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01 別在我墳前哭,髒了我輪回的路  
   
001 別在我墳前哭,髒了我輪回的路

寒夜,懸崖.

一輪彎月當空.

"阿凝,你究竟何時才肯給我?"寒風凜冽,梅樹旁,俊美男子望著身側絕美女子,眼神深.

"清瀾,我們不是好了,等我找到碧幽草再談這個麼?"沐凝抬眸看著男子,語氣是一貫的冰冷,然而清冷眼底卻蘊了一抹不易覺察的溫柔.

"你就那麼想找到碧幽草,難道在你眼里,這個碧幽草竟然比我還重要?"步清瀾眼眸驀地一冷,他拂走到一旁,聲音里也帶了不耐.

沐凝咬唇,黑眸里劃過一絲受傷,"清瀾,這碧幽草能解你身上——"

"夠了!"步清瀾忽然變得煩躁,像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他又立即抱沐凝在懷,一瞬間柔了聲音,"阿凝,對不起,我這幾天太累了!"

沐凝眸光閃了閃,也伸手環住他腰身,"那些大臣又在逼你了?"

"哼!那些老賊我不仁,要逼我讓位!"步清瀾聲音中帶了絕冷的肅殺,轉眼間,他又低頭看著清冷女子,目光一沉,"阿凝,你還在等什麼?只要你將云圖給我,我必能脫此困境!"

"你想要云圖?"沐凝眸光一變,沉思了半晌,她從懷中拿出一只黑檀木的盒子.

彼時她低著頭,所以並沒看見步清瀾在看到那只黑檀木盒子時眼中毫不掩飾的詭譎貪婪.

"阿凝,你信我好不好?將云圖給我!此生我定不會負你!"步清瀾攬著沐凝肩頭,動聽的嗓音誠懇,好看的眼睛里也蕩漾著迷人的溫.

"你,真不會負我?"沐凝眼中染了希冀,"那你能答應我,一生只娶一妻嗎?"

他是族中為她指定的未婚夫君,卻也是一國太子,她遲遲不嫁他,就是因為無法忍受他女人無數的東宮.

"當然!這一生我只會有你一名妻子!只要你將云圖交給我,我今夜回去就解散東宮!如果他日背叛你,必然死無葬身之地!"步清瀾伸手將沐凝緊緊擁在懷里,輕輕在她額頭印下一吻.

他的聲音因為激動而有些不穩,只是雙目中卻布滿了陰森與赤果果的野心.

聞,沐凝目光垂落,看不清她心里在想些什麼.

半晌,她輕輕將那個紫檀木的盒子遞到步清瀾手中,一只手撫到發髻上,像是要去拔簪子,"好,我信你!"

然而話音未落,沐凝忽然感到胸前傳來一陣冰冷刺骨的巨大痛苦.

"啊!"沐凝一把推開步清瀾,她本能地垂眸,就見胸前插著一支匕首,是從後面插過來的,幾乎將她的胸刺了個對穿.

好痛!沐凝幾乎快要站不住了,她的臉色驟然變得煞白如紙,眼底布滿了慘烈的痛苦.

一身白衣已然被血染,月光下,仿佛盛開了大片的血色薔薇.

"你在干什麼?!"步清瀾拿到云圖,正陷入在絕頂的狂喜中,此時忽然發覺不對,他立刻沖著沐凝身後大喝一聲.

"殿下,這賤女人太不識好歹,膽敢威脅殿下,韻兒是替殿下教訓她!"一名身著豔色衣裙的美貌女子從沐凝身後轉出來,幾乎是柔弱無骨地貼到步清瀾身上,嬌滴滴道.

"韻姐……"沐凝看到來人與步清瀾那親昵的姿態,痛苦黑眸里忽然劃過一抹難以置信,"你們……不!"

她捂著血流如注的胸口,只感覺心像是要被絞碎,美眸中遽然迸出殺意,她冷喝,"清瀾,替我殺了她!"

