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91油盡燈枯,藥石無救  
   
591油盡燈枯,藥石無救

云逸輕輕地推開萱若,艱難地坐直了身子,深深提一口氣,試圖著再去捕捉那一絲氣息,卻終究是力不從心地再次吐出一口血,再次陷入了半昏迷之中,但若是細看,便能夠看出,即便是這般半昏半醒之際,他依舊在不死心地推算著.

萱若被云逸一把推開,淚如雨下地哭道:"云逸,你不要命了嗎?你可知道,若再這般下去,不等流星和玥兒回來,你就會耗盡心血而死的!"

距離上次推算出慕容玥和宸王兩人出事已經有八日了,這八日以來,云逸每每自昏迷之中醒來,便開始推算慕容玥和宸王的消息,直至耗盡了心力而昏迷.

如此下來,便是鐵打的人也經受不住,更何況,云逸的身體早已經因為上一次的反噬而傷及了根本.若不好生修養,只怕活不過十年.

只是偏生出事的人乃是慕容玥和流星這兩個云逸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是以云逸根本不顧及自己的身體,每每自昏迷之中醒來,便不吃不喝地開始推算,直至再次陷入昏迷.

看著不過短短八日時間,便形如枯槁的云逸,感受著自己素手所觸之處那微弱的脈搏,深得鬼谷子真傳的萱若又怎會不知道,此時此刻的云逸,若非是心中的那一股執念在支撐著,只怕云逸就算沒有就此命喪九泉,也已然是命懸一線了!

但即便如此,萱若也亦是心碎地明白,云逸……只怕時日無多了!

對于自己的身體狀態,云逸又怎會不清楚,此時此刻,云逸才明白過來,當初師父賽閻王對自己所的那句"劫"究竟所謂何來.

劫!

劫!

只怕自己是逃不過這一劫了!只是玥兒,流星,你們究竟身在何處?為何我竟是推算出你們身處危機之中,在那個未知的時空之中,你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我會有這般不安的預感.

但那一絲轉機,又究竟是什麼?我究竟要如何才能幫助你們……

"萱若,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你……莫要多……我已經推算到了玥兒的一絲氣息,你……且容我推算一番……"

云逸冷然將自己被萱若握住的手抽出,枯寂的目光,淡淡掃過萱若憔悴蒼白的容顏,而後淡淡垂下眼眸,調動體內所剩無幾的靈力,一咬舌尖,再次噴出一口精血于面前晶瑩剔透的白玉八卦之上,強忍著身體枯竭的劇痛,再一次推算起來.

而這一次,云逸終于在無盡的時空之中,捕捉到了慕容玥和宸王兩人的痕跡,這一抹發現,終于讓得云逸面露狂喜之色.

"是玥兒……他們……他們回來了……"

云逸驀然直起身,飛身來到他早已經准備好的祭台之上,咬碎中指,在自己手中的白玉八卦之上畫下一道深奧的符文,再將八卦嵌入了陣眼之中,做完這一切之後,這才一掌拍在陣眼之上,以自身最後的一絲靈力,啟動了整個祭台.

云逸並不知道慕容玥和宸王是如何穿越茫茫宇宙,回到這個星月大陸的,但穿越時空究竟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他卻是有著幾分了解的,是以他早在五日之前,便布下了這個祭台,以便在慕容玥和宸王回來之際,為他們在漫漫時空之中點燃一盞明燈,為他們指引回家之路.

只是,如今云逸所布下的祭台雖然不若迷族之中那個打開時空隧道的祭台所需要消耗的靈力之磅礴,但想要接引時空隧道,可謂是改變大道痕跡,已然極近油盡燈枯的云逸,又怎能擔負得了那可怕的吸力,當下便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云逸!云逸……你別嚇我,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萱若在見到云逸徑自昏迷在祭台之上,當下也顧不上之前對云逸的保證了,腳尖一點,便飛上了祭台,一把抱住了云逸.

而就在她飛上祭台的那一刻,便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在鯨吞自己的功力,仿佛要將她的生命都吸干一般.但她卻仿佛不曾感覺到危險一般,只是緊緊地抱著云逸那不過短短八日,便瘦的皮包骨頭的身子,淚流成河.

早在之前得到了慕容玥和宸王有難的消息之後,云逸便讓星殤等人前往迷族之中去查探慕容玥和宸王的消息,而他則獨自留在了聖雪山上繼續推算慕容玥兩人的消息.

