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0 土豪大人,她到底是誰!  
   
060 土豪大人,她到底是誰!

與此同時,凌陽侯府.

李氏所住的院子里,此刻卻是陰云密布.

這回李氏可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那場大火不但沒燒死鳳驚鸞,就連她最親近的奶娘吳嬤嬤都被搭了進去,還連累她被侯爺猜忌,管家權也被府里那個狐狸精給奪走了.

這叫李氏怎能不恨?!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鳳驚鸞那個踐人!

如今李氏在帝都城已然名譽掃地,昨天來的哪一個不是明白人?大家都心知肚明吳嬤嬤不過是個替死鬼,分明就是她覬覦鳳驚鸞那十萬兩黃金和太子正妃之位所以才會謀財害命!

李氏眼神狠毒,她恨得狠狠摳住桌子邊緣,她真恨不得要將鳳驚鸞那踐人給凌遲處死!她就和她那個娘一樣下賤!

"夫人,李老三來了!"吳嬤嬤被打死了,現在伺候李氏的張嬤嬤也是她的陪嫁.

"叫他滾進來!"李氏火氣很大,眼中都在噴火.

李老三剛進來,就見迎面一個茶杯砸過來,他也不敢躲,只得硬受了下來,額角頓時就鮮血淋漓.

"夫人息怒!"李老三連忙跪倒在地,神驚惶.

"你這個廢物,竟然連那麼一件事都做不好!還敢來事辦成了,來要銀子?!"李氏越越氣,這才短短兩天,她原本烏黑的發鬢竟然已經有了白發,眼睛里布滿了血絲,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

"夫人別氣壞了身子,讓那騷狐狸精快活!"張嬤嬤趕緊給她拍胸口順氣,"且聽聽李老三到底怎麼!"

那李老三是個中年漢子,原本就是個江洋大盜,殺人越貨無所不干,一看就是那種行事狠辣的,之前李氏要找人辦事,還是吳嬤嬤向她推薦的李老三.

"夫人,冤枉啊!"李老三眼角血珠蒙住了眼睛,看上去更顯得凶神惡煞,此刻他卻一臉苦相喊起冤來,"奴才哪敢欺瞞夫人,確實是遵照夫人吩咐,奴才也是親眼看到三姐摔下懸崖的!"

"作死的!到現在還敢騙我?!"李氏氣得狠了,隨手抓起桌上的茶壺再次狠狠砸了過去,"你那個踐人摔下懸崖?那現今府里的那個又是誰?!啊!?"

這李老三也曾經為禍一方,是個狠角色,此刻被李氏連著砸了兩次,早就有些不耐煩,眼底也閃過狠戾,但是為了能繼續從李氏這個踐貨手里拿到銀子,他也只有忍了.

"夫人,奴才敢以項上人頭,那個懸崖有幾百丈,石壁上到處都是石頭,三姐摔下去絕對不可能有活路!"李老三也很奇怪,當時他雖然沒找到鳳驚鸞的尸體,但是如果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去還有命在,那可真是老天爺睜眼了!

李氏聞也不禁猶豫起來,這個李老三做事一向穩妥,之前幫她處理府中那些迷惑侯爺的狐狸精都做的干乾淨淨,不留下一點把柄,照理,他要是想繼續從她手里拿銀子,那就絕對不可能撒謊騙她!

難道,府里的這個鳳驚鸞真的是假的?

想到這里,李氏一時心驚肉跳.

"對啊,夫人,老奴也一直覺得三姐這次回來和以前都不一樣了!"張嬤嬤在一旁道,她可是很清楚李氏的手段,三姐自就被李氏收拾的服服帖帖,有一回李氏故意誣陷三姐犯錯,命人狠狠打了她,正好一棍子打在頭上,三姐自那以後就瘋瘋傻傻了.

"是啊,我都氣糊塗了,怎麼沒想到呢!"李氏眼睛一亮,怪不得她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鳳驚鸞明明就是個傻子,但現今府里的這個卻有九轉玲玲心竅,不但行事大膽狠辣,還那麼囂張跋扈,簡直就是個夜叉轉世!

所以,定然是有人冒充了鳳驚鸞那個傻子!

"去,快去將侯爺請來,就我有重要事!"李氏幾乎迫不及待想要告知鳳子建這個消息.

"娘,不可!"鳳琦兒連忙進來,阻止了李氏,她在外面聽了半天,事來龍去脈也清楚了,但她顯然想的更加深遠,"娘,如果爹追問鳳驚鸞到底怎麼死的,你要如何解釋?"

"那你怎麼辦?"李氏心頭悚然一驚,她倒是忽視了這一點,即使鳳子建再不喜歡那個丫頭,但鳳驚鸞畢竟也是他的骨肉,還有個太子正妃的頭銜,萬一她設計害死真正鳳驚鸞的消息傳出去,那麼不但她,就是凌陽侯府都會徹底完了.

"這樣吧……"鳳琦兒眼中布滿了冷意與狠毒,要不是那個假冒的鳳驚鸞出現,她現如今都已經是太子正妃了,所以她簡直恨毒了鳳驚鸞,她一定要讓那個假鳳驚鸞死無葬身之地!

