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81原來是她!  
   
481原來是她!

帶著無盡瘋狂的話音落下,柳姨娘原本靜怡瀲灩的眼眸之中閃耀著森然之色,素手一抬,再落下之時,手上赫然多了一層薄薄的人皮面具

面具揭開,露出的容顏,清美絕倫,從黛眉至瓊鼻,從明眸到皓齒,無一不是精美到了極致的容顏

而這張容顏,赫然就是慕容玥與宸王正在尋找的德妃月穎

德妃將手中的人皮面具收起,轉而掏出一枚丹藥,走回床前,緩緩低下身來,目光癡迷地看著慕容宰相,將手中的丹藥喂入慕容宰相的口中,這才柔柔開口,帶著無盡的意低聲喊道:"震天,震天……"

慕容宰相眉頭微微一皺,似是要蘇醒過來一般

德妃見此,臉色一喜,繼續開口柔聲呼喚著:"震天,你醒醒,你且看看我是誰"

慕容宰相聞眼眸微微一動,緩緩睜開雙眼,帶著幾分醉意看向面前的德妃,目光在落到德妃的臉上之時,幾經閃爍,繼而轉為驚喜之色,交加著幾分不敢置信地開口道:"是……你嗎?"

德妃帶著幾分心翼翼地看著慕容宰相,在細細看過他臉上的激動與歡喜之色,這才點了點頭,道:"震天,是我……我是靈兒,我回來了……"

邊著,德妃一邊緩緩地靠近慕容宰相,即便此刻她是在冒充姐姐月靈又如何?只要能夠得到眼前這個男人,她就是當一次替身,也無怨無悔

這個男人,她以前就勾引過,但卻失敗了

只因那一次,她是在引誘清醒之時的他

而這一次,他是在酒醉之後,是已經服下了她准備好的春*藥,她相信,這一次,她絕對能夠達成目標

心中想著,德妃目光貪婪地看著慕容宰相雖已年之四十,卻依舊英挺均稱的壯碩的身體,尤其是那張英俊得讓人別不開目的容顏,在經過了歲月的沉澱之後,愈加魅力非凡

月靈果真是好福氣,非但在迷族之中傾倒了無數禦座王座,便是出了迷族之後,也能夠輕易地擄獲這樣一個出色男子的心

不過……今夜,這個男人是她的了

"震天……"德妃心中一味地在為自己就要得到慕容宰相而興奮,卻是沒有發現,慕容宰相在看到她近身之後,那癡迷而滿是醉意的地閃過一絲精光

而等到她終于發覺到況的不對之時,想要閃避,卻已然來不及了

"你……震天……"德妃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一臉清明地看著自己的慕容宰相,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竟是再一次引誘失敗了

"誰准你這般叫我的"慕容宰相嫌惡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連帶著方才德妃塞入他口中的春*藥一道吐在了地上

這才冷然揚聲朝著門外叫到:"你們兩個兔崽子,還不給老夫進來"

隨著慕容宰相的話音落下,一臉促狹之色的宸王與俏臉緋的慕容玥,共同出現在慕容宰相的面前

"你們……你們居然……"德妃此時終于開始恐慌起來,目光驚懼地看著慕容玥,開口道:"你們居然在算計我"

"若不是你自己賊心不死,又怎會落入我的圈套?"慕容玥滿心嫌惡地看著面前的德妃

眼前的女人,分明與自己的娘親長得如此相像,卻生了一付丑陋得讓人嫌惡的靈魂若非是慕容宰相與紫千幻他們親口確定,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娘親,竟是有一個這樣的妹妹

世間的男子那麼多,為何偏偏就要與自己的姐姐爭同一個男人,何況,這個男人,自始至終,從來不曾給過她一個好臉色,甚至半絲渺茫的希望

為了這麼一個從不曾愛過她的男人,不僅背叛了自己的姐姐,殘忍地害死了手足,費盡了心機殘害姐姐的骨肉

一個人的愛,怎麼就能夠可怕到如此地步

"踐人,你果真就和你那娘親一般下賤"德妃目光怨毒地看著慕容玥,此時此刻,無論任何的偽裝與解釋推脫,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與其這般,還不如痛快地發泄自己壓抑了十幾年的怒火要來的實在

"閉嘴"兩道聲音驟然響起,正是慕容宰相與宸王若非是打這個女人巴掌會髒了自己的手,只怕宸王與慕容宰相的巴掌,早已經落到了德妃的臉上

"娘親又豈是你這等肮髒卑鄙之人能夠褻瀆的?"慕容玥眸光清冷地看著德妃,冷然笑道:"你若真自認清高,那你方才的所作所為又算什麼?"

