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92痛徹心扉  
   
592痛徹心扉

原本便心生不妙之感一直在注意著月璃神的慕容玥見此身子一顫,深深喘息幾聲,強行扯出一道笑意,故作輕松地開口問道:"大哥……云逸他……可還好?"

即便已然刻意故作輕松,但慕容玥卻發現自己的聲音竟是無法自已地顫抖著,只是這麼一句問話,便已然用盡了全身的氣力.

"玥兒."月璃轉頭看向慕容玥,看到自己妹妹眼中的恐慌與哀求之時,卻是歎息一聲,愛莫能助地搖了搖頭,開口道:"遲了,他的身體已經油盡燈枯,只怕……活不過今日了……"

對于云逸,月璃也是極為欣賞的,若非是身在外界,而是身在迷族之中,只怕也是一個驚采絕豔的天之驕子.卻不想,竟是天妒英才,落得一個英年早逝的下場.

"什……什麼……大哥,你,你別和我笑,云逸他……他可是賽閻王啊……沒有人比他更懂的醫術了……他這麼年輕,才不過二十來歲,怎麼可能油盡燈枯呢!怎麼可能!"慕容玥身子一軟,若非是東方青妍眼明手快地撫住了她,只怕早已經倒在地上.

"不可能!云逸怎麼可能!"宸王在聽到月璃的話後,亦是一臉不能接受地一把抓過云逸尤被月璃握住的手腕,伸出兩指探上了云逸枯瘦的手腕.

只是,宸王不肯置信的神色在探上云逸手腕的那一刻,頓時一凝,身子一軟,便跪坐在了云逸的面前,轉而,下一秒,宸王也是如同月璃之前一般,瘋狂地將自己的靈力朝著云逸的體內送去,卻亦是石沉大海般瞬間消散全無.

"云逸,云逸,你給我吸啊!給我吸,你不是賽閻王嗎?你不是最能夠趨吉避凶嗎?為什麼會這樣,究竟是為什麼,你的頭發為什麼白了,你的身體為何會耗盡本源了?你給我醒過來,醒過來啊!"宸王瘋狂地朝著云逸的體內輸送著靈力,渾然不管面前的云逸是否還能夠吸收他的靈力為己用.

宸王自幼深受淑妃的虐待,唯有在聖雪山之上時,才能從鬼谷子,賽閻王和云逸這里得到真正的親關懷.

而鬼谷子和上一代的賽閻王都是長輩,唯有云逸,自幼陪著他一起長大,每每他被寒毒折磨得生不如死之時,都是云逸不顧火蓮洞之中炙烤般的熱焰,陪伴在他的身邊,開導著他,安慰著他……伴他渡過一個又一個孤寂痛苦的日子.

可以,他與云逸的感,甚至比之與北辰皇的父子之還要深厚.

若是可以,他甯可此刻倒在這里的人是他,而不是云逸這個不是親生兄弟,勝過親生兄弟的人.

"云逸……你醒過來,我求求你了,你快醒過來……"宸王一直狂吼著,靈力如同不要命地狂送入云逸的體內,只是,任憑他再如何努力,也絲毫不曾得到云逸哪怕一絲一毫的生命波動痕跡.

"云逸……師兄,我求你,求你,你快吸我的靈力,快……"話到最後,宸王的聲音早已經哽咽,兩行男兒淚自宸王的星眸之中滑落.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云逸于宸王,是何等生命之重的親人,宸王簡直不敢相信,云逸若是就此喪命與此,為了推測他的所在而喪命,他今後的生命之中,是否還能夠有展顏歡笑的那一日!

看著宸王眼角落下的男兒淚,月璃與紫千幻等人皆是不忍目睹地別開了目,為宸王與云逸之間深厚的感而唏噓著……

"吱吱吱!吱吱吱吱!"靈寶亦是跳上了云逸的肩頭,一口咬破了自己的前爪,送入了云逸的口中,目光悲戚地叫著.

除了慕容玥和宸王之外,云逸就是靈寶最為親近的人,若非是云逸帶著它一路從北辰皇朝走到納蘭皇朝,將一路之上得到的珍惜靈藥都制成了丹藥給它用,它也不可能那麼快就突破到二尾.

甚至可以,靈寶跟隨云逸的時間,絲毫不比與慕容玥在一起的時間短.

如今聽得云逸就要死去,這讓最為重視感的靈寶又怎能忍受得了.

"吱吱……吱吱……"靈寶的聲音變得低沉哀戚起來,因為它看到,無論自己如何逼出精血,云逸也無法吞咽半分,任憑那世人皆為之瘋狂的天狐精血自他的嘴角之處緩緩淌落在地.

