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82槍戰  
   
582槍戰

移門在眾人的屏息等待下緩緩打開,才打開不過只容一人通過的空間,宸王的身形一動,便穿過了移門,來到了才出現,便聽得"砰砰"幾聲,赫然是子彈打在牆上的聲音,宸王星眸沉靜如水,大掌一拍,就拍在其中一個殺手的身上,那人被拍得臨空飛起,砸在了自己的同伴的身上.

兩人皆是慘叫一聲,被口吐鮮血,赫然是出氣多進氣少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宸王卻是不為之所動,而是腳下一點,身子拔地而起,如同大鵬展翅一般身形一番,足尖在幾個西虜殺手的頭上連連踩踏,暗勁已然透過足尖侵入幾個西虜殺手的頭頂.

"噗噗噗!"連響,幾人的腦袋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瓜一般炸開,幾人甚至連一聲悶哼都不曾發出,就這麼下了地獄.

其實,宸王完全可以控制著力道,讓力道穿過幾人的大腦,以乾淨利落的方式將幾人殺死,但此時此刻,宸王卻是絲毫不再隱忍,龍有逆鱗,宸王的親人,便是他的逆鱗,觸之則死.唯有以嫣的鮮血,才能將他心中的怒氣熄滅.

而靈寶也絲毫沒有空閑著,穿梭于西虜殺手的腳下,以一張利齒撕咬著一干人,靈寶乃是天地靈物,一身精血能解世間百毒,更能夠滋養人體精氣,但隨著它的進化,在它的刻意操縱之下,它的唾沫之中更能夠釋放出可怕的毒素,只需一滴,便可在三秒鍾內毒倒百人.

此時此刻,它身形快如閃電地配合著宸王穿梭于最外圍之中,張著一口利齒,在一個個西虜殺手的身上留下致命的傷口.

就在宸王和靈寶一人一狐從外圍開始外里殺之時,紫千幻與孤狼的殺招也到了!

雖然是第一次配合,但孤狼這樣一個精英特工,卻是完美地配合著紫千幻,將目標方向遠方僅僅露出一部分腦袋的人,雙手連連扣動扳機,每一發子彈的發出,都奪走一條鮮活的生命.

紫千幻見此,眼中閃過一絲贊賞的目光,右手一甩,那一把被捏成了碎片的金屬就呈扇形散開,"噗噗"射入了進攻而來的西虜殺手血肉之中.

暗器才出,一手已然再次一吸,又是一把金屬碎片落入掌中,儲備了下一次大殺招所需的暗器.之所以選擇使用這些金屬碎片殺人,而非幻化出光劍使用大殺招,全然是因為宸王方才分析過,左文德定然不敢在一干高層政要的面前使用重型武器,若是能夠在殺盡這些西虜殺手之後脫身,紫千幻也不想弄的人盡皆知,沾惹一身麻煩.

"啊!……"一干殺手口中發出淒厲的慘叫聲,成片的人倒下,告示著一波生命的逝去.

不過才一照面,西虜一方便死去了四十余人之多,饒是冷血嗜殺如西虜殺手,也不由地被殺得寒了膽,這哪里是雙方搏殺?這哪里是他們在甕中捉鱉?這哪里是他們在圍殺這三人!

如今的景,完全就是他們這百多人被對方的三人以及一只狐狸給反包圍虐殺.

"沖出去!"西虜的殺手完全被殺得害怕了!按照這樣下去,只怕他們這一百多人就這要這樣憋屈地交代在這里了!

聽到有人這般喊,早已經被殺得心驚膽顫的西虜殺手頓時掉頭就跑,把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只恨爹娘生給自己生了兩條腿.

"一個不留!"宸王身形電閃,那鋒利無比的匕首已然握于手中,如鬼魅一般穿梭與一眾西虜殺手之中,紫千幻更是拇指連彈,每彈一下,便有一枚鋒利的金屬碎片自他的手中飛出,奪走一人的生命.

靈寶身形巧,但殺傷力卻不必任何人差,占著自己變色的能力,東奔西竄,在每一個西虜殺手的腿上,手上,腰間,肩頭,留下了自己致命的咬傷.

相比之下,孤狼的雙槍連發,反而是殺傷力最低的了!畢竟子彈有限,且每每將子彈打光之後,就要換彈夾.

…………………………………………………………………………………………………………………………………………………

而距離別墅大廳足有幾百米之外的露天廣場之上,正舉行著訂婚派對,歡樂的音樂,掩蓋了別墅之中的生死對戰.

左文德面帶笑容地舉著酒杯,與一干政要以及商業巨頭交頭接耳,碰杯歡飲,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異狀.

