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三年(番外)  
   
三年(番外)

慕容玥與宸王等人在等待了近一個時辰之後,才看到一身衣的萱若獨自回來.

見此,慕容玥等人皆是不由自主地放緩了呼吸,直至清楚地看到萱若嘴角輕揚的笑痕之時,這才齊齊松了一口氣.

"萱若,云逸他已經離開了?"宸王當先開口問道.

"是的,云逸他走了,他讓我轉告你們,他只是遵從師命離開,三年之後就會回來的."萱若回答道,一顆芳心卻已然開始期待三年之後的重逢,心中期盼著在這三年之內,云逸能夠徹底解開心結,以一顆完整的心,來接納自己.

"三年?"宸王神色微微一凝,看向萱若的目光便帶上了幾分了然之色,如今的萱若已然沒有了方才的哀傷之色,眉目之中飛揚的是對生活的期盼,云逸究竟對萱若了什麼,竟讓她在短短的一個時辰,就如同變換了一個人似得.

心中想著,宸王轉眸,對上了慕容玥若有所思的瀲灩雙眸,見後者不著痕跡地對自己點了點頭,當下微微一笑,不再多,而是吩咐大家一起啟程.

由于人數眾多,是以雪鳶又喚來了幾個同伴一起載著北辰皇和北辰睿等人.東方青妍,,月靈,慕容玥和萱若,水菲菲,姚采兒幾個女子帶著北辰麟和北辰鳳兩個寶貝一起乘坐雪鳶,而月鼎天,月璃和宸王等人則乘坐其他神鳥.

翱翔于藍天之上,看著遼闊的碧海藍天,仿佛人心都隨之飛揚了一般,由于東方青妍等人的默契,讓得慕容玥挨著萱若坐下.

經過細細觀察,心知萱若的喜悅之色並非是為了安慰眾人而偽裝的,慕容玥心中更是安定,也不再拐彎抹角,徑自詢問萱若方才發生的事.

萱若自是明白慕容玥他們依舊在為自己而擔憂,也不隱瞞,便將之前與云逸的約定盡數道出.

"原來如此!"聽了萱若的話,慕容玥輕輕吐出一口氣,瀲灩的秋眸之中閃過一絲洞徹之色,心中更是為云逸的用心良苦而滿是感動.

不可否認,云逸做的這個決定,是目前來最為正確的.

即便云逸的心中果真是有萱若的,但若是他因為今日之事而選擇了就此接受萱若,即便萱若如今得償所願,也將會不可避免地留下一個心結,即便這個心結短時間之內不會影響到兩人的感,但世事難料,誰能肯定,在未來漫長的歲月之中,這個心結是否會演變成另外一種狀態.

再者,就算以萱若的心如璞玉,完全沒有芥蒂,但這樣一份不乾淨純粹的感,又怎能配得上這樣一個完美如精靈的萱若?

三年的時間,雖不短,但對一個心中有愛,滿懷希望的人來,並不可怕,若是能夠以三年的光景來換得一個全心全意愛著自己的愛人,才是對萱若最為公平的決定.

"萱若,云逸的用心良苦,你可能夠理解?"畢竟事關自己,而萱若又是自己的好友,最為不願意傷害的人,是以慕容玥滿心關懷地問道.

"玥兒,能夠有這樣的結果,已經出乎我的意料,讓我喜不自勝了!云逸的心中有我,但如今的他,只是一直陷在自己的心結之中無法走出來而已,我對云逸有信心,更對自己有信心,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一定能夠打開自己的心結,以完全的一顆心來接納我的!"

萱若一雙清澈如幽谷山澗的明眸在藍天碧海的映襯之下,美得簡直能夠奪人心魄,此時此刻,這個精靈般的少女,在得到了心愛男子給予的希望之後,渾身上下更是綻放出奪人心魄的眩目光彩.

"會的!萱若,一定會的!"慕容玥滿心歡喜地看著萱若開口道:"就如你所的,你相信云逸,更相信你自己!你這樣一個完美的女孩,這般毫無保留的愛,問世間又有何人能夠抵擋?只要云逸不是瘋了傻了,他就一定會打開心結的,萱若,如今你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不帶遺憾地渡過這三年!"

"我早已經想好了,原計劃不變,我要去游曆新月大陸,去攀登最高的山,去看最遼闊的草原,去感受世間最瑰麗的風景,我萱若,不會讓自己的生命之中空留任何的遺憾,即便沒有云逸相隨的三年,我也要活出真我,活出屬于我的風采!"萱若驀然在雪鳶的背上站起身來,張開雙臂,擁抱著迎面而來的長風,任由長風將她的袍席卷而起,任由那一頭及踝的長鞭,飛揚出萱若獨有的風采.

