開口道:"菲菲,你去請個禦醫來,為七公主請個脈"

這北辰蘭的臉色如此難看,著實讓人擔心,若是往日,慕容玥也不想要太過親近北辰蘭,但如今北辰蘭亦是有身孕的人,再多的恩怨,也敵不過一個生命的降臨要來得重要

關于後宮之中的人冷暖,即便慕容玥沒有感受過,卻也能夠明白幾分,既然她今日幫了北辰蘭,便幫人幫到底,總不能就任由她這樣臉色蒼白地離開

"是"水菲菲聽得慕容玥的話,迅退了下去,朝禦醫院而去

"我……不用了,我沒事"北辰蘭神有些扭捏地想要掙開慕容玥的手,就此離開

"坐下"一直低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宸王聞抬起頭來,淡淡地看了北辰蘭一眼,繼而拉過慕容玥在自己的身旁坐下

北辰蘭聽得宸王開口,微微一愣,繼而便安靜地在一旁坐下雖北辰蘭自幼便是被德妃捧在手心的寵兒,但卻依舊有兩人是她最為敬畏的,一人便是北辰皇,而另一人,不是德妃也不是前太子北辰昊,而是這個總讓人驚為天人,總是飄然于世,仿若不染凡塵的宸王——北辰星

慕容玥有著驚訝地轉頭看向宸王,對北辰蘭竟是如此聽從宸王的話有些疑惑,臉上頓時帶了幾分疑慮

宸王見狀,只是嘴角含笑地一手擁過慕容玥,讓她得以舒適地依著自己,繼而抬眸淡淡地一掃耶律韜,道:"既然王妃和公主已然不計較你等的罪名,還不退下?"

"是臣告退"耶律韜神色一默,便不再語,徑自將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陳氏一手提起,便大步退出了這方

北辰蘭看著耶律韜那灰頭土臉的模樣,心中不由地閃過一絲快意,能夠如此羞辱耶律韜一番,雖不能給其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終究還是痛快地出了一口氣只是,以慕容玥以往的行事作風,並不像是能夠這般輕易放過陳氏和耶律韜的人,那今日又為何?

"七公主是不是在奇怪我為何這般輕易放過他們?"慕容玥自是看出了北辰蘭的疑慮,便主動開口道

"確有此意"北辰蘭也不掩飾自己的想法,點了點頭道要知道,慕容玥清醒後的行事狠戾,她可是親身體會過的,若非當初德妃相護,只怕她就深受其苦了

"公主也莫要失望,雖我已經免去了陳氏的罪行,但想來,那陳氏也不可能活過明日了重生之美味關系"慕容玥輕聲道,眸光之中閃過一絲冷意與一絲嘲諷

北辰蘭看著慕容玥驀然冷清了幾分的神色,眼眸一動,似是明白了什麼,神色一驚,開口道:"你是,耶律韜他會……殺了她……"

北辰蘭話出口,已然有些不敢置信地捂住了唇,雖她已然對陳氏恨極,但卻不曾有過要其性命的意思,耶律韜又為何?

"公主莫非還不能領會陳氏今日為何會出現在此嗎?至于陳氏來此的目的,想來公主也已然清楚若是今日一事宣揚出去,對耶律府的沖擊會有多大,相信公主也不會想不明白"慕容玥打了個呵欠,有些慵懶地朝身旁的宸王身上靠去,出來了半天,方才又為北辰蘭的事了那麼多話,她還真是有些倦了

瑘睵宸王伸手在慕容玥的背上輕輕的拍了拍,又為其攏了攏披風,以免她被冷風吹著,繼而開口朝慕容玥低聲問道:"可是累了?若是累了,我們便回去"

此時水菲菲與禦醫的身影已然出現在走廊的盡頭,慕容玥見此,慵懶地點了點頭,道:"也好,回去"

宸王聞,也不顧此刻便是身在皇宮,便將慕容玥懶腰一抱,就要離開

北辰蘭才知慕容玥所的話中回神,便見宸王已然抱著慕容玥走出了三丈之外,看著慕容玥依偎在宸王懷中的嬌弱姿態,心中升起一股濃濃的期待,再有幾日,她嫁給耶律風之後,應該也會有著這種幸福

就在此時,慕容玥在宸王的懷中挪了挪身子,伸手撫了撫自己的腹,臉上滿是幸福與滿足的絕美笑容

那股明媚燦爛的笑容,頓時如一柄重錘一般敲進了北辰蘭的心

北辰蘭心頭一熱,不待細思,突然大叫一聲:"皇兄"話音出口,她便大步朝著宸王和慕容玥奔去

"公主,心"蓮和碧云見狀,忙來到北辰蘭的身旁兩側擁簇著北辰蘭,生怕她不心摔了自己

"等等"慕容玥見狀,亦是臉色一變,是以宸王停下腳步將她放下

"慕容玥"北辰蘭微微喘著氣,目光複雜地看著慕容玥,輕輕一咬下唇,繼而轉頭看向蓮與碧云,道:"你們兩個,守著四處,我與慕……我與二皇嫂有話要"

宸王聞眸光一動,示意水菲菲與那禦醫停于遠處,繼而便看向北辰蘭,道:"你有話就這四處無人"以宸王如今的功力,自信無人能夠在他的四周偷聽,當然,若是對方是宸王許可之人,另當別論

