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11到達月家  
   
511到達月家

慕容玥與宸王坐于雪鳶的背上,一路看著風景由山巒起伏,變為波瀾壯闊的大海.

看著蔚藍得不曾被任何工業人為汙染的大海,慕容玥的眼中瀲灩著無盡的感歎.

"很美吧!"東方青妍轉過身來,看著面前的慕容玥,看中同樣有著感歎之色當年我第一眼見到這般純粹的藍,只感覺心靈都仿佛被這天地間最為純淨的顏色給洗滌了!"

二十一世紀的汙染太過嚴重,嚴重到即便是人跡罕見的大海,亦是無法逃脫被汙染的命運.

慕容玥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一望無垠的海面,開口問道迷族就在大海之上嗎?"不跳字.世人無數次揣測過迷族的所在,更不止一次翻越千山萬水來尋找迷族的蹤跡,卻不想,這迷族,竟是位于茫茫大海之中.

"不!迷族在大海之中的一個仙島之上!"東方青妍回答著慕容玥的話,而月璃與紫千幻等人,卻是默契地不語靜聽著她們的對話.

"仙島?"慕容玥輕輕一挑眉,看向容貌與上一世一般無二的戰友,只感覺似乎越發對這個世界不解了!要,上一世的狐狸,可是對這類怪力亂神的事件呲之以鼻的,卻不想,如今竟是會用仙島兩個字來形容的所在.

不過……

慕容玥眸光微微一斂,卻是在心中對的想法感覺到好笑!

既然穿越一世都發生在的身上了,又豈能篤定,神仙一流之人物,就絕對的不存在呢!

"你想多了,所謂的仙島,並沒有神仙的存在,只不過是一些擁有溝通天地靈力的人,被外界稱之為神眷一族罷了!"東方青妍對慕容玥再是了解不過,不過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足以猜出對方所想.

慕容玥點了點頭,有心想要問狐狸是時候穿越而來的,卻因此刻的時機不對而作罷!

雪鳶的速度極快,與之二十一歲的型飛機不相上下,兩人聊天之間,已然穿越了數百海里.

"迷族就快要到了!"東方青妍驀然從雪鳶的背上站起身來,而慕容玥舉目看向前方,卻只看到了茫茫的水霧,絲毫沒有半絲海島的模樣.

不過瞬間,慕容玥聯想到之前東方青妍的話,以及以往世人對迷族的尋而不得,便領悟,想必,這迷族仙島,定然是通過陣法隱藏了起來.

果然,只見東方青妍自中取出了一枚碧綠色的令牌,輸入內力,朝著前方的虛空一按,便見前方的虛空如同序幕一般自兩邊拉開,而一片仙境一般的存在,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雪鳶不過稍稍停頓片刻,便再次扇動翅膀朝前飛去.顯然,對于進出迷族,早已經習慣了!

"雪鳶,直接去月家!"一直沉默不語的月璃,驀然睜開了眼眸開口道.

"咿呀!"雪鳶清鳴一聲,人性化地點了點頭,稍稍改變了一下飛行的軌跡,朝著一片青山綠水飛去.

足足再次飛行了一盞茶的,慕容玥才看見了人跡,就在美得仿佛是水潑墨畫自成的青山綠水之中,一處清甯的鎮若隱若現.

而飛近了看去,慕容玥與宸王才,這個遠看似鎮一般的地方,並不若他們所想的那般清甯落後,反而比之北辰皇朝的京城,還要繁華三分.

似是看出了慕容玥與宸王的疑惑,紫千幻開口道外界迷族所在的據點,除了要維持外界的平穩,更兼顧了補給迷族的責任,每個月,都會有專人自外界運送綾羅綢緞以及一切必需品來,且大多都是各國進貢的,是以迷族之中所有的衣食住行,都比之外界,要精細上三分."

紫千幻的話雖然平淡,但聽入慕容玥的心中,卻是久久不能平靜.

迷族在外界之中的地位,不用細,慕容玥也已然了解,而聚齊了外界眾多國家的貢品所在,這迷族,又怎能不繁華尊貴.

雪鳶緩緩降落,慕容玥與宸王已然可以細細打量著這迷族中人的住所,那鋪在地上的並非平時所見的大理石,而是上等的玉石,雕就了美輪美奐的花紋用以防滑.

