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614送禮  
   
614送禮

"萱若,北辰睿,你們兩個好啊,居然敢拿我肚子里的孩子來打賭!"慕容玥才走出來,便一臉凶狠模樣地開口道,但那雙看向萱若的秋眸之中,卻盈著滿滿的喜悅之.

牽掛了一個月的心,終于能夠落了下來,她最為疼惜的萱若,終于安然無恙地來到了她的面前,更一掃以往總是縈繞于眉間的愁緒,恢複了精靈該有的快樂無憂,純淨無暇.

"玥兒!"萱若在聽到慕容玥的聲音之後,面色一喜,就這麼自樹干之上蹦起,輕盈地落在草地之上,身形一動,便躥到了慕容玥的面前,目光在落到她那圓滾滾的肚子上時,散發出狂喜而好奇的色彩,不自禁地驚聲叫到:"哇!玥兒,你的肚子居然變得這麼大了!這四個娃娃有沒有折騰你啊?他們乖不乖,聽不聽話?有沒有取好名字了?還有多久才能生下來啊?"

慕容玥有些好笑地看著面前如同喜鵲一般嘰嘰喳喳地一連串問著問題的萱若,這樣一個總是散發著陽光氣息的少女,只需一見,就能夠掃去人心中的陰霾,讓人不自禁地用目光追尋著她的身影.

心中想著,慕容玥不由地將目光轉向不遠處的北辰睿,如果可以,她並不希望萱若選擇與北辰睿在一起,因為沒有人比她更加清楚,北辰睿就是北辰皇朝未來的皇帝.

身為皇帝,就算他再不願意,也無法避免三宮*六院*七十二妃的況,再是明朗的人,一旦坐上了那個位置,就不得不戴上屬于那個位置該有的面具.

帝王之所以稱孤道寡,就是因為他永遠只能高高在上,不能讓任何人影響他的決定,無論是妻子,孩子,還是手足,永遠只能對他稱臣,而不能與其並肩而立.

萱若是這樣一個純淨不染凡塵世事的女子,那樣一個人吃人的深宮,並不適合她,以她的性子,就算有著北辰睿全心的疼愛,也並不見得就能夠保證她的安全.

在那個陰謀四起的地方,想要讓一個人死得悄無聲息,完全找不出原因,甚至是"自然病死",實在是太過容易了,即便現在北辰睿視萱若于整個世界,但一旦那張龍椅坐久了,誰能保證,屆時江山與美人,孰重孰輕?

北辰睿並沒有看到慕容玥的目光,在見到萱若就這麼赤著足奔到了慕容玥的面前之時,他無奈地一拍額頭,認命地跳下樹干,拾起了萱若的繡花鞋,來到萱若的面前,開口道:"我大姐,你好歹也要先把鞋穿好再下地啊,萬一有石子紮傷了你的腳可如何是好?"

著,北辰睿便彎腰把那雙繡花鞋在萱若的面前擺好,這才站起身來看向慕容玥和宸王,清朗地咧嘴一笑,開口道:"皇兄皇嫂,好久不見,我的寶貝侄子侄女們就快要降生了吧!這是給他們准備的禮物,請皇嫂笑納!"

著,北辰睿便從胸口掏出了四塊清澈無暇的潔白暖玉,那四塊寶玉每一塊都如同嬰兒的手掌大,且難得的是,四塊玉無論色澤與紋理,都極為相似,顯然是廢了極大的心力尋來的.且四塊玉皆是雕成了長命鎖的模樣,其中一面以完美的雕工雕刻了"長命百歲"四個字而另一面卻是空著,顯然是准備等孩子取好名字之後,將孩子的名字雕刻上去.

顯然,這一份禮物,著實是煞費苦心才准備好的.

"這禮物非常好,我替孩子謝謝你了!"慕容玥一眼見到這四塊玉便是極為喜歡,伸手接過之後,便不停地把玩著,只感覺這玉佩入手極潤滑,觸手生溫,更難能可貴的是,這玉的質地是軟玉,給孩子佩帶著,不用擔心會傷著孩子.

"咦!這玉瓶好眼熟!"萱若在看到慕容玥手上把玩著的玉佩之時,眼眸一亮,繼而便恍然過來,轉手雙手一叉腰,便朝北辰睿惡狠狠地道:"這塊玉不就是我們上次在那個山體里的溶洞里發現的那塊玉石嗎?你拿去有用,原來竟是把它做成了四塊玉佩來送給玥兒的孩子了!睿子,你果然是極為狡詐,居然把我們共同的勞動果實據為己有,借花獻佛了!"

北辰睿聽得萱若的話,眸光一閃,卻是輕笑著道:"萱若,你急什麼,我這話不是還沒有完嗎?"著,北辰睿仿佛是在對萱若交代一般朝慕容玥解釋道:"皇嫂,這塊玉是我和萱若去雁蕩山探險之時,在一個冒著熱氣的溶洞之內所得,所以,這塊玉應該是我和萱若兩人一道送給未來侄子們的禮物,你要謝,可不能只謝我一人!"

