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77囚禁  
   
577囚禁

以左氏集團的強大,眾人在沒有必要之下,自然是不想平白無故多了一個可怕而未知其背景的敵人.

也正是因為如此,左氏這樣突兀地宣布了左舒陽接任以及訂婚一事,眾人皆是絲毫不敢耽擱地放下手頭的事,前來參加這一訂婚大宴.

不在接到請帖的人絕然不敢怠慢左氏的邀請,就是沒有請帖的人,也無不想方設法前來參加宴會,只求能夠與左氏沾上一些關系,為自己擴充路子.

既然是訂婚喜宴,女主角自然是眾人都關注的對象.對于憑空冒出來的月冰凝,以其神秘的身份背景,以及空前的絕世容貌,自然是成了眾人討論的話題.

當然,在現場所有見過電視以及報紙上月冰凝容貌的男子,卻是對左舒陽的豔福羨慕不已,能夠來參加左氏宴席的人,自然都不是什麼簡單之輩,是以在他們看來,即便這月冰凝乃是寒門出身,僅憑她那無雙空靈的容貌,便足以匹配左舒陽,成為左氏集團的少奶奶!

那樣一個容貌絕色,氣質空靈如雪山白蓮的無雙女子,若非是已經成了左舒陽的未婚妻,只怕一眾男子便是用盡一切辦法,也要得到,對其呵護一生.

只是,此時此刻,卻沒有人知道,那個被所有女賓客羨慕極度,被所有男賓客仰慕渴求的女主角,此刻正坐于二樓的房間之內暗自垂淚.

月冰凝靜靜地坐于裝修得富麗豪華的房間之內,冷眼看著面前,往日瀲灩潤澤的眼眸,此刻卻是空洞得仿佛失去了靈魂一般,整個人如同一具冰雕玉琢的琉璃娃娃一般毫無生氣地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之中,仿佛世間萬物,都無法對她造成任何一絲影響.

房門被人從外面輕輕地推開,一臉志得意滿的左舒陽穿著筆挺的黑色西裝走了進來,目光在看到靜坐于沙發之上的月冰凝時眸中閃過一絲火熱的光彩,卻在見到她身上不變的紫色套裝之時,以及茶幾上放著的白色禮服之時,眼中閃過一絲暗芒,卻被他極快地斂于眼底.

似是不經意地在月冰凝的身旁坐下,左舒陽伸手取過面前包裝完美的禮服,溫柔地開口道:"冰凝,是不喜歡這套禮服嗎?如果不喜歡,我讓她們再去換!"

月冰凝被左舒陽的聲音拉回了思緒,在看到與自己靠得極近的左舒陽之後,神色微微一變,身子不自然地朝旁邊挪了挪,繼而輕輕搖了搖頭道:"不用換了,就這套吧!"既然是嫁給自己不愛的男人,穿什麼樣的衣服,又有什麼關系呢?

左舒陽聽了月冰凝的話,淡淡一笑,開口道:"宴會就要開始了,如果再不換衣服,我們就要讓那個賓客等太久了!"

聽得左舒陽的話,月冰凝眸光微微一頓,幾許痛苦之色自那雙霞光瀲灩的眼眸之中閃過,終歸卻是被她斂于眼底,溫順地點了點頭道:"好的,我這就換上!"既然已經決定了,終歸是要面對這一切的,況且……

"那我在外面等你!"左舒陽聽得月冰凝這般,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氣,眸中的光彩更盛,一股大局已定的得意之色轉瞬即逝,卻是依舊保持著君子風范,站起身來,就要朝外走去.

"左先……舒陽!"月冰凝見得左舒陽就要離開,神色一動,開口叫住了他.

"嗯,還有什麼事?"左舒陽聞頓住腳步,回頭看向月冰凝,溫柔地開口道.

"舒陽……千幻他……還好嗎?"月冰凝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開口道,那個將她傷之甚深的男人,她終究,還是無法釋懷……

一抹戾色自左舒陽的眼底閃過,卻被他掩藏得極好,更是巧妙地將其轉為痛苦之色自眼中閃過,繼而溫文儒雅地一笑,笑容包容而*溺:"冰凝,你應該也知道,我在左家,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棋子,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都在為紫先生的事而努力,雖然還不能求得父親和爺爺把他放了,但是你放心,爺爺已經答應我了,一旦你和我結婚之後,他們就絕不會再為難紫先生,甚至只要紫先生願意,我會把我手上的股份分他一部分,讓他能夠在左氏中立足!"

