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78毒藥  
   
478毒藥

宸王聞眸光一掃周圍,見已然有人將目光看來,便點了點頭道:"即是如此,我們去向護國公告辭"慕容玥的計劃,他再是清楚不過,是以他瞬間斂去了心緒,轉而淡然開無波,渾身上下再不露一絲緒

"好"慕容玥輕輕一眨眼,柔柔地笑道

相對于水菲菲的緊張萬分,她的臉上,依舊是淡入春風,仿佛方才的危機根本不曾發生過一般

兩人向護國公和北辰皇等人告退之後,便徑自離開了護國公府

宸王平靜的臉色在上了馬車之後,便陡然一變,一把將慕容玥緊緊地擁入懷中,開口問道:"玥兒,究竟出了何事,是德妃她出現了嗎"

水菲菲乃是跟隨在宸王身邊十數年的人,宸王再是了解不過,能夠讓菲菲這般色變,那對方自然是極為強大的

菲菲在眾星座之中,雖功力並非是頂端的,但對危險的預感,卻是極為敏銳,否則也不會成為一個以暗殺專長的刺客

只是德妃,他雖然不熟悉,但卻絕對相信,憑她,絕對無法讓菲菲如此

"無事,你別太緊張對方並沒有顯露出殺氣再了,你不是安排了星殤他們隱在暗處保護我了嗎?我又怎會有事?"慕容玥輕笑著道,:"至于對方是誰,我們這就去看看娶個天師做老婆最章節"

"我一人去便是你先回去"宸王不想讓慕容玥涉險,如今已然出了護國公府,有著星殤,星風和水菲菲等人保護著慕容玥,相信只要對方不是紫昕浩那個級別的人,慕容玥就絕對出不了問題

"不,我和你一起"慕容玥堅持地道,見宸王欲開口拒絕,便開口道:"若是你有信心,那便我跟去也無礙,若是你無信心,那把我丟下也是無濟于事你明白我的意思"

宸王聽得慕容玥如此,星眸之中閃過一絲流溢的光彩,一點頭,道:"好一起"他們是夫妻,本就該同進退,再則,他的玥兒並非是菟絲花,以他與她的默契,她絕對是一大助力

做下了決定,宸王嘴唇微動,下令星殤趕著馬車繼續朝宸王府行駛,而他與慕容玥,則悄無聲息地自馬車的暗格之中離開,如一道輕煙一般攀上了牆頭,在不曾驚動任何人的況之下,再次潛入了護國公府之中

此時,護國公府的喜宴已然到了尾聲,陸續有賓客離開,而灑掃的下人也開始絡繹來往于後院與前廳之間

"到房去"慕容玥與宸王在回廊之處來往搜查,卻沒有發現任何一絲可疑之後,慕容玥眸光一動,開口道

宸王聞,也不開口,便帶著慕容玥朝房之處掠去

慕容玥偎依在宸王的懷中,看著房簷下方,此時有幾個婢女正端著托盤悠然自北辰蘭所在的房走出,不是低笑輕語,一副和諧而悠然的景象18700627

瞬息之間嗎,兩人已然來到了房的窗下,凝神聽著房內的動靜

慕容玥看著窗上貼著的大喜字,臉色微微發,有些不自在地眨了眨眼眸,幸好此刻耶律風還未回房,否則他們此刻只怕就要聽到什麼不適宜的聲音了

幸而,慕容玥所尷尬的況並沒有出現,房間之內極為安靜,莫人之聲,便是往來的腳步之聲也無,只是,凝神聽去,竟是傳來隱隱的抽泣之聲

"是北辰蘭在哭"慕容玥在宸王的懷中低聲道

"那又如何?"宸王微微一皺眉,在他看來,既然慕容玥之前在這里遇上了危機,那定然和北辰蘭脫不了干系,他又為何要管北辰蘭是否哭泣了

"進去看看"慕容玥輕輕地扯了扯宸王的衣服,示意他帶自己進去,如今她是有身孕之人,能夠偷懶便偷懶,若非是德妃出現了,她只願在宸王府中過著豬一般的生活,只待下崽便是

嬌妻有令,宸王自然不會反駁,是以腳尖輕輕一點,手指一動,已然打開了窗戶,掠進了房間之內

原本坐在床沿之處傷心垂淚的北辰蘭,見眼前驀然出現了兩道人影,不由地臉色一變,才欲張口驚呼,卻在見到了來人之際,慌忙以掌掩口,聲聲將到口的驚呼聲吞下口這才驚聲問道:"你們……你們怎麼來了慕容玥,我不是讓你離開嗎?你為何又回來了"

慕容玥自宸王的懷中掙出身,凝眸看著面前雙眼腫的北辰蘭,眸中一道暗芒閃過,冷聲問道:"你為什麼哭?是不是她又逼你做什麼了?"

