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我願意(番外)  
   
我願意(番外)

單純如白紙的萱若,在那一個動作之後,便再無其他的舉動,只是這般傻傻地貼著云逸,一動也不敢動,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了繼續.

一襲衣與白衣糾纏,兩縷發絲縈繞,靜怡的世界,仿佛有什麼在輕輕蕩漾……

機靈的靈寶早已經在萱若吻上了云逸的那一刻自云逸的懷中竄了出去,遠遠地躲在旁邊不遠之處的樹叢之中,一副羞澀之狀地以雙爪遮住了雙眼,卻可愛逗趣至極地只遮住了一半,留出了一半的空間來偷看著這一方的動靜.

要知道,這一幕,若是發生在它那對無良主人的身上,可是絕對沒有得一飽眼福的,這讓滿心澀澀的它,何以堪,如今有了機會,自然是要看個夠才行!

久久,云逸才自萱若的擁吻之中回過神來,如同躲避洪水猛獸一般迅速倒退了一步,面色震驚地看著面前的萱若.

比之上一次馬車之上那一個意外的吻,這一次的吻,無論是在時間之上還是在感官之上,都讓得云逸無法再坦然自處.

似乎有什麼東西自心底深處炸開,又似乎這一方天地的空氣都在瞬間變得稀薄了起來,云逸幾乎能夠聽到自己心跳加快的聲音,有一種念頭,幾乎要破膛而出.

"云逸,你你只是把我當作妹妹,此時此刻,你的感覺,真的是如此嗎?若你只是把我當作妹妹,那麼這一吻,你為何也有了感覺?云逸,正視你的心中有我,真的如此難嗎?"看著云逸驀然後退,萱若非但沒有傷心難過,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反而有一道驚喜之色一閃而過,逼近云逸一步,脆聲問道.

若是不愛,方才為何他的眼中有震撼之色?

若是不愛,方才為何他會因為自己的吻而迷茫?

若是不愛,為何在結束這一吻之後,他會驚駭後退?

若是不愛,為何他會心跳加快,呼吸紊亂?

此時此刻,萱若赫然已經將一切的一切都豁出去了,只為能夠逼得眼前心愛的男子看清自己的心.

"萱若,別……別逼我……"云逸一向從容平和的容顏之上首次出現了慌亂之色,悲憫如佛的目光,此時此刻,迷茫無助得如同是一個失去了方向的孩子.

心中有一股恐慌在彌漫,將他的四肢百骸的血液都冰凍了一般,緩緩地將雙手背負于身後緊握成拳,想要以此來給自己堅持的力量.

若是……

若是他真的如同萱若所的那般,對她是有感覺的,那麼,這些年來,他對慕容玥的感覺,又是什麼?又是什麼?!

"云逸,十年了……我愛你足足愛了十年了!不!甚至更久……自從我有記憶以來,你便是我生命之中不可或缺的人,而如今,你卻你要離開,離開我的世界,離開我的生命,甚至,還要將我交給別的男人!這不是我在逼你,而是你在逼我,你逼得我出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出的話,逼得我做出了這輩子都不可能做出的事!而如今,你卻要求我不要逼你!云逸,你何其自私,何其殘忍!"

萱若緩緩別過頭,那精致的側臉之上,一滴晶瑩的淚珠緩緩自那明媚無雙的眸子之中落下,滴在絢麗如火的衣之上,暈出了深若血的瑰麗,就如同,這個精靈般的少女心尖滴落的鮮血一般.

這個總是明媚如陽光,純潔如精靈一般的少女,神流露出來的哀傷,就如同夕陽落下之後,一彎新月暈出的愁一般,就這麼直直地擊入了云逸那顆沉靜如千年幽潭的心.

"丫頭!"云逸驀然上前,將萱若擁入懷中,生怕這樣一個哀傷的精靈,下一刻就要乘風而去,飛入那新月之中,消失不見.

萱若似是沒有想到云逸竟是會主動伸手擁抱自己,在驀然嗅到了云逸身上那淡淡的梵香之後,萱若陡然從自己的傷之中回過神來,無措地伸手抹去了臉上的淚水,抬頭朝云逸露出了一個明媚的笑容,面色熏地自云逸的懷中掙脫開來,開口道:"我沒事……云逸,你別多想,真的,我沒事,我……我只是一時緒失控,所以才會胡亂語,我連方才自己了些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所以,你……你也別在意,就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就好……"

是的,就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把方才的一切都忘記了吧!至少……這樣,她和云逸還能如同之前那般心無芥蒂地相處!就算,就算云逸真的要離開,但終歸還是會回來的,不是嗎?她可以等,等到云逸回來的那一天,或許,到那個時候,她依舊能夠陪伴跟隨在他的身邊,就算只是當妹妹也好,不是嗎?

