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17流淚,瘋狂  
   
517流淚,瘋狂

"靈兒!靈兒!你醒了?靈兒,你快睜開眼睛看看我……靈兒……"月鼎天在瞬息之間便來到了月靈的面前,一把將月靈擁入懷中,滿臉狂喜之色地看著月靈.

他的靈兒……他的靈兒真的就要醒了嗎?

月鼎天目光一眨不眨地看著月靈,仿佛生怕他稍稍一眨眼,就會過了月靈醒來的一幕.

只是,無論他呐喊,呼喚,月靈依舊如同之前的十五年一般,一動不動,只是淺淺地呼吸著,那輕如羽翼的呼吸,總讓人生怕她下一刻,就會消失了一般.

"靈兒……靈兒……"

若是不曾有過希望,或許至少不用體會到絕望的痛苦.

正是因為已然麻木,月鼎天才會在之前那般平靜地與月靈敘述著話語.

概因他這十數年來,早已經清楚地認識到,月靈醒的希望,不足萬分之一,唯一讓他得以慰藉的便是,至少如今的月靈,還能沉睡著陪伴在他的身邊,他還能夠感受到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脈動,她的體溫……

也只有這些,讓得他不至于在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顧忌之中瘋狂死去……

只是,此時此刻,月靈的一滴清淚,卻是打亂了他好不容易平靜的心境,讓得他再次陷入想要喚醒愛妻的魔障之中.

若是可以讓月靈醒來,哪怕是傾盡了他的性命又何妨,十五年了,他只想再次看到月靈那漆黑如夜空的眼眸之中倒映著他的聲音,只想再次看到月靈淺笑靈犀的笑靨,只想再次聽到月靈柔柔呼喚他的聲音……

靈兒,他的靈兒一日不醒來……他月鼎天便是擁有了傾覆一個國家的能力又如何?不過依舊是世間一個孤寂的傷心人而已!

"姐夫!"月冰凝看到月鼎天傷心欲絕的模樣,哽咽著聲音喚道.天方才在看到月靈眼角的那滴淚珠之時,她幾乎欣喜得要暈厥了!但天意弄人,月靈依舊一動不動地躺在溫玉床上,如同一個活死人!

而他們這些關心她的親人,卻要承受著驚喜過後的絕望!

若是可以,她甯願那滴淚珠不曾出現過,至少,月鼎天那顆已然絕望的心,不用再次承受失望的痛苦!

"爹!"月璃上前一步,輕輕地將月靈自月鼎天的手中放回溫玉床之上,清澈的琉璃眸,此刻盛滿了無盡的痛苦之色,輕輕一抿蒼白的雙唇,顫聲道爹,你不是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了嗎?娘她……她不會再醒了……"

"住口!"月鼎天聞驀然色變,原本平靜若大海的眼眸,此刻澎湃著驚濤駭浪,仿佛頃刻就要毀滅了這個世界一般,話語才出,已然沖動地一掌拍向面前的月璃,只為月璃觸犯了他心中最為禁忌之處.

月璃見得月鼎天一掌拍來,眸光一凝,卻是不躲不避地任由月鼎天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之上,釀蹌後退幾步,只感覺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已然沖出了咽喉,卻被他硬生生咽下,不願讓得眾人為他擔心.

"月璃!"東方青妍見狀驟然色變,身形一動,便掠到了他的身邊,一掌抓向月璃的手腕,想要查探他的傷勢.

"我沒事!"月璃側身一避,躲開了東方青妍的探查,月鼎天是他的父親,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盛怒之下的一掌,殺傷力有多大,與其讓得東方青妍擔心,不如讓他獨自一人承受.

"月大哥,月璃的沒,月靈已經昏迷了十數年了,你的心中也早已經明了,又何需這般……"紫千幻在月璃退後的瞬間便來到了月鼎天的面前,以免他在盛怒之下,做出讓後悔的事.

與此同時,宸王亦是已然護在了月璃的面前,雖然他如今武功未曾恢複,但在那顆靈丹的滋養之下,已然恢複了身手.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月璃在承受了月鼎天這一掌之後,已然受了內傷,絕然不能再讓他受到傷害.

月鼎天在一掌擊出之時,心中已然後悔,此刻聽得紫千幻的話,臉色一白,當下渾身無力地跌坐在溫玉床上,目光黯然地看著在落下兩滴淚水之後,便再無任何變化的月靈.

"是的!都十五年了……我早該明白……我……"話未完,月鼎天卻是重重地咳嗽起來.