唯有他自己心中明白,此刻他的內心有多麼的緊張,而左家的老爺子,更是白發蒼蒼地坐在輪椅之上,任由著一干後輩侍候著,接受眾人的祝福,看向左舒陽和月冰凝的老邁眼眸之中,更是充滿了和藹慈祥.

眾人看著這左文德父子兩人一臉的和可親可敬模樣,又哪里會想得到,這對父子,竟是國際之上,最富凶名的西虜高級成員.

不多時,只見一身中山裝的忠伯悄無聲息地靠近了左文德,俯首在左文德的耳邊輕語幾句,左文德臉上熱洋溢的笑容微微一凝,繼而轉頭看了一眼正輕笑著與左舒陽一道接受著某對商業巨子夫婦的祝福.

看著月冰凝雖淡漠卻不失禮儀的應酬著,左文德的眼眸之中閃過一抹深思,繼而緩緩收回目光,朝著身旁幾個商場上的好友打了個招呼之後,退出了廣場.

"忠伯,繼續派兩百人去將那三人堵在大廳之內,另外命人取出地下室之中的重型武器,必要之時,不惜動用炸彈,務必將他們殺死,否則後患無窮!"才走出一段距離,左文德就雷厲風行地吩咐道.

既然月冰凝已經和左舒陽訂婚,且三天後就要成為自己的兒媳婦.進了左家的門,她自然就要為左家做貢獻,相信她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要照著左家的規矩來,不怕她不老老實實將一切的修煉之法交出來.

是以,囚禁紫千幻的目的已經達成,如今這紫千幻和那些闖入者找死,那也就別怪他不給他們機會.只要一想到自己這麼大的年齡,居然被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北辰星給耍了,甚至還想盡辦法與這麼一個Y國的伯爵套交,左文德就恨不得立即把宸王捏死.

"家主,這樣萬一驚動了賓客……"忠伯稍稍猶豫了片刻,開口道.

"無妨,等到炸彈啟動,就把別墅大門給關上!"這套別墅可是花費了數億美金,早就考慮到了爆破方面的防護與隔音,此刻廣場那邊音樂已經調大了,等到爆炸聲散發開來,只需找一番借口推脫一番就行.

"是!"雖然明知道若是按照左文德所的方式去做,等于放棄了那幾百個殺手,但忠伯這一次卻是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就應承下來.

如此看來,在忠伯的心中,兩百多條己方的人命,竟是比不上爆炸聲對賓客的影響,來的讓他放在心上.

冷眼看著忠伯匆匆去執行自己的命令,左文德冷冷一笑,取出了手機,開始撥通一個又一個號碼,一連串的指令分發下去.

不多時,便陸續有賓客開始告辭離開,無外乎是被臨時突發的事給擾亂了計劃,左文德滿臉笑容地送客,臉上的笑容真摯而熱,絲毫看不出來,他就是一連串事件後的始作俑者.

"周總,您慢走,啊……沒關系……沒有關系……三日後舒陽大婚,您可不能再臨陣脫逃了……哈哈……"

"哦……陳xx……您貴人事多……無妨,無妨,三日後舒陽大婚,咱們不醉不休……"

"林董事,您這可不地道,怎麼能夠現在就走呢!……好吧!下次可不許早退了,哈哈……再會……"

目送著一個個政要巨子離開,左文德的笑容愈加燦爛,眼中的殺氣卻是越加濃烈,終于,剩下的大部分賓客也因為一干重要人物離開而告退.

能夠參加這種級別宴會的人都不是等閑之輩,自然從一種高層人士的提前離開而嗅到了別樣的氣息,到了他們這種層次,許多事已然無需明,便可領會于心.

左氏的崛起太過突然,自是得罪了不少人.若是今夜有什麼突發況,他們自是不願意趟入這灘渾水之中.

既然今日他們已經露了臉,達到了目的,那已經足夠,自是趁著現在還能夠脫身之時,盡早離開,以免惹禍上身.

…………………………………………………………………………………………………………………………………………………………

月冰凝在看到一干賓客陸續離開之後,秋眸微微一動,似是想到了什麼,當下目光一凝,不等她回過神來,便感覺到自己的一只皓腕被人握住了.

回眸,正對上左舒陽那柔之中不失霸道占有的目光.

左舒陽淡淡微笑地看著月冰凝,開口道:"冰凝,陪我在這里坐坐,我有話想要和你!"

"……好的!"月冰凝淡淡地點了點頭,依坐在了一把椅子之上,之所以選擇這把單人椅,而非那長條的沙發椅,自是為了避免與左舒陽太過靠近.