原本他是要將萱若也支開來的,但見得云逸受得如此重傷,甚至瞬間白頭,萱若又怎會在這個時候離開.

也虧得萱若執拗地留在云逸的身邊,否則只怕此時的云逸,早已經不在人間了!

此時此刻,已然昏迷過去的云逸卻怎麼也不曾想到,慕容玥東方青妍她們的穿越,竟是暗夜一手操縱的,是以迷路之類的事,是不會發生在他們的身上的.

就在云逸的祭台啟動之際,在茫茫的時空盡頭,傳來淡淡的一個訝異之聲:"咦!"

聲音清靈純淨,儼然就是那之前對慕容玥等人告知暗夜身份的女子!

"居然有人在接引那幾人?"女子清靈開口,舉目朝著聖雪山看去.

雖是在九天之上,但女子凝眸看去之時,卻仿佛一眼萬里,聖雪山之上的一切景象,就宛如發生在面前的況一般.

"果真是好意志!竟是連耗盡了生命,也要接引那幾人回來,即是如此,我就成全你吧!"女子那瀲灩的明眸在望進了憔悴如斯的云逸之後,微微一臉,開口道.當下抬起柔荑,如同蜻蜓點水一般輕點幾下,便將之時空隧道的開口,自迷族上空,轉到了聖雪山之上.

"咻!"只聽一聲破空之聲,碧藍的天際上空陡然出現了一個五彩霞光的出口,慕容玥,宸王,東方青妍,月璃,月冰凝以及紫千幻六人駕著雪鳶出現在聖雪山的上空.

"這是……聖雪山……"

宸王在見到下方的景色之後,微微一怔,竟是想不到自己此番穿越時空,卻是來到了聖雪山之上.

"那是云逸和萱若!"慕容玥才出了時空隧道,便心有所感地低下頭去,在看到云逸和萱若兩人之時,不由一怔,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的二人.

此時此刻,無論是萱若和云逸,都是氣若游絲,云逸早已經昏迷過去,唯有萱若還強撐著一口氣,抬頭看向自己這方.

萱若在恍惚之間,看到乘坐與雪鳶背上的慕容玥與宸王之後,緊繃著的心弦一松,嘴角溢出一道嫣的血絲,卻是緩緩地勾起了蒼白的嘴角,原本悲而傷懷的目光中染上了欣喜之色,聲若蚊鳴地開口道:"玥兒,流星,你們……終于回來了,云逸……終于可以……放心了……"

話音落下,萱若也終于承受不住地昏迷了過去.這樣一個純淨如靜谷幽蘭的女子,一顆芳心就如同那山間石澗之中沁出的清泉,不染一絲塵埃,沒有半絲人間的負面緒,即便是此時此刻,面前的慕容玥,是她心愛之人用盡生命來守護關懷的女子,萱若也依舊全心全意地在為慕容玥的安然出現而欣喜釋懷.

是的,玥兒出現了!云逸便再也不用擔心了,終于,云逸可以安心地調養身子了……

"萱若!云逸!"慕容玥和宸王在遠遠地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心中一震,皆是滿心焦慮地自雪鳶的背上躍下,拼盡了全力來到萱若和云逸的面前.

"萱若,云逸!"慕容玥和宸王在躍上了祭台之時,這才發現了為何云逸和萱若皆會昏迷過去,不過兩人才發現了祭台的吸力之時,那陣眼之上的白玉八卦便已然被東方青妍取開,停止了這個祭台的運行.

"萱若是因為真氣耗盡而昏迷,並無大礙,只需休養一些日子就會恢複過來!"東方青妍伸手探過萱若的脈搏,開口道.

聽得東方青妍的話,慕容玥的心稍稍放下,這才轉頭看向云逸,在看到他那一頭青絲竟是化成了雪色之後,心中一痛,竟是有著一股莫明的恐慌.

而此時此刻,為云逸把脈的人,正是月璃,在感應到指下極近全無的脈象之後,月璃的臉色微微一變,嘗試著朝他的體內輸送靈力,卻發現,自己無往不利的靈力,在送入云逸的體內之後,竟是仿若泥牛入海,轉瞬之間,便消散全無.

這……月璃的臉色一變,看向云逸的目光之中帶上了惋惜之色,方才那脈象,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儼然是油盡燈枯,藥石無救之脈象!

…………………………………………………………………………………………………………………………………………………

第一更送上,今日周末,安然比較忙,所以更新比較遲,讓大家久等了!

上篇:590一起離開     下篇:592痛徹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