就如同玥兒的姨冰凝王座一般,她不也是苦苦單戀了紫王座十數年,才守得云開見月明了,不是嗎?她怎會如此傻如此沉不住氣,將事弄的一團糟,若是云逸自此離開,再也不回來,或者即便回來了,也會就此疏離了她,那該如何是好?

況且……

萱若輕咬著唇,她有她的驕傲,以淚水換來的懷抱,並非是愛,而是施舍的同,那樣的愛,就算云逸願意給,她也不願意要!否則,她又何必傻傻堅持了十年,從不肯在云逸的面前流露出一絲半毫的哀傷.

"丫頭!"云逸痛苦地低吼出聲,在見到萱若因為自己的一吼而驟然蒼白的精致容顏之後,心中更是痛得無以複加,再一次,失控地將萱若摟入懷中,云逸難自禁地開口低喊出聲:"等我!等我可好!等我三年,三年之內,我一定回來,回來給你一個交代!或許,到那個時候,我已能夠正視自己的心,打開自己的心結!萱若,你可願等我三年?"

萱若如此純淨如精靈的女子,唯有一顆同樣純淨的心,才能夠配得上她!他絕不能夠容忍有人懷中擁著她心里卻想著別的女人,即便那個人是他自己,他也絕不容許!

那樣的話,是對這樣一個純淨女子的侮辱!

"我願意!"才欲再次掙脫云逸懷抱的萱若,在聽到云逸的這番話後,震驚而狂喜地大喊出聲.

三年!

不過是三年而已,十年光景她都堅持過來了,又何懼這三年!

若是能夠以光陰換來一顆全心都裝著自己的云逸,便是三十年,她萱若也願意等!

云逸怔怔地看著眼前這張精致而乾淨得不染一絲凡塵的容顏,那雙黑白分明得大眼睛中,盛滿的是無盡的歡喜!

她可知道,這一答應,便是三年光景,一千多個日夜?

她可知道,一千多個日夜之中,流走的是一個女子最為美好的韶華?

她可知道,一千多個日夜之後,她等來的,未必就是自己期待的答案?

心中疼惜得幾乎無法呼吸,這樣的一個少女,可是自己自幼捧在手心之中長大的丫頭,便是沒有男女之愛,但那早已經刻畫入心中的感,也依舊無法讓他因為她的回答而擁有半絲歡喜.

"丫頭,若是三年之後,我依舊無法解開心結,那……"

"那我便繼續等,等再一個,兩個,三個甚至十個三年,只要你願意,我便等你!"萱若不等云逸的話完,便急急打斷他回答道.

"你……"云逸驀然感覺到眼眶一熱,心中的疼惜更盛,就這麼擁著萱若,默然立于原地.

被他擁著的萱若也不再掙紮,就這麼靜靜地立于原地,放任著自己貪戀地依偎在云逸的懷中,享受著這片被云逸的氣息縈繞著的天地.

這一刻,氛圍之中,除了即將離別的淡淡憂傷,更有著從所未有的幸福在蔓延.

緩緩地萱若勾起了唇,彎出一個絕豔的微笑,無盡溫柔地將自己的螓首,依戀地靠在云逸的肩膀之上,第一次!第一次她能夠在不是意外,不是受傷,不是昏迷不醒,不是耍賴鬧脾氣的況下,與自己心愛的云逸靠得如此近.

這種感覺,真的真的很美好!

不遠處,靈寶早已經放下了自己的雙爪,骨碌著一雙眼睛,滿心歡喜地看著面前相擁的萱若和云逸,心中已然開始思念才分開的赤焰起來.

而更遠處,不知何時出現的北辰睿,靜靜地靠在一棵大樹之下,看著這方相擁的男女,在大樹濃密的枝葉籠罩之下,一張年輕俊朗的容顏盡數斂于陰影之中,讓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但那周身哀傷痛苦的氣息,卻是縈繞了這片天地……

…………………………………………………………………………………………………………………………………………………………

等待三年啊!三年的等待,又將會有多少的變故橫生?敬請期待,另,請親們支持安然的新文《盛世嫡女,王爺別耍賴》,拜謝!

上篇:如何證明(番外)     下篇:三年(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