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74本王親自處置了她  
   
474本王親自處置了她

"我……我不知道……"感受到慕容玥急切的追問,北辰蘭有些慌亂地開口,見宸王在聽到自己的話後驀然冷下的神色,不等宸王逼問,便急急道:"昨夜母妃回來之後,只是問了一些我就要出嫁的問題,然後就是看到我有了身孕之後,神色嚴厲地責備了我一番,後來……後來我便睡著了,再醒來之後,母妃只是交代我不要將她出現的事告訴別人,便離開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宸王目光如炬地看著北辰蘭一臉的慌亂,心知她並沒有在謊,與慕容玥交換了一個眼色之後,便不再開口

慕容玥輕輕地拍了拍北辰蘭的手背,開口道:"既然德妃只是了這些,那你為何卻要來讓我心一些?"

北辰蘭感受著慕容玥溫暖的柔荑安撫著自己的那份溫柔,心中一軟,淚水再次落下臉頰,有些別扭地別開臉開口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有這種感覺,母妃此次出現,定然是會去找你……慕容玥,若是母妃……母妃她做錯了什麼,你能不能,看在以往她的面之上,原諒她……"

北辰蘭這般著,聲音卻是越來越低,即便是她自己,也感覺到自己話中的勉強

果然,慕容玥在聽到北辰蘭的話後,緩緩地松開了北辰蘭的手,目光清明地看著北辰蘭,神無喜無悲,就這麼淡淡地開口問道:"七公主,你既然明白了德妃此次出現的目標是我,心知她會對我不利,那又該如何原諒她?"

"母妃她……母妃她或許是身不由己……"北辰蘭有些迷惘地搖了搖頭,無力地開口道

"七公主可知道玥兒以往為何會癡癡傻傻,滿臉惡瘡?"慕容玥突然開口道,看著驚愕的北辰蘭,卻也沒有打算等到她的回答:"我臉上的惡瘡,是府中的姨娘陳倩下毒所致,而我的癡傻瘋癲,卻是因為德妃所下的腐心蝕神散所致十幾年來,德妃便是一邊按時按量地給我下毒,一邊以一個溫柔可親的姨母身份在保護我,照顧我甚至,便是我娘親的死,也與德妃脫不了關系七公主,便是如此,你還要,德妃一切作為,都是身不由己受人逼迫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北辰蘭在慕容玥的一字一句下,滿心無奈地步步後退,神之中滿是疲憊神傷……

慕容玥看著北辰蘭已然心力交瘁的模樣,輕歎一聲,不願再打擊眼前這個已然夠可憐的少女,深吸一口氣,斂去了因為想起了過往而激動的心緒,轉而道:"七公主今日的好意,慕容玥銘記于心,只是,若是想要慕容玥放過德妃月穎,只怕慕容玥只有愧對七公主了蓮,碧云,你們帶七公主回去休息"

"慕容玥……"北辰蘭被蓮與碧云一左一右攙扶著,一雙絕美的眼眸早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心神,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那永遠溫柔端莊,便是話都不曾大聲一句,面對下人總是溫細語,甚至連下人犯了過錯,都不輕易責罰打罵的母妃,竟是在笑語嫣然之際,做下了這麼傷天害理的事

"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北辰蘭喃喃地自語道,世界怎會有如此可怕的事,世間究竟還有什麼是真的?

她風光無限之際,皇室之中的其他兄弟姐妹對自己的和顏悅色,刻意討好女優養成宮人太監對自己的阿諛奉承,溜須拍馬,都是假的

她最為慈愛的母妃,永遠的完美無暇,端莊高雅,心地善良,與人無害,都是假的,就連母妃的姐姐,自己的姨母,慕容玥,也都是母妃害的

甚至連是連耶律韜對自己親生兒子的疼愛都是假的不惜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毀去耶律風的一生

這世間,究竟還有什麼是真的?這世界,還有什麼是可信的?

"七公主?"慕容玥看著北辰蘭那幾乎快要崩潰了的神,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有些後悔自己方才是否不該將德妃的真面目對北辰蘭揭穿

就在慕容玥擔憂之際,只見宸王手指微微一動,便點上了北辰蘭的睡穴,北辰蘭的身子一軟,便倒入了蓮的懷中

"北辰星"慕容玥看向身旁的宸王,見他自懷中掏出了一個玉瓶,遞給蓮,開口道:"回去之後,將這瓶中的丹藥喂公主服下心照看著她,找機會開解她一番,莫要讓她犯了執念"

玉瓶之中乃是宸王為懷孕了的慕容玥精心調制的丹藥,如今送給了北辰蘭,也不過是看在她方才提醒慕容玥的分之上否則以北辰蘭以往對慕容玥的刻意刁難,他是絕然不會送出這瓶丹藥的

