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83你殺死了自己的親生妹妹  
   
483你殺死了自己的親生妹妹

"半個月……"慕容玥眸光一閃,憶起了肖嬤嬤一次為自己梳發之時所的話.

那時的肖嬤嬤,一邊為自己梳理著齊腰的長發,一邊開口感歎著:"姐,當初你才生下來的時候,不過只有貓兒一般大,分明夫人的肚子比之一般的孕婦都要大許多,若是待得足月生產,也不會讓得夫人……"

思及此,慕容玥神色一冷,開口道:"你謊,當年我生下來不過貓兒大,若非是早產兒,又哪里會那般虛弱?"

聽得慕容玥這般,德妃譏諷一笑,滿眼得意地看著慕容玥,揚聲道:"哈哈哈!慕容玥,你不是聰明絕頂嗎?慕容震天,你不是很關心月靈嗎?為何你們竟是都不知道,月靈當年生下的,乃是雙生子!"

慕容宰相在聽到德妃的話,只感覺胸口仿似被重錘敲擊了一下,身子一個釀蹌,險些摔倒在地,星殤見此身形一動,來到他的身旁扶住了他顫抖的身體.

慕容宰相就著星殤的手站直身子,神色緊張地開口問道:"什麼?雙生子?月穎,還有一個孩子在哪里?還有一個孩子呢?"

"死了!"德妃冷然看著慕容宰相顫抖的手,心中有一種報複的暢快.

今日她私自行動乃是背著主上的,如今落入了慕容宰相他們的手中,自是不可能再有活路.

但即便是死,她也不會任由慕容宰相和慕容玥痛快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也正是如此,她才會干脆利落地將月靈當初是雙生子的事坦白告之.

而如今,慕容宰相和慕容玥蒼白的臉色,也的確如同她預料的一般,讓她心中有著一股報複的暢快.

是以,德妃得意而陰毒的目光直直看向慕容玥,聲音猶如地獄遁出的惡魔:"反而那個孩子生出來不過三斤多大,即便我不親手掐死她,她也活不了多久了!慕容玥,你果然夠強悍,你如今這般高高在上,運籌帷幄,是不是很痛快?你搶了自己妹妹的養分,奪走了妹妹生存的希望,克死了自己的妹妹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很開心?"

宸王有心想要上前讓喋喋不休的德妃閉嘴,卻被慕容玥緊緊地抓住了雙手,不讓他離開她身邊一步.就如同他對慕容玥太過了解,慕容玥也對他了解通透,是以她阻止了他任何可以攻擊德妃的方位,就這般殘忍地逼迫著自己聽著德妃一句一字足以將她心都碾碎了的話語.

在聽到德妃開口對慕容玥肆意譏諷之時,宸王滿心疼惜地抱著慕容玥,即便懷中的女子再是堅忍無雙,在聽到這樣殘忍的事實,對她的打擊,也依舊是難以承受的.

只是,選擇繼續聽德妃告知的事實,是慕容玥自己做的決定,而慕容玥更是有知道自己身世以及母親死因的權利.

即便他再是不忍,再是心疼,也只能尊重她的選擇.

而她在得知事實之後的哀傷難過,心碎淚流,他亦是會相伴陪同.

德妃將話完之後,冷眼看著面前臉色蒼白的慕容玥,靜心等待著眼前少女瘋狂哭泣,或是驚懼否認.

無論慕容玥選擇了那種方式來面對,德妃已然准備好了惡毒如黃蜂尾上針般的話語來為慕容玥的痛苦百上加斤,直至將其的心炙烤成灰.

只是,德妃萬萬想不到的是,在她等待了半晌之後,面前的慕容玥竟是冷然一笑,目光嘲諷地看著她,粉白的雙唇微微一勾,雖是無力卻清然悅耳的聲音傳來:"是北辰蘭,對吧!"

"你……什麼……"德妃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雙眸驀然睜大,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的少女,仿佛再次看到記憶中那個喜愛梅花的絕色女子盈盈而立.

"看來我是猜對了!"慕容玥悠悠歎息一聲,渾身無力閉上了雙眼,柔柔地躺倒入宸王的懷中,聲音中滿是疲憊無力之感,將頭埋入宸王的懷中,開口道:"帶我回房吧!我累了……"

宸王聞,毫不猶豫地將慕容玥懶腰抱起,轉身朝門外走去.至于德妃,便交給慕容宰相處理便是.

以慕容宰相的鐵血手段,自是明白該如何處置這個貌如天仙,心似蛇蠍的女人.

德妃聽見慕容玥就要這般離開,雙眼一睜,開口道:"慕容玥,你別做夢了,蘭兒怎麼可能是你的妹妹,蘭兒是本宮的女兒,是本宮的女兒!"

