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58她已經死了!  
   
558她已經死了!

若非是因為此刻穿越到了陌生的世界,以紫千幻平時的習慣,早就讓人侍候著沐浴更衣了,哪里會忍到此時?此刻聽得左舒陽的話,更是感覺到渾身難受.

以左舒陽的精明,自然是發現了紫千幻此刻的況.

要知道,面前的紫千幻與月冰凝,乃是那種即便是呆在陋室之中,依舊尊貴如天神一般的人物,即便是稍顯凌亂的發絲,以及沾染了汙漬的衣服,穿在他們的身上,亦是有著別樣的獨特魅力.

"紫先生,這個房間內就有淋浴房!"左舒陽著,便當先領著紫千幻與月冰凝兩人,來到房間內特設的洗手間內,不等他們發問,就主動打開了熱水器,解著熱水器的用處,以及各種沐浴露,洗發水以及洗面奶,護膚品套裝的用法.

解完之後,左舒陽便自覺退出了房間,將空間留給了紫千幻和月冰凝.

紫千幻謹慎地觀察過洗手間內的一切,確定了一切物品對人體無害之後,這才將左舒陽取來的女裝盒子交給了滿臉通的月冰凝,開口道:"冰凝,你先沐浴,我在外面等你!"

紫千幻之所以和月冰凝共處一室,飛機上的房間只有兩個是一個原因,但最主要的是,在這個陌生的時空,任何未知的事物,都有可能帶給他們危險,是以除非必要,兩人絕不分開.

月冰凝羞澀地接過紫千幻手中的衣服,關上了洗手間的門,好奇地將那一套白色的套裝取出,原本便緋的絕美容顏,在看到那奇形怪狀的*之後,更是豔似火.

只為那套*,竟是鑲嵌著漂亮卻無比帶著*愫的*邊,看著那精美未曾破壞的包裝,月冰凝確信左舒陽未曾打開看過.

當然,月冰凝之所以知道這樣一套奇形怪狀的東西乃是貼身*,還是多虧了*之上掛著的吊牌,看著那吊牌上的模特,在穿上這樣的*之後,愈加突顯的線條與美豔,月冰凝便一陣面心跳.

但這樣貼身的*,卻是讓一個男子送給她的,而這個男子,還不是自己心儀的紫千幻.

這種感覺,卻是五味雜陳,讓得月冰凝一顆芳心,就如同酸澀不已.

與慕容玥的外柔內剛,與東方青妍的霸氣無雙不同,月冰凝乃是一個纖細而溫柔癡的女子,否則也不會對紫千幻數年如一日的愛戀.

月冰凝這樣的女子,如冰般敏感剔透,如水般溫柔堅忍,善于感傷,更善于自我愈合.

是以,在最初的心酸微澀之後,月冰凝便很快地調節了緒,不然自己陷入莫明的悲傷之中.

紫千幻不愛她,早已經是眾所皆知的事,而她愛紫千幻,更是一如往初,不為時間的流逝而減少半分.

若非是穿越了時空,來到這樣一個陌生的空間,更因時空隧道之中的意外,與慕容玥和東方青妍她們走失了,只怕她與紫千幻共處一室的事,都是一種奢望.

在這個房間內相處的一個時,完全可以,超越了以往十數年兩人獨處的總彙.

溫熱的水自頭頂的花灑灑下,緩緩流淌過月冰凝那吹彈可破的肌膚.綻放出驚人的美.

月冰凝輕輕抬頭,微微閉目,眼眸微,兩股暖流自眼眶之中溢出,與水流彙聚為一體,緩緩滑落……

算一算日子,她愛了紫千幻已然足足十年了!

十年的歲月,是多麼的漫長?

漫長到,她今年已然年至十九,而紫千幻,已然年過二十……

女人的年華,是如此彈指即逝……

十九歲,在二十一世紀,不過還是在校的學生,但對于新月大陸來,卻已然是一個年齡的跨越點……

新月大陸上的女子,十五歲便已然及笄,更要嫁作人婦,十九歲,早已經為人母.

而她月冰凝,卻是任由提親之人踏破了門檻,也始終不肯點一下頭,固執得讓月鼎天不知道摔破了多少個杯子.

提及此事,月冰凝卻不知道是該感覺悲哀還是慶幸,若非是雙親早逝,月鼎天身為姐夫,不好強求于自己,只怕她早就堅持不住,嫁作他人婦了吧!哪里還能夠這般近乎于癡傻的堅持著,煎熬著……

問世間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她月冰凝,今生中了一種名為紫千幻的毒,此生此世,只怕再也不得解脫了吧!