慕容玥與宸王聽得北辰睿的話,又哪里聽不出他話中的隱意,當下默然對視一眼,卻也沒有多什麼.而萱若卻是沒有去細思北辰睿話中代表的含意,而是猶自好奇地心翼翼地摸了一下慕容玥的肚子,恰好此時慕容玥腹中的一個娃輕輕地踢了一腳,惹得萱若驚喜地大叫一聲:"啊!玥兒,玥兒,他,孩子他踢我了,哈哈,孩子踢我了,他在和我打招呼呢?寶貝,寶貝,我是姑姑,我是你萱若姑姑呢?你聽到了嗎?你乖乖的哦,到時候你出世了,姑姑帶你去玩,去爬山,去抓一只和靈寶一樣的狐狸玩!"

見得萱若被孩子踢了一腳,竟是開心得和孩子一般又叫又笑又蹦又跳的,慕容玥和水菲菲皆是樂得笑出聲來,慕容玥疼惜而*溺地拉過萱若的手,開口道:"你這樣子,哪里像是做姑姑的人了,分明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就你這樣子,看誰放心把孩子交給你帶呢?"

慕容玥有意將姑姑兩個字咬得極重,瀲灩的眸光狀似不經意地掃了一旁嘴角含笑的北辰睿一眼,這子,看似大大咧咧,但從皇室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長大的孩子,又有幾人是完全無害的,雖他是真心真意愛慕著萱若的,但慕容玥卻是將萱若當作了親姐妹一般,怎能容許有人不著痕跡地占了萱若的便宜.

北辰睿接收到慕容玥那飽含深意的一眼,無奈地摸了摸鼻子,看來,他這個皇嫂可是極為護短的人呢!只是,這護短可不是護他這個叔子,而是護了她視若姐妹的萱若.

也好,左右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欺負委屈萱若的念頭,只要萱若願意,他便是用著整個世界來*愛萱若又何妨?

看著北辰睿那一臉訕訕卻真誠的笑容,宸王不由失笑出聲,他一直最疼愛的弟弟,如今也長大了,知道追求自己喜歡的女子了,不僅如此,更是眼高于頂地看上了同樣是自己疼愛著長大的師妹.

此可嘉,但卻不能縱容他肆意妄為,是以,宸王毫不客氣地在北辰睿的腦門上敲了一下,開口道:"你這子,什麼時候也學會和本王耍心眼了,罰你回頭獨自一人再給孩子們准備一份禮物,且不能比這份差!"

"哎喲!皇兄,你輕點……什麼?還要准備一份,而且還不能比這個差?"北辰睿苦著一張俊臉看向宸王,在聽完宸王的話後,可憐巴巴地叫到:"皇兄,你太狠了!要知道,你這一生可不像別人只生一個,別人送禮只送一個就夠了!你這一胎可是四個啊!一份禮物就要准備四個,你也太狠了吧!"

北辰睿著,看向慕容玥的目光更是敬佩不已,不愧是皇兄的王妃,不這容貌才學已然是絕世無雙,便是這生孩子的能力,也是一般人所無法企及的!嘖嘖,莫怪現在北辰皇朝都傳瘋了,只這宸王妃乃是九天仙女下凡,是來拯救北辰神明宸王的,莫非自從宸王娶了宸王妃之後,非但自幼纏身的病好了,打破了不能活過二十歲的預,更是讓得北辰皇朝國運昌榮.

"玥兒!流星!"就在慕容玥和宸王才收了萱若和北辰睿的禮物,才欲進前廳去尋云逸之時,便聽得云逸的聲音淡淡從前方傳來.

"云逸!"慕容玥燦然一笑,在宸王的攙扶下,緩緩抬步朝云逸走去.

云逸從容平和的目光緩緩地在慕容玥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在見到其長胖了一圈的容顏,以及比之上次相見,又大了不止一圈的肚子後,這才點了點,緩緩道:"不錯,看來這迷族的確適合你調養身子以及孩子的發育.不過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你的身子便調養得極為健康,看這況,只怕再有三日就要臨盆了!"

"不錯,預產期的確就是三日之後.云逸,你這段日子都去哪里了?"慕容玥方才便已經站了許久,此刻便感覺身子有些疲憊了,便懶懶地將身子的重量都交給了身旁的宸王,柔柔開口道.

"先進屋子里坐下再吧!你的身子可不能久站!"云逸身為大夫,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慕容玥眼底深藏的倦色.

眾人來到大廳之中坐下,暗處一直隱著的星木與星火上前為眾人奉上了養生茶,水菲菲又體貼地為慕容玥端來了她最愛吃的糕點.

而慕容玥此刻也的確有些餓了,便一邊擁著糕點,一邊示意云逸繼續之前的話題.

見得慕容玥顯然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模樣,云逸無奈而*溺笑著搖了搖頭,也不隱瞞,開口道:"聽聞海底有一種蚌,體內生出的明珠,若是佩帶著,便有強身健體,百毒不侵,易筋洗髓的功效,索性我這些日子沒有事,便如海去尋這明珠了!"

著,云逸自懷中掏出了一個千年檀木盒,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幸得運氣極好,趕在孩子出世之前,得了四顆,給孩子制成項鏈,等孩子降生之時便為他們戴上,也不枉我走這一趟!"