左舒陽看著月冰凝那淡漠而疏離的模樣,眼中閃過一絲陰郁,卻被他極快地斂于眼眸深處,轉而拖了一把椅子,在月冰凝的對面坐下,想了想,開口道:"冰凝,雖然我知道你並不是心甘願地和我訂婚,而是因為爺爺和父親的要挾,才不得不委曲求全,但是冰凝,你應該知道,我對你是真心實意的.還有三天就是我們結婚的日子了!我不希望我們在婚後,還是繼續這樣相近如賓的相處模式.甚至可以,從今日起,我就是你的丈夫,你就是我左舒陽的妻子,只有我們兩個相親相愛,攜手共進,才能讓我們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

月冰凝目光淡然如冰地看著面前目光深沉地看著自己的左舒陽,眼底的嘲弄幾乎要凝為實質地噴薄而出.

已經偽裝不住了嗎?這麼快就要開始軟硬皆施了?看來她還是高看了這個左舒陽了!

就這點忍耐力,這點心胸,真真是連紫千幻的萬分之一都不及……

想到紫千幻,月冰凝的眼神頓時有些飄忽,不知道北辰星是否將他救出了……應該是吧!否則為何這左家的人會又這番的表現,

只要千幻能夠脫困,至于她……她便沒有任何的遺憾了!

無愛的人,繼續這樣生活下去,也不過是一具空空的軀殼罷了!

只可惜,她卻是不能再見姐姐姐夫和玥兒一面了!

不知道姐姐可清醒了?不知道玥兒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

若是自己死了,他……是否會有那麼一絲絲遺憾……

或許更多的,是解脫吧!

畢竟是因為自己的原因,他愛的蘭兒才會死的,而自己這麼多年,一直這般生活在他的面前,他的心里,一定很是壓抑吧!

紫千幻……

"冰凝!冰凝!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話?"左舒陽臉色極其難看地看著面前的月冰凝,自己在這里苦口婆心地想要勸服她,讓她死心塌地地跟著自己過日子,卻不想,她竟是就這麼當著自己的面走神!

該死的!

左舒陽用腳指頭猜也知道,此時此刻,月冰凝的心思肯定是跑到那個紫千幻的身上去了!

可惡!

左舒陽暗暗在心中發誓,一旦自己的目的達成,就立即把紫千幻殺死,以絕月冰凝的念頭.

"你就是,我在聽著呢!"月冰凝淡淡地掃了左舒陽一眼,微微一勾唇,開口,卻是不冷不熱的語調,讓得左舒陽滿肚子的火氣就這麼生生憋在喉間,上不得,下不得,憋了他一張原本俊逸的臉.

即便心中再是惱怒,左舒陽卻是心知,此時此刻,他是絕對不能朝月冰凝發火的,否則定然會全功盡棄.狠狠地捏了捏自己身後緊握成拳的手,左舒陽只恨自己不能立即將月冰凝壓于身下狠狠肆虐.

一旦得到了月冰凝的修煉方法,他定然會將這個念頭付之行動.屆時,他定要讓月冰凝知道,他左舒陽,是她的丈夫,是她的天,唯有好好地討他歡心,她才能過上好日子!

月冰凝冷眼看著面前的左舒陽,清凌凌的目光仿佛已然透過這具長相俊美的皮嚢看向里面那個丑陋的靈魂,即便是再好的偽裝,在過漂亮的裝飾,也依舊遮掩不了那顆被*驅使了的心.

懶懶地靠在椅子上,月冰凝已然懶得再與左舒陽多費心神,只待得到紫千幻與宸王他們脫困了的消息之後,再行動……

目送著最後一撥賓客離開,別墅之內已然響起了重型武器開火的聲音!

"噠噠噠!"幾聲連響,任是再愚笨的人,也明白這是什麼聲音.心中皆是一驚,莫非,這別墅之內,竟是在上演著一場可怕的槍戰不成?

"哈哈!舒明這家伙,就喜歡看這些槍戰電影,果真是拿他沒辦法!"聲音才響起,左家老太爺那老邁卻異常精神的聲音便傳來.

聽到左老太爺如此,眾人臉上都恰到好處地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很是配合地開口道:"哈哈!現在的青年,都是這樣,我那孫子,也是,就喜歡看這些打打殺殺的,老爺子,我等先走了,不用送,不用送……"

話著,最後一波賓客如同火燒屁股一般跳上車,發動了車子,一溜煙離開.

只是,這些聽到槍火聲音的人,心中皆是驚疑不定,概因那種聲音著實太過真實了,不過,眾人皆是默契地沒有出口,很多事,裝糊塗,總比惹禍上身要來的好!

這左氏,果真是不容覷,幸好他們這等走得快,否則,只怕今晚就交代在這里了!

冷眼看著最後一人離開,左文德徹底斂去臉上的笑容,轉身看向一旁靜靜立于牆角之處的忠伯,開口問道:"忠伯,那些人如何了?"

………………………………………………………………………………………………………………………………………………

第二章五千字大章送上,今天一萬字更新完畢,群麼麼!

上篇:581成功     下篇:583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