也只有這般,才能解釋為何之前北辰蘭的表現會那般奇怪

之前北辰蘭隨時冷冷語地嘲諷著她,但話中的意思卻是明明白白地在趕她離開

慕容玥是何等聰明之人,自是從北辰蘭的表現之中感覺到了不對勁,是以才會那般快地離開

卻前後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她才回來,便發現北辰蘭獨自流淚,這定然是與德妃逃脫不了干系花都兵王

北辰蘭聽得慕容玥的話,頓時臉色一變,原本便沒有血色的俏臉,是變得蒼白如紙,襯著那塗上了唇彩的嫣雙唇,分外得觸目驚心

"沒……沒有,你別亂想……"北辰蘭結結巴巴地完,而後驟然自床上跳起身來,有些驚慌失措地開口道:"你……你來這里做什麼,我不是了,不想和你多,你走,你快走"

邊著,北辰蘭就欲撲身去門外觀看王目我轉王

慕容玥身形一動,便來到北辰蘭的面前,伸手攔住她開門的舉動,開口道:"你別看了,門外沒有人,德妃已然離開了,我們來之前,已經四處看過了"

聽到慕容玥的話,北辰蘭這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竟是不顧形象地一屁股坐到地上,就這般淚眼盈盈地看著慕容玥與宸王,哽咽著一句話都不出來1gst1

慕容玥見得北辰蘭如此,不由地蹲下身去,將北辰蘭扶起,聲音柔和地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是讓你一個人躲在這里哭,今天可是你的大婚之日,她就是再心急,也不該在這個時候來逼你啊"

慕容玥的話,仿佛是一股暖流湧入了北辰蘭冰冷得幾乎絕望的心,讓她就這般哇地一聲大哭著抱住了慕容玥,崩潰地哭出聲道:"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慕容玥,你不知道,她這次出現,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般,對我再也不像以前那麼溫柔可親,她……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我不想背叛她,可是我也不想傷害你的性命,我們都是親人,為什麼就要這樣互相傷害?"

宸王聽到北辰蘭的話,星眸之中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氣,他驀然上前一步,開口問道:"她准備要你如何害玥兒?"

聽到宸王冰冷的聲音,北辰蘭一個哆嗦,松開了抱著慕容玥的手,開口道:"她,她給了我一顆丹藥,讓我找時機放入慕容玥的食物之中"

"丹藥呢?"慕容玥聞凝眸看向北辰蘭,眸中有著絲絲感動,北辰蘭能夠對他們出這些,自然是選擇了不傷害她

這種認知,讓得慕容玥的心中稍稍慰藉了些許,至少,自己這些日子以來對北辰蘭的心,不曾白費

"在這里"北辰蘭自懷中取出一個紙包,而紙包之中,赫然是一枚黑色的丹藥,丹藥無色無味,顯然便是那種見水即溶的奪命劇毒

北辰蘭將毒藥給了慕容玥之後,有些局促地看了一眼慕容玥身旁的宸王,在見到他幽深的星眸之後,有些慌亂地開口道:"我,我沒有答應她,就在她將這毒藥塞入我手中的時候,你就來了,所以……"

"所以她便躲在房間的衣櫃之內,監聽著我們的談話,這才有了你故意趕走我的一幕,是嗎?"慕容玥心中一暖,輕輕地握住了北辰蘭的手道

"是的……"北辰蘭有些別扭地別過了頭,開口道:"雖然我以前很討厭你,傷害過你但我終究不曾想過要你的性命,就連上次,我讓人誣陷你偷惠妃娘娘的玉佩,也不過是嫉恨你得到了母妃和父皇的寵愛……妒忌耶律哥哥看你的眼神,才會在沖動之下,這般做,但是我也明白,即便我誣陷你成功了,父皇也不會要你的性命,我只是想讓大家再像以前那樣討厭你,這樣我就不會失去父皇母妃和耶律哥哥……慕容玥,你,你能原諒我嗎?"

北辰蘭在完這些話後,目光真摯地看著面前的慕容玥,耶律風早已經告訴過她,她和他之所以能夠有今日,完全是因為宸王和慕容玥的幫助,北辰蘭雖然任性刁蠻,卻並非是鐵石心腸的人,慕容玥為她做的這一切,早已經讓她感恩于心

孰是孰非,北辰蘭早已經看透,只是苦于德妃是她的母妃,她無法背叛,卻又不能坐視慕容玥遇害,是以才有了北辰蘭提醒慕容玥注意安全,以及在之前故意冷嘲熱諷趕走慕容玥的一幕

上篇:477危機     下篇:479究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