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80得不到你的心,就得到你的人  
   
480得不到你的心,就得到你的人

聽到宸王的話,慕容玥敏銳地感受到了他某處的變化,頓時俏臉一,頭也不敢抬地埋入宸王的懷中,悄悄地伸手在其腰間軟肉上一掐,帶著幾分咬牙切齒地低聲恨道:"北辰星,你這個無恥之徒"

"本王只對你一人無恥,也只對你一人……"宸王著,有意將慕容玥的身子稍稍放低一些,讓其加清晰地感受著他身體的變化,而隨著他的走動,他那處昂立之處,是一下一下地磨蹭著慕容玥***的翹臀

"嗯……"慕容玥敏感地感受著宸王那處摩擦著自己翹臀之時的羞人感受,身子不自然地僵硬起來,緊緊地抱著宸王,不讓自己羞人的聲音傳出18700627

"妖精……"宸王用著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在慕容玥的耳邊輕聲道,話音才落,他便身形一閃,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隱于遠處的云和看著宸王和慕容玥消失的地方,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不為別的,只為每每他們英明神武的主子,一旦和主母相處之時,就變得和以往完全不同

而他們這些做下屬的,每到這個時候,就一定要機靈一些,一旦反應不夠及時,耽擱了主子的好事,只怕除了下靈窟去進行魔鬼訓練,就再無第二條路可選擇了

星月閣內,宸王溫柔地將慕容玥放到大床之上,也不脫去外袍,便跟著鑽進了被窩,將慕容玥擁在懷中,凝眸看向窗外開始降臨的夜幕

雖已然是初春季節了,但天色卻依舊暗的很快,早暖的溫差相差極大,讓人總是特別依戀暖暖的被窩

慕容玥被宸王周身淡淡的青竹清香醺得昏昏欲睡,打了個呵欠道:"星,時機差不多了,應該出門了花開農家"

"還早呢不急……"宸王貪戀地嗅著慕容玥身上的馥雅清香,悶悶地開口道

"爹都已經回來了,她應該也開始行動了"慕容玥推了推身旁的男子,很是無奈某人越來越粘人的勁

宸王聞無奈地睜開眼睛,戀戀不舍地在慕容玥的唇上偷了個香,這才起身看著換了一身輕便衣服的慕容玥道:"你確定她今天一定會行動?"

"要不要和我賭一回?你若輸了,我們便分居十天"慕容玥狡黠一笑,看著面前緊盯著自己衣的宸王,臉上微微一,卻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不賭"這輸了的代價太大,他可付不起

宸王伸手接過慕容玥手中的活,為她系好衣襟之後,便拉著慕容玥一塊朝外而去,星眸之中卻是閃過一絲意味深長,這妮子幸好沒有要分居一年,看來,還有幾天,他這不知肉味的生活就要結束了嗯,來個什麼姿勢才能盡享受到玥兒的美好,又不會對她的身體造成影響呢?

………………………………………………………………………………………………………………………………………1gst1

夜幕降臨,一個身著黛色長裙的曼妙身影穿過宸王府與慕容府相接的拱形花門

雖然天色一暗,但來人卻是輕車熟路地步于長長的回廊之中,目標直指慕容宰相的念靈園

"什麼人?"就在來人才走到念靈園的門口之處時,只聽一聲冷喝聲響起,赫然是慕容宰相的貼身侍衛劉輝在職守著念靈園大門

"是我"來人自暗處走出,朝著劉輝靜然一笑,開口道:"劉護衛,好久不見"

