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55 膽子肥得有點意思!  
   
055 膽子肥得有點意思!

鳳驚鸞可不管這樣一來是否會連累聖手堂那位德高望重的賴大夫.

她又不傻,早在摔進地洞後,她就開始懷疑起今夜之事了.

因為實在是有太多巧合,尤其是她迷路時遇見的那個樵夫,好像就是專門在那等著她一般,不但給她指了通往帝陵的路,還非常"好心"地告訴她,帝陵後山沒有兵力把守.

當時她一心急著趕路,並沒多想,但此刻想來,真是處處透著詭異,那樵夫竟然問都不問她為何要去帝陵,顯然是早就知道她此行目的.

之後她剛上後山,就被殺手圍殺,差點連命都交代在了那里!

所以鳳驚鸞在懷疑,她今夜的帝陵之行,可能是有人故意設的局,那樵夫是專門為她指路,殺手也是得了消息才會知道她行蹤,而她之所以會來帝陵,完全就是因為聖手堂賴大夫的一句話.

這一切的疑點總結下來,讓她不懷疑那賴大夫都不行!

至于後來掉進地洞,那白團子帶路,後來誤闖溫泉石室,被那個大妖孽輕薄**,或許只是偶然事件!

只是鳳驚鸞卻不明白,那人誘她來此究竟是何目的?那些殺手為何要殺她?他們口中的白妃又是何人?

這麼一想,鳳驚鸞突然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層迷霧中.其實她一直覺得自己這具身體有些奇怪,但怪在哪里她又不上來.

"聖手堂?"容楚聽聞這個名字,劍眉微微蹙起,他修長手指摩挲著石*的邊緣,卻並沒多問,而是吩咐葉冰,"帶她去取七心蓮花!"

"可是王——"葉冰似乎想要什麼.

容楚淡淡看了葉冰一眼,葉冰立即噤聲.

鳳驚鸞見容楚竟然要白送她七心蓮花,頓時喜不自禁,連忙轉身跟在葉冰身後離開,根本就不帶看容楚一眼的.

而當鳳驚鸞的身影剛剛消失,容楚臉色陡然一變,霎時慘白如金紙.

"王爺!"鄭啟才與滕大成俱是大驚失色,連忙一前一後扶住容楚,滕大成一只手掌覆在容楚後心,替他護住了心脈,鄭啟才伸手搭在容楚脈上.

然而,兩人動作還沒做完,容楚卻猛地噴出了一大口黑血.

鄭啟才忙不迭地查看脈象,這一看,他那張老臉卻露出了怪異的神.

"怎麼了?"滕大成急的汗如雨下,眼睛中布滿了血絲.

"奇怪啊!"鄭啟才一遍遍查看容楚脈象,又抬眼去看他臉色,卻發現在吐完那一口黑血後,容楚原本慘白的臉色竟然漸漸好轉,"王爺,您試著運功至丹田!"

容楚擰起劍眉,看了鄭啟才一眼,若不是相信這老頭絕對不會害他,就憑老頭方才要他在毒發時行功,他就會一掌斃了這老頭!

"怎麼回事?"容楚運轉內功至丹田處,立即便發現行功流暢,氣血並無阻礙,丹田內亦無冰刺入骨的痛苦了,向來淡定如他,也不禁震驚了.

"老夫觀王爺脈象,這麟血毒似乎解了兩分!"鄭啟才摸著花白的胡子,他也十分納悶,"怪了,王爺服那幽狐血也有兩月了,照理,幽狐血只有壓制麟血毒的作用,並不能解毒呀!"

"是不是王爺一直以血養那幽狐,所以幽狐血中含了能解王爺身上毒素的藥性?"滕大成見容楚好轉,便也撤掌,在一邊摸著頭發稀少的圓腦袋沉思.

容楚聞,卻眯了鳳眸,眼神邃深.

不一會,葉冰回來了,"王爺!"

"去查聖手堂!"容楚冷聲吩咐,他總覺得鳳驚鸞今夜會出現在這里,絕對不會是偶然事件!區區一個聖手堂的大夫竟然知道帝陵里有七心蓮花,不簡單啊!

"是,王爺!"葉冰領命,正欲退出.

"等等!"容楚再次開口,這一次,他目光中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這去,將爺庫房里那張百美屏風給鳳驚鸞送去!"

這女人色膽包天,不但偷看他換衣服,還揚要收他做面首!

膽子真是肥的有點意思!

那他就陪她好好玩玩!

妖魅眸中浮上詭謀,容楚笑得得意,若是那張巨型春宮屏風被放在她家門前……

想必她會非常喜歡!

滕大成與鄭啟才並不知道百美屏風是什麼,兩人還在嘀嘀咕咕商量容楚身上的毒,但葉冰可是知道那屏風是個什麼玩意的,但他也只是挑了挑眉,冰塊臉毫無表,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

******

彼時,鳳驚鸞正懷揣著七心蓮花,樂顛顛地往外走,不得不,她今晚雖然屢次身陷險境,差點丟了命,還被一只大妖孽給輕薄了,但至少她沒費什麼周折就拿到了七心蓮花!

進來時,鳳驚鸞是偷偷摸摸鑽的地洞,但現在出去,卻是由葉冰領著她從石門出去.

而這一出來,鳳驚鸞頓時不敢相信地看著那大亮的天光,連太陽都出來了,她在帝陵里竟然待了**?

鳳驚鸞再不敢耽擱,連忙找到她的馬兒,趕緊騎上就往帝都城狂奔而去.

她必須得趕在晌午之前趕回聖手堂,否則她就白辛苦這一趟了!

就在鳳驚鸞剛出帝陵的那一刹那,不遠處的樹林里,就撲啦啦飛起了一只信鴿,在空中盤旋了一陣之後,那信鴿便徑直往帝都方向飛去.

上篇:054 遠走高飛     下篇:056 高貴冷豔的鳳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