吱吱吱……"鳳驚鸞剛回屋,耳畔忽然傳來一陣吵鬧聲,她只覺這聲音似乎在哪聽過,然而她四處看了看,並沒發現有什麼東西.

也許是房梁上的老鼠吧,鳳驚鸞也沒多想,她正打算出門去檢查一下她的黃金.

"吱吱吱……"那聲音再次響起,鳳驚鸞一扭頭,就見一對銅鈴般的綠眼睛正陰森森望著自己.

"我靠!什麼玩意!"鳳驚鸞頓時嚇了一跳.

"吱吱……"一個白團子見鳳驚鸞終于看到它了,頓時猛地躍起,興奮地往鳳驚鸞懷里鑽.

鳳驚鸞眨了眨眼,便見一只闊耳綠眼,不過她巴掌那麼大,肉嘟嘟肥乎乎的白團子正趴在她胸口,用那種後世的話來,就是好萌好萌地看著她.

"幽狐?"鳳驚鸞頓時驚喜地叫出聲來,她一把抓起白團子,連聲問道,"你是怎麼來的?"

問完她才察覺自己好傻,竟然和一只動物話,它能聽得懂才怪.

然而令鳳驚鸞驚奇的事發生了,這只幽狐不但能聽懂鳳驚鸞的話,而且還能比劃動作.

"吱吱吱……"只見幽狐哧溜一下從鳳驚鸞身上滑下來,撿起地上的一根樹枝,樹枝上掛著一個包袱,它扛著樹枝,毛臉上神色糾結,比劃著爪子告訴鳳驚鸞它是離家出走,來投奔鳳驚鸞來了.

鳳驚鸞看著幽狐那滑稽的樣子,尤其是當它表演爬馬車時還做出"吭嗤吭嗤"生動的攀登狀,頓時忍不住笑出聲來.

"吱吱……"幽狐一見鳳驚鸞笑了,眼中神光耀眼,表演地更加賣力.

突然它一不心摔了個倒栽蔥,恰好碰到了那條被放過血的傷腿,只聽幽狐"吱吱"哀嚎一聲,方才還神采奕奕扛著樹枝要浪跡天涯,此刻立馬哭喪著臉,成了悲催地"賣拐"了.

鳳驚鸞就這麼蹲在地上,看幽狐表演,她幾乎都快要笑岔了氣,這家伙也太萌了吧.

"吱吱吱……"幽狐見鳳驚鸞這麼沒有同心,不禁不滿地癟了嘴,長長的睫毛忽閃著,連那對綠寶石般的漂亮圓眼睛里都汪了水.

"好好,我知道你是因為我才受傷的,別哭了別哭了!"鳳驚鸞感覺自己自從穿越過來,好像還是第一次這麼開心

幽狐淚水一收,表嬌羞地靠著鳳驚鸞蹭啊蹭的.

"對了,你怎麼會來找我啊?"鳳驚鸞當然聽不懂幽狐的狐狸語,不過她真的很好奇,這只幽狐這麼有靈性,可是為什麼會跑來找她?

"吱吱吱……"因為你漂釀漂釀漂釀!

幽狐比爪子畫腳,神激動,唾沫星子噴得到處都是,恨不得四個爪子同時比劃,想要告訴鳳驚鸞它就是被她的漂亮給迷住的.

不過,由于幽狐激動到有些胡亂語,以至于這回鳳驚鸞楞是沒明白它究竟想表達什麼,她也只能腦補一下,或許幽狐是逃命來了,畢竟整天被一個*放血,不管是誰都要受不了的!

"三姐,要用膳嗎?"屋外,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起.

忙了一天*,鳳驚鸞也確實餓了,于是便吩咐了一聲傳膳,然後伸出手指戳戳幽狐毛茸茸的腦袋,"既然你已經逃了出來,那以後就跟著我吧,只要有我一口吃的,我就絕不對虧待你!"

"吱吱吱……"幽狐幸福地兩眼冒出心形泡泡,一臉陶醉地撿起它的包袱,抱住鳳驚鸞手指頭猛親,然後一瘸一拐到幔帳後面也不知鼓搗什麼去了.

用完晚膳,鳳子建進來,他沉默地看著鳳驚鸞,半晌方道,"那十萬兩黃金你打算怎麼處理?"

鳳驚鸞眼眸一眯,不冷不熱道,"難道父親有什麼指教?"

鳳子建擰眉,接著便緩和了語氣,"那是太子殿下的東西,你已經得罪了太子,今天又落了恭王爺的臉面,這金子最好先交予為父保管,你放心,為父會替你去向恭王殿下與太子殿下求!鸞兒,你別誤會,為父不是貪圖這些金子,為父這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那鸞兒真是要多謝父親了!不過,這事我還要慎重考慮一下!"鳳驚鸞眼中閃過冷笑,但語氣卻還算恭謹,她還沒找到落腳的地方,如今寄人籬下,當然要給這一家之主好臉色了!

