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68解救孤狼  
   
568解救孤狼

慕容玥心中惆悵,卻是不知道,雖然在二十一世紀里,她不過只是死了一個多月,和鐵熊分開,也不過是三個多月的時間.

但她穿越到慕容玥身上之後,卻是實實在在地生活了將近兩年的時間.

這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她從一個宰相府里備受欺凌的嫡女,一躍成為北辰皇朝幾乎可以算作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宸王妃.

不僅智斗了納蘭皇後王屏兒,更喚醒了聖女血脈,成為了絕世高手.

如今的她,氣質早已經脫俗成為了一個高雅聖潔,不食凡間煙火的絕世女子.即便是前世的自己,只怕也認不出如今的她來.

而東方青妍之所以能夠認出自己,卻是因為早早地就推論到了她亦重生于新月大陸,更從紫千幻的口中,聽了慕容玥的傳奇故事.

指紋查凶,孔雀舞,音樂機關……

一切的一切,結合起來,若是東方青妍還不能認出慕容玥就是鳳凰,又豈對得起她們的意?

幸而,慕容玥很快就想通了這一切,凝眸看著鐵熊,繼而舉手解開了鐵熊的周身大穴,不等她開口,便搶先道:"鐵熊,別急,你先聽我完,相信你所有的疑問都會得到回答了!"

鐵熊看著面前這個莫明就讓她感覺到親切熟悉的絕美女子,竟是放棄了一直以來對陌生人的戒備,就這麼靜靜地坐在那里,專注地看著面前的慕容玥,耐心地聽著慕容玥從穿越那時起……

而就在慕容玥與鐵熊交談之時,宸王已然帶著靈寶來到了之前鐵熊意圖進入的那層樓層,仿若一個影子一般,悄無聲息地攀附在光滑的牆上.

不得不,宸王的運氣一直都是極好的,不過才尋了三個房間之後,就看到了一臉冷靜地掙脫著牛筋繩的孤狼.

宸王見狀心中一喜,卻是謹慎地觀望過四周,以及房間內那扇緊閉著的房門之後,這才放下心來,伸出一只素白的長指,輕輕地敲擊了兩下窗戶.

而這兩聲極為細微的聲音,自是驚動了正在全力掙脫牛筋繩的孤狼.

"這……這是幻覺嗎?"

在乍見就這麼飄身于窗外,朝自己淡淡微笑著的宸王那一瞬間,饒是心志堅定的孤狼,也險些叫出聲來.

要知道,這里可是在八樓,且這薔薇綠園的樓房,可不是那種牆外有著水管或者飄窗的樓房,而是右極為光滑的瓷磚鋪就,且每一層的窗戶,都是整片的落地窗.

這也是為什麼西虜的人,在偌大的A市,竟是將據點選擇在這薔薇綠園的原因.這樣的區,安保絕對放心,而一旦發生了什麼事,他們的防守,也極為容易.

且剛才她更是亦是試過了,這西虜的人,竟是狡猾地在這鋼化玻璃的落地窗之內,又加了一層防彈玻璃,否則,以蝰蛇和西虜之人的謹慎多疑,又怎會放心將她一個人關在這個房間之內.

當然,孤狼卻是不知,這蝰蛇之所以不派人監視著她,對這個房間之內的安防絕對放心是一回事,更主要的是,他已然將孤狼看做了是自己的女人.

以蝰蛇那狹隘的氣量,以及多疑的性格,又怎會放心讓西虜這些膽大妄為的男人看看守自己內定的女人.

若是孤狼被那些膽大妄為的男人給侮辱了,那即便他將那些男人給殺死了,也依舊洗不淨自己頭上的綠色.

此時此刻,以孤狼那二點零的視力,更是清清楚楚地看見,這個名為北辰星的男子,竟是完全沒有借助任何外物的幫助,就這麼飄身在她的窗外.

哦,不對,若是非要宸王此刻有借助什麼外力就這麼臨空飄身于八樓窗外的話,那就是鐵熊之前准備好的鋼絲.

當那鋼絲不過牙簽一般粗細,且宸王也不過是以一只手隨意地搭在鋼絲之上.

孤狼絕對不相信,這樣一手搭著鋼絲,就能夠承受一個人體的重量,更別,這宸王的背上,竟還是背著一個大麻袋……

這個世界玄幻了嗎?

孤狼看著窗外有若神明一般的宸王,首次懷疑,這樣一個容貌魅惑如神的男子,或許真的是一個神仙,而鳳凰穿越了的那個名為新月大陸的地方,就是一個仙界.

宸王看著面前一臉驚訝,卻完美地控制了自己,甚至連呼吸,也不過只是在最初見到自己之時紊亂了片刻,便恢複了正常的女子.

不愧是這個世界的頂級特工,不愧是慕容玥自幼一起長大的戰友!

宸王的星眸之中閃過一絲贊賞的目光,便以目光示意孤狼少安毋躁.這才伸手輕輕在面前的鋼化玻璃之上摸索著.

"這是鋼化玻璃,里面還有一層防彈玻璃!他們人數有……"孤狼以口型對宸王開口道,卻發現,宸王並未注意她的"話",而是將目光放在了面前的玻璃之上.