月冰凝目光清甯地看著一臉真摯的左舒陽,在看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痛苦之後,心中驀然一揪,帶著幾分無奈,別過了頭,轉而開口道:"千幻他,他性子淡漠孤傲,行事最為灑脫不羈,若是可以,請你和他們一聲,我們……結婚之後,就放他離開,你們的研究,我會配合你們完成,你放心,我會勸他別與你們為敵的!"

"冰凝,你這是不相信我嗎?我……咳咳……"左舒陽似是被月冰凝的話觸痛了心,才欲急著解釋什麼,卻因太過焦急而呼吸紊亂地咳嗽起來.

"我……我不是不相信你,左舒陽,你的傷還沒有好,別太激動了……"月冰凝看著左舒陽陡然蒼白了的臉色,臉上閃過一絲不忍之色,忙開口勸慰,來到左舒陽的面前,手足無措地看著他.

左舒陽面色痛苦地捂著自己的左臂,在看到月冰凝依舊疏離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卻不曾上來攙扶自己,低垂的臉上閃過一絲狠戾,繼而痛苦地抽氣幾聲,卻又適可而止地平穩了呼吸,君子風范地退後一步,開口道:"我沒事,我只是一時忘了自己身上還有傷,冰凝,請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服我爺爺他們,讓他們盡早放了紫先生的."

"舒陽……"月冰凝滿心感動地看著左舒陽,目光在他微微濡濕了的左臂之上看了一眼,卻見他極快地伸手遮住了那處濡濕,匆忙離開,似是擔心自己發現了他傷口的撕裂,心中更是複雜不已,張了張口,想要些什麼,卻發現,自己終是無法對左舒陽釋懷,更不能接受與其靠近.

看著被左舒陽關上的房門,月冰凝終于渾身無力地蹲下身,以雙手掩住了憔悴的容顏,任由冰涼的淚珠彌漫了整個臉,就這般絕強地捂著臉,似是不想讓世界看到她的軟弱無助……

不錯,她和紫千幻今日會落得如此地步,起因全然是左舒陽,若非是他將自己二人帶入這賢德山莊,她和紫千幻也不會落得武功被封,更受制于左家之人手中的下場.

只是,由始至終,這件事,左舒陽都是無辜的,甚至還因為幫助他們脫困而受了傷,那一日,若非是因為左舒陽,那可怕的一槍,就會射入了紫千幻的心髒.

雖然左舒陽一直都故作輕松地他自己無事,救紫千幻,也是因為事是因他而起,他在恕罪.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月冰凝才更無法去怪罪左舒陽.

冤有頭債有主,即便是左舒陽,在這一事之中,也是受害者,他已經盡力在幫助他們了,她又怎能再因為這件事而恨他呢?

是以,在左舒陽拼著受傷的身體,跪在左家老太爺門前*之後,左老太爺終于開了口,只要她同意嫁給左舒陽,成為左家的人,精心扶持左舒陽,配合左家的研究,那麼,他們就同意不傷害紫千幻.

對于這一點,月冰凝自然是不願意的,而左舒陽更是嚴厲反對,甚至不惜背叛左家,意圖偷偷將他們帶離左家,卻不想,就在她與左舒陽才出現在紫千幻的面前之事,看到的,卻是對她一臉鄙夷仇恨的紫千幻,更在聽到她要帶他離開之時,附以嘲諷嗤笑……

"紫千幻……紫千幻!在你的心中,我真的就是一個水性楊花,朝三暮四的女人嗎?就算我十幾年如一日地深愛著你,就算你不愛我,可是你又怎能這般來踐踏我的一顆真心……"

"玥兒,璃兒,你們在哪里,你們到底在哪里……我真的好想你們,這個世界,是如此的冷,如此的可怕……我究竟該怎麼做……"

月冰凝無聲地哽咽著,在心中悲痛地呐喊著……

如今,就連唯一一個與她來自同一個世界的紫千幻,都被這左家的人囚禁于那個可怕的密室之中,她甚至無法去探望他……不……就算她前去探望,也不過是看到一個目光冰冷神淡漠而鄙夷的他,那樣的他,讓她如此的害怕,她甯願被囚禁在那密室之中的人是她,也不要面對這樣的紫千幻,任由那冰冷的目光,寸寸切割著她的心……

………………………………………………………………………………………………………………………………………………………

本文已經在走向結局了,親們有沒有發現,安然一直在強調慕容玥的肚子很大很大,大家猜猜里面有幾個娃呢?

上篇:576訂婚喜宴     下篇:578計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