北辰蘭看著慕容玥那副淡然鎮定的姿態,心中五味雜陳,開口,卻是一句自己根本不想出的話:"慕容玥,你可知道,我真的很討厭你"

宸王聽得北辰蘭突然來的這般一句,眉頭微微一揚,眸中閃過一絲不虞之色,看得北辰蘭瑟縮了一下身子,頓時眼圈一,兩滴晶瑩的淚水就這般在黑白分明瀲灩絕美的眼眶之中打著轉,落入旁人的眼中,定是格外的不舍與心疼

"星"慕容玥眉頭微微一皺,輕聲喚道,她自是能夠看出,北辰蘭突然喚住自己,定然不是為了這麼一句話卻是沒有想到,宸王只是這麼一個目光,便讓得面前這個素以刁蠻跋扈任性囂張著稱的七公主嚇哭了

看著北辰蘭那委屈的模樣,慕容玥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無力感與淡淡的澀意,她可沒有那個時間來哄一個被慣壞了哭鼻子的人

宸王聽得嬌妻出聲,微微抿了抿嘴,卻也極為聽話配合轉過身去,優雅地靠于走廊旁的柱子之上,慵懶地眯起了星眸那姿態,顯然是在聲明,若是北辰蘭再這般出無禮的話,他便不再給北辰蘭機會,就此帶慕容玥離開獸神最章節

慕容玥見狀,淡淡笑開一朵絕美的笑靨,轉眸看向北辰蘭,聳了聳肩,問道:"你叫住我,就是為了這個?"

北辰蘭聞,嘴一扁,眼里的淚水終于落了下來,帶著幾分哽咽之聲道:"你為什麼總是這樣?你為什麼總是能夠生活的這般肆意而逍遙?你為什麼總是能夠輕而易舉地獲得了眾人喜歡愛戴的目光?就連風哥哥……慕容玥,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是讓我討厭"

蓮與碧云以及一旁的星殤在聽到北辰蘭的話後,皆是一陣無語地別過了頭,很是無奈地在心中低語:"她可是我們天機閣的主母,我們主子最愛的女子,被我們主子放在心尖上的人啊能是平庸之輩嗎?七公主,你這般當著主子的面她討厭,就不怕惹得主子發怒嗎?"

北辰蘭一手抹去臉上肆意流淌的淚水,看著慕容玥淡然如風的神,聲音中滿是無奈:"可是為什麼見到你之後,我便莫明地就想靠近你,親近你,就連一開始的討厭,也變作了喜歡呢慕容玥,你明明就是這麼討厭,不僅一開始和我搶耶律哥哥,後來和我搶二皇兄,就連父皇和太後的寵愛,也都被你一一搶去嗚嗚……偏偏即便是這樣,我就是對你怨恨不起來……嗚嗚……你真是太欺負人了"

北辰蘭到最後,就如同一個被人搶走了心愛的玩具一般的孩子一樣,無助地哭出了聲,那委屈和傷心的神,陪著那憔悴卻不失絕美的容顏,端得是讓人心疼與憐惜

而被北辰蘭拽著衣,口口聲聲著討厭的慕容玥,帶著幾分無奈和頭痛地按了按生疼的額頭,啼笑皆非地自懷中掏出手絹遞給北辰蘭,歎了一口氣道:"既然我這麼討厭,我以後見著你,盡量避開你便是了別哭了孕婦哭多了,對孩子不好"

北辰蘭一把搶過慕容玥的手絹,擦了擦滿臉的淚水,嘟囔道:"不行不許你避開我"著,北辰蘭哭得的眼睛帶著幾分緊張地看了一旁的宸王一眼,見他依舊是閉著雙眸,這才開口又是反悔道:"不過,我這段時間不能和你走得太近"

著,北辰蘭看了四周一眼,見蓮,碧云,水菲菲和星殤皆是守住了四周,這才開口道:"慕容玥,你這些日子,心一些,沒事就別出門了"

聽到北辰蘭這些話,不僅是慕容玥神色一凝,便是一旁的宸王,亦是驀然睜開星眸,看向北辰蘭

"為什麼這麼?"慕容玥開口問道,心中卻是閃過一絲隱隱約約的明悟

"我……我不能……"北辰蘭臉上閃過一絲掙紮之色,終是不想就此出賣自己的母妃

"可是德妃來找過你了?"宸王看著北辰蘭眼底的那分掙紮,驀然開口問道

北辰蘭聞臉色一變,震驚地看向宸王,張了張嘴,卻是一個字都不出來

只是,她的這幅表落在慕容玥和宸王的眼里,無疑已然是明了一切

"德妃在哪里?"慕容玥一把抓住了北辰蘭的手,急急開口問道要知道,德妃的出現與否,可是關乎到她心中最為急切想要知道的關于娘親月靈的身世以及死因

…………………………………………………………………………………………………………………………………………

親愛滴美女們,今天有加哦第一章五千字送上,求推薦票,推薦票好久不動了,不投都是浪費掉哦,每天都有的,求推薦票,嗷嗷嗷

上篇:472你將方才的話再說一次     下篇:474本王親自處置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