"嗯!鸞兒你放心,先前是為父對不住你,但只要你將金子交出來,為父保證一定會為你再尋一個好婆家的!"鳳子建見鳳驚鸞語氣動搖,滿意地點點頭,口中的好像一個慈父,眼底卻霎時閃過一絲凌厲.

哼,只要騙得鳳驚鸞將金子交出來,然後再悄悄將她處理掉,到時就鳳驚鸞是害怕攝政王殿下報複逃走了,那麼這十萬兩黃金豈不是都屬于他了?!

鳳子建都盤算好了,就算到時候有人懷疑,只管放出風聲,那是容楚做的便是!

放眼這帝都城,若膽敢得罪太子殿下的,那就只有容楚一人了!

"是!"鳳驚鸞恭順的應了.

鳳子建走後,鳳驚鸞清冷的眼眸不由又冷了幾分,漂亮的唇角也抿就了冷冽的弧度.

她將黃金交給鳳子建那才是真的傻!

她豈會不知道鳳子建打的什麼主意,無非是想要這十萬兩黃金罷了,哼,還真是一個有野心的!

現在她有黃金在手,只等璿兒脫離危險,她就要帶著她們母女遠走高飛了,到時候就算那個容楚與太子再怎麼手眼通天,恐怕也是找不到她的!

鳳驚鸞正沉思者,突然發覺衣角被扯了扯,她轉眸去看,有那麼一瞬間,她只覺眼前金燦燦一團,幾乎炫得她眼睛都睜不開了.

"吱吱吱……"

幽狐往後退了幾步,站到了燭光之外,鳳驚鸞這才看清楚眼前那肉嘟嘟的白團子渾身上下披金掛鑽,脖子以及四個爪子都纏著金鏈子,長長的闊耳朵上還掛著五彩的鑽石耳墜,看上去整個金光閃閃,跟個暴發戶似得,簡直要閃瞎人的眼睛.

鳳驚鸞眼皮狠狠抽搐起來,她都快要笑瘋了.

而且,更讓她受不了的是,這幽狐還很臭美地一邊眨著大眼睛,一邊原地轉圈,像是要讓鳳驚鸞好好欣賞它有多美一般,最後還來個金雞獨立的姿勢.

"吱吱吱……"等不到鳳驚鸞的贊美,幽狐有些著急,身上的東西太重,它的身板子快要頂不住了!

"嗯嗯,真好看!"鳳驚鸞瞧那幽狐兩只後爪不斷哆嗦,毛臉都在抽筋,她只好強忍著笑點頭違心誇贊道.

"吱……"幽狐噗嗤松了口氣,後腿一軟,頓時癱倒在地,哎呀媽呀,這些玩意可真他麼的重呀!它真搞不懂那些女人為毛都喜歡這些金色的亮閃閃的東西.

"對了,你還沒有名字吧?"鳳驚鸞清眸明亮,她笑著伸指戳了戳幽狐軟綿綿的肚子,"干脆你就叫土豪吧!"

"吱吱……"幽狐想了想,搖頭反對,不好聽不好聽,什麼土啊土的,它是高貴的幽狐大人,怎麼能它土呢!

"土豪大人連在一起就不土啦,而且啊,只有最有錢最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才配得上這個名字哦!"鳳驚鸞曉之以理動之以.

幽狐聞那對綠寶石般的大眼睛遽然亮起,嘴巴咧開,毛臉都在發光,它伸著爪子指著自己拼命點頭,對呀對呀,它就是土豪,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土豪大人!

于是土豪大人三下五除二迅速褪下身上叮叮串串的金子鑽石,然後全部推給鳳驚鸞,很大方地告訴她,全送她了!

"給我?"鳳驚鸞指著自己,顯然非常驚訝.

土豪大人點頭再點頭.

"那就卻之不恭了!"鳳驚鸞笑米米地全盤收下.

她本來就是個財迷,前世她出身千年藥毒世家,但家族日漸式微,她研究那些藥草卻需要不菲的花費,所以她對金錢從來都有一種相當狂熱的*.

"你,如果你連命都沒了,還能不能戴這些珠寶?"

鳳驚鸞與土豪大人正玩得高興,冷不防耳邊響起一道冰冷徹骨的嗓音,就仿佛冰棱割在耳鼓上,讓人渾身都起了一層寒戰.

鳳驚鸞一抬頭,就看到那一道黑衣高大的身影,一張銀色的面具幾乎將他的臉完全遮住,只有形狀漂亮的嘴唇露在外面.

"喂,又是你!?"鳳驚鸞臉立即黑了下去,她可沒忘記那夜自己的初吻可就是被眼前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奪走的!

而且這人還十分沒品地將她丟在了屋頂上,若不是那邊有梯子,她沒被大火燒死,也要被活活凍死!

"簡牧塵!"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卻是響在鳳驚鸞耳畔.

不過是眨眼間,簡牧塵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鳳驚鸞身旁,也不見他怎麼動作,一把就提起鳳驚鸞的後襟,鳳驚鸞還在回味他剛才那三個字是什麼意思,整個人已經凌空飛起.

上篇:059 這個鳳驚鸞是假的!     下篇:061 鳳神族月之女,簡牧塵的心思!