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如何證明(番外)  
   
如何證明(番外)

"萱若,別了!"云逸悵然仰頭看著天際變幻的云朵,紫眸之中噙著的是濃濃的傷痛,原來,饒是他已經將心性磨練到如此地步,也依舊還是會受傷的.

而傷他之人,竟是……

長之下的手緊緊一握,云逸身形一閃,就這麼飄身自眾人的眼前消失……

"云逸……云逸……等等我……你等等我……"萱若心中一緊,就朝云逸追去.

慕容玥見此,神色一變,才欲抬腳追去,卻被一旁的宸王一手拉住了.

"星,我……我方才的話,是不是太不應該了?"慕容玥輕輕咬了咬唇,絕美的容顏之上滿是懊惱之色,敏銳如她,又怎會感受不到方才云逸身上彌漫著的哀傷痛楚.

是她的錯,她明明知道云逸是那般高潔孤傲的一人,萱若那番話,定然事出有因,她不該在沒有弄清楚事的況下,就對云逸妄加指責.

"玥兒,放心,大家都明白你是因為心疼萱若,云逸更是會明白的,他們兩人的事,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吧!我們橫插一手,只會讓事變得更亂,如今萱若已經追去了,相信他們兩個定然能夠趁著這個機會徹底將話開,我們只要默默地在一旁關注著事態的發展就好!"

宸王又怎會不知道慕容玥之所以會有方才那一番話,全然是因為發現了那一刻萱若因為悲傷過度而險些走火入魔,關心而亂才會如此.

此刻自是不舍得慕容玥自責,忙開口安慰著自己的愛妻.

"我……唉,云逸他怎麼就看不到萱若的好呢?若是萱若真的因為心死而選擇了其他人,只怕云逸到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慕容玥此時真心有一種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感覺.

"若真是如此,那也只能怪他自己不懂得珍惜眼前人!"宸王意有所指地著,轉眸看了一眼一旁神複雜地目送著萱若追隨云逸離開的北辰睿.

若是云逸真的不懂得珍惜萱若,那讓這個他最為疼愛的師妹成了自己的弟妹,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終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

…………………………………………………………………………………………………………………………………………………………

"云逸!云逸!你等等我!"萱若強忍著心口的疼痛,追上了神色恢複了冷然的云逸,緊緊地拉著他的子,開口道:"對不起,云逸,方才都是因為我的口不擇,才會讓他們誤會了你!"

"無事,丫頭,我並沒有生你的氣!"云逸見得萱若仿佛擔心一放手自己就會消失一般緊緊地拉著自己的衣,有些無奈地在心中歎息一聲,才欲將她的手拉開,卻在觸及了萱若的皓腕之時臉色一變,驀然抓緊了萱若的皓腕,開口急道:"怎麼回事,丫頭,你氣息怎麼如此紊亂?……是方才……你,你這丫頭……"

云逸何等聰明的一人,腦子一轉,便將事的前因後果都牽連起來,心中頓時明白過來方才慕容玥為何會突然對自己口出指責.

心中似有什麼傷口在愈合,卻還來不及體會,便再次為萱若的心殤成傷而心痛不已,不及細思,便自懷中掏出了一枚丹藥,也不開口,便以指一點萱若的喉間,另一手指頭一彈,丹藥便進了萱若的口中.

這一切的動作行云流水,儼然仿佛已然演練了千萬次.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恍然間,萱若的眼前又浮現出,從到大,每每自己闖了禍,受了傷時,云逸找到自己後,總是這樣,霸道而不失溫柔地一指點在自己喉間,迫使自己張開嘴,而後不容拒絕地將丹藥彈入自己的口中.

那些丹藥,隨著時間的變換,從一開始的苦澀,轉為香甜,再轉為最易服食的入口即化……而不變的,則是云逸緊鎖的眉頭與讓人不敢造次的冷臉.

萱若也總是奇怪,為何是相同的冷臉,父親的冷臉,總是讓自己望而生畏,而云逸的,在能夠讓自己不敢造次的同時,伴隨著甜蜜的暗自欣喜.

