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75陰謀漸起  
   
475陰謀漸起

到最後一句,宸王溫柔的舉動不變,星眸之中卻是已然滿是冷冽的殺意,這個世界上,慕容玥是他永遠的逆鱗,觸者即死,沒有第二個下場.

"不要!"慕容玥想也不想地就開口否決了宸王的決定,仿佛宸王下一秒就真的要殺死北辰蘭一般,而她也實實在在地相信,若是真有那麼一日,宸王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取了北辰蘭的性命.

宸王低眸看向慕容玥驀然色變的嬌顏,伸手輕觸著她驟然蒼白了的容顏,斂去了眸中的狠戾,輕粥眉頭,開口問道:"玥兒,你有沒有發現,你對北辰蘭的態度,為何總是異于他人?"

慕容玥的性子雖並非淡薄如水,但卻也提不上是熱心,但每逢北辰蘭有困難之際,慕容玥總是會及時地給予救助.甚至對方是傷害過她的耶律風,她都能夠冰釋前嫌,這一點,著實讓得宸王心中疑惑.

聽得宸王的話,慕容玥默然靜下心來,宸王的話,讓得她紛亂的思緒逐漸清晰下來,的確,對于北辰蘭,她的確是有許多無法解釋的地方.

不忍心看對方傷心流淚是一點,最為奇怪的是,每逢北辰蘭痛心疾首之際,自己的心,亦是會跟著隱隱作痛,這究竟是該作何解釋?

"想不透就不想了!本王答應你,只要北辰蘭沒有危及你的性命,就不會做出傷害她的事,你也累了一天了,就別再為這事而煩憂了!"宸王見得慕容玥那迷惘的神,輕聲打斷了她的思緒,不讓她繼續傷腦筋.

"我……"慕容玥開口才想些什麼,馬車卻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星殤的聲音自外面傳來:"王爺,有人想要求見王妃!"

"什麼人?"慕容玥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

"宸王府,昔日一別,如今可好?"一個清雅的嗓音自馬車外柔柔透入,慕容玥在聽到這個聲音之時,頓時眸光一亮,臉色揚起了欣喜的笑容,忙自宸王的懷中躍出,一把推開了馬車的木門,看向立于馬車前方那個靜身而立的女子.

陽光自側面斜斜投下,為眼前靜怡的女子投下了淡淡的淺影,女子靜然一笑,笑出了歲月甯靜的美好,赫然便是那分別了幾個月的柳姨娘.

"柳姨娘!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慕容玥滿心喜悅地才欲跨下馬車,身後卻伸出一雙鐵臂將她緊緊摟住,而後身子一個騰空,再落下時,已然腳踏實地.

"忘記你如今是有身孕的人了嗎?若是傷著了可怎麼辦!"宸王帶著幾分責備的嗓音輕柔在慕容玥的耳旁響起.

"我……我一時高興便忘記了!"慕容玥嬌俏地一吐舌頭,有些心虛地看著宸王道.

柳姨娘在聽到慕容玥的話時一怔,目光有些驚異地看了一眼慕容玥平坦的腹,繼而臉上再次緩緩笑出一道溫柔的弧:"王妃竟是有身孕了,真是可喜可賀!聽聞王妃大喜,柳絮特意趕來送上賀禮,卻不想,還是少備了一份."

柳姨娘著,便從手中提著的包袱之中取出一塊碧光瀲灩,如同清泉一般透徹的白兔玉佩,送到了慕容玥的面前:"這是我游曆四方之時得到的一塊碧玉,心中只覺它的清透無雙與王妃的眸子有著驚人的相似,便留了下來,如今正好用來做王妃的新婚賀禮,還請王妃笑納."

慕容玥在初見那塊白兔玉佩之時,便覺得十分精美,伸手接了過來,才見那塊玉佩在玉兔的眼睛之處,竟是有著一點淡淡的嫣之色,仿若是玉兔已然有了生命一般,心中更是喜愛,笑顏道:"柳姨娘真是有心了,這玉兔真是讓人喜愛,玥兒便厚顏收下了!柳姨娘此次既已回來,可曾見過爹爹?"

"我才回京,還不曾見過老爺……"柳姨娘在提及慕容宰相之時,臉色閃過一道複雜之色,淡淡笑道:"既然賀禮已經送到,那我便告辭了!"

"柳姨娘!"慕容玥見柳姨娘要走,忙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道:"柳姨娘既然回來了,哪有不多住些日子的道理.莫非柳姨娘離開如此之久,就不想玥兒嗎?"

"王妃……"柳姨娘見得慕容玥挽留,臉色閃過一道猶豫之色,才想開口婉拒了慕容玥的話,卻見慕容玥不等她回答,再次開口了.

"柳姨娘可不知道,自從玥兒有了身孕之後,北辰星他便是寸步不離地守著玥兒,如今你來了正好可以陪著我,也免得他總是粘著我,一點自*都不給我,讓我連個話的人都沒有!"慕容玥到這里,目帶嬌嗔地瞟了宸王一眼,那付嬌憨的神,讓得宸王心頭一蕩,撫著慕容玥腰的手便是不自覺地揉捏了一下,惹得慕容玥的俏臉一.

