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595值得  
   
595值得

慕容玥和宸王此時此刻卻是沒有心思再去思考暗夜究竟是為何要他們的女兒去做他的婢女,更沒有時間去沉浸于慕容玥那腹中竟是有著四個孩子的幸福喜悅.

眾人皆是驚奇地發現,云逸在吞下了暗夜給予的丹藥之後,原本極盡全無的氣息,竟是開始變得平穩有力起來.

形如枯槁的身子也開始散發著瑩瑩光澤,原本枯竭的經脈竟是緩緩地鼓起,似有無盡的精血在其中流淌.

最讓慕容玥與宸王狂喜不已的是,云逸那一頭如雪白發,竟是開始緩緩地轉為了黑色.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云逸已然恢複到了之前豐神如玉,飄渺如仙,從容如佛的無雙風姿.

"云逸……云逸……沒事了!"慕容玥看著面前的一幕,終于放下心來,身子一軟,便倒在了宸王的懷中,徹底昏迷了過去……

待得慕容玥再次睜開眼睛之時,已然身處于溫暖的石室之中.

"玥兒!"慕容玥才輕輕煽了煽眼睫,耳邊便傳來了一聲溫柔平和的呼喊聲.

那聲音是如此的溫潤如玉,從容尊雅,只是短短兩字,便仿佛能夠洗滌人心一般讓人心中用過一股暖流.

"云逸!"慕容玥原本尤帶著幾分朦朧的神智陡然一醒,雙手猛地一用力,就要坐起身來,但有著近七個月身孕的身子,又怎經得起她這般莽撞,若非是一只有力的胳膊及時扶住了她,只怕這般一個動作,就要傷到了自己.

"心!"一股淡淡的雪蓮清香混合著絲絲梵香飄入慕容玥的鼻翼,云逸那如佛般悲憫而平和的笑容已然出現在她的視線之中.

"你都是有著七個月身孕的人了,怎麼還這般莽莽撞撞的."云逸在慕容玥的身後墊了一個軟軟的靠枕之後,讓她能夠更加舒服滴靠坐著後,便在溫玉*旁的石凳之上坐下身來,含笑看著慕容玥.

"云逸,你沒事了吧!身子可還有什麼不適?"慕容玥關切地開口問道,一雙秋眸上下打量著云逸.

"我很好,玥兒……"云逸看著慕容玥這般關懷備至的模樣,心中滿是暖意,雖然他今生無緣再與面前的女子白頭偕老,但至少,他與她,從不曾走遠過.

這樣的結果,已經是最好最完美的了!

只是……

"玥兒,你這樣……值得嗎?"雖然他醒來之後,眾人都不曾告訴過他一切.但,那時候的他,一開始雖然已經昏迷,卻在後來莫明地便恢複了神智,只是卻無法操縱自己的身體分毫.

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身體之所以會有這樣奇怪的況,應該是那個名為暗夜的男子故意為之.

是以,之前發生的一切,他都聽的清清楚楚.

在聽到慕容玥和宸王竟是願意以終身分離為代價來喚回他的生命之時,那種無法語的感動,如同潮水一般將他淹沒.若非是那個時候他無法動彈,他定然會不顧一切滴打消慕容玥和宸王這個念頭.

這兩人,一人是他今生愛戀多年的女子,一人是他自幼一起長大的兄弟,若是需要以犧牲他們一世的幸福來換取自己的生存,那他甯願永世沉入阿鼻地獄,也不要這樣的苟且人世.

再之後,雖然暗夜換了一個條件,但依舊讓云逸為之心痛不已.

每一個孩子都是父母的掌中寶心頭肉,但玥兒和流星卻是為了要救自己,而答應了暗夜在五年後,讓他帶走自己的一個女兒,這樣的結局,怎能不讓云逸在感動之余,心痛與自責.

若非是他,玥兒和流星又怎會要面臨骨肉分離之痛……

聽得云逸的問話,慕容玥驀然抬眸,對上了云逸那雙心痛而自責的眼眸,無需多,她自是了然他話中的意思,深深滴吸了一口氣,慕容玥輕輕地撫上了自己的肚子,那里,孩子們已然恢複了安靜,不再如同之前那般不安地胎動,仿佛……腹中的孩子也已然知曉此刻母親的心.

"云逸,值得與不值得,你和我的孩子孰輕孰重,我不想去比較,也無從比較,你和孩子,甚至星,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之所以會答應暗夜,並非是我心中有杆稱在衡量你們的輕重,而是,對于我來,你們都是不可或缺之人.但彼時我面臨的,是你的生命危急,哪怕暗夜提出再可怕的條件,我也會答應.不論我是要和星分離還是和孩子分離,至少,我們都還活著,只要活著,一切皆有希望.只要活著,我們終有重逢的一日."