這家伙,莫非是想要一拳打爆玻璃?就算他有能夠將玻璃打爆的實力,那豈不是會驚動了蝰蛇他們,這樣的話……

孤狼心中焦急萬分,但不等她想到辦法阻止宸王,便被眼前的畫面給驚得愣在原地不出話來……

這……這個世界莫非真的玄幻了?

否則,他手上出現的是什麼?那閃爍著青色光芒的東西,是劍?內力外放?聚氣為劍?太不可思議了!

孤狼只感覺自己一向強悍的心髒,此刻正接受著嚴峻的考核,今夜發生的一切,著實是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一個人,竟可以臨空而立,更能夠憑空變幻出一把以光聚成的劍,且那把劍,在切割鋼化玻璃的時候,竟是如同切豆腐一般容易.

這還不算,甚至連里面這層防彈玻璃,在那把劍的切割之下,竟也是悄無聲息的.唯獨與鋼化玻璃有區別的就是,宸王在切割防彈玻璃之時,花費的時間,稍稍多了一些罷了!

就這樣,在孤狼震驚的目光之下,宸王毫不費力地將兩塊直徑一米多的玻璃,輕輕地放在了地上,而後手指一劃,便將孤狼身上束縛著的牛筋繩給劃斷了.

看著孤狼蒼白的臉色與手臂之上猙獰的傷口,宸王眉頭微微一皺,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玉瓶,倒出了一枚固元丹,遞給了孤狼,輕聲道:"吃下去,對你的傷勢有幫助!"

一直安靜地扒在麻袋之上,被孤狼給忽視了的靈寶,在看到宸王遞給孤狼的丹藥之後,扁了扁嘴,心中暗自肉疼著,自己的口糧,又少了一枚,這孤狼不過是損失了些元氣,受了點傷,就需要動用它的固元丹,真正是太奢侈了!

要知道,那一瓶固元丹,可是宸王答應了給它的,是以靈寶自是將其當作了自己的所有物,不過,雖然心中有些肉疼,但靈寶卻是明白,這孤狼可是慕容玥極為珍視的好姐妹,宸王會拿出固元丹來給孤狼療傷,自然是愛屋及烏,更多的是不願慕容玥在看到孤狼的傷勢之後,因此而傷心難受.

好吧!

它靈寶大人可是極為善解人意的,這孤狼是它家主子的好姐妹,那它的固元丹,自然是要給的.

靈寶巴砸了一下嘴巴,將口中因為嗅到了固元丹清香而分泌的唾沫吞進了肚子,很是自我安慰地在心中道.

孤狼對宸王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在聽到了宸王那雖然極為微弱,卻清清楚楚地傳達到自己耳中的話後,毫不猶豫地接過了宸王手中的固元丹,一口吞入腹中.

而此時,宸王已然解開了手中的麻袋從中又取出了一個稍的袋子,示意,孤狼站得遠一些之後,就這麼打開了袋子,將一大袋的毒蛇,蠍子,蜈蚣以及一眾各式各樣的蟲子,倒在了地上.

"這……"

饒是曾經單槍匹馬穿過熱帶雨林的孤狼,在見到這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毒物,也不禁感覺到頭皮發麻.

不過這一閃身的功夫,孤狼便感覺到腰間一緊,身子就飄飛起來,從宸王切開的地方鑽出了房間.

才穿出了房間,宸王便臨空一掌,拍向房間內那扇緊閉的房門,而被宸王盡量拉開距離托著的孤狼,就這麼怔怔地看著那扇實木房門,被宸王那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掌,悄聲無息地拍成了粉末……

與此同時,那些被綁在麻袋之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氣的毒蛇,蠍子,蜈蚣等等毒物,就這麼鑽出了房間,朝大廳而去.

"噢!天哪!這些東西是從哪里鑽出來的?"一個純正的美式英語響起,聲音之中滿是不可思議.

"啊!不!見鬼的,我的腳!"又有一個粗嘎的男聲響起,聲音之中滿是痛苦之色.

"快!快開槍!"有人在驚慌失措地叫著.

"混蛋,誰敢開槍,老子先殺了他!"而就在一干人驚慌失措之時,萊恩的聲音響起了!

顯然,萊恩能夠當上A市據點的負責人,並非是一點本事都沒有,畢竟如今夜深人靜的,若是動用了槍支,極容易驚動了樓層上下的人.

即便是裝了消音器,但這些蛇蟲體積都如此,行動更是快捷,若是打中了還好,但若是打不中,那子彈擊到地面牆體的動靜,也不是鬧著玩的.

"大家分散開來,盡量朝高處躲避,各自找趁手的東西,保護好自己!"

就在眾人被這突然出現的大數量毒物弄的亂了分寸之時,蝰蛇的聲音驀然響起,以絕對的領導力,將眾人的緒都壓制下來.

但即便如此,那些毒物的數量卻是太多太多了,要知道,靈寶出手找尋的,自然不是簡單的毒物,都是深山之中野性十足,攻擊力極強的毒物,是以即便這些西虜的殺手都是身手極好之人,也並非是沒有和毒物打過交代的.