"踐人"德妃被慕容玥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戳中的痛腳,猛然色變,原本絕美的容顏驟然變得猙獰而可怖:"你果然就如同你娘一般,是一個狐媚性子,水性楊花……"

宸王聞神色一冷,才欲彈指擊落德妃的牙齒,不讓她褻瀆慕容玥,卻被她伸手攔住

只聽慕容玥清然一笑,開口道:"你似乎用錯了詞,本王妃這叫人見人愛而你……"

慕容玥一雙秋眸鄙夷地看著德妃,其中話語不而喻,那眸中的譏諷,讓得德妃咬碎了一口銀牙

而慕容玥顯然也不願意多和德妃糾纏,輕輕撫了撫衣,開口道:"柳姨娘如今身在何處?你是不是已經殺了她了?"

德妃猖狂一笑,冷冷地閉上了往日清冷慈愛,如今卻滿目猙獰的眸子,顯然是不肯讓慕容玥從她口中得到只字片語

慕容玥見狀,冷清的笑容不變,眸中卻多了幾分狠戾之色,開口揚聲道:"星殤"

"屬下在"星殤應聲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將她脊椎之上,第三根骨節卸掉"慕容玥目光冰冷地看著德妃,抬手,輕輕一指德妃的後背

"是"星殤冷聲應到,大掌一抬,已然按照慕容玥的話,將德妃脊椎之處的那根骨節錯位了

"啊"德妃淒厲的嗓音頓時猶如地獄怨魂一般響起

只是不等她的嗓音擴散,就被星殤冷冷地卸下了下巴

冷汗,猶如雨點一般絡繹不絕地自德妃完全扭曲了的容顏之上落下德妃傾盡了全力想要通過呐喊來發泄那幾乎要將她靈魂都撕裂了一般的痛楚,卻發現,哪怕自己如何撕破喉嚨,如何攪動舌頭,也只是發出了猶如困獸一般的低沉悶吼聲

慕容玥冷然垂手看著德妃因劇痛而顫抖不已的身體,眸光之中滿是絕冷的平靜

她不想問德妃關于自己母親死亡的真正原因,也不想問她關于給自己下毒的緣由

只需從方才德妃在進屋之後,自自語的那些話之中,慕容玥已經完全可以確定,這一切,絕對是德妃做的無疑

而如今,她要知道的,便是德妃偽裝成柳姨娘,潛伏在自己身邊的動機,以及白日里,出現在護國公府的危機感,究竟是誰

過往的一切,再去追究已然無異,何況,父親在此,讓德妃再次複述一遍母親的死亡,只是生生再揭開父親心頭的傷疤

左右今日她是不可能放過德妃,定然取其性命無疑母親的仇,自是要得報

如今的她,只想在為母親報仇之時,守護好自己生活的平靜,給未出世的孩子一個幸福安樂的生活環境

"唔唔吼……"德妃的臉色由煞白轉為青紫,她目光恐懼地看向慕容玥,不能開口的她,只能用眼神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原來,她一直都在看了面前的少女以往那個被自己玩弄在手心之中,幾乎可以算是被自己操縱著的傀儡,竟是已然成長為了這般可怕的少女

莫非聖女血脈的真傳,注定了都是驚采絕豔的不世天才嗎?

當年輸給了月靈,如今,還要敗在她女兒的手上

"星殤"慕容玥見此,輕聲呼喚道

星殤會意上前將德妃的下巴安上,又再次在其脊椎之上一點

"柳姨娘身在何處?我不想再問第三遍"慕容玥目光緊迫地盯著德妃柳姨娘對母親的忠誠,以及以往對她的幫助,讓她無法在坐視有人戴著她的人皮面具出現後,還對她的安危置之不理

是以,慕容玥才會第一句,就開口逼問柳姨娘的下落

慕容宰相亦是見到過德妃戴在臉上的人皮面具,是以在聽得慕容玥如此問之後,也是滿心關切地等待著德妃的回答

柳姨娘雖然不是他心愛的女子,但也是一個將十數年的青春年華都盡付于他身上,曾經為他生育過一個孩子的女人

人非草木,孰能無,即便對柳姨娘不曾產生過愛,但十數年下來,他們之前,也已然有了親人般的感

柳絮,莫非真的被德妃給殺害了嗎?

上篇:480得不到你的心,就得到你的人     下篇:482你不是他親生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