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69一招之敵  
   
569一招之敵

靈寶卻不知道,它能夠想到的,西虜的人又如何想不到,但西虜之人隱藏在此處,為的就是隱蔽,且此處位于八樓,就算他們留了再多的出口,那下樓的電梯,也不過兩部,而且還是緊挨著的,不論從哪個門離開,都必須經過電梯和樓梯,一旦被包圍,依舊是死路一條.

精明如蝰蛇,早從毒物爬出來的痕跡,便心知定然是孤狼那里出了什麼況.是以他心地掠過一干毒蛇蜈蚣,以絕對高明的身手,掠進了孤狼所在的房間.

果然不出他所料,房間只能,早已經空空如也,不見了孤狼的身影.而無盡的夜風,自被宸王切割開的洞中灌入,讓得蝰蛇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蝰蛇不敢置信地看著玻璃上一米多長款的洞,這可是足有兩公分厚度的防彈玻璃啊,就算是用激光來切割,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切開的.

況且,這可是在八樓之上,外面是再平滑不過的牆,沒有一處落腳處,這就是怎麼回事?

幸而,蝰蛇不過是愣了幾秒鍾,便反應過來,幾步來到窗戶面前,就欲查看孤狼的行蹤,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孤狼就這麼逃走,否則,西虜的大計,定然會暴露,更何況,那份至關重要的資料,還沒有得到,他潛伏在龍傲十數年的付出,可不能毀于一旦.

此時此刻,蝰蛇心中悔不當初,雖然不知道這些毒蛇,蜈蚣蠍子等毒物是究竟如何出現的,但絕對和孤狼逃不開干系.

究竟是誰,竟是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居然能夠趨勢毒物,更能夠從八樓破開防彈玻璃救出孤狼.

身子才探出窗戶,長年油走于生死邊緣,早已經練就了絕對敏銳第六感的蝰蛇便驚覺到一股危機,當下身子一矮,那偌大的身子竟是猶如被人從中間砍斷了一般,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朝後一仰,險險地避開了那足以奪去他性命的一掌.

而襲擊他的,不是別人,正是將孤狼送走之後,又去其他幾棟樓送了"禮物"的宸王.

由于孤狼刻意的叮囑,宸王在其他幾個據點丟入數量可觀的毒物,毀壞了門鎖之後,就加快時間回到了這里.見得蝰蛇探出頭,宸王本欲一掌擊斃了他,卻不想,這蝰蛇竟是如此的機警,竟是躲過了他這致命一掌.

當然,這其中自是也有著宸王並未盡全力的原因.

見得自己的一掌落空,宸王不由地高看了蝰蛇一眼,在這個內功早已經荒廢了的時空,竟能夠修行到這樣的境界,不得不這蝰蛇絕對是一個心性過人之人.

這可惜,這個人乃是他家王妃的死敵,是以即便此人的境界,也僅止于此了!

而蝰蛇在躲避過宸王一擊之後,就地一滾,躲開了最易受到攻擊的位置,繼而一個鯉魚打挺,半蹲于牆角邊,一雙毒蛇一般陰狠的眼眸閃爍著凝重的暗芒,看向面前的宸王,開口喝道:"你是什麼人?"

"要你命的人!"宸王一張魅惑無雙的容顏之上,滿是冰冷肅殺之氣,雖然此時的他,還不知道慕容玥的前一世就是被蝰蛇的陰謀所害死的,但蝰蛇既然是要殺死孤狼的人,而孤狼乃是慕容玥的好姐妹,那他自然不能留蝰蛇繼續生存在這個世界.

"狂妄!"蝰蛇色厲內荏地開口喝到,方才宸王襲擊的那一掌,雖是沒有用盡全力,但蝰蛇卻是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危險.

這樣一個容貌魅惑如天神的一樣的男子,只是這般懶懶地靠在那,目光肅冷而藐視地看向這方,那無形的威壓,就排山倒海一般欺身而來,讓他竟是就這般保持著半蹲的姿勢,連站起身來都無法做到.

但這並不代表,他就無法殺死對方,要知道,他可不是西虜之中普通的間諜特工,早在十數年前,他被組織上安排潛入龍傲之時,他的身體之內,就被注入了最高科技的液體炸彈.

而每隔五年,他就要回到組織之中更換一次炸彈.

如今,他身體之內植入的,是三年前的最新炸彈,一旦他落入必死之地之時,就能夠通過咬碎口中的某顆牙齒,來引爆炸彈.

