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613打賭  
   
613打賭

聽著宸王的話,慕容玥的心中微微一動,再看向前方樹上一坐一躺的一對男女,那畫面竟是如此的諧和.

是啊!

萱若自幼生活在聖雪山之上,接觸的人本就有限,而云逸自幼便沉穩有加,與萱若的個性相反,對其自是有一種難的吸引力.是以萱若時不時故意惡作劇來吸引云逸的注意力,卻不知不覺在惡整對方之時,將自己的一顆芳心也陷了進去.

這一陷入,便苦苦單戀了十數年,甚至險些為此而失去了自我……

而如今看來,她與北辰睿一起相處,反而能夠還原自我,將真正的自我展現出來.

不僅僅是萱若,便是北辰睿,他今年也已經十八歲了,別的皇室子弟,在他這樣的年齡,早就是幾個孩子的父親妻妾成群了,但他卻依舊孑然一身,並不是他不想娶妻,而是因為沒有遇上真正讓他心動的女子.

要知道,北辰皇的子女本就少,原本的太子北辰昊已死,而宸王則早便表明了無意皇位,是以真正出身高貴且天資過人的皇子,除了北辰睿,不做他人作想.

朝中早已經有不少的大臣眼巴巴地想要把自己的女兒嫁個北辰睿,要知道,北辰睿如此潔身自好,身邊連一個侍妾都沒有,只要自己的女兒嫁過去,不將來是否能夠成為皇後,但至少也能夠受封一個妃位.一旦北辰睿繼位,那麼他們就成了皇親國戚,榮華富貴,唾手可得.

但任憑那些大臣們如何費盡心機,北辰睿卻是正眼都不曾看那些千金閨秀一眼,在他看來,那些千金閨秀之中即便有人不是奔著他的身份地位而來,也都是一些被一干條條框框規限成死板無趣的人,絲毫沒有屬于自己的靈魂與個性.

尤其是在見到了慕容玥之後,北辰睿更是再一次佩服自己皇兄的目光,那樣一個個性鮮活飄逸出塵更是聰慧無雙的絕代佳人,竟是如同明珠蒙塵,直至被自己的皇兄發掘出來,才向世人展現出獨屬自己的光彩,讓得一干眼高于頂的男子都為之捶胸痛哭,錯失了這樣一個絕代佳人.

北辰睿,也未嘗不是其中一人,若非慕容玥在展現出自己的才華之前,就已經被北辰皇下令賜婚給了他最為敬愛的皇兄,只怕北辰睿便是傾盡一切,也要將慕容玥收入懷中.

在可惜可歎之際,萱若,卻仿若是一個誤入凡塵的精靈一般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讓他為之眼前一亮,比起如同仙子一般的慕容玥,萱若的美,是純淨的,就如同山澗之中的一灣碧泉,萱若的美,更是靈動嬌俏的,每每總能在不經意之間,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新奇與樂趣.

越是與萱若相處,北辰睿便越發地對萱若的純淨無暇珍惜不已,是以即便心知萱若心系于云逸,他也沒有半分的芥蒂,反而對萱若的癡心生敬佩.

要知道,世間之愛,唯有男女之愛最是自私且占有欲強,但萱若這樣的一個女子,即便再是愛慕云逸,卻從來不曾因此而對云逸要求過什麼,甚至明知云逸愛的人是慕容玥,卻也只是默默地等待著云逸的轉身回首,更不曾因此而對慕容玥有半分嫉妒之心.

萱若的愛是如此的純潔可貴,就如同她所的:我愛云逸,與云逸無關!與世間萬物無關,哪怕云逸今生今世都不會愛我,我也不會因此而怨天尤人!

也真是那一日開始,北辰睿暗暗在心中發誓,定然要將這個為所困的精靈少女自這段只有痛苦沒有希望的感之中拯救出來.

是以,北辰睿開始帶著萱若走遍北辰皇朝每一處風景秀麗之處,戴著她嘗遍北辰皇朝的一切美食,更為她而走入荒山野嶺,只為去看那不曾被人發覺的美景.

他們的相處,似兄妹,似知己,似玩伴,似朋友,卻又帶著點點未曾宣之以口的愫,又或許,這只是北辰睿因心生期待而產生的錯覺.

但至少,能夠讓得北辰睿欣喜不已的是,他的努力,已然有了顯而易見的回報,如今的萱若,似是已然暫時忘切了云逸帶給她的傷害,不再如前段時間才出現在他面前之時的那般蒼白無助,如同一尊易碎的琉璃.而是已然恢複了初見之時的靈動風采.

