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你可要一起去(番外)  
   
你可要一起去(番外)

面對星殤這一對無良加無恥的夫婦,星風將一張俏臉羞得通的水菲菲朝懷中一摟,意有所指地道.

"哈哈哈!星風威武!采兒威武!"星木星火等人在聽到星風的話後皆是哈哈大笑出聲.

"風老大威武,采兒嫂子威武!"流云流域等流字輩子亦是唯恐天下不亂地高喊出聲.

"咯咯咯!"這一下,便是連麟龍威鳳四個寶貝都不由地

見得院子里的氣氛愈加熱烈,不僅是慕容玥和宸王停下了腳步,便是一旁談話的北辰皇等人,也不由地將目光投向了這方.

星殤黑著臉看向一臉挑釁的星風,再看看懷中笑得花枝亂顫的姚采兒,不由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四周一臉幸災樂禍的星座們和流字輩子,卻也沒有發怒,而是大大方方地在姚采兒的臉上親了一個響亮的吻,坦然地開口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被老婆拿捏住有如何,你們難道沒有聽過東方姑娘曾經過的一句話,怕老婆大丈夫嗎?老婆,你是不是?"

"哇!"

"老大威武!老大霸氣!"

在聽到星殤的話後,星火等人更是興奮不已,流域更是一跳而起,躍上了樹梢,激動地吹起了口哨.

"不愧是我們的老大!夠牛!"這一下,饒是星風也不由地朝星殤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哇!妍妍,你好厲害!怕老婆大丈夫,莫非,難怪月王座他……"萱若嘻嘻一笑,正准備什麼,卻在見到月璃閃耀著一雙琉璃眸要笑不笑地看過來後,著臉一吐粉舌,縮了縮脖子,躲到了慕容玥的那方.

沒辦法,誰讓人家月王座氣場太大呢!

"哎呀!"就在眾人其樂融融一片之時,突然聽到流云慘叫一聲.

眾人皆是一驚,齊齊看向流云,卻見他僵硬著一張俊臉,顫抖著雙唇,目光呆滯地看著懷中的北辰鳳.

見得流云如此模樣,慕容玥和宸王最先反應過來究竟出了何事,皆是一副嘀笑皆非的模樣看著流云.

"怎麼了?流云你子干嘛突然鬼叫鬼叫的?心把主子給嚇到了!"站得離流云最近的星火慌忙看了一眼北辰鳳,見她正樂呵呵地咧著一張沒牙的嘴笑著,胖乎乎的手正抓著流云的一縷長發把玩著,但由于鳳兒正背對著大家趴在流云的懷中,是以眾人都沒有看到,此時此刻,北辰鳳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里,竟是閃過幾絲淘氣的光彩,比之其父宸王的璀璨星眸,更是光彩奪目.

"她……她……"流云張了張嘴,俊臉驀然變得通,囁嚅著道:"主子她尿下來了……"

流云感受著自己身上那緩緩擴散開來的暖流,只感覺那暖流越擴散一分,他的身上便越是僵硬一分……這……這該如何是好?

"嘎?"在聽到流云的話後,星火亦是呆怔在原地,不僅僅是他,便是一干圍在流云身邊的天機閣精英們皆是目瞪口呆得手足無措.甚至連站在樹上的流域都一個岔氣,險些沒有從樹梢上掉下地來.

他們這里面有殺手,有機關天才,有醫者,有……偏偏就是沒有任何一人會處理這種事啊!

"噗哧!"看著一眾精英們那副傻樣,慕容玥和東方青妍等女子皆是忍俊不禁地笑出聲來.

水菲菲無奈地搖了搖頭,上前幾步從流云的手中將鳳兒接過,帶入屋中換尿布.而鳳兒被水菲菲抱走之時,依舊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樣,咧著一張無牙的嘴,一絲透明的口水自她粉嘟嘟的唇角滑下,那模樣,果真是可愛到了極點,惹得一干硬漢子皆是化作了繞指柔.

毫不懷疑,若是此刻鳳兒會話,只怕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這一干天機閣的精英都會嗷嗷叫著上天去幫她摘下來.

"好可愛哇!玥兒,鳳兒怎麼就能這麼可愛呢?"萱若雙眼冒心地看著手舞足蹈的鳳兒,若不是水菲菲此刻要抱著鳳兒去換尿布,只怕早就去搶下來好生一番逗弄了!

慕容玥和宸王看著萱若疼愛鳳兒的模樣,不由默然對視一眼,眼中皆是對萱若的心疼.

在這個時空,如萱若這般年齡的女子,即便是沒有生子,也早已經嫁人,但是萱若……卻因為愛上了云逸這樣一個生性淡漠的男子,而遲遲未曾出嫁.

最為讓人不舍的是,云逸這一去就是三年,三年之後,萱若便是年滿二十了……

這讓慕容玥和宸王怎能不著急.

