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67你猜我是誰?  
   
567你猜我是誰?

像鳳凰,狐狸,鐵熊和孤狼這樣的美人,哪怕死了一個都是極為讓人痛心的事,更何況,孤狼可是自己早已經暗戀于心的女人,若是可以,就算是不擇手段,他也要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蝰蛇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自信的光芒,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否則也不會在潛伏了龍傲十數年的時間里都不曾被發現.

但也正是這樣的一路順暢,讓他產生了極為自負,目空一切的個性.

方才他在對孤狼問話之時,已然密切關注著孤狼的眼神表,而不出他所料,孤狼在聽到他的話時,臉上完全是一副痛恨不已,決絕果斷的表現.

聽到孤狼的拒絕與痛罵,蝰蛇非但沒有半絲生氣惱怒,反而心中大定.

若是孤狼沒有拒絕,反而表現出意動或是一口同意的話,蝰蛇反會對孤狼起了殺心,要知道,孤狼自幼便在龍傲組織中長大,對龍傲可謂是視若自己的家.

想要策反孤狼這樣一個忠心耿耿的人,自是需要一定的耐心和計策,而蝰蛇相信,以自己的計謀,定然能夠動孤狼.

再不濟,他也要得到孤狼的人,讓他成為自己的女人!

蝰蛇深信,得到一個女人的心,最為快捷的方式,就是先讓他成為自己的人,只要一個男人進入了自己心愛女人的身體,那麼離他進入那個女人的心,也就不遠了!

而孤狼此刻已然在他的控制之中,只要他願意,他隨時都能夠享用孤狼的身體.

但他並不急,他已經等了這麼多年了,也不在乎再等幾天.

像孤狼這樣冷傲如狼王的女人,若是一味用強,反而失去了那種追逐與降服的樂趣,唯有當一個獵物,慢慢地將這個狼王降服,讓她心甘願地躺倒在自己的身下,才能夠得到最大的樂趣.

此時此刻,蝰蛇的心中已然開始期待起孤狼被自己動之後,主動寬衣解帶,主動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他……

像蝰蛇這樣的人,榮華富貴,已然不是他們的追求,他們追求的,乃是達成了一個個不可能的目標,完成了一個個極為艱難的任務,享受著那種至高無上的樂趣.

是以蝰蛇已然開始期待著自己降服孤狼的那一刻……

再一次為自己倒上一杯伏特加,輕輕搖晃著酒杯,蝰蛇就這麼如同一條鎖定了目標的蛇,緩緩地揚起嘴角,運籌帷幄的笑了……

而此時此刻,與蝰蛇一門之隔的孤狼,也笑了,孤傲如她,輕揚失血過多的粉唇,竟是笑得如同冰雪融化一般絕豔.

被牛筋五花大綁的她,輕輕地扭動著身軀,如同一條無骨蛇一般,扭出了一種種不可思議的角度與姿勢.

而隨著她每一次的扭動,那原本被牛筋繩緊緊束縛住的雙手,竟是緩緩地沖手銬之中掙脫出來,繼而再緩緩地掙出了牛筋繩的束縛.

看似不可思議的動作,在孤狼做來,竟是如此的完美而輕松,但若是仔細看,便可以看到,每一次的扭動,孤狼的身子都會微微一顫,仿佛是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

而若是此刻慕容玥和東方青妍她們在此,就會明白,孤狼使用的,乃是她們四人聯合磨練了無數次的絕技.

這種掙脫繩子的辦法,幾乎堪比滿清酷刑,乃是需要極大的毅力才能完成,因為每一次的掙脫,都是將自己的骨節松開,借由骨節松開之後的刹那,將身體的肌肉鎖緊,以達到縮身體的目的.

唯有身體縮了,才能從將自己緊緊捆綁的繩子中掙脫.

這種功法極為傷身,每一次使用之後,必須要修養數日,才能夠恢複活動,而每一次使用之後,至少要恢複三個月,才能再次使用.

而這種*的方法,卻並非是慕容玥與東方青妍所創想出來的,而是那個修煉狂人鐵熊.

她們四人之中,鐵熊的身材最為高大,身高竟是女子之中難得一見的一米八,是以經常在出使某些任務之時,往往會受到身高的桎梏.這才闖下了這種*的功法.

而這種功法在被狐狸直到之後,便巧妙地改造了一番,將其運用到了掙脫繩索之上.