那一聲聲仿佛要將內髒都咳出的咳嗽聲,聲聲擊在眾人的心頭,眾人聞聲,皆是臉色一變,有心想要開口些,卻聽得"噗!"的一聲,竟是月鼎天在猛烈的咳嗽之後,噴出了一口嫣的鮮血.

這一口鮮血噴出,月鼎天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更是變得蠟黃起來,仿佛瞬間便蒼老了十歲一般.

"爹!"慕容玥見狀目光駭然地上前一把攙扶住月鼎天搖搖欲墜的身形,也無法想象,之前還有若山岳般雄偉,海洋般浩瀚的霸氣英豪,在之一字的打擊之下,竟是會如此的脆弱.

"玥兒,你娘她這是不肯原諒我嗎?我去的太遲了!我為何沒能早一步,哪怕就是早上一天找到她,也不會讓她受到那般的傷害,她這是不肯原諒我,一定是的……"

月鼎天這話雖然是對著慕容玥的,但一雙滿是痛苦的眼眸,卻是緊緊地盯著月靈那毫無生氣的容顏.

若是靈兒要懲罰他的遲到,他甯可靈兒醒來,拿一把匕首在的心窩之上刺個幾百上千刀,也不要她以這種最為殘酷的方式來懲罰.

呵呵……也是,他的靈兒是這般的善良,即便是他的,她也只會懲罰她,可是她可,他甯願身受千刀萬剮,也不要她受一絲傷害.她的痛苦,便是他的煉獄,對他來,最為殘酷的懲罰!

"爹,你沒有,當年你已經盡力了!"月璃釀蹌著上前一步,來到月鼎天的面前,開口道,當年的他雖然年幼,卻依舊記得,那時候,月鼎天為了能夠盡快將月靈帶,做了多少的努力,多少個夜晚,月鼎天都是帶著一身的重傷回到月家.多少個夜晚,月鼎天的書房總是燈火通宵.

而終于在平複了外患之後,月鼎天便不顧一身重傷,離開了迷族,去外界尋找月靈的下落.

但即便是這樣,新月大陸之大,想要找一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

當然,當年的月靈自然是有留下音訊給月鼎天的,只是偏生德妃月穎就在月靈的身邊,月靈所留下的暗記及消息,全然都被月穎抹去了!否則也不至于讓得月鼎天找了那麼久,才找到月靈.

"爹,娘的……"慕容玥看著月鼎天那副黯然神傷的模樣,輕輕一抿唇,才欲開口些,卻聽得東方青妍截斷了她的話道月尊座,你別再傷心了,如此愛你,此刻她就在你的身邊,你這般自責,心里定然也不會好受的,否則方才也不會流淚了!只有你將照顧好了,才會開心的,雖然她此刻不能語,但她卻能夠聽到你的話,感受到你的心啊!"

雖然東方青妍氣憤番才月鼎天對月璃出手,但這畢竟是月鼎天失去理智之下的行為,她也不能因此而怨尤.

是以在聽到慕容玥意圖開口之後,連忙打斷了慕容玥的話,不讓她將那些話出.

月鼎天只當方才慕容玥開口是要安慰,是以在聽完了東方青妍的話後,頹然靠在了溫玉床的床頭之上,淡淡地揮了揮手道你們先上去吧!月璃,帶你妹妹去蓮園休息,你……你也好好休息!"

月璃聞暖暖一笑,自是明白月鼎天在擔心他的傷勢,當下開口道爹,我的傷勢無礙,若是沒有其他吩咐,孩兒先行告退了!"

"下去吧!我在這里陪陪你娘!"月鼎天完這句,便淡淡地閉上了雙眼.

紫千幻見狀,幾不可聞地歎息一聲,便當先離開,之一字,太過傷人,他在幾年前被傷過一次,便誓不再碰觸感.如今看來,這個決定再過明確不過.

左右紫家的男兒極多,他不用擔心無後不孝之事,只需在盡地享受這能夠讓他肆意揮霍的幾年自*之後,便遵守老祖宗的命令,坐上那個尊榮無限亦是責任重大的迷族皇座之位,用的後半生,來守護新月大陸.

月冰凝看到紫千幻周身驟然冷漠了許多氣息,芳心微微一顫,秋眸之中便盈上了幾分水色,聰明如她,自是能夠猜出紫千幻此刻的想法,而這份認知,更是讓得她原本便憂郁的眼眸,更是染上了三分清愁.

最終月冰凝淡淡一笑,笑容悲戚卻宛然,罷了,早便的結果,又何須再亂了的心境呢?

第二更送上,安然繼續去碼字,有沒有第三更不敢保證,即便有也會比較遲了哦!求推薦票!

上篇:516密室,月靈     下篇:518醫治月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