"萱若!"

就在宸王准備帶著慕容玥和萱若進屋休息之時,北辰睿出聲喚住了萱若.

"睿子,什麼事?"萱若朝慕容玥和宸王揮了揮手,自己則如同一只彩蝶一般翩躚朝北辰睿蹦跳而去.

"父皇和皇兄他們要回京了!你,是作何打算?"北辰睿如玉容顏之上,一雙熠熠生輝的眸子帶著幾分緊張看著萱若,開口問道.以他對萱若的了解,自然心知她是絕對不會安安靜靜地呆在京城之中的,是以才會有此一問.無論萱若是要去哪里,要去做什麼,他都要步步相隨,勢必要在三年之內,獲得萱若的芳心.

"我要去征服云霄山!征服這座新月大陸之上最險最高的山峰!"萱若雙手背在腰後,懶懶倚在院子中的一顆大樹上,仰頭看著那些來自迷族的神鳥,在長鳴之後,各自飛上高空,往迷族的來路飛回.

那些神鳥擁有著比一般鳥兒龐大的身體,卻並未因為身軀的龐大而影響到身體的靈活性半絲,更有著比一般鳥兒都要長上近百年的生命,似乎,迷族中的生命都尤為受到上天的眷顧.

而她呢?在等待三年之後,她是否能夠迎來屬于自己的幸福?

"若是人也能夠像鳥兒一般在空中翱翔就好了!"萱若著,緩緩張開雙手,學著神鳥那高貴優雅的姿態,輕輕地揮動著雙臂.

夕陽的照耀下,少女一身衣在風中飄舞,長至足踝的黑色麻花辮,輕垂于身後輕輕晃蕩,精致如精靈一般純潔無瑕的嬌顏被落日染上了薄薄的余輝,就如同一塊無暇的驚世瑰玉散出瑩瑩金色.

北辰睿就這麼癡癡地看著這個沐浴在金輝之中的少女,輕揮著雙臂,那翩躚優雅的姿態,仿佛下一瞬間,就會隨風飛起一般.

"萱若!"北辰睿心中一緊,驀然出聲叫道.

"嗯?"萱若應聲轉過頭,看向北辰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完全是對生活樂觀向上的美好.絲毫看不出就在這前一瞬間,她還在為三年後的生活而困擾.

這便是萱若,一個永遠開朗樂觀,如同一縷陽光般足以照亮身旁所有人心的少女!

北辰睿微微眯了眯眼,那個笑容太過耀眼而純淨,仿佛能夠洗入人心所有的邪念,讓人……自慚形穢!

"睿子,你看,我這樣可像一只鳥兒?"萱若足尖一點,身子輕輕一轉,便如同一只穿花彩蝶一般自北辰睿的身邊翩躚而過.

北辰睿下意識地伸手抓去,卻只感覺到有一片絲滑的衣袂自他的手心輕輕掠過,而後,那個少女就這麼飄出遠遠的.

"像,萱若,你這樣,好像一只火鳳凰!"卻比火鳳凰更美!

北辰睿大喊出聲,追逐著萱若的身影.

一藍一兩道身影,就這麼圍繞著院子中的幾棵大樹追逐嬉戲起來.

"睿子,我要去征服云霄山,你可要一起去?"一番追逐下來,萱若氣喘籲籲地在芬芳的草地之上躺下來,隨手拔過一根散著淡淡清香的嫩草叼在口中,淘氣地一翹一翹的.

"去!自然是要和你一起去的!"北辰睿看著萱若那渾身散發出來的青春活力,清朗一笑,也學著萱若的模樣躺下身,拔來一根青草叼上,只是,在躺下之際,他卻極為君子地稍稍遠離了萱若些許距離.

此時的他們,已然不如之前那般身在荒郊野外或是迷族之中,這里可是皇家別院,耳目眾多,人心詭詐,若是讓有心人看到了,只怕會對萱若的名節有損.

萱若的純真與美好,值得任何人傾心呵護,自是不能容許有人褻瀆半分.

"可是,你不是北辰皇朝的皇子嗎?我聽玥兒,你有可能就是要繼任大統的人,你父皇又怎麼會同意你到處走?"萱若雖然純真,但卻不代表她不渝世事,相反,她卻是極為聰明之人.北辰睿的身份,注定了他不能自*自在不受拘束,是以,對于京城之中那個紫禁城,她最是敬而遠之,在她看來,那無疑是一個豪華的牢籠,囚禁了太多的傷心人!

…………………………………………………………………………………………………………………………………………………………………………

讓大家等了幾天,非常抱歉,因為安然脖子扭到了,不能久坐,只能勉強更新新文的一天一千字,現在脖子扭傷已經好了,所以恢複了番外更新,求諒解!

上篇:生孩子(番外)     下篇:思念(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