甚至到後來,為了能夠讓云逸因為自己闖禍而出聲訓斥,因為自己受傷而喂藥,她每每隔上一段時間,就故意闖禍受傷,只為了那份訓斥與冷臉之下,隱藏的關心……

心中想著,看著面前云逸緊鎖的眉頭,萱若心中驀然升起了一股沖動,就這麼以指撫上了云逸緊鎖的眉頭,帶著幾分忐忑,幾分自責,幾分柔開口道:"云逸,都是我的錯,你別生氣了,好不好?如果,如果你還生氣,你就懲罰我,無論你要怎樣懲罰我,只要能夠讓你不再生氣,我絕對一分不差地照做,好不好?"

"你呀……"云逸帶著幾分無奈,幾分複雜得連自己都無法分辨出來的惆悵之歎息一聲,再一次牽起萱若的皓腕,為她探過脈搏,發現丹藥已然發生了作用,這才放下心來,松開了萱若的手.

如同以往的每一回,在云逸松開了自己的手時,萱若的心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失落,若是可以,就讓她的傷勢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那樣,是不是就能夠以她的傷來留住云逸了!

"我並沒有生你的氣,玥兒的對,既然我只是把你當作了妹妹,就不應該再給你希望,不該招惹你!萱若,我看得出來,北辰睿對你根深種,而你與他的相處,也十分的融洽,若是可以,他也不失為是一個良人……"云逸低眸,輕聲道.

"云逸,你的意思是,讓我嫁給睿,是嗎?"萱若的聲音有些發抖,幾乎無法保持冷靜地開口問道,話才出口,兩行清淚就這麼落了下來:"你你只是把我當成了妹妹,所以,你希望看到我嫁人,這樣我就不會再糾纏著你了,是嗎?"

云逸呼吸一屏,忽視了心中那股複雜得讓他不願去正視的感受,點了點頭,道:"是……"

"呵呵……"萱若抬頭,想要讓眼中的液體倒流,蒼白而空洞地笑出聲,悲涼地發現,她的動作完全是無用的,那淚水,就如同逆流而來的河水,怎麼也止不住,"云逸,你不是視我若妹妹嗎?哪里有做兄長的人想要把自己的妹妹送入宮中的?嫁給皇子的?那樣一個吃人的地方,你就不怕我被那些嬪妃害得死無葬身之地嗎?又或者,我死了,你就可以不用再煩惱我的一廂願了?"

第一次,萱若這般直白得近乎尖銳地問著云逸,愛人想要讓她嫁給別的男人,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是比這個更加殘忍的?

"丫頭!"云逸驀然出聲打斷了萱若的話,不容許她再這般詛咒自己.

萱若的話無疑是刺中了他心中最為擔心,從萱若進入北辰睿的府中就一直擔憂的事,若非如此,他也不會一直都在暗中保護著萱若,生怕單純的萱若著了別人的道.

是的,那北辰睿便是再好,但有著那樣的出身,便是不好,萱若並非是玥兒,有能力自保,自幼就在鬼谷子,宸王和他的守護下,于聖雪山那樣一個聖潔的地方長大的萱若,純淨無暇得如同聖雪山上一塵不染的冰雪,又怎能在那種吃人的地方生存下來.

"你看看,連你也不放心我嫁進皇宮,不是嗎?那為何你還要這般著違心的話?為何?莫非你是想要借住這番連我都無法欺騙過的話,來欺騙你自己不曾?云逸,你你是把我當成妹妹來看待的,那你可敢證明你自己的話?"萱若輕輕咬了咬唇,眸中閃過一絲羞澀,卻在心中迫切想要挽留云逸的念頭之下,被她忽視.

"證明?如何證明?"云逸被萱若的話得一愣!

然而,就在他這一愣之間,只感覺一股清新得仿若是蘭花初綻的香氣撲鼻而來,下一瞬間,雙唇便傳來濡濕而柔軟的觸感……

那……那是……

云逸就這般傻傻地立于原地,腦中陡然傳來轟然一聲,所有的思緒都仿佛被這一聲平地驚雷給驚飛出九霄云外,只余下那柔軟的香甜之感在不停地回蕩.

…………………………………………………………………………………………………………………………………………………………

哎呀,一不心,就那啥上了!羞澀,逃走!

上篇:誤會(番外)     下篇:我願意(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