"吱吱!"靈寶一把用勁將云逸推倒在地,以另外一只爪子撥開了云逸的嘴巴,想要讓自己的精血流入云逸的腹中.靈寶就這般一邊這喂食,一邊伸出舌頭舔著云逸那枯黃的臉龐,嗚咽著想要喚醒云逸.

"云逸,你快吞下去,你快吞下去……"慕容玥亦是低聲著,靈寶的血勝過世間萬千妙藥,對于補充生命力最為有效,或許,云逸在吞食了靈寶的精血之後,就能夠活過來呢?

"玥兒,云逸他……已經沒救了……生命耗盡,油盡燈枯,便是迷族之中的大還丹取來,也無法救得他的性命……"雖然事實殘忍,但月璃卻必須要出來.

"大哥,千幻,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是不是,一定還有的……"慕容玥瘋狂地搖著頭,仿佛這樣,就可以將月璃的話否決,仿佛這樣,就可以讓云逸的性命得到延續……

"鳳凰,人受傷或是中毒,都有可解之法,因為其身體的生命本源還在,但云逸卻是屬于虧損太重,耗盡了自己的本源,透支了自己的生命,是以,才會油盡燈枯,無藥可救!你節哀,就當,他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生活了吧!"東方青妍蹲下身來,將慕容玥因為太過悲戚而虛脫的身體摟入懷中,輕聲開口道.

"狐狸,你的,我明白!只是,我更加清楚,云逸為何會如此……"慕容玥目光茫然地開口道,狐狸此時此刻稱呼她為鳳凰,便是在提醒她,她們的生命在二十一世紀完結了,卻在這里得到了延續,或許云逸的生命,也在另一個她們所不知道的地方延續下去.

只是,穿越這種事的概率是如此之低,又怎會這般輕易地發生呢?

就算是如此,她又怎能接收云逸今生今世就此與自己永別,怎能接受?當初,若非是云逸千里迢迢到了北辰皇朝為自己解毒,更不惜自身的安危為她引出背後害她之人,只怕她就算不死在德妃的陷害之中,也要因為身體的虧空而百病纏身.

不僅如此,云逸更在之後的兩年之間內,為自己四處奔波,雖然他從不開口明,但她又怎會不明白,只是故作不知地逃避著云逸的愛戀.

都是她的錯,她總是這般自私地享受著云逸對她的呵護,卻從來不開口明,了斷這份無望的愛,才能會讓云逸一直陷于與她的糾葛之中.

方才雖然因為離得太遠,她沒有聽清萱若的話,卻從萱若的口型之中,看清了萱若所.

云逸之所以會落得如今油盡燈枯的下場,全然都是為了她.

心翼翼地掬起云逸落于肩頭的銀發,感受著那發絲之上的死氣,慕容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起頭,痛苦地閉上了雙眼,兩行淚珠就這麼順著她絕美剔透的容顏滑落.

云逸!

云逸!

云逸……

慕容玥在心中一次又一次呼喚著云逸的名字,每呼喚一聲,便感覺心髒被利刃凌遲多一分.

那個總是一臉從容平和微笑,每每出現,便如同一朵佛前蓮花靜放,眸光悲憫如佛,話語淡雅如仙的男子……

那個只是一個回眸,便能夠讓人忘切了世間諸般煩惱的男子……

那個被人稱之為賽閻王,起死回生的男子……

此時此刻,卻是為了一次又一次地推算自己的所在,耗盡了生命,了無聲息地躺在了自己的面前.

與云逸相逢的每一個畫面,都仿佛電影序幕一般在慕容玥的腦海之中倒映.

云逸從容的笑,平和的笑,包容的笑,*溺的笑,痛苦卻風華依舊的笑,以及在她婚禮之上,身穿一身雪蓮白衣之時,祝福的笑……一次次出現在慕容玥的心中,每一次的出現,都在她的心頭劃下血淋淋的一刀,痛得無法呼吸.

"不……不……"慕容玥瘋狂地抬頭狂嘯,她不能就這麼讓云逸離開自己,絕對不行!

"老天,你到底長不長眼!暗夜,你出來,你出來!噗……"隨著最後一句如同杜鵑泣血一般淒厲的話語吼出,慕容玥只感覺心間一痛,身子一顫,一口心血就這麼噴出,在空中綻放出淒美的嫣……

…………………………………………………………………………………………………………………………………………………………

第二更送上,依舊是三千字,安然繼續去碼第四更,群麼麼個!

上篇:591油盡燈枯,藥石無救     下篇:593夫妻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