"王爺這是關心你,你怎能這般話."柳姨娘見得慕容玥如此,輕笑著責備了一聲,轉而朝宸王福了福身子道:"玥兒年幼,王爺可莫要和玥兒計較."

宸王聞,星眸流光四射地掃了柳姨娘一眼,卻是淡淡地道:"玥兒是本王的妻子,無論是什麼模樣都是本王的最愛,又怎會生她的氣!"

柳姨娘聞一怔,繼而靜雅的容顏之上便柔柔笑出一抹笑意,似是沒有想到,即便時隔了幾個月,宸王依舊對慕容玥寵溺如初,絲毫沒有半分改變,反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愈加濃烈如醇酒,是以,柳姨娘的嘴角溢出一抹欣慰的笑意,開口道:"即是如此,確是我失了,王爺請見諒!"

"柳姨娘,我們不理他,來,快和我一道上車,告訴我你這些日子都游曆了什麼地方,每個地方都有哪些好玩的事!"慕容玥輕笑牽著柳姨娘的手,拉著她上了馬車,親密地與其交談著.

宸王見此,無奈而寵溺地跟著慕容玥上了馬車,卻是一手擁過慕容玥,將其拉離柳姨娘的身旁,在馬車的對面坐了下來,繼而便眯上了雙眼,不不語地任由慕容玥與柳姨娘交談著.

幸而這馬車本就是天機閣特制的,雖然外面看著不是非常大,里面的空間卻是十分的寬敞,不僅有休息的軟塌以及靠墊座位,更有著茶幾,棋盤和書架等無聊閑暇時分用來打發時間的裝備.

是以即便多了柳姨娘一人,馬車之內也不曾增加一分擁擠之感.

柳姨娘水眸淡淡地掃過馬車之內的裝飾,嘴角輕輕地噙起一抹微笑,在聽得慕容玥的問話之後,點了點頭,到:"好,我離開慕容府的這幾個月,的確是游曆過不少的地方,其中倒也有著不少有趣的地方……"

著柳姨娘便開始用她那獨特的溫柔嗓音,柔柔地低述起這些日子的所見所聞.

慕容玥聽著柳姨娘的描述,時不時插個幾句話,提及自己感興趣的地方,而宸王在見得慕容玥那雙因為興致勃勃而明亮得流光四射的眸子,以及嘴角絕美的笑容,原本被人打擾了的不虞也漸漸地散去.

一時間,馬車之上的氣氛頓時變得其樂融融起來,而柳姨娘也在慕容玥一再的挽留之下,在宸王府內暫住了下來,畢竟慕容玥如今身懷有孕,身邊的確是需要有人照顧.

是以在得知肖嬤嬤已然離開之後,柳姨娘便不再推拒,欣然答應了留下來照顧慕容玥.

…………………………………………………………………………………………………………………………………………………

幾日的時間一瞬即過,很快地,就到了北辰蘭出嫁這一日.

與所有朝臣猜測之中完全不一樣的是,北辰蘭的婚事,竟是比之前幾個公主的婚事都要來的盛大隆重.

甚至連北辰皇都身著便裝親臨護國公府,出席了北辰蘭的婚宴.

而宸王,則是在慕容玥的瑟佑之下,心滿意足地大駕光臨護國公府.

馬車之上,慕容玥微撅唇,嘟囔著輕柔著自己的手腕,滿目委屈地斜眼瞟著宸王,該死的,這家伙果真夠無恥,自己昨夜不過是答應他要幫助他"出來"而已,卻不想,這個才幾天沒有那啥的家伙,那該死才持久力,簡直是人神共憤.

她左手右手輪流上陣,竟也是忙活了足足一個時辰,才讓他一泄如注.

莫非他就不怕鐵杵磨成針嗎?這樣日以夜繼天長日久地"磨"下去,只怕是精鋼鑽,也要磨成粉了吧!

"乖玥兒!"宸王笑得如同一只偷吃成功了的狐狸,伸出手將慕容玥的一雙柔荑皆是包入自己的手掌之中,體貼地揉捏著慕容玥的手腕,開口道:"本王聽到你在罵我哦!"

"沒有!絕對沒有!"慕容玥才不肯承認自己的失策呢!否則豈不是要被他笑死,不過,下次絕對絕對不和這只狐狸交換條件了!簡直是太吃虧了有沒有!

想來去參加護國公府的婚宴,也不過是半個時辰左右的事,而她加上前戲和後來的那啥,足足忙活了兩個時辰,這種生意,真真是太吃虧了!

"真的沒有?"宸王繼續揉捏著慕容玥的手腕,感受著慕容玥那幼滑如凝脂的柔荑,回憶起昨夜里這雙手帶給自己的絕對享受,心中一蕩,不由地又是心猿意馬起來.

"真的沒有!"慕容玥心神一凝,全神以赴起來,可莫要再鑽入這個家伙的圈套中去,否則只怕又是要寫一篇血淚史.