心中死志已存,蝰蛇便感覺宸王的威壓竟也不是那麼的可怕的,猛然一提氣,雙腿在地上一蹬,爆發出千鈞之力,雙手已然緊握成拳,朝著宸王的門面襲去.

宸王見得蝰蛇襲來,眉眼微微一挑,星眸之中閃過淡淡的嘲諷,雖然蝰蛇襲來的力道,對于蝰蛇來,已然是用盡了渾身的力氣,但對于宸王來,卻連星海都不如,莫如今的宸王已然是融合了月璃的靈力,就算是一年前的宸王,也依舊不把這一拳放在眼底.

是以,宸王身子不閃不避地響起跨進一步,素白的手掌就這麼看似平凡無奇,實際卻包含了無盡天地規則地一拂,指尖堪堪拂在蝰蛇的拳頭之上,那無盡的靈力,就這麼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拍在了蝰蛇的拳頭之上.

"咔嚓!"

"啊!"

只聽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清晰地傳入兩人的耳朵,緊接著,便是蝰蛇那無法抑制的慘叫聲.蝰蛇那陰柔卻不失英俊的臉頓時猙獰地扭曲起來,扭出了可怖的曲線.

十指連心,此時此刻,他整個手掌就如同被載重十噸的大卡車碾過了一般,呈粉碎狀態.饒是蝰蛇那鋼鐵般的意志,在承受這樣非人的痛苦之時,也不禁哀嚎出聲.

但很可惜,蝰蛇的哀嚎,不過才傳出口半聲,就被宸王隔空點了啞穴,那剩下的半聲,就如此慘烈地陣亡在了喉嚨之中.一付告狀的身體,就這麼被疼痛折磨得一顫一顫的,讓人見之心驚.

尤在大廳之中半死不活地和一干毒物做殊死掙紮的西虜殺手們,在聽到自己首領的慘叫聲後,都不由地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究竟該是怎樣的痛,才會讓得他們那個可怕的首領,慘叫成這般程度.

而懶懶地趴在門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靈寶,在聽到蝰蛇的慘叫之聲後,雙眸微微一闔,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要知道,它那個前主人北辰星,早在和暗門中人拼斗之時,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卻還來不及報仇,就被傳送到了這個世界.

如今這些西虜的殺手,撞到了他的手上,還能落得好?

若不是擔心驚擾了這一帶的居民,只怕這些西虜的人,絕對無法這般輕松地進入地獄……

不過……

靈寶懶懶地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四周七零八落的西虜殺手,又默默地收回了自己心中的話:這些被毒物生生咬死毒死的人,死的,也的確是不輕松啊!太慘烈了!

"倒下吧!"

宸王冷眼看著面前臉色煞白的蝰蛇,手掌再次一拍,便讓得蝰蛇身子驀然倒下,竟是連站起身來都無法做到.對他來,想要殺死蝰蛇,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只是孤狼想要活捉蝰蛇,是以他才一直沒有下殺手.

一向藝高膽大,城府深沉的蝰蛇,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會在一個人的手上敗得這麼淒慘,他自認,就算是龍傲中的龍首親自出手,他至少也有一拼之禮.

而面前這個看似荏弱的長發男子,就這麼輕描淡寫地揮了兩掌,自己竟是連抗衡一招都做不到,就這麼生生被對方打倒在地,甚至連再站起身來都無法做到.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西虜得罪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但是這位于華國A市的據點,卻一直都是極為隱蔽的,否則他身為西虜中人的身份早就被揭穿了,又哪里會一直安安穩穩地在龍傲之中生存到現在.

且面前的男子明顯就是華國的人,華國的組織之中,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個可怕如妖孽一般的男子了!

"你究竟是哪個組織的人?你可知道,你得罪了我們西虜,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絕無活路!"

雖然在進入西虜的那一日,蝰蛇就已經做好了死亡的准備,但如今死亡到了眼前,蝰蛇卻是怎麼也不願意就這麼丟了性命.

要知道,他身為龍傲和西虜兩大組織的高層人物,可謂是享盡了世間的榮華富貴,吃香喝辣,更手握大權,無論到哪個國家,都享受著極高的待遇.

這樣的人生,誰能夠舍棄,只要有一線的可能,蝰蛇都不願意就這麼死去.

………………………………………………………………………………………………………………………………………………………………

今天有些卡文,就三千字更新了,明天繼續加更!

上篇:568解救孤狼     下篇:570痛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