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70痛恨  
   
570痛恨

蝰蛇這樣平日里視死如歸,但關鍵時刻卻比誰都貪生怕死的人,宸王自是見多了,自是不會將其看在眼里.

是以,任蝰蛇如何色厲內荏,如何陰狠威脅,他卻只是那麼淡然如云地緩緩走進,居高臨下地看著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蝰蛇,淡淡地道我不屬于任何組織,但你西虜,還不放在我的眼里……"

雖不曾深入了解過西虜,但無非也就是這個世界上的某個組織,而他北辰星,不過弱冠之年,就將天機閣發展成新月大陸之上最具權威的組織,只要他願意,只需三年,就能夠在這二十一世紀再次將天機閣的輝煌創造出來,又何懼西虜這麼一個藏頭露尾的組織.

傲然一笑,宸王目光冷然地看著蝰蛇至于你,你是束手就擒,還是要繼續和我拼斗下去?"

蝰蛇啞口無地看著一臉淡漠,但話中的傲然盡顯無遺的宸王,烈烈夜風自宸王的後方吹來,將其一頭及腰的長發帶起,卷出了狂莽不羈的睥睨氣勢.

蝰蛇從來不,一個長相如此魅惑,留著一頭及腰的長發,非但不會為其魅惑的長相添加上半分柔弱嫵媚之態,反而將其狂放不羈睥睨天下的氣質更加張揚地釋放出來.

這個強大得不可思議的男子,就這麼淡淡的立于那里,那霸氣凜然的王者之風,就這麼盡顯無遺,若非他蝰蛇的心理素質經由了千錘百煉,只怕早已經忍不住要匍匐在他的腳下.

眼前的男子的沒有,如此人這樣的男子,西虜,的確不會被其放入眼中,的威脅,是如此的可笑!

一股絕望浮現在蝰蛇的眼中,蝰蛇如今已然可以確定,宸王並不會殺他,至少現在不會,否則,以宸王的強大,又何須與多費口舌.

但正因為是如此,蝰蛇才更加的害怕,因為他身為西虜潛于龍傲之中的高級間諜,身上藏著的秘密,自然數不勝數,哪怕是泄漏半點,那後果也絕對不是他能夠承擔的.

西虜既然敢將蝰蛇放在龍傲十數年而不擔心他反間,自然是有其憑仗,而蝰蛇的家人,蝰蛇體內的毒,等等一切一切,都緊緊地潛質著他!

"橫豎都是一個死字,既然如此,還不如轟轟烈烈地死,不僅僅可以拉著這麼一個強大的墊背,為報仇,更能拉著這整棟樓里數百人給做伴,何樂而不為!"

大廳之中的痛呼聲越來越低微,顯然大局已定,蝰蛇目光可怖地瞪著宸王那張足以讓世間所有男子為之妒忌瘋狂的容顏,口中一個用力,就要將那顆植入了炸彈的槽牙給咬碎……

車內的鐵熊在聽完了慕容玥的話後,足足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地看了慕容玥十分鍾有余,這才欣喜而悲痛地接受了這麼一個事實.

"鳳凰,你居然是鳳凰……我的天……這太不可思議了……"鐵熊口中呢喃著,就這麼一把摟過慕容玥,感受著這樣一個陌生的軀體,在懷中洋溢著熟悉的感.

難怪一向不喜陌生人親近的她,在看到慕容玥之時,竟是在心中湧起一股親切感;

難怪這樣一對陌生的男女,竟是會不顧危險地來救孤狼;

原來,事實的真相,竟是如此的讓人歡欣.

還有狐狸,那個狡猾詭詐的,居然成了迷族的聖女,鐵熊搖了搖頭,心中想象著那個滿肚子壞水的狐狸,在穿著一身白衣,聖潔得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只感覺心中一股惡寒.

就算是天下雨,也比狐狸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要讓人容易接受的多啊!

兩人還來不及細訴思念,宸王便將孤狼送了,由于緊迫,慕容玥只是叮囑了宸王注意安全之後,便目送著宸王繼續拎著所有的毒物,朝其他幾棟樓房而去.

孤狼在服用了宸王的丹藥之後,短短的幾分鍾,失去的氣血已然補回了許多,至少臉色已然不再如之前的那般蒼白.

這讓得孤狼不由地再次對宸王的神秘高看了幾眼,果然不愧是鳳凰所愛的男子,這種手段,比之現在的靜脈注射都要高明幾倍,莫非那新月大陸,真是如此神奇.

一向對科技落後的地方敬謝不敏的孤狼,心中也不由地對新月大陸產生了幾分向往之.

