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94一切以你為重  
   
494一切以你為重

東方家對迷族皇座的覬覦之心,路人皆知,若非是月家的衷心不變,只怕迷族之中,早已經換了一片天.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權奪勢,這是亙古不變的定律.

而月家對紫家的衷心,自是因為紫家的一片仁愛之心.

迷族對新月大陸的影響,注定了皇座的選擇,絕對不能有半絲草率.

而東方家族的人,私心太重,絕對無法成為一個合格的皇座.

是以月家家主月鼎天,自是對東方家的拉攏冷拒絕,這才讓得東方明遠惱羞成怒,徹底撕破了臉.

若非當時東方家族的勢力還不敢光明正大地與月家紫家對抗,只怕迷族之中早已經水深火熱.

而如今……

根據時日推算,莫非……

不!絕對不能讓東方家將那個計劃成功實施……

那將會是他月璃,他整個月家,甚至整個迷族都無法承受的後果……

想到那個可能,月璃的琉璃眸一暗,凝眸看向紫千幻,肅聲道:"千幻,你我再等三日,若是三日之後,迷族之中還未曾來人,我便想辦法送你出去!"

紫千幻聞臉色一變,狹長雙眸一斂,開口道:"送我出去,拿你的命嗎?月璃,若是如此,你讓我紫千幻成了一個苟且偷生,拿好友之命換取生存之人,我今後如何再生存于這個世上?你讓我如何去面對月尊座與青妍?若是我們兩人之間注定只能活下來一個,我甯願死的那個人是我!"

"活下來的那個人,只能是你!"月璃面色凝重地看著紫千幻,開口道:"若是我推測的沒有錯,東方家的人已然開始行動了,迷族之中,大亂將至,我死了,還有青妍在,還有玥兒在,但若是你死了,定然會對紫家造成不可估計的損失,千幻,你心中應該清楚,老祖宗和紫皇座為何會任由你閑散了這麼多年,就是因為將來你要被約束在那皇座之位上.你的天分,早已經是族中公認的,一旦千禦退位,你的自*,也就此終結.是以,老祖宗才會為你向你父親爭取了這十多年的自*時光.千幻,老祖宗對你的疼愛,皇座和尊座們對你的無私,莫非你真能夠就此無視,愧對他們這些年的付出嗎?"

紫千幻聽著月璃所的話,魅惑得極近妖冶的容顏之上,一張緋色的薄唇緊緊地抿著,素色的手掌緊緊地握起,根根青筋暴起在那素白無暇的肌膚之上.

"月璃,你所的,我並非不知,但你可曾想過,紫家沒有了我紫千幻,還有紫千禦,還有紫千炎,甚至還有其他的紫家子弟,便是紫家下一代的輩之中,也已然有了不少青年俊彥,而月家……"

紫千幻到這里,抬起頭來看向月璃,狹長的眼眸中滿是肅穆之色:"月家,卻只有你了!活下來的那個人,只能是你!月璃,莫非你忘記了,外界,還有玥兒需要你照顧,迷族,還有青妍在等著你!青妍已經為你付出了一切,放棄了一切,經營了一切,等待了十數年!莫非你忍心在她已經沒有了一切之後,還失去了你嗎?"

月璃驟然握緊了手,將身下的青草抓起根根,他的眼前再次浮現出了東方青妍那美得魔魅的容顏,那一代聖女,一代天嬌,那個甚至可以稱之為魔魅的聖女!

只是這般想著,月璃那櫻色的粉唇便噙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當年初見于櫻花之下的形再次出現,那只狐狸……竟是就那般將他……

"千幻,不用再了……我主意……已定……"月璃冷聲著,就這般閉上了琉璃眸,再次運功恢複著之前與東方康成對抗而損耗的靈力.

紫千幻見得月璃如此,有心想要繼續服他,卻又擔心自己的出聲影響了其修煉,只得咬牙恨聲作罷!

兔肉依舊炙烤在旺盛的火苗之上,由之前的油光發涼,金黃誘人,變得焦黑如碳,干枯如碳,卻無半絲香氣傳出.

這暗靈鎖魂大陣,不僅隔絕了聲音,更是禁錮了氣息,讓得人們連嗅覺都失去.

仿佛世間所有的一切,都喪失了能力.