當時,其他三人只感覺狐狸的想法簡直是*,但在她的極力要求之下,加上心知這個功法雖然是雞肋,但在必要之時,卻是能夠救得自己一命,是以便舍命陪君子地陪同著狐狸一起練習了!

但每每聯系過一次之後,三人總要想方設法地"懲罰"狐狸一番,而這種痛苦交加著甜蜜的日子,竟是維持了三年,四人才將這種脫骨功法練成.

此時此刻,孤狼的心中卻是萬分感激狐狸,心中只想著,若是這次能夠從蝰蛇的手中脫離,她定然要在找到狐狸的轉世東方青妍後,賞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孤狼臉上的汗水滴滴如雨點般落下,那深入骨髓的痛苦,幾乎要將她的神智湮滅,而手臂之上受傷之處,由于一次次與牛筋繩的摩擦,再次撕裂開來,鮮血染了她的身體.

但即便是如此,孤狼也不曾發出半絲聲音,就這麼緊緊地咬著牙關,將自己的雙手,一寸一寸,從牛筋繩之中脫出……

然而,就在孤狼快要大功告成之際,耳邊卻傳來了響聲……

……………………………………………………………………………………………………………………………………………………………………

經過三個時的收集,慕容玥將兩麻袋的毒物裝入了法拉利後備箱之中,駕駛著法拉利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朝著薔薇綠園駛去.

兩人一狐,加上兩麻袋的毒物到達薔薇綠園的時候,時間是兩點十五分.

薔薇綠園的地勢以及建築早已經熟記于慕容玥和宸王的心中.

車輛才聽聞,宸王便帶著靈寶如同鬼魅一般飛身離開了車子,朝著西虜之人所在的大樓而去.

當然,他的目標,並非是那些西虜的殺手,而是他們上下樓層的居民.

宸王與靈寶兩個配合,不過半個多時,便讓得那些居民進入了深度睡眠,不到次日中午,他們絕然不會醒來.當然,至于這些人,上班上學是否會遲到,而遲到之後,又會有什麼後果,就不是宸王和慕容玥考慮范圍之內了!

在他們看來,這些居民,能夠在與西虜殺手為鄰,相安無事地相處了這麼多年,且未來不會因為他們的存在而丟了性命,已然是祖墳冒青煙了.讓他們遲到一天,已然是極為難能可貴了!

而就在慕容玥與宸王兩人聯手出動,准備嵌入其中一套最有可能關押著孤狼的房子之時,卻陡然發現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這……她是……鐵熊?"慕容玥看著那個穿著一套黑色緊身衣,身形緊貼著牆壁,如同一直壁虎一般從頂樓降落,徑自朝著八樓而去的身影,只感覺自己的心跳陡然加快起來,目不轉睛地看著鐵熊.

"要不要我去把她帶下來?"宸王看著那個名為鐵熊的女子,就這麼以一根吸入發絲的鋼絲牽引著身體,從三十樓往下,不由地為她的安全捏了一把冷汗.

此此景,讓他想起了自己初次在皇宮之中見到慕容玥的景.

那時候的慕容玥,也是靠著這樣一根細細的鏈子,就敢去攀爬皇宮那高達三丈的宮牆.

若非是自己發現的及時,責令星殤引開了皇宮侍衛,只怕她就算沒有被耶律風和北辰昊抓住,也會死在那些禦林軍的箭下.

這個鐵熊,果然不愧是慕容玥前世的好友,就沖這膽子大得可以裝下水缸,宸王就不得不相信她們果然是從一起長大的戰友.

要知道,這鐵熊的身上,可不比慕容玥上一次,空空如也,只背了一個布袋.這鐵熊一米八高的身子上,不僅掛滿了各類炸彈和爆破武器,更背了一把AK-47,腰間塞了一圈的子彈.

這一系列的東西加起來,只怕百斤都不止,使得她的速度極慢.當然,若是不必顧忌著被西虜的人發現,傷及孤狼以及一干無辜的居民.鐵熊自然可以用彈跳降落的方式,直接降落到八樓,大開殺戒,只可惜,與慕容玥和宸王的顧慮一樣.鐵熊必須得心翼翼地盡量在不驚動西虜殺手的前提之下,成功地營救出孤狼.

看著鐵熊那險百出的模樣,雖然慕容玥心知那條鋼絲牢固無比,卻依舊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道,西虜的人,手段殘忍,更是殘暴嗜殺,一旦鐵熊被西虜的人發現,非但鐵熊的性命不保,更會累及無辜,薔薇綠園,將會發生一場不可承受的災難.