但要知道,此時此刻,他們可是身處都市之中,更是安逸地呆在這住了數年的房子之中,且如今已經是凌晨三點多,正是身體和大腦最為放松,進入深度睡眠的時刻.

任誰都不會想到,這應該算是最為安全的房子內,竟是會出現這樣數量眾多的可怕毒物.

即便是訓練有術的他們,在第一時間就醒過來,也做好了戰斗准備.也依舊無濟于事.

可以,這些西虜的殺手,都不是等閑之輩,強悍的心理素質,絕對值得誇獎.但是很可惜,這一次,來偷襲他們的,並不是以往出現的殺手和特工,而是一群毒物.

面對這些無從下手,打死了一只,下一秒又撲上來一只,兩只,甚至十足的毒物,饒是戰斗經驗豐富的西虜殺手,也不由地亂了手腳.

沒有專業對付這些叢林殺手的裝備,即便是身手高強的他們,也只有坐以待斃.

很快地,一個接連一個的殺手接連倒下,而即便沒有倒下的殺手,身上也是七零八落地掛了彩,搖搖欲墜.

"撤離,快,離開屋子!"蝰蛇狠狠一腳踩死了腳下的一只武功,抽出軍刺劈開一條朝自己飛射而來的眼鏡蛇,冷聲下令道.

"快,離開這里!"萊恩此時也已然失去了原本的鎮定,一馬當先地朝著出口飛奔而去.

而就在萊恩就要到達與走廊相通的房門之時,只聽吱吱幾聲,一個雪白的身影飛撲而來,速度竟是快如閃電,讓人幾乎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但萊恩此時全身的感官都出于絕對戒備的況,又怎會忽視這一點,雖不知這究竟是什麼東西,但卻反應幾塊地論起手中的匕首,朝著白影飛來之處劃去.

而這飛來的白影不是別人,正是一直歡快地飛奔于整個房子四處,指揮著一干毒物攻擊的靈寶.

而一邊指揮者,靈寶還不忘慕容玥的交代,將房中的電話線盡數切斷,所有的手機都毀壞.

以靈寶的身手,執行這些任務,不亦于是菜一碟,不過幾分鍾的時間,就完成了任務.而正愁著自己無事可干的它,正巧就看到了想要逃離的萊恩.

這可是靈寶首次獨自擔當大任,又怎會任由萊恩逃離,破壞了它的成就感,當下自是親愛出馬來攔截萊恩.

而萊恩這一刀劃來,可謂是拼盡了全力,在生死關頭,他自然是不會有任何保留,若是以往對付敵人,定然能夠取得一定成效.

但很可惜,這一次,他面對的,可是進化之後的靈寶,即便他的速度已然夠快了,但落在靈寶的眼中,卻是破綻百出.在和暗門中人交手之後,靈寶的眼界可是高了許多,且經由月璃那種強得*的人親自調*教過後,若是連萊恩這樣的人都能夠傷了它,那它也就再指望能夠出現在赤焰的面前了,干脆直接拿塊豆腐撞死好了!

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靈寶巧的身子微微一扭,就在半空之中轉變了軌跡,跳到門把手之上後,後腿又是一點,身子如流星奔月一般,朝著萊恩的脖子之處飛奔而去.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萊恩甚至來不及看清靈寶的模樣,便感覺喉嚨一痛,繼而便感覺有滾熱的液體,從自己的體內流出,瞬息之間,便染濕了他的前胸.

他怔怔地低頭一看,便看見自己那一身白色的名貴睡衣被熟悉的色液體染成了鮮色,而這種液體,他一直都不陌生,但也只是在別人的身上見到過.

想不到,今天,卻是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咯……咕嚕……"萊恩還想要些什麼,喉間卻是發出了毫無意義的音節,下一秒,他那高大的身軀,就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癱倒在地上,在神智沉入永遠的黑暗之前,萊恩終于看到了取走自己生命的凶手,一只不過他巴掌大的狐狸,是以,他那褐色的眼眸,終于泛散開來,竟是死不瞑目……

靈寶不屑地甩了甩手上沾染的鮮血,就這麼懶懶地在門口之處趴著,等待著還有人不知死活地過來送命.它那兩個狡猾的主子已經研究過了,這套房子雖然大,但卻只有一個進出口,它只要牢牢地守住這麼一個出口,那些人就別想逃走.

此時此刻,靈寶心中對西虜的人可謂是鄙視到了極點,狡兔至少還有三窟呢,他們偌大的房子,居然只留了這麼一個出口,這不是沒事斷自己的後路嗎?

如今不就是極好的例子,若是他們多留幾個出口,那自己想要截殺他們,還得多費些氣力,真是有夠笨的.

…………………………………………………………………………………………………………………………………………………………………

有人對更新時間有疑問,安然在這里回答一下,因為現在網站要先審核後更新,所以一旦安然碼完字上傳的時間超過五點多,那就只能等到審核編輯第二天審核了,所以親們發現六點多還沒有更新,就可以等第二天來看了!安然對此也很無奈,只能祈禱網站早日解禁審核這一規矩吧!

上篇:567你猜我是誰?     下篇:569一招之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