………………………………………………………………………………………………………………………………………………………………

每想到及笄那一日,她滿心期待地安排了一場"巧遇",按捺著狂跳不已的芳心,准備向紫千幻表達自己的心意,卻見往日瀟灑肆意,*倜儻的紫千幻,竟是涼薄淡笑地贈予了她一只玉蘭花簪,告訴她,這是他最愛女子喜歡的玉蘭,他將這玉蘭贈予她,便是要告訴她,他一直都將她視若妹妹,祝福她早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而他,今生今世,除了那個名為玉蘭的男子,絕然不會再愛上其他的女子……

涼薄如他,這樣一個一身玉蘭氣息的紫千幻,這樣一個瀟灑如風的男子,就這樣留下一朵玉蘭,衣袂飄飄地帶走了她全部的希望,離開了她,離開了她的世界……

徒留她,手捧著那一只玉蘭花簪,嗅著空氣之中淡淡的玉蘭花香,就這般在微雨輕風之中,從從天明站到黃昏,直至月鼎天尋來,將淚流成河的她,帶回了月家……

也正是那一日,她才知道,為何紫千幻每一件衣服之上,都繡著玉蘭,為何紫千幻的成名暗器,是一朵朵玉蘭花針,為何,紫千幻的身上,永遠溢著淡淡的玉蘭花針……

及笄之日,淋了一日雨的她,從不生病的她,發起了高燒,起了胡話……

是的,從九歲,到十五歲,她愛了他整整五年……她總是輕笑著糾纏在紫千幻的左右,睜著一雙秋水氤氳卻無時不刻凝著喜悅光彩的眸子追隨著他的身影……

她總以為,他獨愛玉蘭,是因為愛玉蘭的清貴尊雅,卻從來不知,他竟是因為,玉蘭,是他摯愛女子的名字……

她竟是傻傻地為自己的及笄之禮,繡以一對玉蘭荷包,希望戴著的人,有她,更有他……

次日,退了高燒醒來的她,瘋了一般將兩個繡著玉蘭的荷包剪成了碎片,全然不管那鋒利的剪刀刺破了她無暇的玉掌……

再痛……

能有心痛嗎?

掌上流血,能痛過心中流血嗎?

剪完了荷包,她就這樣不管不顧地沖去了皇宮,找到了紫千幻,瘋狂地問著他:那個名為玉蘭的女子在哪里?她要見那個女子,要看一看,究竟是怎樣的女子,竟是能夠擔得紫千幻如此的厚愛……

然而,紫千幻在見到瘋狂的她瘋狂的語之後,只是那般冷漠地看著她,那從所未有的冰冷眼神,讓得瘋狂的她更是心生了一股毀滅天地的沖動……

直至……

被她不管不顧連連逼問的紫千幻,道出了那一句話:她已經死了……是為了救你而死的……

死了?!

為救她而死?!

她瞬間怔住了……

面對一身冷漠氣息,如同陌路一般淡視著自己的紫千幻,她只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如同墜入冰窖……

她月冰凝容貌絕美,智慧無雙,更有著他人無法企及的修煉天賦,絲毫不誇張的,她是迷族之中幾乎一般未婚男子心中夢寐以求的妻子.

她自負便是天仙于前,也有與之匹敵的傲世資本,但……

即便是集天地靈秀于一身的她,又如何去與一個死人相比?

更何況,這個人的死去,還是為了救她?

世間悲哀之最,莫過于此……

她月冰凝,注定是輸家,且輸得一敗塗地……

面對一臉冷漠,目光如冰的紫千幻,她想要後退,想要逃離,想要就此逃避這可怕的事實……

是以,她的確如此做了……

她拼命的跑,拼命的逃,就這般無視了世間的一切,就這般傻傻的奔著,跑著……

腦海之中只有紫千幻那一句如同冰刃一般一次又一次凌遲著她內心的話:她死了……是為了救你而死的……

不!

不要!

她不要那個叫玉蘭的女子救……

她甯願死,甯願以世間最為淒慘的方式死去……

至少這樣,她還能夠在紫千幻的心中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即便……

那不是因為愛……

玉蘭!

玉蘭!!

我恨你!

你為什麼要救我?

為什麼?

你的死去,換來的是永遠活在紫千幻的心中!

而我的存在,卻是永遠走不進紫千幻的心門!

這對我來,是何等殘忍的一件事?

"啊!啊!啊!……"

不知跑了多遠,直至氣竭跌倒在地,她就這般癡了顛了傻了瘋了一般入魔地嘶吼著!仿佛要將身體之中最後的一絲力氣都經由這嘶吼宣泄一淨!

直至昏迷……

恍惚之間,她似乎聽到了姐夫月鼎天狂吼的聲音,又似乎聽到了紫千幻的聲音……

但他們究竟在些什麼,她卻一句也聽不清……

………………………………………………………………………………………………………………………………………………………

再次醒來之後,世間所有的一切,仿佛又恢複了原點,紫千幻面對著她,依舊謙和守禮,笑容依舊瀟灑肆意,姿態依舊*倜儻,處事依舊玩世不恭!

