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76只有喪偶,沒有離休  
   
476只有喪偶,沒有離休

雖耶律風絕非是護國公真正的兒子,但今日耶律風的大婚,護國公卻是將婚禮操辦得盛大隆重,生生將其提了一個規格

此時,護國公府客如云來,不乏都是朝中重臣,在看到身穿大郎裝的耶律風之後,每一人的臉上都揚著最為真摯的祝福笑容,口呼恭喜"呼延郡王",仿佛在這之前,從來便不曾認識沒有見過耶律風一般要知道,皇上既然封了耶律風郡王的身份,便代表著耶律風已然徹底與以往劃斷了關系

而耶律風在面對這些在不久之前,或是見到他便鄙夷地繞身而過,或是指指點點,或是傲然不視的眾人,只是面色淡然,笑容謙然而有禮,不卑不亢地與之交談著

"宸王殿下,宸王妃到"門房唱諾的聲音拉得老長,畢竟來人可是如今炙手可熱的宸王夫婦

耶律風立即停止了與身旁之人的交談,眸中帶著幾分熱切與恭敬以及感激之色看向自外面款款走來的宸王與慕容玥

因為是來參加喜宴,是以今日的慕容玥穿了一身真蹙金雙蕭海棠錦春長衣扶開如云般的華彩,此時與一身青緞云錦長衫的宸王相攜而來,一一青,分明是兩種極端化的顏色,穿在兩人的身上,卻是有著一種蘊含了天地平衡的韻味在內

兩人只是這般相攜而來,無需眉目對視,無需語交談,便是這樣緩緩地踏著步子前進,便能夠讓人感受到其中的無盡默契與靈魂契合

如此風華絕代的一對璧人,僅是一人獨立,便已然自成一道風景,何況兩人相攜而行,便是隨意的一個眼波流轉,便是淡然的輕輕一擺手,都如同彙聚了世間的靈秀于身,讓人別不開目

看著比之上次見面,加風華絕代的慕容玥,看著她眉目之間流溢著的幸福光彩,以及唇邊笑靨之中流轉的嫵媚風,耶律風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眸光一掃,在看到她身旁傾世無雙神色淡然卻自有無盡尊貴氣勢流露的宸王,他那眸中的複雜之色便是一凝,繼而微微垂眸,斂下了眸中翻滾的思緒

是的這樣無雙的慕容玥,只有面前的宸王北辰星,才能與之匹配,而自己,也不過是她生命之中的一個過客罷了

如今,她的身邊已然有他

而自己的身邊,也已然有著蘭兒這樣對自己一往深的女子相隨

過往的一切,是上天賜給自己的福祉,而他,卻從不曾珍惜,如今上天把這福祉收回,他也該醒悟了

長下的手掌驀然握緊,耶律風再次抬眸,眸光已然清明,恭敬地朝著迎面走來的宸王與慕容玥行禮道:"呼延翌晨恭迎宸王殿下,宸王妃"

宸王看著面前的耶律風,星眸之中閃過一道流光,方才耶律風在初見慕容玥之時,眼中的愛慕與悔恨,宸王並非沒有發現

只是,對于這點,宸王的心緒卻不會著可笑的波動

所為的醋意,只有在心中不自信的況下,或是面對旗鼓相當的對手,才能產生的,而耶律風,雖如今已然進步了太多,卻依舊無法讓宸王有著哪怕一絲的威脅感

何況,如今的慕容玥已然是他的王妃,是彼此傾盡了生命來相愛之人,他又何須為了別的男子對她的仰慕而不快,別人的仰慕,只是在證明他的王妃是多麼的優秀,是在提醒他,無論歲月如何倘佯,都不能對他家王妃的愛意有哪怕一絲半毫的懈怠

"今日是你大喜之日,無需多禮,星殤,把本王的賀禮送上"宸王示意耶律風起身之後,便讓星殤把賀禮送到耶律風的面前

耶律風雙手接過宸王送上的賀禮,賀禮極為簡單,不過是一對雙耳同心白玉蓮花佩與一個玲瓏剔透的玉瓶,但耶律風的臉上卻沒有半絲波動,而是極為鄭重地再次朝宸王拘禮道謝

"玉瓶之中有十粒丹藥,能夠讓七皇妹身子這幾個月的虧損補上,得保孩子安然降生,能夠給孩子百毒不侵的身體至于這同心白玉蓮花佩,你與七皇妹一人一只攜帶,可避外邪百毒侵身"