這般恣意的風姿,不僅眩了慕容玥和東方青妍等人的目,更讓得不遠之處的宸王,月璃等人都為之贊歎不已.

這樣一個精靈般的女子,果真是世間無雙的唯一.

北辰睿遠遠地看著這方的萱若,目光之中滿是愛戀之色,有生以來,他唯獨愛上的女子,自是風華絕代,這樣的女子,若是錯過了,只怕今生今世都會空留遺憾.

"睿兒,若是可以,父皇想勸你,就此放手吧!"北辰皇的聲音淡淡在北辰睿的耳旁響起,身為開國帝王,北辰皇的洞徹能力自然是非同可,方才不過是一個照面,他便從萱若眉目之中泄露的喜色猜到了些許內.

是以,對于自己深盡付的兒子,北辰皇自然不希望他受到太深的傷害,若是可以就此斷了念頭,雖然依舊會受傷,但至少不會傷得太深!

"來不及了……父皇!"北辰睿一雙深的眸子之中滿是萱若衣的影子,緩緩勾起嘴角,是滿懷苦澀的笑容:"若是可以收手,早在初見萱若的那一日,我便不會任由自己的心淪落.父皇,之一字,又怎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想要收手就能夠收手的?"

"她的心在云逸的身上,你應該知道!"

這只神鳥的身上只有北辰皇,北辰睿以及迷族中人送給四個寶貝的一干禮物,是以北辰皇絲毫不留面地撕開了北辰睿心底最疼痛的傷口,任由那道痛徹心扉的傷口血淋淋地暴露在兩人的面前.

"我知道!父皇,兒臣一直都知道,從一開始就知道,但那又如何,云逸的心中沒有她,不是嗎?只要云逸一日不曾接受她,兒臣便有機會的,不是嗎?至少,至少兒臣還有三年的時間可以去爭取,若是父皇讓兒臣就此放棄,還不如就讓兒臣從這里跳下去,讓兒臣來的痛快!"北辰睿難自已地以手揪著心口之處,難怪人人都關難過,甯願被人愛,也不要愛人,原來,愛是這樣傷人,不見血,卻刀刀剮心,痛入骨髓!

"睿兒,朕只擔心,你會越陷越深,直至最後無法自拔,失了本心!"為所困之人,北辰皇著實見的太多太多了!慕容宰相,德妃,淑妃,甚至那聞名天下的王屏兒,迷族禦座紫昕浩,哪一個不是被關所困之人,而這些人之中,也唯有慕容宰相不曾為失去了本心.

愛一個人不可怕,但愛而不得,才是最為可怕之事,他北辰絕不希望,到時候自己最為驕傲的兒子之一,被感傷得面目全非,失去了自己純良的本性.就如同德妃,淑妃的因愛生恨,就如同王屏兒絕望之下的殺夫弑子,就如同紫昕浩的瘋狂屠城……

聽了北辰皇的話,北辰睿身子微微一怔,臉上的笑容更是苦澀心酸,久久,他緩緩地搖了搖頭,開口道:"父皇請放心,兒臣是您的兒子,身上流著的是您的血脈,定然不會做出任何有損您威名的事,之前兒臣也了,愛一個人,是希望她永遠幸福快樂!若是這分幸福快樂注定不是兒臣能夠給予的,那兒臣也會以誠摯的祝福,遠遠地看著她,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她的事!"

"你能夠這樣想那是最好了!"北辰皇聞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氣,伸手拍了拍北辰睿的肩膀,開口道:"不過我北辰絕的兒子是如此的出色,誰能確定萱若就一定不會選擇你了!睿兒,加把勁,父皇相信,你一定能夠抱得美人歸!"

"多謝父皇!"聽得北辰皇的話,北辰睿年輕俊朗的容顏之上,滿是欣喜的笑容,不論如何,他絕對不會放棄努力的,至少,如今陪在萱若身邊的人是他北辰睿,三年的時間很長,誰能夠預料未來會發生什麼?云逸,只希望,你在三年後回來,發現萱若已然成了我的妃子,不要悔不當初才是!

…………………………………………………………………………………………………………………………………………………………

親愛滴們,安然最近忘記了求推薦票,發現推薦票數量急劇下降,這是虐心虐肺的節奏啊!求推薦票!來吧!用推薦票砸死我吧!

上篇:我願意(番外)     下篇:生孩子(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