慕容玥眸光著,低下頭,目光溫柔地看著自己的肚子,柔荑在上方溫柔地撫摸著自己的肚皮:"況且,暗夜不是也改變了自己的條件嗎?至少,他給了我和孩子五年的歡樂時間,至少,這次的分離,也是有時限的,十年的時間,哪怕再是思念,我也會靜心地等待.所以云逸,你無需絲毫的自責,就如同,我對你一直以來的關愛,從不曾謝一般,我們,是親人,雖無血緣,卻勝過無數擁有著血緣的兄妹."

兄妹……

云逸斂于長之下的拳頭驀然一緊,繼而緩緩地松開,眼眸緩緩闔上,久久才睜開,看向慕容玥,眸中不再有自責,而是恢複了以往的從容與平和,緩緩一笑,如同雪蓮盛開:"是的,我們是兄妹,又何須謝.你這些日子奔波勞累,有些動了胎氣,需要好生修養一番,我先去給你調配些丹藥,你且先躺著休息!"

"好的.對了,萱若醒了嗎?"慕容玥見得云逸已然打開了心結,這才放下心來,見他已經起身就要離開,忙開口問道.

"她還沒醒,不過沒有大礙,你別擔心!"提及萱若,云逸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卻被他極快地斂于眼底深處,並未讓慕容玥發現.這八日來,萱若的日夜相伴,衣不解帶無微不至的照顧以及最後在祭台之上拋卻了生死的緊緊相隨,無不如同那迷迭香,纏*綿地蝕入了他的骨血,揮之不去.

只是……

"云逸……萱若她……"

慕容玥才想要些什麼,卻見云逸在匆忙地留下這句話之後,便消失在門外.

"云逸的沒錯,萱若並無大礙,你就不用掛心了!"宸王的身影出現在門外,陽光自他的身後照來,為他清雅的身形度上了一層金邊,卻也讓他魅惑無雙的容顏隱入陰暗之處,看來平添了幾分陰霾,平白讓慕容玥的心中閃過一絲不妙之感.

果然,不等慕容玥發問,宸王那輕輕淺淺卻隱含危險之意的聲音便再次傳來:"夫人,莫非你就沒有別的話想要與為夫的交代?"

"交代什麼?"慕容玥微微一怔,似是一時無法自面前陽光之下妖魅絕倫的宸王風姿之中回過神來.

"慕容玥……"宸王看著面前尤不知自己犯下了何錯的*茫然的神,雖滿心怒氣,卻終究無法對她發出,只能氣結地一字一句叫著慕容玥的名字.

"啊?"慕容玥似是才發覺到面前宸王的不對勁,卻依舊沒有明白過來宸王為何會如此,反而是腹中的孩子,在聽到宸王陡然拔高的音量之後,猛然踢了她的肚皮一下,似是被宸王的聲音給驚著了.當下,慕容玥忙伸手撫了撫肚子上被踢的地方,轉而有些不虞有些委屈地扁了扁嘴,開口責備道:"北辰星,你好端端地這麼大聲話做什麼,心把孩子嚇到了!"

該死的,感這些日子給北辰星這家伙做的思想工作都白做了!胎教,胎教極為重要知不知道,若是因為受到北辰星的影響,到時候生下四個壞脾氣的孩子,豈不是要把整個宸王府鬧翻了天?

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身子一僵,有心想要上前對慕容府肚子里的孩子安撫一番,卻又憶起了今天自己的決定,如今還沒有讓面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妻子得到應有的教訓,若是他就這麼上前安撫受驚的妻兒,那自己刻意營造的氣勢豈不是功虧一簣.

矛盾中,有生以來第一次准備給自己的妻子做一番教育以一振夫綱的宸王矛盾了,杯具地立于原地,進退不得……

而很是腹黑無良地趴在屋頂之上,偷聽著下方動靜的東方青妍,則是樂得笑開了花,樂得窩進了月璃的懷中:哈哈,北辰星,想要和我家玥兒斗,你還嫩了些,懷孕的女人可是最沒有道理可講的,心夫綱振不了,反成了妻奴才是!

……………………………………………………………………………………………………………………………………

宸王成不成妻奴我不知道,不過安然最大的心願,就是把寶爸調*教成妻奴,哇哈哈!

上篇:594我答應你     下篇:596解開心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