"原來是柳姨娘不知柳姨娘到念靈園有何事?"劉輝在認出柳姨娘之時,面上一愣,卻是神色恭敬地開口道

當初柳姨娘忍辱負重,只為替夫人月靈報仇的事,早已經傳遍了整個慕容府,對于這樣一個忠心護住的姨娘,慕容府的人,皆是充滿了敬佩之

"妾身聽聞老爺喝醉了,特送來醒酒湯,不知劉護衛可否讓妾身進去?"柳姨娘神之中帶著幾絲羞怯之意,襯著她那靜怡若柳的姿容,不出的風與魅然

"這……既然是柳姨娘要進去,自然是可以的,不過老爺今日醉的比較厲害,柳姨娘若是想要喚醒老爺,可能不太容易"劉輝看著裝扮得嬌媚可人的柳姨娘,隱晦地開口提醒一聲

柳姨娘對慕容宰相的意,眾人自是看入眼里,能夠體會,畢竟慕容宰相這十數年來,都為夫人月靈守身如玉,也是該放開心懷,接受另一個女人的時候了

"謝謝劉護衛"柳姨娘朝劉輝溫柔而平易近人地點了點頭,這才提著手中的食盒朝念靈園內走去

念靈園內極為安靜,只因念靈園曾經是月靈居住過的地方,慕容宰相不願意讓太多人進來,以免抹去了月靈曾經存在過的痕跡,讓他再也感受不到月靈曾經存在過的一切否則,以慕容宰相的身份,也不會只有一個護衛職守園子

柳姨娘輕輕地推開慕容宰相所在的房間,心中滿懷激動地看向房中大床的位置

遠遠看去,慕容宰相和衣躺在黃梨花木大床之上,一身的酒氣,伴隨著他輕輕的鼾聲,縈繞在整個房間之中

這個房間,她從來都不曾進來過……

竟是不知道,居然裝扮得如此的素淨而冷清潛伏女特工

黃梨花木的大床之上,青灰色的帷帳,黑色的床單,整個房間唯獨的裝飾,便是牆上那數十幅畫

而柳姨娘的目光,在看到牆上的畫後,微微一凝,閃過一道暗芒

瞬間便連呼吸都亂了幾拍

不為別的,只為,房內大大數十幅畫,竟都是畫著同一個人——月靈

有坐著的月靈,有站著的月靈,有巧笑靈犀,有嫣笑淺淺,有顰眉沉思,有哀愁鎖眉……

每一舉,每一動,每一筆,每一劃,都脈脈相述著,下筆之人,是注入了怎樣的感在內

柳姨娘立于門外的身子,足足僵持了半晌的時間,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步走向躺在大床之上的慕容宰相

看著低低打鼾的慕容宰相,柳姨娘的美目之中閃過一絲晶瑩的水色,那無盡的意,不經任何掩飾,就這般流露而出

眼前的慕容宰相,不再如以往那般不修邊幅,那猶如刀削斧劈而成線條剛硬的臉龐,那長入鬢角的劍眉,那剃得光潔的下巴,以及那即便是在醉後也微微抿著的雙唇,無不顯露出眼前鋼鐵一般的男人那堅毅的個性

她深愛了十數年的男人啊為何眼里心中就從來不曾有過自己的存在呢?

她是這樣的愛著他,為何他就不肯好好地看一眼自己?

柳姨娘顫抖著手,輕輕地撫上了慕容宰相的手,感受著那溫暖的肌膚,竟是仿佛要燙傷自己手心的感覺

"震天……"柳姨娘輕輕地呢喃唇,溢出兩個藏在心底許久的名字

而回應她的,卻只有慕容宰相依舊的鼾聲

柳姨娘就這麼輕撫著慕容宰相的手,目光盈盈環顧過牆上那些姿態各異的畫像

漸漸地,有淚自她的美眸之中落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震天,她有什麼好?竟是讓你這般割舍不下?這十數年來,你居然就為了這麼一個女人,過著猶如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對各種投懷送抱的女子不屑一顧甚至就連她的女兒,你也視若珍寶一般的捧在手心?為了慕容玥,而不惜家破人亡"

"月靈已經死了十幾年了,你究竟還在等什麼?莫非還欺騙著死後下地獄和她重逢嗎?震天,這個世界不是只有月靈一個女人,你為什麼就不肯看我一眼?我哪點比月靈差了?比起美貌,比起智慧,比其才,我哪樣不如月靈了為何你們的眼里,卻永遠只有月靈一人?"

柳姨娘一字一句地著,而目光在看到那些巧笑靈犀的月靈畫像之後,是轉為瘋狂,她驀然站起身來,目光著躺在大床之上的慕容宰相,帶著幾分執著與瘋狂之色開口道:"你一心想要為月靈守身如玉,不肯碰其他女人,我偏偏就不讓你如意慕容震天,我即便是無法得到你的心,我今日也要得到你的人"

到某不聲到…………………………………………………………………………………………………………………………………………

第二送上,安然繼續去碼第三,第三應該是在十點鍾之前如果等不及的美人們,就早點睡,命題來看

上篇:479究竟是誰     下篇:481原來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