"睿子,想要一起去聖雪山滑雪也不是不可以,我們先來打個賭如何?"萱若見得北辰睿叼著一片綠葉的模樣似乎極為愜意,也順手自樹上摘下來一片綠葉,懶懶朝著一旁的樹杆上一靠,與他一般將綠葉叼在兩排如貝的玉齒之上,愜意地一翹一翹的.

"打什麼賭?賭注又是什麼?"北辰睿燦若黑曜石的眸子淡淡一掃萱若不經意架在了自己身側樹杆上的赤足,將身子稍稍一側,給她讓出了更多的位置,以讓她的腳架的更舒服.

如此光風霽月絲毫不帶半絲旖旎做作的動作,落入遠方的慕容玥三人眼中,讓得三人皆是面帶贊許之色.

"賭玥兒的肚子里幾個男孩幾個女孩?"萱若叼著綠葉自牙縫里含糊不清地出這幾個字,難得的是,北辰睿居然也聽明白了.

而不遠處的慕容玥和宸王聞,皆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這丫頭,果真是皮癢了,不僅打著過幾年就要來拐走他們孩子的主意,此刻更是拿他們的孩子來打賭.既然如此,他們做父母的,是不是該收些彩頭才是?

"賭注呢?"北辰睿伸手取下嘴里叼著的綠葉,開口問道.

"賭注就賭你書房里的那個雪橇."萱若狡黠一笑,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滿是靈動光霞,要知道,她窺覷北辰睿書房中的那個雪橇可不是一天兩天了,自幼在聖雪山長大的孩子,最是喜歡玩雪,若是有了這麼一個雪橇,以後下山豈不是極為有趣?

"嗯,那你出什麼賭注?"北辰睿不置可否,轉而問道.

"你想要什麼賭注?"萱若回問到.

"嗯,若是你輸了,就答應陪我去云霄山玩!"云霄山乃是新月大陸之上的最高峰,遠遠望去,就如同一把開天辟地的利劍刺入云霄一般,因此而得名,而其險峻萬分,便是一般的武林高手,想要攀上去,也並非易事.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更是讓得新月大陸之上的人心生向往,頗有一種不征服云霄山非好漢的心態.

這幾日以來,北辰睿不止一次聽得萱若表現想要去云霄山一游,是以才故意有此要求.

"好!就這麼定了,嗯,別本姐沒有給你機會,你先猜吧!"萱若很是大方地讓北辰睿先猜.

北辰睿思量了片刻之後,撓了撓下巴,開口道:"既然皇嫂腹中有四個孩子,那我便猜男女各一半,兩個男孩,兩個女孩!"

"為什麼就一定要男女各一半呢?這樣多沒趣啊!我猜……嗯,我猜玥兒的肚子里,有三個男娃,一個女娃!這樣多好啊!作妹妹的,有三個哥哥護著她,便是這天下,也能夠橫著走了!"萱若嬌俏地一個起身,雙手緊握成拳,目光之中滿是憧憬之色.

"好,那我們就這麼定了,如果你輸了,可不准不認賬!"北辰睿沖著萱若嘻嘻一笑,在他看來,輸贏都無所謂,他書房里的雪橇本就打算送給萱若的,這輸與不輸,都一樣.至于他贏了,便可順理成章地與萱若一起去云霄山游玩,享受著征服新月大陸第一高山的樂趣.

"放心,輸了不認賬的人是狗,我萱若可是到做到的!"萱若嬌俏地一皺可愛的瓊鼻,一仰頭,隨著她的動作,長長的麻花辮,在空中蕩漾出迷人的弧,讓得北辰睿的目光驟然深遠.

"對了,玥兒怎麼還沒有來,流星都去了這麼久了!他們該不會打算就這麼把我們丟在這里不管了吧!"在達成了自己的目的之後,萱若一拍腦袋,才想起了他們討論了半天的主人公還未曾出現.

"是不是皇嫂還未起*,所以皇兄不舍得吵醒皇嫂,猜讓我們多等一下,我可是聽星殤了,皇嫂這些日子尤其辛苦,需要許多的睡眠來補充體力.尤其是下午,總是在午睡."北辰睿著,便坐起身來,舉頭看了看天色.

這兩個家伙,總算是想起他們來了!

宸王無奈而*溺地托著慕容玥的腰,緩緩地自回廊之處走了出去.

……………………………………………………………………………………………………………………………………………………

第二更送到,我再去碼第三更,會遲一些,應該要明天才能看到了!

上篇:612是他     下篇:614送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