"是"蓮恭敬地接過宸王手中的玉瓶,繼而面有愧色地開口道:"主子,奴婢昨夜竟是沒有發覺到德妃歸來的行蹤,還請主子責罰"

宸王擺了擺手道:"既然德妃已經刻意隱藏了行蹤,能夠避開宮中眾人的耳目,想來身邊定然是有高手保護,你和碧云二人本就不是以武功見諸,沒有發現也是有可原"

"謝主子"蓮與碧云兩人聞皆是恭敬地應到,臉上滿是感激之,自從有了主母之後,主子顯然是加平易近人了,不再如同以往一般,總是飄渺若云端神祗

"走"宸王低頭溫柔地看向懷中的慕容玥,魅惑一笑,示意她不用擔心

看著宸王擁著慕容玥而去,水菲菲低聲交代了那被她請來的禦醫一番,讓他好生為北辰蘭調理身子這才緊跟上宸王的腳步

蓮與碧云見到這一幕,不由帶著幾分感歎地看著昏迷過去卻依舊眉頭緊鎖的北辰蘭

她們跟隨在北辰蘭的身邊已然有了些年份了,對于這個總是刁蠻任性的公主,有著比外人加全面的了解

北辰蘭已然風光無限的時候,的確是刁蠻驕橫,但也僅是止于對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那份不講理以及在下人犯了錯的時候打罵一番而已,卻終究還不曾真正地傷及人命

如今落得如此地步,怎能不讓人感歎

"蓮姐姐,真是沒有想到,主母如此關照公主,想來以後公主的日子會好過一些了"碧云攙扶著北辰蘭心翼翼地朝著沁蘭宮走去,眼角掃了那畢恭畢敬遠遠落後三丈的禦醫,輕聲開口道

"希望如此,只是公主在宮中帶著的日子也沒有幾日,就是不知她在嫁入護國公府之後,等著她的生活,又如怎樣的一番光景"蓮微微搖了搖頭,輕聲回答到

"想來有主母的照應,公主的日子應該不會太難過還有,蓮姐姐,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碧云聲音再次降低,輕聲開口道

"什麼事?"蓮轉眸問道

"你有沒有發現,公主的長相,和主母,竟是有著七八分的相似,以往公主指使氣派之時還不曾感覺到,但方才公主在面對耶律韜那老家伙的時候,那驟然一變的氣勢,簡直和主母有著驚人的相似呢悍妃難馴"碧云邊著,目光邊在北辰蘭的容顏之中觀察著,越看越是確定了自己的法

蓮聞心中一動,腦子同時出現了慕容玥和北辰蘭的臉,亦是贊同地點了點頭,道:"的確是很像,不過主母和公主本就是表姐妹,有些相似也並不奇怪"

"也是哦"碧云點了點頭,便不再語

眾人離開之後,回廊之處再次恢複了甯靜一旁的假山之後,兩個身影緩緩走出,其中一人手上是捏著一個棋子輕輕地摩擦著赫然便是北辰至尊,北辰皇

而另一人,臉色蒼白,神之中滿是無盡的殺氣,此人正是慕容玥之父,慕容宰相

"慕容愛卿……"北辰皇眉頭緊鎖,臉色帶著幾分愧疚之色,輕聲開口道:"朕以前見你對德妃冷漠疏離,只當你是因為不想看到瑘睵她的臉響起已故的夫人,卻是不知,這其中,竟是有這麼多的緣故慕容愛卿,是朕愧對你了……"

慕容宰相掩于下的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上有根根青筋暴起,聽到北辰皇的話後,深吸一口氣道:"皇上,臣之所以對月穎冷漠疏離,並非是因為知曉了她是殺死月靈的凶手,不知道她竟是對玥兒下毒殘害玥兒智商的人若是臣知道了,即便她貴為德妃,臣也會親手殺死她"

"那你這些年為何……"北辰皇眸中閃過一絲疑惑,當年他之所以會封月穎為德妃,其中少不了幾分是因為慕容宰相的原因,而如今看來,似乎他做錯了什麼,而且是大錯特錯

"這其中原因……"慕容宰相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之色,終究沒有開口回答北辰皇的話:"只是因為一些私事,還請皇上容許臣保留**還有,皇上,不論你准與不准,只要臣一旦發現了月穎,定然會將其斃于掌下,即便皇上屆時要將臣問罪,臣也在所不惜"

北辰皇聽了慕容宰相的話,輕輕地歎息一聲,開口道:"慕容愛卿,朕當年為何會召德妃入宮,別人不知,莫非你還不清楚嗎?她之所以能夠榮升德妃之位,是因慕容愛卿你的緣故莫如今朕已然得知她那蛇蠍之心的真實面目,朕與她的分,又怎及與你的萬一如今她逃離了皇宮,非但不思己過,遠離北辰,居然還想要對朕的兒媳不利,是可忍孰不可忍李德全"