"星,你快去將她帶下,記住,必須在她發現你之前,將她渾身的穴位控制住,更不能被西虜的人發覺異動."雖然心知宸王做事絕對完美,但事關重大,慕容玥卻還是忍不住交代了一聲,一雙瀲灩的秋眸之中滿是關切之色.

"放心吧!"宸王看著月色下愈加聖潔美豔如睡蓮一般的慕容玥眼中的關切擔憂,難忍心中疼惜地在其眼臉之上落下一吻,繼而身形一動,便已然悄無聲息地溶入在茫茫夜色之中.

若是此刻有著視力極好之人,看到了急速飛行中的宸王,定然會以為自己看見了鬼魅.

慕容玥看著宸王那飄渺如仙的身手,心中更是大定,經由暗門之中一站,宸王顯然已經完美地溶合了月璃渡入他身體之內的靈力,只怕此時就算自己沒有懷孕,也最多只能和宸王站一個不相上下.

機緣巧合而發覺了蝰蛇陰謀而十萬火急放棄了任務回到A市的鐵熊,終究還是遲了一步,讓得孤狼落入了蝰蛇和西虜的手中.

但因為手中沒有證據,且不能完全確定龍傲之中是否還有蝰蛇的同黨,以免打草驚蛇,讓得西虜中人傷及孤狼性命以及逃走,加上時間緊迫,無法及時等到援助,是以鐵熊並沒有向龍傲之中求助,而是選擇了孤身一人前來救援孤狼.

心翼翼地順著鋼絲緩緩向下挪動,鐵熊心中暗暗祈禱,只希望自己的判斷沒有錯,孤狼就被關在這棟樓,否則再等到轉移陣地,重新部署裝備,只怕天色就快要亮了.

這個區之中可是住著不少喜歡晨練的老人,天色微亮,就起*了,若是讓他們看到自己的行動,把自己當初賊還是事,但因此而驚動了西虜的人,可就麻煩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攀爬了十層樓的鐵熊,即便有著過人的毅力和體質,也依舊有些疲憊了,越是接近西虜的人,就越是要心,是以損耗的體力,也就越加的巨大.

她一路趕回華國,再馬不停蹄地來到A市,本就疲憊不已,若非是那股一定要將孤狼救出的執念在支撐著她,只怕她早就堅持不住了!

不行,一定要堅持下去!

她已經失去了鳳凰和狐狸這兩個姐妹,再也經不起失去孤狼了!

若是連孤狼也離她而去了,那麼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值得她留戀?

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之上捏了一把,借由疼痛來刺激自己的精神,鐵熊深吸了一口氣,便要繼續向下降落著,一口氣吸入腹中,鐵熊便屏息凝神,注意著四下的動靜.

西虜之人的據點防守,看似全無,但也正是因為明面上的放松,暗地里的防守,才最是嚴謹,哪怕是一絲有異的動靜,都會引起西虜中人的警覺.

而就在鐵熊觀察無異之後,才松了一口氣,便感覺眼前一花,竟是出現了一雙在月色下素白如蘭的玉掌!

"什麼人?"鐵熊腦中猛然一驚,但那極高的心理素質,卻是未曾讓她喊出聲,而下一瞬間,鐵熊便心知,即便自己想要喊出聲,也定然不可能,因為就在她看到那只手掌的同時,便感覺自己的喉間一緊,竟是一點聲音也無法發出.

與此同時,身子幾處大穴位置一僵,竟是連動一根手指頭也做不到了……

這究竟是什麼人?竟能施展武俠之中才會出現的點穴手法?

莫非,她和孤狼,竟真的就要滅亡在這里不成?

一動也不能動的鐵熊,就這麼睜著一雙明亮的眼眸,死死地瞪著朝她善意微笑著的宸王,有心想要詢問宸王的來意,卻也苦于渾身穴道被制而無法做到.

"得罪了!"宸王以口型出這三個字後,便輕輕地托起了鐵熊的身子,腳尖悄無聲息地在牆上一點,那曠世絕倫的輕功,便以一種高雅的姿態展現出來,徑自朝著慕容玥所在之處飛去.

遠遠看著這方的慕容玥,在見到宸王沒有驚動任何人,便將鐵熊安然無恙地帶離了險境之後,悄悄地松了一口氣之後,便坐回了法拉利之中.

宸王將鐵熊安置在副駕駛位之後,這才轉身來到慕容玥這方,朝著慕容玥輕聲笑道:"老婆,幸不辱命,將人安然帶回,可有獎勵?"