只除了上古神族賦予迷族驕子的靈力.

從來沒有一刻,紫千幻是這般痛恨自己當初拒絕喚醒自己體內的神力,才會落得如今在暗靈鎖魂大陣之中束手待斃的形.

看著月璃灰色的發絲毫無生命跡象地垂于胸前,原本光潔如玉的肌膚,此刻竟是隱隱流溢過灰白之氣,紫千幻心中暗自決定,無論如何,在三日之後,若是還沒有人前來搭救,他便是自絕于大陣之中,也絕對不會容許自己成為拖累月璃的累贅.

………………………………………………………………………………………………………………………………………………

"越過前方的那座山,便可到達飛崖山了!"

心翼翼地扶著慕容玥下了馬車,宸王指著前方那座俊秀的山峰開口道.

在出門之前,兩人自是已然看過了地圖,對于過目不忘的兩人來,只需將四處的地勢看上一眼,便能夠將其與自己所見過的地圖對上,以此判斷出地形.

"若是加快速度,再有半個時辰,我們便可到達."慕容玥疲憊地在星木鋪好的大石之上坐下.

連續兩日兩夜的奔波,即便馬車再是舒適,也讓她有些經受不住了!

"加快速度,你的身子可承受的住?"宸王有些擔憂地看著慕容玥蒼白的臉,不過是兩日的時間,慕容玥的容顏,比之才出門之時,又是了一圈,如今腹中的胎兒正是急需營養之時,而出門在外,終歸不若家中一般,能夠給予慕容玥極好的照顧,加上舟車勞頓,對慕容玥來,再是辛苦不過.

"我可以的,吃完東西之後,我們便立即上路."慕容玥看著前方隱約可見的飛崖山,秋眸之中閃過一絲絲焦慮之色.

自從得知月璃的處境以來,慕容玥的心中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仿佛在前方的飛崖山之中,有著什麼東西在隱約召喚著她,呼喚著她,而血脈之中,又似乎有著什麼東西在急劇的流失,這種感覺,讓她時刻都處于不安之中,夜不能寐.

正是因為這樣,慕容玥才在這兩日連番催促著,只求能夠將原本三日的形成,再次縮短.

是以,在上路之後的兩日兩夜時間,他們才在日出之時,便已經到達了此處.

慕容玥的焦慮,宸王自是感同身受,是以這一路以來,他已經盡可能地在慕容玥的膳食之中加入了安定心神卻不傷身子的藥材,趁著慕容玥淺眠之際,悄悄渡入內力為她溫養身子.

雖然這樣一來,他的身子會愈加疲憊,但不論如何,他也無法眼睜睜地看著慕容玥這般消瘦.

"玥兒,別忘記你答應我的話,到達飛崖山之後,一切都要按照計劃行事,別忘記了,我們面對的,可是和舅他們一般可怕的存在,你的生命,對我來,遠比世間一切來的重要."

倉促進食之後,宸王又帶著慕容玥上了馬車,看著坐立不安的慕容玥,宸王不由地再次出聲叮囑到.

慕容玥心知自己異于平常的模樣讓得宸王擔憂了,忙朝他揚起一抹微笑,開口道:"星,你放心,就算是為了孩子,我也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宸王一把伸手拉過慕容玥,星眸之中流溢著攝人的光彩,就這般凝重地看著她,沉聲開口道:"玥兒,你錯了,不是為了孩子,是為了我!我所的一切,包括孩子!"

著,宸王的手,輕輕地覆上了慕容玥微凸的腹,接著道:"若是非要讓本王在你和孩子之中選擇一個,那我只要你!只要你一個!玥兒,你記住本王的話,不管任何況之下,只有保全了你,才是我最大的心願!"不知為何,越是接近了飛崖山,宸王心中就越是不安,這種感覺,幾乎要讓他瘋狂.

"北辰星!我不許你這樣的話!"慕容玥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推開了宸王的手,只感覺宸王方才的話,仿佛是一個魔咒一般罩在了她的心頭,似乎有什麼不安的陰云,逐漸朝她而來!

…………………………………………………………………………………………………………………………………………………

第二更送上,今日更新完畢,明日精彩開始!

上篇:493瘋狂的嫉妒     下篇:495准備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