在聽到宸王的話後,眾人皆是輕輕地吸了一口氣,看向那其貌不揚的同心白玉蓮花佩與玉瓶的目光,頓時變得火熱起來不過這既然是宸王送給耶律風的,他們自是不敢有半分想法只是在心中盤算著如何能夠和宸王打好關系,求得這丹藥,便是一枚,也是極好的

宸王淡淡地交代完話之後,便欲攜著慕容玥離開慕容玥輕輕地按了按宸王的手,繼而看向耶律風,眸光微微一動,開口道:"好好愛七公主,她對的一番意,只怕世間已然再無人能夠越,萬萬莫要傷了這樣一顆珍貴的心"

耶律風聞,臉上亦是無盡的動容,目光直視著慕容玥道:"王妃請放心,我已經錯過了一次,不會再錯過了這一生,蘭兒只會有喪偶,不會有離休而我,今生今世,也只會有蘭兒一個妻子,再無別的女人"

耶律風的聲音聽入在座之人的耳中,令得眾賓客皆是神色一變,不由自主地看向首席之上一身衣的護國公

護國公坐于北辰皇左側,在聽到耶律風的話後,卻是神色不變,只是他的身旁的北辰皇卻是敏銳地感受到了護國公端著酒杯的手微微一顫,杯中之酒蕩出了一道漣漪

"老哥,喝酒"位于北辰皇右側的慕容宰相適時地開口道,也不管護國公同意不同意,就朝其杯子上一碰,自顧自地一口灌下杯中之酒

"干了"護國公見此,亦是一口將杯中之酒喝盡

喝完之後,護國公將手中的酒杯一放,轉而看向才欲給他倒酒慕容宰相,虎目一瞪,開口道:"你這家伙,也別想著灌醉老夫,你那點芥末心思,還當老夫不知道不曾?放心,既然老夫答應了你們,就一定會做到再……這子……"

護國公朝著耶律風那處揚了揚下巴,道:"還真是對了老夫胃口"

想到那日李德全將昏迷的耶律風送來,並將北辰皇的意思告知了他之時,他並非沒有猶豫過,不過這些猶豫在他將耶律風踢醒,在看到了那一雙絕然的眸子之後,竟是莫明地心中一動,概因那雙眼眸,那種姿態,竟是像極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是以,一向以頑固著稱的護國公,竟是耐心與耶律風交流了許久,繼而便出乎眾人意料地認下了耶律風這個兒子,這才出現了今日的形

聽到護國公的話,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北辰皇淡淡一笑,見護國公杯中的酒已然被慕容宰相添滿了,這才舉了舉手中的杯子道:"若是沒有那一跪,朕也想不到,耶律韜那樣一個滿心鑽營的人,竟是有一個這樣硬氣的兒子"

"那老東西,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慕容宰相在聽到北辰皇提及耶律韜之時,滿心不屑地哼了一聲

護國公聞嗤笑一聲:"你當每一個人都如你這般後知後覺,老夫當年就看出這家伙不是個東西,偏生你還和他訂了親,嘖嘖"

"老東西,你莫要只會我,你不是也讓他占了不少便宜了嗎?"慕容宰相被護國公這麼一刺,當下也橫眉豎眼起來

護國公聞卻是不惱,而是抬眼看了一眼那方已經入座了的宸王和慕容玥,開口道:"老夫便是給他占了再多的便宜,他也蹦跶不了幾天了別你那女婿容不了他繼續蹦跶,便是老夫,也會讓他把吃進去的翻倍突出來"

護國公是一個護短的人,甚至可以是護短護到了極致的人,否則也不會在安平郡主胡作非為了那麼久,還一味地袒護著自己的女兒,不肯相信自己的女兒竟是從一開始的橫行霸道,日漸轉變成欺男霸女草菅人命

北辰皇在聽到護國公的話後,目光一閃,看了一眼護國公,又看了一眼坐在年輕一輩之中默然淡笑,一身然的兒子,放在桌子之上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開口道:"如此來,今日這耶律韜沒有來,且這幾日耶律府之中的事,定然是出自你們二人的手筆了?"

護國公聞嘿嘿一笑,開口道:"老夫不過是在耶律韜那匹夫要殺死他那姨娘的時候,讓人把他那姨娘給救了出去,丟在了鬧市之中,讓她在求生的欲*望和滿心的痛恨之下,把耶律韜的丑聞揭露出來而已,至于其他的,皇上若是好奇,不凡去問問宸王"

…………………………………………………………………………………………………………………………

美人們都是聰明人啊居然就發現了柳姨娘有問題了不過,你們倒是猜猜,是怎麼個有問題?

上篇:475陰謀漸起     下篇:477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