怎麼可能?這個慕容玥怎麼能夠就這般輕易地看透了自己的計劃,她究竟是怎麼猜出來北辰蘭就是她的妹妹的!

德妃瘋狂地咬著自己的下唇,任由一縷縷鮮血從被她咬破了的下唇湧出,染了她的下巴,淌入她嬌顏的黛色衣襟.

不!她不甘心!

她還沒有成功地讓月靈的兩個女兒自相殘殺!

她辛辛苦苦布局了十幾年的計劃,怎麼能夠就這般如煙云般湮滅?

慕容玥任由德妃困獸般的聲音響起,只是冷然閉著雙眼,不願再理會德妃.

"慕容玥,你這個該死的踐貨,莫非你就不想知道你親生父親的消息嗎?莫非你就不想知道你娘親還有什麼親人在這個世界上嗎?"德妃猶自咆哮著不甘狂吼.

慕容玥身子一動,示意宸王停下腳步,而後自宸王的懷中抬起頭來,冷然看向德妃,在看到德妃狼狽不堪的模樣之後.

眸光輕移,在落到一旁似是驟然蒼老了許多的慕容宰相之後,神一暖,淡淡開口,聲音卻有著絕對的堅定:"我為何要知道我親生父親的消息?他既然能夠任由我娘親一個孕婦獨自逃生,更在這十幾年來對我不聞不問,我又為何要去管他是誰名什?我只知道,這十幾年來,愛我,養我,為我費盡心機,為我愁腸百轉,為我肝腸寸斷的人,是我爹!"

慕容玥看著慕容宰相因為聽到了自己的話後,驚喜地抬起頭來,看向自己,那一雙鐵骨錚錚的虎目,此刻竟是熱淚盈眶!

她的父親啊!

這樣一個深愛著她的父親,即便不是親生的又如何?

誰親就一定要靠血緣來維持?

沒有一顆疼愛的心,便是流著相同的血液又如何?

"玥兒!"慕容宰相囁嚅著雙唇,艱澀地開口喚道.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的女兒,他的玥兒,居然沒有因為德妃的告知而改變對自己的態度,更是親口否決了德妃意圖要將親生父親告知的話.

"爹!無論玥兒是不是你親生的,但你是玥兒爹的這個事實,永遠不會因為血緣而改變!"慕容玥朝慕容宰相嫣然一笑,笑容之中,滿是女兒的濡慕之.

"好!好!好!是爹多慮了!是爹不該!不該中了這踐人的殲計,你一日是我慕容震天的女兒,便永遠都不會因為任何的事而改變!"

兩行清淚自慕容宰相的眼中流下,男人有淚不輕彈,但有女如此,夫複何求.莫流淚,便是讓他流盡了這一身的熱血又何妨?

"慕容玥!你出這樣的話,就不怕你娘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心嗎?便是你不想知道你的親生父親是誰,那北辰蘭呢!你就不需要問問北辰蘭的意見嗎?別忘了,這事不是你一個人能夠決定的!"德妃怎麼甘心在自己出如此多秘密之後,竟是絲毫不曾影響到慕容玥絲毫.

她怎麼甘心,在自己失去了一切,甚至就連生命都要不保之際,她痛恨的人,卻能夠安逸快樂地繼續過著逍遙幸福的生活.

早知這慕容玥今日會變得如此棘手,擁有如此無雙的智慧以及堅忍的心性,她什麼也不會留這慕容玥活到現在.

曾經的她,留著慕容玥的性命,不過是想要借由她為紐帶,聯系著她和慕容宰相,只期盼有一天,慕容宰相能夠回心轉意,接納了自己.

但她又擔心因為慕容玥的長相會與孿生妹妹北辰蘭太過相似,而引起了慕容宰相的懷疑,這才費盡了心機拉攏了陳姨娘,下毒毀了慕容玥的臉.

繼而又殘忍地給日漸顯露出超出同齡之人智慧的慕容玥下了腐心蝕神散,讓慕容玥成為一個癡傻的丑女.

做完了這一切,將一切隱患消除之後,德妃才能夠終于放下心來,不用擔心哪一天,自己的罪行在某天會被人發現.

只可惜,她千般算計,萬般心機,終究卻不曾想到,她竟是會輸在自幼便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慕容玥,這讓她怎能甘心.

………………………………………………………………………………………………………………………………………………

第二更送上,我這就去碼第三更,如果孩子配合的話,今天應該能夠出來,(弱弱地一聲, ̄▽ ̄||)如果十點還沒有更出來的話,就是明天了……

上篇:482你不是他親生女兒     下篇:484她怎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