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605下跪請罪  
   
605下跪請罪

"玥兒,爹怎麼舍得不要你,只是,既然這里有人不歡迎爹來,那爹走就是!"慕容宰相見到自己的愛女落淚,一身的火氣登時消弭無蹤,卻依舊不虞地開口道.

"娘,父親,你們怎麼還不起來,莫非真的要逼我爹離開才是嗎?我爹救娘,是因為娘是他的妹妹,我爹養育我,是因為我是我爹的女兒,這一切因為我們是親人,親人之間,需要謝,需要下跪嗎?你們聰明一世,怎的就在這上面犯了糊塗?"慕容玥冰雪聰明,生就一顆玲瓏七竅心,又怎會不明白慕容宰相心中的感傷,當下便急忙朝著月靈和月鼎天使了一個眼色,開口道.

"慕容大哥!"月靈在聽到慕容宰相的話時,慌忙站起身來,絕美的容顏之上滿是對慕容宰相的歉疚,瀲灩的眸子之中噙著盈盈淚珠看著慕容宰相,開口道:"是靈兒錯了!是靈兒犯糊塗了,你別生氣!"

是啊!面前之人,可是慕容震天這個一身正氣,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她有幸讓他認作了義妹,又怎能如方才那般見外地對他謝呢?

她的下跪,她的感謝,無不是在侮辱這樣的一個好男兒,是她錯了!她簡直是錯的徹底!

"慕容大哥,是我們著相了!你是我們的大哥,是玥兒的爹,我們方才一時糊塗,你就別和我們計較了!"月鼎天亦非是拘于節之人,當下便站起身來,笑著對慕容宰相開口道.

宸王見此,朝著慕容玥使了個眼色,轉而對慕容宰相開口道:"爹,都是一家人,您也就別生氣了,玥兒身子弱,方才為了等你,可是站了快一個時辰了,只怕此時早已經倦了,我們有什麼話,先回去再!"

慕容玥聞,恰到好處地皺了皺眉,習慣性地去撫了撫被腹中孩子踢了一腳的肚子,還不等她開口,被聽得慕容宰相憐愛地責備道:"你這孩子,怎地這麼不懂事,為父的來了,星殤自會帶爹去月府找你,你又何需在這里等著,都是快要做娘的人了,怎麼就這麼不懂得愛惜自己的身子!"

"是啊!玥兒,你身子嬌弱,還是要多加心的才是,星兒,你還不快帶玥兒先行回去休息!"月靈見得慕容宰相已然忘記了生氣,自然是趕緊示意宸王帶著慕容玥回去.

"是!爹,父皇,岳父岳母,那我先帶著玥兒回去了!"宸王心知一眾長輩定然還有話要談,便招呼了星殤和姚采兒兩人,先行離開.

慕容宰相目送宸王和慕容玥等人離開,看著心愛的女兒在女婿的攙扶之下,蹣跚離開,兩人雖然沒有語,但緊貼的身影,卻無不訴著幸福的美滿.

月鼎天看著面前的慕容宰相,在見到他那欣慰且滿足的目光之時,更是為月靈當初的決定而慶幸.

"慕容大哥,北辰大哥,你們大老遠的趕來,一定很累了,先回家里休息一下吧!"月靈與北辰皇並不陌生,在看到進入迷族之後,便沉默了許多的北辰皇之後,心中自是明白他定然是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云惜皇後.

"靈兒,我想到紫家去一趟!"北辰皇目光悠遠地看著風景優美,山水靈秀的迷族,腦海之中浮現出當年自己的亡妻蹁躚于眼前美景之中,巧笑靈犀的模樣.

若是……若是云惜不曾嫁給自己,是否就不會難產而亡?若是當初自己堅持著問出迷族所在,將云惜送回迷族,是否就能夠救回云惜的性命?

"好,我這就帶你去!"月靈似是也被北辰皇勾起了對紫云惜的回憶,她與紫云惜都與北辰皇朝的男子結了緣,只是遺憾,這個迷族的傳奇公主,北辰的傳奇皇後,卻是顏薄命,死于難產之中.

當年她逃往外界,之所以一路往北辰皇朝,也是因為紫云惜嫁入北辰皇朝的原因,想去看看能夠讓紫家公主甯願付出生命都無怨無悔的北辰皇朝.

只是,云惜無怨無悔,並不代表紫家之人就心無芥蒂.北辰皇今日到迷族的消息紫家之人早在三日之前便知道了,但今日紫家之人卻一個都不曾出現,這便是一種態度,他們雖然對北辰星萬分疼愛,但對這個間接害死了紫云惜的男子,還是無法釋懷,無法完全接受!