"狼,究竟是回事,一向最是謹慎的你,也會被西虜的人抓住?"慕容玥看到一身鮮血的孤狼,臉色一變,忙將她扶進法拉利後座之中坐下,這才開口問道.

"是蝰蛇!"孤狼滿臉悲憤地開口道,這並不是因為她對蝰蛇有多麼濃厚的感覺,但龍傲之中的成員,大多都是從一起長大的,再不濟,也是有著十數年感在內的.

龍首最常的一句話就是,龍傲之中的成員,貴精而不貴多,要的是能夠將的後背交給對方的,而不是那種關鍵時刻只求私欲的人.

而這些年來,孤狼等人,也都在盡力做到這一點,在面對敵人之時,總是齊心協力地精誠合作.

卻不想,蝰蛇這一個,往日總是表現出兄長一般和煦關愛的老牌成員,竟是西虜派來的殲細.這讓得孤狼怎能不傷心生氣.

"果然是他!"鐵熊在聽到孤狼的話後,狠狠一掌拍在法拉利的車門之上,一掌豔麗的容顏之上滿是忿忿之色原本我還只是帶著幾分懷疑,不曾證實,卻不想,這家伙果真是西虜的殲細!"

"蝰蛇是殲細?"

慕容玥先是一怔,繼而帶著幾分明悟之色,緩緩道難怪了!難怪當初,我那般的謹慎,卻還是被西虜的人了蹤跡,落入他們的包圍圈,原來……"

當初,慕容玥一心只以為是沒有處理到行蹤痕跡,這才落入了西虜人的圈套,卻不想,原來竟是內部有人泄露了的行蹤.

"不僅僅是你,就連狐狸,當初也是被蝰蛇陰謀所害!雖狐狸當初是被巨蟒給殺死的,但鳳凰,鐵熊,你們可想過,那些西虜之人,為何會突然出現在亞馬遜,又突然會消失無蹤,而就在狐狸才給我們通完話之後,就遇上了那只巨蟒,如今我才明白,當初為何蝰蛇突然會提出要剿滅西虜在南美洲的勢力,原來是為了要害死狐狸!"

孤狼一雙森冷的眼眸之中爆射出無盡的殺氣,只要一想到最為要好的兩個,都是死于蝰蛇的陰謀之下,她就恨不得能夠生生咬斷蝰蛇的脖子,吸干他的血,將其碎尸萬段.

她名為孤狼,體內自有一股狼王的野性和狠勁,當年更是曾經和狼在一起生活了兩年的,才造就了她如此孤冷的個性.

鐵熊聽得孤狼的話,更是險些咬碎了一口銀牙,緊緊地握緊了拳頭,恨不能立即捏斷了蝰蛇的脖子,撕碎了他一身的血肉.

她們龍傲組織之中的人,並不畏懼死亡,但死在敵人的手中,與死在人的陰謀算計之下,卻是兩回事,這也是當初鳳凰和狐狸兩人死亡之後,孤狼和鐵熊,依舊繼續為組織效力,而非就此心灰意冷,沉溺與悲傷之中的原因.

誰又,狐狸和鳳凰死亡的背後,竟是這樣一種見不得光的肮髒陰謀.

"狼,那蝰蛇現在在哪里,我定要捏碎他的手腳,踢爆他的第三條腿!"鐵熊的脾氣最是暴躁,素來被組織之中稱之為火美人,意為一點就爆,此時此刻,了鳳凰和狐狸都是死在蝰蛇的算計之下,又怎能忍得住.

"我已經讓北辰星先留住蝰蛇一條狗命了!當然,這並不是因為要放過蝰蛇,相反,我要讓他在吐出所有他的西虜機密之後,再讓他好好地嘗嘗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孤狼的眼中閃著嗜血的寒光,一張孤冷高傲的容顏,在車窗照入的月光之下,閃爍著攝人心魄的嗜血之美.

"不,這種喪心病狂的殲細,我一定要讓他,第三條腿被踢爆的滋味,讓他成為二十一世紀最後一個太監!"鐵熊將一口好牙咬得咯吱咯吱作響,高聳的雙鋒,因為氣極而不斷地起伏著.

慕容玥看著面前的兩個好友因為和狐狸的"死亡"的氣得發狂,心中升起了淡淡的甜蜜幸福,此時此刻,她竟是萬分地感激著暗門的算計,若非是他們處心積慮地要打開暗門之中的那個時空隧道,又那個再次回到這個時空,更無法讓兩個至親好友,還活著,活在另外一個時空之中!

上篇:569一招之敵     下篇:571危機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