"玥兒……"宸王驀然將語調拉得長長的,那魅惑無雙的尾音,簡直是誘人到了極致,聽得慕容玥俏臉通,幸好今天柳姨娘身體抱恙,不曾跟來,否則她豈非是要丟臉死了!

沉默,保持沉默!

在這只狐狸面前,多錯多,沉默是金.

"你,我們送北辰蘭什麼禮物的好!"宸王見得慕容玥閉嘴不配合交談,循循善誘地開口道.

"前幾日,本王送給北辰蘭的丹藥至多也就能夠維持三日之久,想要如今應該是沒有了吧!那丹藥可是本王專門調制了為你養身子的,功效自是不用,就不知,三日的療程,能不能將北辰蘭的身子養好呢!"宸王邊著,纖長的手指便在慕容玥的手腕上打著圈,一圈一圈地,仿佛要撓入慕容玥的心尖上去.

"條件!"慕容玥心神一動,認命地開口到.

"本王今夜,想要……"宸王低頭盯著慕容玥嫣的雙唇,那火熱的目光,幾乎要將慕容玥的身子都燃燒起來.

"你……休想……"這家伙果真是色胚子,居然想要……慕容玥一抿唇,手指便在宸王腰間的軟肉上一掐,色胚,叫你色!叫你色!叫你色!

"愛妃在想些什麼……嘖嘖,你思想不純潔哦!"宸王感受著腰間的揪痛,無奈地將慕容玥的手捉下,這妮子,當真舍得.

"那你是想做什麼?"慕容玥羞了一張臉,瞪著宸王道.狼能改變得了吃肉嗎?天下雨還來的快些!

"本王是在想,你昨夜讓本王舒服了,本王自是不能讓你吃虧了才是……"著,宸王將唇靠近了慕容玥的耳朵,輕聲呢喃道:"玥兒,再有幾日,你就滿了三個月了,是不是就能……"

"不要!"慕容玥羞得滿臉發燙,這家伙,離三個月還有七八日吧!他怎就開始算上了!早知道,她就不該在看到他憋得痛苦萬分的時候,心軟告訴他在孕中期可以同房之事.果然,她怎麼就能夠忘記了這家伙在床第之間是多麼的凶猛呢!只怕到時候,她又要飽受"欺凌"了!

"果真不要?"宸王的手緩緩下移,探入慕容玥的繡裙,來到她繡裙之下他最向往的那處,感受著那處的溫熱柔軟,邪肆地靠近慕容玥羞得通的玲瓏耳,伸舌輕輕一舔.

"不要……"慕容玥的聲音頓時帶上了幾分顫抖,幾分無力.

"本王會讓你要的……"宸王伸手微微一動,感受著慕容玥身子的輕微顫抖,繼而,便感受到手下逐漸的濡濕……

宸王的笑容逐漸放大,眸光邪肆而狂狷,卻是該死的性感迷人,他伸手抬起慕容玥的俏臉,纏纏綿綿地吻上了慕容玥的雙唇,開口道:"倔強的妮子,你的身體,遠比你的嘴要來的實誠."

慕容玥俏臉滾燙地埋首在宸王的懷中,不依地伸手在宸王的腰間軟肉上狠狠掐住,這個該死的家伙,越加讓人愛恨不已了!這種話,叫她怎麼回答.

"主子,護國公府到!"就在慕容玥羞赧萬分之際,星殤的話仿若救命稻草一般響起,讓得慕容玥只感覺此刻他那平靜無波的聲音勝過天籟百倍.

"暫且先放過你!不過,今夜……本王還要……"宸王握起慕容玥的雙手至唇邊深一吻,笑出了狐狸般的算計.

"不要……"慕容玥頓時苦著一張俏臉,可憐兮兮地看著宸王,她的手會斷的,真的會斷的,任是誰每夜都握著那家伙上下數千次也受不了啊!這北辰星是想要讓她累死嗎?

"放心吧!今夜會快一些的,不過,前提是你要配合本王!嗯!"宸王好笑地在慕容玥的臉上印下一吻,輕聲開口道.

"咳咳!"慕容玥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死,這家伙,的叫什麼鬼話,要她配合,她怎麼配合?還有,這事是他快就能快嗎?

是誰昨夜一個勁的在自己耳邊"快了!快了!"卻生生折磨了她一個多時辰的!

她不同意,她絕對不再自找苦吃去挑撥他!她還要留著一雙手吃飯呢!

啊啊啊!她要和北辰星分居!看他還怎麼折騰自己!讓他自己練左手右手輪流保健操去!

對!分居!

一定要分居!

今夜就分居!

慕容玥目光恨恨地看著宸王,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

宸王卻是渾然不知道,他的寶貝嬌妻心中已然下了一個對他來,無疑是人間酷刑的決定,是以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他落了下風許久,開始了和嬌妻持續許久的游擊戰.直至某天,他再次成功地將嬌妻壓在身下,翻身做主人……

………………………………………………………………………………………………………………………………………………

第三更五千字大章,前幾日的斷更已然補齊,求推薦票,求留,求月票,各種求!

上篇:474本王親自處置了她     下篇:476只有喪偶,沒有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