"能夠易經洗髓的珍珠?莫非云逸子你的是天靈仙珠?"就在云逸的話音方落之際,便聽得月鼎天的聲音之外面傳來,而在座之人皆能夠聽出,便是以月鼎天的見識之廣,在提到天靈仙珠之時,也不由地帶上了幾分激動之.

"月尊座的沒錯,就是天靈仙珠."云逸抬眸看向走進來的月鼎天,雖然沒有人做介紹,但睿智如他,亦是猜出了來人的身份,應該就是慕容玥的生父,月鼎天月尊座.

聽得云逸的話,月鼎天一個跨步,便跨過了十多米遠的距離,來到云逸的面前,伸手抓起了千年檀木盒,便打開看去,在見到木盒之中光芒璀璨且散發著淡淡清香的明珠之時,眸光一凝,神色一斂,開口道:"果然是天靈仙珠,云逸子,你的心意本座領了,但這天靈仙珠,我們卻是不能收,再則,要為孩子們易經洗髓,也並不是非這天靈仙珠不可,這仙珠太過珍貴,且世間難尋,你還是自己留著,以備他用吧!"

"不錯,云逸,你身為賽閻王,這天靈仙珠,若是留在你的手中,定然能夠發揮出更大的用處,至于孩子們的身體,你且放心,我們一定會給他們最好的一切!"宸王在聽到天靈仙珠的珍貴之時,心頭亦是一動,無需明,他也知道云逸為了得到這天靈仙珠,定然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再聯想到方才云逸漫步出現在眾人面前之時,雖然極力掩飾,卻依舊能夠看出其疲憊與虛弱的模樣,宸王的心中便是一陣酸楚與感動.

要知道,云逸與他一樣,都是在聖雪山上長大的人,對于未知的海域,最是陌生與忌憚,但如今為了給他的孩子准備見面禮,卻是不惜萬分艱險,親自潛下茫茫大海深處.

這份意,是怎樣的可貴?

"流星,若是伯父覺得我將天靈仙珠送給未來的師侄並不恰當,我無話可,但若是你也這般,可對得起我們自幼一起長大的意?"在聽到宸王的話後,云逸臉上的從容與平和驀然一斂,帶著幾分肅然看向宸王,眸中滿是對宸王話語的不滿之.

"云逸,我並無他意,只是這天靈仙珠……"這可是你幾乎將性命拋之腦後才換來的寶物,我怎能就此收下……

"人類在未出生之時,呼吸的都是先天之氣,是以身體乃是純淨的先天之體,一旦降臨人世,便開始呼吸空氣,而空氣之中的各種雜質以及之後吃的五谷,都不可避免地形成一定的雜質汙染了先天之體,即便迷族之中有著通天的手段,也無法避免這一點,畢竟,人只要在呼吸,就會呼入雜質.但若是佩戴了這天靈仙珠,仙珠就可以隨時隨地的吸收人們體內的雜質,助其排出,且這仙珠必須在孩子出世之後立即戴上,效果才是最佳.流星,你這是在拿孩子未來的成就與我客套嗎?"云逸站起身來,冷然著一張如仙似佛的絕世容顏,滿是不虞地看著宸王.

不等宸王的回話,云逸拿起已然被月鼎天放回桌子之上的千年檀木盒,轉頭看向一旁的慕容玥,開口道:"玥兒,這天靈仙珠,你可收下?"問完此話,云逸便靜然而立,目光平和地看著慕容玥,默然等待著慕容玥的答案.

慕容玥眸光瀲灩地看著云逸,自那雙微微泛紫的眸子中看到了關懷與坦然,繼而,她的唇微微勾起,緩緩站起身來,在水菲菲的攙扶之下,極為緩慢地走到了云逸的面前,伸出雙手接過了云逸手中的盒子,勾起唇,嫣然笑道:"收,自然是要收下的,這是云逸為我的孩子准備的禮物,我為何不能收下?"

云逸聽得慕容玥的回答,微微一愣,而後緩緩勾起嘴角,如仙似佛的容顏之上驀然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彩,笑出了豔麗無雙的風姿:"哈哈哈!果然不愧是玥兒,不錯,我云逸送給自己師侄的禮物,為何不能收,月尊座,流星,你們兩個堂堂男兒,竟是沒有玥兒要來的率性灑脫,不過是四顆珠子,便再是難得,也不過是死物,哪里及得上我與流星玥兒的感要來的可貴.你們二人,著想了!"

聽得云逸的話,月鼎天一怔,饒是他活了幾十年,也不曾被人如此批評過,這種感覺,還真是新鮮,但偏偏面對云逸的指責,他卻一句話都反駁不了,就如云逸的,天靈仙珠再好,終究是死物,哪里及得他與自己女兒女婿的感來的可貴.

…………………………………………………………………………………………………………………………………………………………

五千字大章送上,安然要累得散架了,乃們記得以天(推)靈(薦)仙(票)珠來給我動力啊!求票票!求留!

上篇:613打賭     下篇:615等待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