那房子牆上用以裝飾的,並非是外界常見的木板或石塊,而是最為奢侈的金箔白玉是,甚至連大門之外的雄獅,亦是用整塊的漢白玉配以黃金瑪瑙雕就而成.

至于街上行走著的百姓,身上所穿的,也並非是外界常見的布衣錦緞,而是外界上等貴人才能用上的官錦絲綢.

"果然不愧是受到眾國敬仰的迷族!"宸王星眸之中微微一閃,繼而淡然開口道.身為皇族,他自是十分清楚,每年國庫之中的財產,皆有十分之一,流入了迷族之中.

往年並非沒有國家拒絕上繳過,但這些國家,卻是很快地就被迷族默許或是暗示了其他國家群而攻之,淹沒在曆史的長河之中.

可以毫不客氣地,迷族的存在,是眾多帝王心中的一根刺,有心想要將之拔除,卻忌于無法承擔拔除了這根刺,將會威脅到生命的後果.

東方青妍聽得宸王的話,狐狸眸之中閃過一絲流溢的霞光,但卻不等慕容玥與宸王捕捉,便消失于眸底深處,而就在宸王准備將目光收回之際,卻聽東方青妍淡淡卻不失霸氣的嗓音響起無論是任何時代與空間,得到與付出,都有著其定律,你只看到了迷族的繁華,卻又怎知這繁華的背後,是付出了怎樣的代價得到的?"

宸王聞眉頭微微一皺,想到了那一年,在看到北辰皇吩咐戶部將國庫之中的財物交給迷族之時,開口詢問原因之後,北辰皇只是慈愛地伸手撫了撫他的頭頂,但笑不語的一幕.

莫非,這其中,還有著所不知的緣由?

既然話已經開了,宸王自是不願就這般迷迷糊糊地繼續任由這個疑問存在的心中,只是,他才欲開口,便聽得紫千幻的聲音響起月家已經到了,雪鳶,你且莫要驚擾了他人,把我們送到月家的觀景樓之上即可."

雪鳶聽得紫千幻的話,清脆的低鳴一聲,便盤旋著朝一個雄偉的樓台之上飛去,而這座樓台的附近,儼然是這座鎮之上最為豪華的建築物,慕容玥遠遠地看著,便感覺心頭一陣劇烈的跳動,仿佛渾身的血液都加快了流動一般.

而她清楚地明白,她的身體之所以會有這般的變化,儼然是那深藏于血脈之中,對下方所在的呼喚.

那里,有的至親存在!而她,很快就要見到他們了!

她的生父,以及,為了生下她,不惜以性命交換的母親!

宸王感覺到慕容玥心率的變化,溫柔地伸手握住了她的,給予無的安慰,與此同時,不忘轉眸看了一眼身旁的紫千幻.

方才紫千幻突然開口截住了的問話,宸王當然不會認為這只是一個巧合.他這般做,儼然是不願意讓涉及這件事.

而究竟是原因,才讓得紫千幻不給將問題問出的機會.

宸王輕輕在心中歎息一聲,心知今日即便是不顧紫千幻的阻擋將問話出口,也不會得到答案,還不如等到日後之後,追問北辰皇.

東方青妍見狀,狐狸眸淡淡一瞟紫千幻,微微一笑,卻也不再語.沉默之間,雪鳶巨大的身形,輕若無物地在月家觀景樓上落下,伸出翅膀垂在白玉鋪就的地板之上,讓得慕容玥等人可以輕松地落地.

東方青妍在落地之後,輕輕地拍了拍雪鳶的頭,示意它自行離開,雪鳶親昵地在東方青妍以及慕容玥的身上蹭了蹭,這才展翅帶著一股呼嘯的狂風離開了觀景樓.

"走吧!"月璃上前一步,挽起了慕容玥的手,帶著她朝下走去.

慕容玥身子輕輕一震,竟是莫明地邁不開的步子,近鄉怯,近親怯.

一向冷靜自持的她,竟是有些無法確定就這麼來到了她的親生父母身旁,只要她願意,馬上就能夠見到他們.

她的生母,此刻尤躺在溫玉床之上,形如植物人,而她的生父……

驀然,一道偉岸的身形遠遠地出現在慕容玥的視線之中,只是隱約見到這個身影的輪廓,慕容玥便不由自主地屏了呼吸,雙眸緊緊地盯著那道身影,由遠及近……

第二更送上,補昨日更新,今日更新完畢!謝謝支持!

上篇:510追蹤的是狗     下篇:513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