"在"李德全的身形應聲出現在兩人的身後

"替朕擬旨,剝去其德妃的妃位,將其變為庶人,舉國通緝月穎,賞銀十萬兩,命朝中上下四處搜尋,一旦發現她的行蹤,殺無赦"北辰皇一字一句道,身上滿是肅殺之色

"是"李德全看著渾身散發著冷肅之氣的北辰皇,心中亦是對德妃月穎恨極,北辰皇與慕容宰相之間是何等的感,他自是最為清楚,甚至便連二十年前,他們幾人逐鹿天下烽火萬里之時的形亦是一幕幕湧現

慕容宰相多少次以性命相救北辰皇,北辰皇又如何一次次將自己的後背交給了慕容宰相,這其中的感,怎是"信任"兩個字得以道全?

北辰皇在完旨意之後,便默然立于原地,閉目不語

當年他之所以會召德妃入宮,概因是那一年,他留宿慕容府之時,宿醉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竟是睡在了德妃的床上,那一抹鮮豔的落,以及哭了眼的德妃白嫩的身子上上下下,都布滿了青紫的痕跡

慕容宰相是北辰皇最為親近的臣子及兄弟,他坐下了這等事,自是要給慕容宰相一個交代,絕不能因為一個德妃,就壞了自己和慕容宰相的分

是以當日,他便下旨召德妃入宮,且是封為了貴人,而之後的步步高升,是離不開慕容宰相的原因

如今想來,這一切,竟是完全錯了思及自從他封了月穎貴人之後,慕容宰相便開始的疏離,以及在看向德妃之時冷漠的眼神,北辰皇只感覺自己的心中滿是後悔煉仙的少年最章節

但這又能怪誰,這其中的恩怨,他不知,慕容宰相是不能,他是為了顧全與慕容宰相之間的兄弟之,慕容宰相是在周全他對自己的君臣之義

概因從德妃入宮那一天起,德妃便是後宮主,而他,便已然成了朝臣

這德妃,果然是好算計

慕容宰相看著北辰皇那一臉的氣恨與冷肅,疲憊地仰頭看向天際那一輪開始偏西的太陽,只感覺世事弄人,北辰皇心中的悔恨,他又怎會不知

如今已然時過境遷,彼此的兒女都已經長大成人了幸而,他們的孩子,比他們要清明的多,不再受殲人蒙蔽

"皇上"慕容宰相轉身走至方才兩人對弈的桌上,端起那壺早已經沖泡好,如今已然泡得過老甚至已經冷切了的茶水,緩緩地注出兩杯,一口灌下自己的那杯,任由那股屬于茶水獨有的苦澀在口中緩緩漫開,直至心底久久,才開口繼續道:"臣有一事相求"

"你……"北辰皇轉身開口道,幾步來到慕容宰相的面前坐下,端起慕容宰相斟好的苦茶一口吞下,感受著那份苦澀之意,卻露出了豪氣云天的笑容

慕容宰相的心意,他怎會不知,英豪之間,就該如此,一杯酒,一盞茶,恩怨盡消,義天長,不外如是

……………………………………………………………………………………………………………………………………………………………

寬大舒適的馬車之上,慕容玥偎依在宸王的懷中,腦中卻是不斷地出現北辰蘭方才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不由地握緊了素手,她並不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所為的快意仇,也不過是對付那些傷害或意圖傷害自己的人"北辰星,我方才,是不是不該將那些事實告知北辰蘭,畢竟,她是好心過來提醒我,我卻在她面前赤*裸*裸地揭開了德妃的真實面目,這對她來,應該是一個不亞于晴天霹靂的打擊"

但面對北辰蘭這個與自己大仇沒有,摩擦不斷的表妹,她卻總是狠不下心來傷害她,甚至在對方有困難的時候,還總是心軟地出手相助

是否是自己真的對親太過期盼了,才會分外地珍惜這個與自己有著血緣關系的表妹呢?

宸王看著慕容玥那副糾結的模樣,心疼地伸出手指在其瓊鼻上刮了刮,開口道:"玥兒所做的決定,何時錯過了?其實,你只是被北辰蘭的緒所左右了判斷能力而已其實北辰蘭的心中,早已經認識到了德妃的真實面目,只是她一直在欺騙自己,不肯承認面對而已今ri你對她出了一切,反而是在幫了她,以免她日後被德妃所利用若是真有那麼一日,即便是你有心袒護北辰蘭,本王也會親自處置了她"

……………………………………………………………………………………………………………………………………………………………

第二送上,今日可是在補前幾日的哦,具體是哪幾日就不詳細明了美人們最近是怎麼了,都不留了,你們的留評論可是我碼字的絕對動力啊比100號油還要來的精純留評論看我真摯純良的雙眸

上篇:473德妃在哪里?     下篇:475陰謀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