"殺我?沐凝,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分明就是個怪物!你會落到今日這個下場,都是你自作自受!"

白韻兒猖狂大笑,絲毫沒有平日里的低眉順眼,那張美麗的臉幾近扭曲,"從到大你什麼都壓著我,我明明不比你差,我的父親也是族中長老,可我卻只能做你的婢女!憑什麼!?"

"清瀾!"沐凝看著步清瀾,眼底已然血一片.

她必須抓著懸崖邊的矮樹才能強撐著身體,然而每一個字,她口中都噴出大量的鮮血,胸口痛的快要裂開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失.

可是,如果她不弄明白步清瀾到底有沒有背叛她,她會死不瞑目.

然而步清瀾看著命懸一線的沐凝,眼中神變幻莫測,卻始終不曾出手相救,連扶她一把都沒有.

"唉,真是可惜了這張臉,這麼美,這個身子定然也很美味,本太子還沒玩過,太虧本了!"步清瀾搖頭歎息,眼中布滿了殘酷與絕,與他方才哄沐凝拿出云圖時的溫柔判若兩人.

沐凝聞,眼中頓時蒙上徹骨的絕望,她終于再也支撐不下去,踉蹌著退了幾步,強撐的氣勢不見,她淒婉一笑,"步清瀾,我沐凝真是錯看你了!"

"哼,本太子攤上你這個木頭才晦氣!"步清瀾冷哼了一聲,清俊面容布滿了陰邪,"不讓碰,不讓摸,你還真當自己是聖女了!如果不是為了云圖,本太子才懶得與你周,旋!"

"殿下還與她廢話那麼多干什麼,如今云圖已經到手,殿下再也不必忍受這個踐人了!"白韻兒眸中閃過陰狠.

聽步清瀾的語氣,似乎對沐凝還是難以忘,如果今日不徹底解決沐凝,難保他日後不會再次迷戀上這個踐人!

"云圖?哈哈哈……步清瀾,你打開盒子看看那里面的是什麼!"彼時,沐凝正站在懸崖邊上,一身白裙被血染透,仿佛開在忘川河邊的彼岸花,美得觸目驚心.

她笑,笑步清瀾的絕,也笑自己的愚蠢,她竟然會傻到相信他,甚至曆經千辛萬苦,不惜得罪那個魔鬼,只為尋找碧幽草解他身上蠱毒,卻最終害的自己命喪于此.

步清瀾聞,連忙打開那貴重的紫檀木盒,然而觸目所見,卻是一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發釵.

"云圖呢?"他臉色猛然一變,狠狠將盒子摔在地上,然後幾步沖過去,方才還得意洋洋的面容上帶了驚慌.

云圖,沒有了云圖,他還拿什麼去稱霸天下!

"阿凝,你聽我,這一切都是白韻兒做的!與我無關!"

罷,他迅速冷下眼神,反手一掌,竟然使出了七成的力道,白韻兒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掌打飛.

"姐,我不是故意的……"白韻兒看到盒子裝的不是云圖,頓時也慌了,她跪在地上,一邊吐血一邊哀求,一反方才那囂張的模樣.

沐凝看著步清瀾與白韻兒那驚恐的嘴臉,眼中不由浮上嘲弄,她冷冷一笑,"你們兩個,還真是賤!"

她低頭,看了眼腳下深不見底的懸崖,眼前的世界已然開始褪色,呼吸也變得困難.

"步清瀾,這一生,你休想得到云圖!"沐凝用盡身體里最後一點力量,仰面倒下懸崖,唇角忽然漾開淒厲之極的弧度,仿佛那即將凋零的凌霄花,"還有,別在我墳頭哭,髒了我輪回的路!"

"阿凝不要!"這一瞬,像是意識到什麼,步清瀾血的眼睛驟然變得清明,他眼中帶著驚恐,伸手想要去抓,然而留在他手心里的,卻只有那一條被撕裂的衣.

    下篇:002 被砸休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