但她卻心知,這一切的一切,只不過是表象,她與紫千幻之間,永遠橫著一道跨不過去的鴻溝,永遠,永遠……

"冰凝!你沒事吧?"

浴室門被人敲響了,紫千幻的聲音自門外傳來,驚醒了陷入回憶之中的月冰凝.

月冰凝陡然回過神來,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忙回話道:"我沒事……不過是有些累了……馬上就好……"邊著,月冰凝忙關了水,取過一旁的洗發水,開始快速地清洗其自己及腰的長發,低頭看著自己已然被熱水沖刷得發的肌膚,月冰凝的只感覺滿臉發燙,想起此刻緊緊是隔著一閃玻璃門的紫千幻,芳心不由"撲通撲通"跳的厲害,仿佛隨時都要沖出喉嚨來.

曾幾何時,她竟能夠與紫千幻這樣相近過,更……這般大膽地在他的身旁不遠之處,赤*身*裸*體.

"不急,你慢慢洗!"紫千幻聽到月冰凝的回話,稍稍松了一口氣,便坐回了沙發之中,臉色有些不自然.

的確,要知道,如此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對方還是對自己有著別樣愫的月冰凝,且此刻月冰凝還是……在與房間僅有一扇磨砂玻璃門相隔的洗手間內淋雨.

即便是紫千幻強忍著不去注意,那嘩啦啦的水聲,也是無孔不入地朝著他的耳朵之中鑽.

若非月冰凝進入洗手間已經足足半個多時了,還一直不曾出來,更不曾發出任何聲音,他滿心擔憂著月冰凝是否出了什麼事.他是怎麼也不會去敲門詢問的.

如今聽得月冰凝的回話,加上月冰凝所用洗發水的清香彌漫而來,充斥了他整個鼻腔,那種*的氣氛,就這麼莫明地彌漫了整個房間.

即便再是無心,紫千幻也難免感覺有些口干舌燥.

他畢竟是一個已然成年的男子,如今不過二十一歲,乃是男子精力最為旺盛的年齡,平日里更是潔身自愛,不曾沾惹一個侍女,更不曾有過任何女子.

不論是在迷族之中,還是油走新月大陸之時,不知道有多少容貌絕美,身段婀娜的女子,用盡了各種辦法想要爬上他的*,成為他的女子,都被他絲毫不留面地以鐵血的手段拒絕了.

甚至有一次,紫家旁族的一個貌美女子,占著自己得到了老祖宗的疼愛,買通了紫千幻的貼身侍女,進入了他的房間,除盡了衣物,鑽入了他的被窩.

而那*,酒醉的他,回到房中,那個膽大包天的女子,竟是不顧羞恥地摟住了他求歡,徹底惹怒了他,被他一掌打死,更禍及家人.

一向游戲人間,瀟灑肆意的紫千幻,首次向世人展露了他心狠手辣的一幕,不僅將那個女子暴尸與城牆之上,更將她那一脈的族人,盡數貶為奴隸,驅逐于迷族魔窟之中,永世與罡風海獸為伴……

面對震怒之中的紫千幻,便是老祖宗也不曾開口為那個女子求,而迷族中人在見到那個女子的下場之後,皆是悄悄擦了一把冷汗,熄了自己的那些念頭,從此之後,再無人膽敢觸犯紫千幻的禁忌.

也正是因為這樣,紫千幻雖然年過二十歲,卻也無人膽敢逼迫他娶親,即便是紫千禦親自開口,只要紫千幻未曾點頭,那些個大家閨秀,即便是再心儀于紫千幻,也無人膽敢越過雷池一步.

這些年來,除了貼身侍女梨花,能夠服侍在紫千幻左右之外,與紫千幻親近的女子,除了東方青妍之外,便只有月冰凝一人.

東方青妍乃是紫千幻無關乎愛的好友,而月冰凝,之所以能夠依舊被紫千幻破例,其中原因,也只有紫千幻和月鼎天兩人心知了!

紫千幻一直以為,即便他答案了月鼎天,從此與月冰凝,也不過是繼續保持著一如往常般的交往,卻不想,暗門一行,竟是會遇上了時空隧道這一意外.

如今,兩人竟是會共處一室,更……

紫千幻深深呼吸了一口,想要平息內心之中騷動的暗潮,卻不想,那芬芳的氣息,在深入了呼吸道之後,竟是莫明地產生了一股化學作用,讓得他狂跳的心,更是劇烈地跳動起來……

不能再呆在這里了!

紫千幻猛然站起身來,打開了房門,朝外走去……

……………………………………………………………………………………………………………………………………………………………

第二更送上,今日一萬字更新完畢,很無奈,如今的更新都要編輯審核過後才能出來,所以,安然今天拼死拼活寫出來的,親們只能次日才能看到了!淚奔……求推薦票安慰!

上篇:557溫馨時刻     下篇:559有,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