"皇上,臣也與你一道去吧!"慕容宰相開口道.

"不用了!你且先回去月府陪陪玥兒吧!靈兒,你找個人為我帶路便行,不用陪著我!"北辰皇搖了搖頭,開口道.想要求得紫家的諒解何嘗容易,否則自己的兒子也不會借由照顧慕容玥而故意避開,想來也是為了顧全自己這個父親的臉面,以免自己被紫家人為難的一幕落入他的眼中.

的確,若是宸王跟去了,見到自己父親被舅舅一家人為難,幫與不幫,皆是不該,即便紫家的人因為顧忌著宸王的分而選擇原諒了北辰皇,但卻無法完全解開心結,且這樣的結果,也不是北辰皇願意看到的.

月鼎天等人對于北辰皇的決定選擇極為明白,當下便找來一個暗衛為北辰皇引路,他們則先行回月家,敬候著紫家的消息動向.

………………………………………………………………………………………………………………………………………………………

迷族皇宮內,老祖宗所在的大殿之外,北辰皇直挺挺地跪在門口之外,面色平靜,目光無喜無悲,絲毫沒有已然跪了三個時辰的不耐與怨忿.

他身為紫家的女婿,更讓得紫家的女兒為他生子而亡,而如今,卻是第一次踏足紫家,看望妻子的長輩,這是何等不孝?

是以,這一次,他要代替自己已亡故的妻子,給紫家的長輩下跪,為自己的妻子盡孝,

雖然,在外界,在普天之下的百姓眼中,他乃是九五之尊,北辰君王,但此時此刻,在紫家人的面前,他不過是一個不孝的女婿,一個不如意的女婿,一個讓奪走了他們女兒生命的男人而已.

甚至,北辰皇心中對紫千禦一干兄弟極為感激,至少,他們在得知自己的到來之後,便讓宮人將他帶到了老祖宗的門前,不曾將他遠遠地拒于宮門之外.

是以,北辰皇在來到老祖宗的門口之時,便一不發地在門外跪下,一跪,便跪到現在.

從烈日高空到如今明月彎彎,北辰皇卻是連一口水都不曾喝過,雖他身負武功,但這樣連續三個時辰一動不動,卻依舊讓他疲憊不已.只是,這一點苦對他來,卻絲毫不夠,相對于云惜為他承受的痛苦,這一點,卻是九牛一毛.

若非因為他身為北辰皇帝,身負國家大任,不允許他肆意妄為,只怕他早便尋遍天下,找到迷族所在,來為自己恕罪,更甚至,追隨云惜而去了!

大殿之內,老祖宗端坐在軟塌之上,無聲地撥動著手上的佛珠,她的身旁,紫千禦幾兄弟則是沉默著等待老祖宗的決定.

此時此刻,一干宮人皆在紫千禦的示意之下退了出去.這侍候老祖宗的活,自然是落在了紫千禦的身上.

老祖宗不出聲,紫千禦幾兄弟自然是不敢吭聲,連續三個時辰過來,這屋子里,除了紫家幾兄弟添茶倒水的聲音之外,便只余眾人心翼翼的呼吸聲.

眼見已然過了晚飯時間,而老祖宗依舊是閉目不語,紫千禦幾人皆是面面相覷,示意著對方想辦法開解老祖宗一番.

在一番無聲的較量之下,眾人齊齊將目光落在了最的紫千幻身上.

"大哥,二哥,三哥,你們幾個太過分了,為什麼又是我?"紫千幻有些委屈地以口型道.顯然,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

"誰讓你是老祖宗最*愛的孫子,這個時候,也只有你的話能夠讓老祖宗聽得進去了!快去,耽誤了老祖宗用膳,心我們剝你的皮!"紫千禦,紫千凌,紫千傲幾人有志一同地以目光威脅著紫千幻.

"老祖宗現在最*愛的明明是北辰星那臭子好不好?"紫千幻雖然心生無奈,卻也明白事的輕重緩急.

細細思量了片刻,紫千幻這才上前一步,恭敬地為閉目不語的老祖宗添上茶水之後,才心翼翼地開口道:"老祖宗,您究竟是怎麼個想法,和孫兒,可千萬別氣著自己.若是您不高興見那北辰絕,孫兒這就去為你打發了他,免得讓老祖宗您傷神.老祖宗,您看,這都過了用晚膳的時間了,有什麼事,我們先用過晚膳再,可好?"

上篇:604你子敢欺負我女兒     下篇:606全心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