老婆這個詞乃是宸王看電視學到的,此刻現學現賣,在叫出老婆兩個字之後,竟是感覺到了一種別樣的幸福感.當下不由地朝慕容玥挑了挑眉,在她因為聽到自己叫老婆之後,染上了暈的絕美容顏之上偷了個香.

"別鬧了,你在一旁守著,我要和鐵熊談談!"慕容玥在聽到宸王叫自己老婆之後,心中頓時感覺到無比的甜蜜,但宸王竟是就這麼當著鐵熊的面,親吻自己,即便只是吻她的臉頰,也依舊讓她羞澀不已,只能趕緊推開了宸王擁著自己的雙臂,嬌憨不已地開口道.

"好,你們抓緊時間,時間不早了!"宸王看了看手上慕容玥為他選購的手表,這麼一折騰,已經過了一個時了,以如今的季節看來,不過五點半,天色就會微亮了,所以,他們剩下的時間,不過只有兩個半時而已.

著,宸王星眸一亮,看著四周的環境,宸王開口道:"不如這樣,你們先聊,我先去探尋一番況,若是可以,我先把孤狼給救出來."

慕容玥聞沉吟了片刻,想到宸王的身手,以他的身手,想要悄聲無息地帶出孤狼,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是以便點了點頭,道:"也好,你且心一些,若是不行,就按照原計劃行動."

若是按照原計劃,應該是由宸王帶著靈寶和一干毒物,一棟一棟的樓層行動,有靈寶在,那些毒物自是不會對宸王下手,而在發現了孤狼之後,便由靈寶來知會那些毒物,以免誤傷了孤狼.

但這樣做,卻是依舊有一定的風險,畢竟那些毒物並沒有開了靈智,只能以本能來聽從靈寶的指揮,更是以本能來趨勢自己傷人,

宸王的本事,沒有人比慕容玥更加清楚,如今的他,已然將月璃的靈力完美融合,那麼想要救出孤狼,也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事.

"老公做事,老婆盡管放心,我把靈寶和那些毒物都帶著,一旦救出孤狼,就開始行動,你就在這里等我的好消息就是."宸王拍了怕慕容玥的螓首,魅然一笑,一把抱起後座之上的靈寶,接著打開了後備箱,提起其中一個麻袋,那兩百多斤重的麻袋,在宸王的手中仿若無物,腳尖一點,就這麼消失在夜色之中.

鐵熊睜大了一雙往日聰慧而今日卻滿是迷茫之色的明眸,只感覺自己往日自負的腦袋,在遇上了面前這兩人之後,竟是有些不夠用的感覺.

這兩個人究竟是什麼人?她們是怎麼知道她和孤狼的名字的?他們又為何要幫助她和孤狼?

還有,他們方才的行動又是什麼?僅憑那個男子一人之力,就能夠和西虜的人抗衡嗎?

思來想去,鐵熊只感覺一切越加迷茫,唯獨可以肯定的是,眼前這兩個是友非敵的人,她從未聽過,更從未見過.

慕容玥在目送宸王離開之後,便將法拉利的車窗盡數升起,雖然她自信以自己如今的功力,絕然沒有人可以在她未覺察的況之下偷聽她們的談話.

但事關重大,還是謹慎一些才好!陰溝里翻船的人太多了,她絕對不願意做其中一個.

關上了車窗,慕容玥一轉眼,便對上了鐵熊那探究且滿是疑問的目光.

當下,慕容玥微微一笑,強行壓抑著心頭的激動,朝鐵熊道:"鐵熊,你猜我是誰?"

鐵熊凝眸看著慕容玥那張絕美得仿佛是天山雪蓮一般的容顏,以及那一身尊貴如仙的氣質,確信自己的記憶之中絕對沒有這樣的一個人.

這樣集美貌與氣質于一身,仿佛彙集了天地靈秀的人,即便是一眼,便難以忘記,更何況,自己可是一個出色的特工,過目不忘,可是必備的素質.

慕容玥見得鐵熊的表,便心知她並未認出自己,當下心中湧過淡淡的失望.原來,除了鳳凰的轉世東方青妍,竟是沒有人再能夠認出自己了!

……………………………………………………………………………………………………………………………………………………………………

第四更六千字大章送到,今日一萬五更新哦!絕對的爆發,求推薦票啊!

上篇:566狼子野心     下篇:568解救孤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